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絕人寰 被醫院花六千元毒死的老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11月02日訊】据大紀元記者楊云天綜合報道,这位老人,不要以為是哪位躺在醫院裡得了怪病的人,這是湖北省赤壁市蒲圻紡織總廠醫院精神病專科花六千元搞的“杰作”。一位九死一生的老人最后活生生慘死在毒藥下。

老人叫劉曉蓮,家住湖北省赤壁市赤壁鎮八寶刀村,在1958年全民大煉鋼鐵時,雙眼突然疼痛難當,半個月後右眼失明。1995年修煉大法後,只有半個月,她的那只瞎眼亮了,人也變得祥和、慈善、開朗了。

2000 年12月,耿直的劉曉蓮老人到北京為法輪功、為師父鳴冤。作為一個普通百姓,她想告訴政府,「真善忍」沒有錯。在天安門廣場,警察抓住了她,用腳使勁朝她小便處踢。三天後將她與上百名法輪功學員押往遼寧海城,在三九天大雪冰凍的情況下,將她們的外衣強行脫下,每人只穿一套秋衣秋褲, 讓她們在寒風中挨凍、挨餓。

2001年元月17日,劉曉蓮被公安從海城市押回赤壁市,被關押在赤壁市第二看守所。公安局專門請了一個名叫葉軍的打手(臨時工)來殘害她,每天上午都要毒打她的頭部、眼睛、胸部、小腹等部位,下午強迫她下跪四個小時以上。就這樣過了一個星期,後來因要過年放假,便將她轉到第一看守所。

2002年6月28日那天下著大雨。第一看守所副所長錢玉蘭對她說:“你煉功快癱了,領導說要給你打點補藥治療”。老人說:“我不是煉功致殘的,是你們用酷刑迫害致殘的”。夥同蔡金平(市公安局政保科長)、鄧定生(市第一看守所副所 長)和宋玉珍(市看守所女號管教幹部),他們把劉曉蓮劫持到了婦幼保健院強行注射藥物,致使她頭部出血,雙耳像 爆炸一樣陣陣地痛,上吐下瀉多次昏死過去。同時,惡警們向老人的家人放出口信,說她快死了,騙她老伴3000元。2002年8月28日以病解的名義把老人放回去了。

劉曉蓮老人沒有死,還掙扎著爬起來,到外面去揭露這場罪惡荒唐的對法輪功的迫害與鎮壓。許多人都含著淚聽完她的遭遇。風聲傳到了公安局,在劉曉蓮掙扎地爬起來的第二天,當地公安直接把她從床上綁架走,並再次關押在第一看守所。

2002年12月6日,劉曉蓮老人在赤壁市第一看守所遭到以所長鄧定生為首的19個警察和犯人的同時毒打。她的身體被五個人同時向五個方向用力猛拉,當時她的小便處撕開了,全身骨骼脫節。其他人輪班用50斤重的鐵鏈腳鐐打她懸空的身體。

2004年2月4日,聯合國酷刑問題特派專員為劉曉蓮發出緊急呼籲。2004年5月29日,在市看守所飽經5個月的摧殘後,劉曉蓮老人被鎮幹部和派出所的人抬回了家中。

迫害沒有結束。2006年4月劉曉蓮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再次被公安誘捕。赤壁市公安局以精神病為借口將其非法關押在赤壁蒲圻紡織總廠醫院精神病專科摧殘。劉曉蓮老人遭受了毒打、毒針注射、灌毒藥丸子、高壓電、男精神病人污辱她等種種迫害。不久,她就被迫害得不能說話了。
精神病醫院的惡醫張姓主任等四人向赤壁鎮邪黨政府索要6000元錢,把殘害老人的生命當作交易。惡醫張主任及其幫兇連續使用高壓電擊、電針劉曉蓮老人達4個小時、使用毒藥灌食、吊針注射。一天一夜吊注毒藥水10斤,致使她整個身體發黑,與黑人沒什麼兩樣。她因此昏了 兩天兩夜,待清醒時卻不能說話了。

老人被不明藥物摧殘致啞了之後,寫了很多勸善信給惡醫張主任及其同夥。

在經歷了精神上和肉體上的百般折磨後,劉曉蓮全身浮腫,進食困難,生命奄奄一息。二零零八年八月她終於回到家中,兩個月後,於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六日下午含冤離世。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