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凡:美國總統和高官把我們騙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09月27日電】(希望之聲《伍凡評論》節目)各位聽眾大家好,這裡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現在是《伍凡評論》第99期。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評胡溫逃避責任的講話:美國的總統和高官把我們騙了」。

胡錦濤和溫家寶最近有一段講話,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會上,他的原話是這樣的,「現在基本上可以得出結論,就是美國的總統和高官把我們騙了,令我們在去年至今年做出了錯誤的政策預期和決策,這是值得我們痛苦的進行反省的一個地方。」胡錦濤和溫家寶做出了錯誤的決策,要把責任歸到布什總統身上,這話怎麼講呢?那麼我們現在來分析一下,胡錦濤講話的背景是什麼?

首先他指的是美國,那麼他一定要有一個國際背景。第二、胡錦濤和溫家寶做出了錯誤的政策預期和決策,什麼決策呢?是經濟決策。所以我們要分析一下,中國現在的經濟背景。再一個中國的經濟問題始終離不開政治問題,所以我們要追問胡錦濤和溫家寶講這個話的政治背景是什麼?他要達到什麼樣的目的,他們為什麼要這麼講?最後我還要再分析一下,中共高層內鬥的一個前景分析。好,先講國際背景。

9 月7日,美國財政部長保爾森(另譯:鮑爾森)專門召開了一個新聞發佈會,宣佈美國的兩大房地產公司──房利美和房地美由美國政府接管。這兩家公司已經有幾十年的歷史了,從1938年在羅斯福執行新政時期就建立了房利美,之後在70年代又建立了房地美,這兩個公司是半官方的。

這次因為次級房地產的原因,金融上造成極大的漏洞,借出去的貸款收不回來,那麼這兩家公司所牽涉到的債務有多少呢?美國全國的房地產債務有12兆,幾乎是美國一年的GDP 的總產量,而這兩家房地產公司佔了45%,幾乎有5萬兆到6萬兆,這些錢收不回來,造成了美國金融系統極大的困擾和黑洞、呆帳。

所以美國財政部出面,由美國政府注入2千億到3千億美金到這兩家公司,然後由美國聯邦住房金融管理局全面接管這兩家公司,完全由政府接管,撤換管理階層,準備花一段時間去整頓、消化之後再進行下一步的動作。這個就是胡錦濤批評美國總統的一個國際背景。

這兩個房地產大公司目前的狀況所造成紕漏的原因呢,就是次級風暴,這次級風暴究竟有多大的窟窿?一開始有的美國專家估計是有2千億到3千億,後來逐漸擴大擴大,現在有人估計它達到1萬億到兩萬億美金。所以在這種狀況下,美國政府如果再不接管這兩家房地產公司,就會造成了像上一個世紀、30年代美國經濟大蕭條,那種最困難的局面就會再現。所以,美國政府沒有別的選擇。就像當年羅斯福在1932年、1933年執政的時候,採取新政,完全採取「凱恩斯」主義,由美國政府干預美國經濟,引導美國經濟走出困境。

這兩個房地產是已經大到不能倒的企業,因為一倒以後,會影響到全美國的房地產的事業,很多人會丟棄房子。因為那時候次級房地產賣出去的時候,利息是浮動的利息,甚至沒有頭款,沒有down payment,房子就賣給你。後來隨著美國經濟的變化,有的人失業了,再加上利息又浮動升高了,很多人付不出房息,所以房子要麼拍賣,要麼房地產收回來。

這種狀況下會造成社會極大的困難,所以美國政府當然要來接管,因為美國政府是民選政府,它不能不管這種事情,如果不管這種事情的話,那美國國會會幹預,美國政府很可能會被罷免,所以它一定要介入,這是很正常的。

在這種狀況下,胡錦濤和溫家寶認為他們上當了,上什麼當呢?他認為美國政府一直標榜它是自由主義經濟的國家,政府從來不干預民間的經濟或者社會的經濟以及生產,是由市場經濟自動去調節的,由一隻看不見的手自己去調節的。這完全是誤解,只能說胡錦濤、溫家寶他們倆的知識太貧乏了,甚至於包括中國的一批專家們,也是誤導了胡錦濤、溫家寶。

從上一個世紀、30年代羅斯福執行新政以來,美國政府在開始的頭十年,也就是實行新政的頭十年,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美國政府介入了整個社會的經濟,建立了社會安全體系,改革了銀行體系,建立了房利美公司,把美國引向走出困境,走出繁榮。這一套思路就是「凱恩斯」主義。

經過二次戰爭之後,一路走到現在,美國政府對凱恩斯主義沒有放棄,完全採取放任的政策?沒有。它通過「美國聯邦儲備理事會」,又稱作「美國聯儲會」,對美國的金融進行利息的調整、利息的微觀干預,或者影響美國經濟的發展,這是有目共睹的,幾十年都如此。

在今年年初的時候,美國第五家大公司──貝爾斯登這家公司倒閉了,美國財政部把它接管了;最近美國政府對美國第四大銀行──雷曼兄弟銀行要求財政資助給予拒絕,任其向法院申請破產和等待其它公司來購買。但是它對AIG保險公司卻採取另外一種作法,它通美國聯儲會給予AIG保險公司850億美元的借貸,免得它破產並進一步影響全球的金融危機。

它是採取不斷根據各個公司的具體情況來調整它的干預政策的程度,所以美國政府一直是在干預的,但是干預得很巧妙,它也不自己去參與你的管理,是用財政的手段,稅收的手段以及金融發放利息的手段來干預美國的經濟,幾十年如此。

現在胡錦濤認為他自己做了錯誤的判斷,做了錯誤的決策,而且認為自己上當受騙了。上什麼當呢?認為美國是自由經濟,永遠不會幹涉的。那真的就證明胡錦濤、溫家寶是不學無術,是不懂得美國的經濟,他想學美國可是沒學到家,沒學到手。

而且很有趣地,中國大陸的一批經濟學家、金融學家、美國學專家,除了少數人以外,幾乎絕大多數的人都認為從去年到今年,美國經濟是不應該走下坡路的,不會衰竭的,它的GDP成長率還應該超過2個百分點,而不是現在的低於1個百分點,只有0.9。所以他們是判斷錯誤了,為什麼判斷錯誤?那只能證明中國那些專家們要麼你的信息不准,要麼你的判斷思路有問題,要麼你們判斷的東西胡錦濤、溫家寶不願意接受,胡錦濤、溫家寶他們有自己的看法,他們要做出自己的決定。

他們做了什麼決定呢?胡錦濤講他去年和今年做出了錯誤的判斷和錯誤的決策是什麼呢?就是去年年底做了一個「兩防」的決策,要防止中國的經濟過熱,又要防止通貨膨脹。這是共產黨自己做的決定,並不是布什總統要你做的,所以你現在怪布什是毫無道理的,是一個大笑話,因為這個決策是你自己做的。

你現在是宏觀調控,而宏觀調控對中國共產黨這個政權來講是個家常便飯,從朱鎔基時代就開始宏觀調控,到了溫家寶繼續進行宏觀調控,所以中國的經濟一直就掌控在共產黨政權底下,你現在卻藉口說美國人是自由主義經濟,不應該干預的,所以你去學他們,卻沒學到手。

我們看共產黨你一直在干預嘛,美國人幹預本國的經濟,那是它自己的事情,而中國共產黨是一直在干預中國的經濟,不僅是干預,而且是牢牢地掌控。你就拿朱鎔基時代,他為了挽救國營經濟,一次就撥了3千億,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那時又有1萬5千億的銀行黑帳,都由財政部一起撥款把它填平了。

那你這種做法跟美國現在挽救房地美、房利美撥出3千億美金的做法,從本質上有什麼大的差別嗎?沒有啊!你也想挽救,從朱鎔基時代開始,到溫家寶,以及到胡錦濤,一旦中國經濟發生困難的時候,或者發展不順利的時候,他們就採取宏觀調控,就採取政策手段、金融手段,用稅收或者是用調息等等金融工具來介入中國的經濟。

這樣的做法從本質上講,胡錦濤的宏觀調控是為了挽救經濟,是為了穩定中共的政權。但是你沒有做成功,你也不應該怪美國總統啊!因為中美這兩國的經濟和政策是不同的,這就產生了很多很多的差別,你要學美國,完全就學美國,但是你因為制度不同,你學多了也不一定學得到的。

首先,美國的政治制度是透明化的,決策是為了國家的利益、為了老百姓的利益去做的。當然它有時候也會顧到財團的利益,可是有國會來平衡,有聯儲會來平衡,它不可能完完全全為了財團的利益,而不顧到多數普羅大眾擁有房產的人的利益的。現在因為這些房產,買了房子也要被收回去,所以美國國會特別撥了五百到一千億給這些損失了房子的人,給他們貸款,這就是顧到普羅大眾的利益。

那麼這種做法,中國就沒有,中國有沒有撥出大批的貸款去挽救那些損失房子的人,或者房子買賣中間遭受損失的人?沒有!可見這兩個政治制度是不同的。

那麼還有一點,金融系統,中國也學美國的金融系統、銀行系統,也就是每一樣都學,可是有一點你是做不到的,美國的銀行除了聯儲會與財政部有密切關係以外,所有的銀行都是私人銀行,國家管不了的,國家也不會去管的。美國政府只不過通過聯儲會把大批的稅收,納進來的國家資金帶給私人銀行,然後私人銀行才帶入到整個經濟系統裡頭去。

可是中國的銀行99%是國家銀行,由共產黨控制的。那麼共產黨控制這些錢,它要達到幾個目的,它首先是為了維護這個政權,第二是為了維護共產黨的利益,第三要維護太子黨的利益,最後才想到普羅大眾平民老百姓,這一點正好跟美國相反。

所以你要學它的具體的操作過程等等,如果你整個出發點的思路是錯誤的話,完全是不一樣的話,你怎麼能學得來?比如說美國的聯儲會是無時無刻不在觀察美國的經濟,用利息、利率、借貸等等的手段來影響美國的經濟,可它也不去直接控制美國的經濟,不會去掌控某一個公司、工廠。可是中國的呢?中國的利息由中央銀行控制,它的銀行控制又歸誰管?由中共中央財政小組來控制,而且一控制呢,往往是一刀切,給國營企業大批的貸款,而給民營企業少量的貸款甚至不給貸款,所以不是一視同仁的。這一點,由於共產黨私心,為了顧太子黨,不顧平民百姓,所以這裡邊是不平衡的。

因為它們制訂政策考慮的出發點不一樣,所以得到的結果就不一樣。同樣是調控,同樣是用金融手段去操控經濟、影響經濟,可是對整個經濟的影響結果是不一樣的,因為出發點不同、制度不同,你的目的不同。所以這樣來講,中美經濟、社會經濟、金融思路等等都不同的話,你怎麼能要求光學美國的表面的東西而達到同樣的效果呢?做不到!

再有一點,這次胡錦濤做了錯誤的判斷、做了錯誤的決策,不應該怪美國政府、美國總統,因為你跟它的做法幾乎一樣,手段是一樣的,但是你的目的不同,效果也就不同。

那麼你這一次雙防,說要防止通貨膨脹和經濟過熱,為了維護政權,生怕通貨膨脹會政權垮台,你就緊縮銀根,提高銀行準備金,降低資金通路的房地產和股市。你這個做法再加上整個世界經濟走下坡路,這一點你的幕僚們、你的情報機構們、你的新華社的記者們,都應該向你中共中央報告了,不過也許報告來了也不聽,那是你自己的事情。這是指專家們提的意見跟你不同。

或者專家們為了迎合你的意見,他們不敢提出不同的想法,所以好像95%的專家都認為美國的經濟不會下滑,是真的這麼判斷嗎?還是為了迎合你胡溫政權要求它不下滑?所以我就要降低發展的速度,降低通貨膨脹,降低經濟過熱,自己的判斷錯誤造成了從去年年底到現在、將近11個月的經濟下滑,出口降低、房地產下跌、股市下跌。

這麼大的一個錯誤行動的結果,你現在用簡單一句話:都是布什的錯,我上了當,我受了騙。這種說法完完全全是一種不負責任的、是一種賴帳的說法,做了錯誤決定卻不認帳的說法,並且又是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講。那麼我們就分析,為什麼胡錦濤和溫家寶要講這種話呢?他們是不是受到巨大的壓力要推托責任呢?

我們來看看,現在的政治局面是什麼?奧運會已經過去了,奧運會過去以後,再拿奧運會做由頭,要壓這個壓那個,已經沒有任何理由了,那已經過去了。那麼新的局面出來以後,新的局面是社會動盪、出口下降、中小民營企業中斷生產、資金鏈斷裂、GDP下降,而所有這一切都是由於胡溫的決策錯誤,強調雙防:防止經濟過熱、防止通貨膨脹所造成的結果。

那麼現在回過頭來,我們檢查,你要承擔什麼政治責任?這說明你不懂經濟或者是判斷錯誤,造成錯誤的、嚴重的結果。

我們看看9月1日,習近平在黨校做了一次重要的講話,有這麼一種新的提法:「必須在實踐中形成堅強的中央集體領導,必須堅決維護中央的權威,以確保黨的決策正確和有效實施」。這種新的提法給後奧運時代的中國政府提供了一個重要的線索。

它有幾個point,第一、中央集體領導,那就不是特別強調胡錦濤為總書記這麼個領導。「領導集體」,習近平是領導集體之一,由他代表講這話,那就說明了由於胡錦濤你的無能,你做了錯誤的決定,引起嚴重的後果之後,現在把你的地位下降,而習近平的地位跟你幾乎平等。

「要維護中央的權威」,這個中央的權威是誰?指的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不是你胡錦濤一個人。「以確保黨的決策正確」,這話裡邊有話,以確定保證決策是正確的,那你胡溫的決策是錯誤的。由於那個時候不是領導集體做的決定,現在要把它糾正過來,這個決定要由集體來做,並且要保證決策是正確的。即便是犯了錯,你們9個人一起承擔,不是你胡錦濤、溫家寶一個人、兩個人來承擔。

所以這樣就說明了,奧運之後,或者說後奧運之後的政治形勢發生了變化。因為奧運這個動力沒有了,那麼要解決目前的經濟問題、社會動亂問題,已經不是你胡錦濤這一個輔導員出身的,沒有魄力的、沒有能力的,能夠解決黨內問題、經濟問題、社會問題。這麼個角色要把他降下來,習近平的角色上升了。

同時呢,溫家寶多次提出要辭去總理的職務,他已經覺得當總理沒有味道了,並且非常辛苦,負擔非常重,而且共產黨內中央高層也不完全支持他,他何必去賣那個老命呢?所以他一直想退出來,到現在為止沒有退成,但是,總要一個人來做他的後補。

那麼現在看起來,習近平代表共產黨中央政治局常委在中共中央黨校講話,這說明了習近平很可能會提前接班,胡錦濤可能會提前下台,這種可能性存在嗎?是存在的。或者說胡錦濤這個總書記的位置,只是晾在那裡,更多的決策不是你一個人做的,要由集體來做,完了你去執行你那一方面的工作。這就是胡錦濤藉口來掩飾自己的決策錯誤,來指桑罵槐去罵布什總統的原因。

那麼現在的後果,習近平的挑戰,你不得不接受這個挑戰,這個挑戰非常明顯的擺出來:中共中央 9月1日黨校講話的原文,並不是你胡錦濤出來講的,而是由習近平來講。這就說明中共中央黨內,尤其中央政治局常委內發生了很細微的、很微妙的變化。胡錦濤的勢力在下降,或者說團派的勢力在下降,太子黨的勢力在上升。

我們還可以拿一個佐證,山西省長,原來的前北京市長孟學農,他因為泥石流死了幾千人上百人之後,突然就下台了,團派的勢力削弱了一塊。那麼我們可以繼續觀察三鹿奶粉之後發生的事情,河北省省長胡春華也是團派的,會不會再出問題,如果他再出問題的話,那就證明習近平所代表的太子黨的力量在急遽的擴張。在胡錦濤的前任和現在第二任的頭一年,基本上以團派勢力為主導,現在看來團派勢力解決不了社會問題和經濟問題,那麼太子黨勢力會出來,這兩股勢力要重新交鋒、要重新佈署、重新分配勢力範圍。

從這個含義來講、來分析,可以看到胡錦濤的講話是有地放矢的,他就是要替自己掩蓋錯誤、掩蓋他的弱點。但是你講這個話,美國人是不會賣帳的,美國人理都不理你,它不聽你,美國人忙自己的事,救自己家的後院的大火。你的大火你自己救,中國的經濟問題你中國自己去解決,你不要把帳賴在美國的頭上,美國人不會賣這個帳的。

那麼中國現在該往哪些方面走呢?應該不要再重複過去那種動不動就用宏觀調控,動不動就用經濟手段打壓民間中小企業,造成太子黨們的貪官污吏的急遽的擴張。如果今年的經濟在年底或明年或者後年,不能夠徹底解決內需擴張,而房地產事業又不能做經濟龍頭的話,如果又加上全世界的經濟繼續在下滑,不能夠回升,那中國的兩個經濟龍頭要熄火了。

第一個經濟龍頭就是出口,現在成長率在下降,由於內外的原因,下降得非常明顯。第二個經濟火車龍頭,那就是房地產,房地產火車龍頭帶了十年了,它僅僅為了發展經濟、為瞭解決就業,並不是解決住房的問題,所以住房問題解決不了。有錢的買房子太多、沒錢買不起房子、蓋了房子賣不出去,現在變成泡沫經濟。

這些問題在今年明年都不能解決的話,那中國會出大問題,經濟上上不去、社會矛盾急遽惡化、社會動亂會增加。2006年,中國公安部做了個統計,有9萬起社會群體暴動事件,那麼今年08年,我估計要超過10萬起。這樣大規模的群眾抗暴運動,對共產黨而言是個死穴,你根本解決不了,因為這是一個政治矛盾、社會矛盾、經濟矛盾的出發點和集中焦點。

所以胡錦濤現在來講這些話,目的想要推卸責任,那要看共產黨內部接不接受,如果共產黨內部不接受,而為了使這條船不馬上沉下去,很可能胡錦濤的權力繼續會下降。掛著總書記的名堂,很多的事情並不是由胡錦濤一個人來決定,要由集體來決定。

而這個集體其中有幾個代表人物,胡錦濤、溫家寶、習近平、吳邦國再加個李克強這五個人,我想團派的力量,隨著地方矛盾的急遽擴大,胡錦濤解決不了這些矛盾的話,他的決策的範圍和程度會下降,而習近平的力量會上升,這將影響到中共的走向。那中共是不是今後會由太子黨來掌握局面呢?這是我們要密切觀察和拭目以待的。

如果太子黨完全掌握這個政權的話,那麼中共就完完全全變成一個官僚資產階級集團,也就是官僚特權階層掌握的政權。那就好像我上次所講的,也就可以引用胡錦濤的一句話,「如果中國共產黨變成一個官僚資產階級、變成一個官僚集團階層的話,那就是背叛了人民,那就走上了眾叛親離的道路,共產黨就會走向滅亡」,這個就是一個前景。好吧!今天我的評論結束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