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自焚偽案製片人陳虻壯年死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09年1月23日訊】(據大紀元記者文華綜合報導)近日網絡上很多人在談論原中央電視臺新聞評論部副主任、47歲的陳虻因癌症突然死亡後骨灰進了八寶山。一個副處級幹部卻享受到比趙紫陽、李作鵬將軍等還要高的待遇,原因何在呢?央視名嘴們稱他是《東方時空》的主要改革者,然而所有人避口不談的他是中央電視臺「天安門自焚案」紀錄片的製片人。

發生在九年前中國新年除夕下午的天安門自焚案已被國際社會鑑定為「21世紀全球最大偽案」。九年前中共鎮壓法輪功政策遭到來自全國各階層的抵制,江澤民進退不能。為強制執行對當時有一億民眾的法輪功團體的鎮壓,九年前的1月23日中國新年除夕,中共自導天安門自焚案來嫁禍法輪功,煽動仇恨。陳虻參與導演天安門自焚偽案的造謠宣傳。

享受高官墳墓的副處級「喉舌」

據大陸媒體報導,2008年12月23日,正值壯年的陳虻在發現胃癌九個月後痛苦的死在北京腫瘤醫院,死時47歲。被胃癌和隨後的肝癌折磨得死去活來的他,在平安夜的前一天扔下11歲的孩子走了。央視的同事們都很驚訝:陳虻身體不錯,從不喝酒,怎麼會得胃癌呢?讓同事們驚訝的還有:陳虻「死後待遇」很高,不但在央視南院設有靈堂,其骨灰還擠進了中共高官墳地——八寶山,並有上千人參加他的追悼會,這是普通副處級幹部無法奢望的,連中共兩任總書記趙紫陽和解放軍前副總參謀長兼海軍政委李作鵬將軍的骨灰都沒獲准進入八寶山。

1961年出生的陳虻,原名陳小兵,1983年哈爾濱工業大學光學工程專業畢業後被分到航天部團委,兩年後因其母親的關係調到中央電視臺當記者,並改名陳虻 (音蒙),取義伏尼契的小說《牛虻》。這位紅衣大主教的私生子,具有「革命者」的熱情。這本在西方社會不受關注的小說,卻被蘇聯共產黨視為改造民眾思想的武器而大加推廣。美國人評價此書「對年輕人相當有害」,因為「書中充滿了不恭和對神明的褻瀆」。

在央視「打雜」幾年後,1993年陳虻進入《東方時空》組,出任《生活空間》製片人。一次夢中受到點化,為生活空間提了個響亮口號:「講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2001年1月擔任新聞評論部副主任,負責《實話實說》、《新聞調查》等欄目,10月升任《東方時空》主管,兼任該欄目總製片人。 據知情人透露,陳虻被初戀女歌星拋棄後,喝的酩酊大醉,醒來發誓:「如不出人頭地,誓不為人!」為了出人頭地,他不惜出賣良知。2001年在加州伯克利大學「媒體與社會發展國際研討會」上,當與會者談論中共封存文革歷史真相時,他一面聲稱「新聞在我看來並沒有什麼真實性」,一面坦承:「誰給我飯吃,我就給誰賣命。」沒想到他這句豪言壯語竟一語成偈,決定了他未來的命運。

然而真正讓陳虻有資格進入八寶山的,卻是人們都不願提及、但陳虻卻因此而飛黃騰達的一個電視節目:天安門自焚案。

參與「世紀偽案」 毒害億萬人

正如四百年前法國人諾查丹瑪斯所預言的那樣:「1999年7月,恐怖大王從天而落」。1999年7月20日以來,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發動了一場對法輪功群眾鋪天蓋地的文革式政治迫害。令江氏集團大失所望的是,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得到廣大群眾的普遍同情和支持。為了繼續維持和加重迫害,江澤民、羅幹等人想出了一條毒計:用栽贓陷害的方式來煽動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

一般具有良知的人都不會參與這種惡行的,但時年39歲的陳虻為了撈取政治資本,不惜出賣良知,用他的話說是「機會來了」。他非常積極,主動請戰,終於成為央視《焦點訪談》節目「天安門自焚案」的主要製片人。

2001年1月23日中國新年的除夕下午,北京天安門廣場發生了一起自焚案件。有五人在廣場往自己身上倒上汽油並點火自焚,雖然在場公安迅速將火撲滅,但仍有一名叫劉春玲的女子死亡,其他四人,包括劉春玲十二歲的女兒劉思影,被嚴重燒傷。新華社在事發兩小時後就向全世界發佈了英語新聞,認定他們是法輪功學員。隨後陳虻製作的焦點訪談節目,真的令眾多不瞭解真相的民眾對法輪功產生了痛恨心理。為此,陳虻受到重用和提拔,最後能進八寶山也是因為這一「汗馬功勞」。



自焚是中共自導的世紀偽案

據國際社會調查發現,對於這個突發事件,大陸有四家喉舌媒體做了原創報導,其餘都是轉載。然而新華網、人民網、央視焦點訪談和光明日報網所報導的事情經過卻互相報導,即使對新華社的報導,人們也能發現至少存在14處互相矛盾、有重大出入及公開造假之處。

最簡單的例子是,天安門廣場上巡邏的警察從來沒有背著滅火器巡邏的,但那一天有了;中央電視臺的這個角度的攝像機也早就選好角度來拍攝這一「突發新聞」了,在醫院裏,已經重度燒傷、被割開喉嚨的小女孩卻能吐字清晰的說話唱歌,創下醫學奇蹟;幾個燒傷病人竟違背醫學常識,被層層紗布裹得嚴嚴實實,自稱是法輪功學員的「王進東」自焚時衣服已被燒焦,但其腿間盛滿汽油的塑料瓶卻完好無損;在他喊完口號之前,警察手中的滅火毯停在鏡頭前悠閑的搖晃很久,沒有絲毫滅火的急迫;被勞教的法輪功學員王進東是長臉長耳朵,而自焚的王進東卻是方臉圓耳朵;語音識別也指出有兩個真假王進東;而被燒死的劉春玲,華盛頓郵報調查稱她從未修煉法輪功;央視錄像也顯示,劉春玲是因被重物擊中才沒逃出烈焰的,其女兒在恢復好後突然離奇死亡……。



自稱是法輪功學員的「王進東」自焚時衣服已被燒焦,但其腿間盛滿汽油的塑料瓶卻完好無損;在他喊完口號之前,警察手中的滅火毯停在鏡頭前悠閑的搖晃很久,沒有絲毫滅火的急迫。


在醫院裏,已經重度燒傷、被割開喉嚨的小女孩卻能吐字清晰的說話唱歌,創下醫學奇蹟。


幾個燒傷病人竟違背醫學常識,被層層紗布裹得嚴嚴實實。


正常情況下燒傷病人的護理。

2001年8月14聯合國國際教育發展組織(IED)發表聲明說:「中共當局企圖以今年1月23日天安門廣場上的自焚事件為證據來誣陷法輪功。然而,我們得到一份自焚事件的錄像分析卻表明,整個事件是由政府一手導演的。我們現有該錄像的拷貝,有興趣者可來領取。」IED還在聯合國大會上強烈譴責中共當局的「國家恐 怖主義行為」,指出其危害「遠遠超過任何其它形式的恐怖主義行動」。

作為參與造假的陳虻本人也被國際人權組織「追查國際」追蹤調查,從此不敢再踏進自由民主國家的土地。2002年新唐人電視臺製作的電影短片「《偽火》(False Fire),系統地分析了造假漏洞,於2003年11月8日獲第51屆哥倫布國際電影電視節榮譽獎。點擊以下鏈接可以觀看該影片(http://www.falsefire.com/download/zf.wmv )更多信息可閱讀“是自焚還是騙局?2001年天安門自焚真相”(http://news.epochtimes.com/b5/8/3/29/n2063507.htm)

http://www.youtaker.com/

前車之鑒 驚醒他人

陳虻的死去給央視同行很大的震動。追悼會上,央視名嘴如崔永元、白巖松、敬一丹等人都哭得很傷心,好像所有人都說一個時代結束了。當初他們很多人都是衝著新聞評論部成立之初的部訓:「求實、公正、平等、前衛」而來,但「後來環境發生了那麼多變化,很多人的職業使命感都淡了」。在他們看來,陳虻還算相對有道德的人,「他始終在堅守,哪怕非常困難,哪怕只能守住一點點。」

殊不知,陳虻在大事上卻犯下不可饒恕的罪過。很多人相信,陳虻等人拍攝製作的「天安門自焚案」,將會和中共的 「反右陽謀」、「畝產萬斤」、「叛徒、內奸、工賊」、「非典」等謊言一樣,成為後人研究中共造假歷史的好標本。

據說陳虻充當江氏「造假」集團的走卒,最後被「癌症」折磨的死去活來,痛不欲生,自己要求醫生不要搶救了。跟陳虻一起在北京腫瘤醫院作伴的還有央視新聞聯播的標誌性人物羅京。羅京患癌症,被化療醫治得頭髮全都脫落了。

對於自己充當的喉舌工具,連白巖松都嘆息:「他的離開提醒我們,一定要想辦法讓自己釋放,人要沒有釋放,在這個環境中,憋死你的事太多了!」然而怎麼釋放呢?吃喝玩樂並不能使人輕鬆,只有心靈上徹底擺脫中共的誘惑威脅,才能真正走上正道。

http://www.youtaker.com/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