【熱點互動第九百六十六期】中國網路視頻會向何處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互聯網視頻這兩年從海外到國內都非常紅火,由於視頻節目兼有圖像和聲音,相當於把電視節目搬到網絡上來,因此吸引了越來越多的消費者。

然而它卻挑戰了中共的網絡封鎖,於是中國廣電局又出了新規定,從1月末起只有政府控制和擁有的公司才會獲得許可上傳視頻節目。那麼我們今天就請本台特別評論員杰森先生跟大家一起來探討一下這個新規定的目的和影響。杰森您好。

杰森:林雲您好。

主持人:杰森,這個互聯網視頻現在是非常熱絡的,那它從什麼時候開始興起呢?

杰森:你要說真正意義上的這種開放平台的互聯網,我們都是從YouTube這個網站開始的,YouTube這個網站某種意義上講是時事造英雄的網站,它最開始是在2005年夏天的5月份真正開始第一次露面,但是只用了一年的時間,到了2006年的夏天,它就一下子躍升成了世界第五大網站,到2006年終,它一天的流量就能達到上億…。

主持人:一出台就非常受歡迎。

杰森:非常受歡迎。主要因為正好在這個時候,多媒體這個概念已經變得非常平民化了,因為手機可以拍媒體拍的錄像,隨便一個數碼相機也可以拍,拍上去,任何家庭計算機都可以處理圖像,然後互聯網的速度在這幾年提高得很快,所有這些技術成分都達到了。

這時正好YouTube這個網站開放了一個開放的平台,這個平台就是你任何一個人都可以把你的圖像放到網上給全世界分享。每個人都有表達自己的願望,表達自己創造力的想法,所以這個網站在一年的時間裡就爆炸性的發展了。

主持人:它的誕生可以說是天時地利人和。

杰森:天時地利人和,就是時事造了這樣一個概念,造了這個概念,然後造了這樣一個網站。這個網站大概在一年半的時間就以16億5千萬的價格被Google收買,也就是三個年輕人、一個想法,一下子就創造了16億5千萬美元這樣巨大的財富。

主持人:這使得我們這個時代真是…很多事情是不可想像的。

杰森:但它也創造了一種開放的、用圖像的方式表達自我的一種大平台,那麼在這樣子的概念、理念推動下,整個中國的視頻網站也就開放性的迅猛發展起來。

比如2007年,大概一年的時間,這類似的網站就從30個變成300個,然後整個國外一些風險投資也看中了中國這個大市場,中國市場一般比國外晚半拍,所以他們也就拼命的往這個市場投錢,目前已經投了1億多美元在這個市場上。

這個市場本身我們知道,中國也出現了像youku、土豆這樣非常有名的視頻網,每天的客流量也是非常大的,所以說這種開放的、允許每個人在網上表達自己思想的視頻網站就成為網絡2.0版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主持人:所以它的特點就是開放的,然後又使得人們可以自由的表達思想,有這樣的一個特點。那它的作用也使得人與人之間那種距離變得更小了。

杰森:至少是使你表達自己的機會更多了。

主持人:那現在廣電部又出了個新規定,而且馬上就要開始實行了。那麼這個規定的具體內容是什麼?

杰森:這個規定有很多細則,但是最讓人擔心的是它對這方面限制非常多。它最大的限制就是,以後不能說誰有個想法,你建了網站就可以搞網上的視頻服務了,不行!你必需按規定取得許可證。

但是什麼標準能取得許可證?其中一個最苛刻的標準就是,你必需是國家控制的或者是國家控股的單位。如果按照這樣的標準來說,目前幾乎所有中國重要的視頻網站,沒有一個符合標準的。

主持人:大部分都是私營的。

杰森:大部分都是私營的或是國外投資的,甚至海外註冊單位註冊的,就比如中國YouTube在中國有它的分支網站。

主持人:那它為什麼特別要限制一定是國有的、國家控制的呢?

杰森:這個方方面面大家討論的非常多,其實最關鍵的還是對於網絡媒體這種內容上的控制,中共一貫有這樣的欲望。因為我們知道,整個網絡視頻對於人的感染力是非常強的,你說網上我要是貼個帖子說某個地方發生什麼事,中共可以出來闢謠說,這是謊言沒有這個事,你是空口無憑!甚至你放張照片,人家都說照片可以自己做。但是你如果真的放一個視頻,中共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主持人:一段圖像。

杰森:一段圖像就真實的反應出當時現場的情況。這種中共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個事情在網上流傳,而一旦放上去,那整個全世界都看到了。

如說去年12月28號,胡紫薇大鬧中央電視台這個事情,一下子放上去。本來中共完全是小範圍可以控制住的事,在它後續播報中,沒有這一段,但是就因為這一段被上到網上了,土豆網一登載,全世界都知道這個事了。

主持人:那有人說這個時間剛好是在胡紫薇這個事情發生之後,好像之後的幾天就說新規定要開始了,讓大家知道有這麼一個新規定。那這個跟胡紫薇事件是不是有很直接的聯繫?

杰森:事實上這個規定出台是在胡紫薇之前幾天,倒不一定這個事情出來一定對這個規定的具體執行會有影響。因為事實上網絡上的事情並不只是胡紫薇這個事讓中共很尷尬。比如說去年6月份,網絡上很多人下載一個河南警察喝醉了暴打一個女大學生;甚至包括最近那個上海市民幾百個人在街上默默的…。

主持人:磁懸浮的事情。

杰森:磁懸浮,默默的遊行,這些網上都看到了。就某種意義上講,中共一再想抓住中國這種言論權,因為中共的媒體是它的喉舌,它就只允許你聽到這樣的東西,一旦當它發現它的喉舌的這種權利,就是輿論權被人拿掉了、被網上這種平民老百姓拿到了它一部分發言權的時候,那麼它就不幹了。

所以它出台的藉口往往是說腐朽思想、黃色信息等等,但是它整個最核心的問題,最讓它擔心的還是那種它控制不住的信息開始在網上流傳了,正如它出台的這種概念,所以說一定要是國家控制、國家擁有。在某種意義上講,它就是希望避免跟國外公司出現這種直接的、意識型態上的衝突。

主持人:您剛才講了,這個網絡視頻的特點就是它的開放性和它的自由性。但是如果被中共這麼一封鎖,只能是政府控制的媒體才有權利去上傳這樣的視頻節目的話,那整個網絡視頻的這種特點就不存在了。

杰森:對!它最最吸引人的基因就失去了。事實上,為什麼YouTube它能在一年的時間內爆發,就2006年,它每天大概有近7萬個video上傳上去,全世界人都給它貢獻內容,因為它有個開放的氛圍,這個氛圍就是整個互聯網2.0最基本的一個精髓。

現在大家都在惴惴不安的就是,目前300多個網站,很多網站已經拿到了海外的投資,投資人就都惴惴不安。有些網站還在爭取海外投資,這時候海外投資也都停下來了,整個都在觀望階段。那今年開始具體實施的時候,中共還會出台一些細則,就比如說指導怎麼具體執行、解釋這個法律。

在這種具體執行的過程中,才能看出到底中共用什麼手段來控制這個網絡。如果它真的對內容嚴格控制的話,那麼整個中國互聯網這種真正意義上的、像YouTube這樣的網站就失去了,因為它目前規定是不允許你個人直接在網上傳送東西。

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很可能未來這樣的網站就變成了中共喉舌,也就是媒體在網路上的延伸,那麼你可能只能從中共的媒體中,要麼購買、要麼租借這種圖像放在網上,變成一個網上電視台。那某種意義上講,它就失去一種大眾化的氛圍。

主持人:相當於把CCTV的節目搬到這個視頻上來。

杰森:但是如果這個事情確實這麼走的話,那麼對於中國真正自由思想的桎梏是非常可怕的。因為我們知道YouTube這個網站,根據統計,它的主要用戶是在十幾歲到二十歲初這樣的,大部分用戶是這樣子,它是最有創造性的一個人群。

而且上YouTube,它所代表的那種創新的思想讓人非常非常驚訝,整個來說,這種平台本身它是一個互相激發、互相創造,使年輕一代進入那種嶄新的思維境界的一個產品。

如果中共把它又變成了一個單向的、發送信息的東西,沒有老百姓的參與,事實上它就把未來中國可能醞釀新思想的平台給扼殺住了,就跟歷史上中共一貫作法一樣。中共對人的教育從小一直都是填鴨式的,而一旦出現這種新生的、自發的平台的時候,它又是壓制的。

你看,如果真按中共這個規定走,真的它嚴格的控制內容的話,那麼中國人的下一代在互聯網上發揮自己思想的那種平台、互相激發的平台可能又失去了一個。

主持人:這是讓人感到很悲哀的事情。中國這麼多年來,一直都沒有出現過真正的諾貝爾獎的獲得者,可能跟這種思想一直被禁錮有關係。那麼這個網絡視頻給人打上了一個新的窗口,但是如果它這麼一封的話,可能結果又跟以前一樣了。

杰森:我自己感覺是這樣子,互聯網它本身最根本的因素是開放的,任何阻擋開放的努力其實都是逆著互聯網的最根本趨勢在走。所以中共這個做法本身是有點不可為而強為之,就跟中共封鎖互聯網一樣,它投入近百億去封互聯網,但是禁不住海外幾個有識之士的努力破網,事實上中共幾百億從來都沒真正封到的。

這次我們談到它為什麼針對視頻網這麼使勁的在搞?是因為這個視頻本身就把它以前近百億的互聯網投入都打擊掉了,為啥呢?以前都只能針對文字進行封鎖,它所有的技術、近百億的投資都是針對文字來進行封鎖。現在視頻是多媒體,整個是數字流,所以它以前所有互聯網封鎖的技術根本就全部失效了。

主持人:原來的技術全部失效了,只是對文字的這種封鎖就沒有辦法了。

杰森:那麼從內容上,它就覺得自己完全失控了,所以在這個時候它出台這個政策。但是我們知道這個技術本身它先天是可以擊敗中共這個封鎖的,所以只要大家不把這個規定當回事,真正該做什麼還做什麼。在這個巨大的,中國現在已經有1億多網民,在巨大的網民自發的貢獻內容、貢獻材料的過程中,中共這個規定會形同虛設。

因為它本身人力上是無法去實現的,就比如我們現在看YouTube這個網站,它一天上傳已經到了近10萬個video,中共顧不起任何一個機構可以一個個檢索這樣的內容,將來只要巧妙的做,最終中國的互聯網還是屬於老百姓的。

主持人:但是您剛才講的概念是,它現在控制的是上傳視頻的這個公司,它說要有許可,但必需是政府控制的公司才有許可,那麼像其他這些公司就沒有許可,沒有許可,那如果我們自己私下用手機、用數碼相機拍一個東西,我就上傳的話,它上傳的範圍,怎麼才能夠給它發散開來呢?

杰森:事實上目前中共這個規定是給所有視頻公司增加了很多預定成本,如果中共這樣嚴格執行的話,那麼每個視頻公司就得看每個上傳的文件。

主持人:實際上它控制的是這些視頻公司。

杰森:對,它事實上是給視頻公司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因為大家如果是很紅火,比如像YouTube的這樣的網站,一天如果上傳1萬個vedio的話,你可能得顧1千個人來每天看這個video是不是合法,這個在海外是沒有這樣的一個功能要求的。

主持人:它不可能去檢查的。

杰森:這樣中國就可能扼殺這個視頻網站,當然有人分析可能具體不會這麼嚴格的執行,那這就留下了一定的空間,這時候很多中國的網民,他是完全可以想辦法繞過這條路把這個信息發布出來的。

事實上目前網絡已經開放到這個程度,不一定要到youku或土豆這樣的網站,我們知道海外也有一些海外華人辦的網站,你只要通過網絡封鎖的技術,你同樣可以…比如YouMaker,這完全是經由海外華人……

主持人:那他得必需突破封鎖才可以。

杰森:但是突破封鎖現在已經是一個非常方便的事情了,事實上國內老百姓只要想辦法,你同樣可以把你的video用簡單的方法把它傳上去的。

主持人:像YouTube這種公司,它會不會執行自我的審查和過濾呢?

杰森:為了公司的生存,它一定會這麼做的。比如像土豆網的CEO王微就說,公司的存亡是底線,為了存亡它可以做任何事情。所以如果僅僅由這些商業機構做決定的話,那麼它一定會屈從中共,最後中共讓它怎麼做它就怎麼做,最後變成中共另外一個網路喉舌一樣,走只播放信息這樣的渠道。

但是真正我所想說的是,中共目前這個互聯網,特別是視頻網的走向是由中國老百姓定的,如果你真的要把自己的信息傳出去,你一定會傳出去的,你只要想想辦法就可以做到。

主持人:所以如果真的想享有視頻網絡的很多特點,這麼好的優越性、開放的概念的話,那就真的得靠我們自己了。

杰森:真的是這樣子。

主持人:好,我們的節目時間又到了,非常感謝您的分析。觀眾朋友們,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