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中國應對經濟危機:慎抓企業高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中國公安部部長助理鄭少東,12月23日在公安系統的電話會議上表示,對負責企業正常經營的高管人員要慎用拘留、逮捕的措施。此言一出輿論譁然,「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公理,被這樣一條規定輕易的就打破了。

如此一來,社會的正義和公理將何存?為什麼會出台這樣一條政策呢?它又會給社會帶來怎樣的影響?我們今天請資深評論員杰森博士跟我們一起來評一評這條新規定。杰森先生您好!

杰森:林雲妳好!

主持人:記得上一期的節目當中,我們剛剛談到中共出台政策的一些隨意性,這條新的規定好像就給我們作一個佐證。那麼最新出台的這個說是「慎抓企業高管」這麼一條政策,您第一時間看到以後是什麼感受?

杰森:我覺得太搞笑了,我都以為是有人故意在惡搞中共的新聞。當我往網上大量查看才發現不是的,是中共嚴肅認真的發了這個新聞,甚至是中共的媒體發的,按公安部的消息發出來的。

我覺得它可笑就在這裡,因為這個新聞要是一般人發出來的,中共可以把你按「洩漏國家機密」抓起來。因為它一方面明顯告訴你,要麼就是歷次抓了很多企業高管,都是根據地方利益或部門利益去抓的,並不是根據法律去抓的;要麼從另一角度說,地方高管跟老百姓處於不同的法律地位上,對於高管要特別對待,要特別處理。

所以不管從哪方面來看,這個規定實際上都明明白白的說明中共執法有問題,解釋法律有問題,整個是扭曲法律的一個典範,媒體一報出來這個消息,你就覺得不對勁。

主持人:就給人感覺之前可能背地裡其實已經這樣做了,但是這一次乾脆就給它公開了。

杰森:就公開承認了,就類似殺人犯說:我們以前殺了很多人,從今以後我們不殺人了,就像這樣一個狀態,所以很搞笑。

主持人:我們知道出台這個政策之前,正好是曾為中國首富的國美集團主席黃光裕被抓,被抓以後它底下很多連鎖店都受到影響了。這樣一來就有人分析說,針對這個事情出台了這個政策,是不是就想要杜絕一些公安系統去抓這些企業主、資本家,因為這些公安好像都有一種動力似的,所以出台這樣一個政策。

那麼這樣一來是不是也是一件好事,使得這種投資環境,使得中國私營企業的生存空間是不是更大一些呢?

杰森:其實中共出台這樣一個政策,本身它不是說:噢!我的法律執行跟解釋有問題,我現在在法律執行解釋上做一個改進。它不是的,連公安部自己都說是為了應對目前的經濟環境、經濟政策。

主持人:是因為經濟危機的原因。

杰森:我們知道中共非常清楚,歷史上它的地方官員因為地方利益、因為部門利益的問題,互相跨地區抓人。比如說北京的一個企業銷往陝西,陜西有人告了,陜西警察就直接把北京那個廠長抓了,抓到陜西來處理,北京那個廠就垮了。

事實上陜西警察為什麼那麼積極呢?它可以到北京去旅遊一趟,還可以抓起來敲詐一筆,這裡面有利益關係。事實上很多地方的警察特別積極於做這樣的事情,而且中間用的手段都不嚴格按中共的法律做。中共看到了歷史上多少年都出現這樣的事情,所以最近特別提出這件事情,它發現這種事情有越演越烈的趨勢。

主持人:以前是放著讓你們做。

杰森:因為這是你們的福利之一啦,因為地方的財政50%靠賣地,房地產進入了冬季以後,賣地賣不出去了,地方財政越來越緊張,很多警察的獎金都不夠了。(主持人:所以大企業的稅金就很重要了。)所以警察為了創收,可能常去抓這種事情,越幹越多。

同時中共又得靠這些企業來給自己掙錢,你把企業主都嚇到國外去了,企業都跑了,抓怕了,中共就更撐不住了,所以它看到有越演越烈的趨勢,為了應對這種趨勢,為了應對經濟難關,才出台這個政策,它壓根兒都不是為了自己法律的嚴肅性才出台這個政策。

主持人: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中共既然出台這樣一個政策,就可猜想它以前可能也有一些類似的潛規則。那這一次它可以完全內部掌握就好了,不必要去公諸於眾,公諸於眾不是暴露了共產黨跟資本家的關係了嗎?

杰森:但是事實上一方面它有利弊關係的問題,另一方面可能地方官員不買帳。我們覺得中共很強大,從上到下一個管理體制,到處都是中共的黨徒在那兒,事實上不是,中共對整個底下的管理,完全是靠利益管理。底下有利益,底下聽它的話;底下沒利益,底下不聽它的話。所以有的時候,它傳達的消息,如果觸犯底下的利益的時候,它必須用非常強有力的信息量灌給底下,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它也給資本家發一個信息說:你別這時候跑,這樣對你們不太好喔,以前抓你們,我們以後不抓了,你就在這兒待著,不要把錢拿到國外去。就是類似這樣給資本家一個信息、一個定心丸。

這個消息雙方面都有,它必須廣而告知的把這個消息發出來,雖然這個消息很明顯是在揭它的短,是在露它的醜。

主持人:但是這樣一來,會給一般老百姓一個感覺,要是這些企業的高管人員做了壞事,這不是相當於給他們一個免死金牌了嗎?這公平嗎?

杰森:這是中共次要考慮的問題。中共一直在搞統一戰線,它在任何時候,都要跟對它最有利的那一群人搞統一戰線。也就是說中共當時要推翻國民黨的時候,它最有利的就是那些農民,那些無產階級的工人,它跟他們搞統一戰線。

那現在誰跟它最有利?能夠讓它增加GDP的,能讓它牟利的,能讓它利益集團不斷的生存下去的,那是誰?就是企業管理人員,就是這些企業、企業主,事實上它們現在是緊密結合在一起的。至於你工人、農民工,對它是次要的,那是下一步的問題,所以現在它第一重要就是給企業高管一個定心丸,至於老百姓怎麼想,那是它次要考慮的。

主持人:我們知道古代都是講「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那麼現在也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那中國不管是憲法還是各種法律,表面上也是講得很清楚,就是說誰犯罪都一樣要繩之以法的,但是現在公安部突然出來一個官員說一個話,那麼它能起多大的作用?就把這一切的公理推掉了嗎?

杰森:確實,在中國不幸的是,上面的指示遠遠大於法律的規定,這就是中國最悲慘的地方。一般老中國人都說,我們不是一個法治的國家,我們是一個人治的國家,這個體現在哪?就是這個概念。

就是說明文規定的法律,你底下的官員可以用一千種辦法去扭曲它,「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但是上面的旨意它一定要遵從,為什麼呢?因為中共的官員是向上負責,不是向下負責。老百姓手中沒有選票。

主持人:它是一個利益的問題,所以它向上負責。

杰森:對,我聽上面的話我能升遷,我聽上面的話我能往上走。我對老百姓負責、對法律負責,對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因為媒體它對我沒有監督權,司法不獨立,老百姓對我沒有選舉權,我為什麼要對老百姓負責?

所以在這整個過程中,上面說你要這麼做,你就這麼做,事實上這很多事情都是這樣,你看法輪功問題就是這個樣子,法律以上沒有任何規定說可以鎮壓法輪功,但是上面的指示,江澤民從上到下,貫穿一個要鎮壓法輪功的指示,這個指示又說可以把法輪功往死裡打,打死都不要緊。

實際上整個中國法律在鎮壓法輪功、在迫害異己分子的時候,已經被毒害得根本沒有法律概念的存在,都只有「上面指示」,沒有法律概念。所以這個人說說話、公安部發發話,也許真的是會起一定的作用,這是由中共向上負責的機制決定。

主持人:實際上這裡面還是體現了我們上次談到的「黨的利益高於一切」,黨的意志一旦確定了以後,那麼一切的法律、一切的執法人員都要圍著這個意志而轉。

杰森:對,實際上中共自己也不迴避這一點。中共在所有的公安系統相關文件裡頭,第一條它都說「黨的利益高於人民」,緊接的是什麼「國家」、「人民」,但是黨的利益總是放在第一位。

我們知道中國不存在司法獨立,主要原因就是因為在公、檢、法這三方面造了中共所謂的「政法委」這樣的概念。就是你在很多問題上,有人說監察院是為了監督,事實上不,監察院的意志是來自中共;那法院是為了審判,依法審判,不,法院的審判結果早就決定了,中共決定的。

任何一個法輪功學員的案子,你都能夠給他做無罪辯護,當場就把法官辯得啞口無言,但是它還按它的意志去辦。所以整個來說,中共的意志架在那兒,沒有任何的法律可以超越它,這也是中國為什麼不可能有真正司法獨立的原因。

就是說任何一權獨大的黨,它不可能讓你司法獨立起來反過來制約它的,它一定會制約法律,在法律之上的。有人就尷尬的說,連胡錦濤在執政之初都講我們要依憲法做事。胡錦濤當時為了清除異己、內部鬥爭,他把憲法端出來也沒起作用,後來他自己都不敢提憲法的事了,因為他自己做的事很多都是違反憲法的。

主持人:的確是。那麼回到這個政策上來看,它現在強行推行這樣一個政策,不管法律不管一切,結果會怎麼樣?

杰森:問題很複雜,本身來說,第一方面如果地方的官員它真的有很強的經濟利益的話呢,它可能還是按照它的意志去做,但是這個本身可能大開地方官員和地方商人互相利益勾結的一個藉口。

比如說三鹿奶粉這個事件,本身地方官員已經把三鹿公司作為地方之物,一開始事情出來就暴了,可是拖了幾個月,從奧運拖,後來地方官員又保著它。那麼將來就更有這樣的藉口,這是我們上頭的指示啊,出了事,我就保住了啊。

像「蟻力神」那樣的事件,非法集資,一個企業完全是空殼企業,就是靠拿老百姓的錢,假公司、假運作,但是如果它拿著這尚方寶劍,它可能還會去保它,那麼真正受益的是誰?真正受益的當然是官和商。

但是真正吃虧的是誰?那就是老百姓。所以嬰兒奶粉,類似毒奶粉、毒物品的事件拖的時間可能會更長,無法曝光,或者被欺騙的,就像「蟻力神」那種非法集資的事件可能會拖得更長,使這種詐騙性質的公司維持的時間拖得更長,因為它要保它現在所謂的「穩定」。

當中共說「穩定壓倒一切」的時候,它就說我就要摀住膿包,使這個膿包不管內部潰爛的再厲害,我都要保住它,使這個膿包不在此時此刻爆發出來,但是遭罪的是誰?就是這個基體,這個基體就是中華民族,就是小老百姓,真正受罪的就是老百姓,而且整個過程中它可以失控,它完全可以失控。

主持人:對,那麼它現在出台的政策是為了保證說現在經濟不好了,企業不要亂,方方面面都不要亂。可是在中國更深層的是貧富懸殊帶來的這種尖銳的社會矛盾。現在它一味的在保這些有錢人,官商勾結,而且進一步的明朗化了,那麼這個社會的危機會更進一步的深化,怎麼保證得了它這個穩定呢?

杰森:中共的穩定是保證不了的,中共所謂「穩定」就是說:讓我活一天算一天,它就是這樣的概念,它不是從根本上去解決「穩定」這個問題。中國目前面臨的經濟危機事實上是中共持續了十幾年「不可持續發展」的經濟模式造成的。

那麼此時此刻面對這樣問題的時候,它不是去加強法治使這個社會變成更健康的商業環境,來解決這個問題。它事實上是摀著、蓋著,從這個出來的政策,你明顯看到這基本思路還是摀著、蓋著,使這個潰爛、穢膿的地方更加潰爛、更加穢膿。

事實上「中國製造」在國際上都已經名聲落地了,這是未來中華民族二、三十年都不一定能改變的世界對中國的印象。那麼當它說我要保高管,我要輕易不能抓高管,要保護企業,要保護企業,不要讓企業亂了,影響我的經濟。當它說這樣話的時候,事實上它就把「中國製造」這樣的名聲更加往泥裡頭扔。

因為你沒有一個嚴格的法律,沒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機制,你沒有一個真正媒體監督那樣的第四級權力存在,你不可能杜絕這樣的概念,甚至你只能給地方官商大開互相勾結的方便之門。你怎麼能保證未來中國的產品質量沒有問題?你怎麼能保證未來中國老百姓不再吃到毒奶粉?

所以方方面面你可以看到,至少它想,我把2009年的經濟難關過去了,過去以後老百姓會不會再跟著我走或怎麼樣,那是另外的事情。而且事實上對它來說,最後保住經濟撈一把,可能是中共很多官員最後的想法。

在這個時候它可能第一個想法就是,保證經濟能夠接著往下,維持這個列車往下走一段時間,到未來它怎麼垮那跟我沒有關係,那是中國人本身要承擔的問題。中共從來不把中華民族的前途放在第一位置去考慮。

主持人:所以說作為中國的百姓來說,應該能更清楚的看到這一點,才能有自己正確的選擇。

杰森:是這樣子的。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您的分析。各位觀眾朋友們,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節目,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