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華裔中國購品牌傢俱遭欺詐曝驚天黑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09年1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洲華裔陳燕萍通過中國電信公司介紹,在位於上海大都市著名的淮海路上的品牌紅木傢俱專賣店藝尊軒裡購買8萬6千元的一套最好紅木傢俱。豈料送貨時老母雞變鴨,實物與樣品不符,高檔紅木傢俱變成一堆爛木傢俱。在投訴無門利益得不到任何保障之下,陳女士不得不將該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包天偉告上法院。豈料當今的中國官商勾結、司法腐敗嚴重程度,讓海外僑胞跌破眼睛,做夢都想像不到,一審冤判定終生。

四年來陳小姐中國、洲兩地來回奔波,生活在黑幕編織的網中看不到盡頭,身心受到嚴重摧殘,經濟損失慘重,最後被逼得走上跟中國冤民一樣的辛酸悲慘的上訪路。她在北京上訪時還曾遭蓄意者背後下黑手差点送命。陳女士將自己的真實故事披露出來,呼籲國際社會關注,早日還她一個公道。

初識紅木品牌專賣店 雙保險增信心簽合同

旅居澳洲多年的陳小姐在上海購得新居,希望配上一套合適的紅木傢俱,將新居所裝飾得舒適溫馨,自己和家人思鄉的時候可以回國住上一段時間。她在澳洲撥打中國電信公司114尋找高品質的紅木傢俱店。電信公司向她推薦了位於上海著名鬧市淮海路上的藝尊軒紅木家具有限公司專賣店,並表示這是上海最好的一家紅木傢俱店。

2004年9月14日,陳燕萍來到淮海路上的藝尊軒紅木家具有限公司,她看了陳列在那裏的紅木傢俱樣品非常滿意,覺得質量很好,而且該家商店掛滿了各種獎狀,給人感覺絕對是信得過的產品。她當即跟當天在店裡工作的藝尊軒老闆娘呂靈仙簽下了《上海市傢俱買賣合同》,定製了23件、價值8萬6千元的一套紅木傢俱。

買賣合同中有一條款寫明,乙方向甲方出售的傢俱如假冒他人註冊商標、名優標誌、認證標誌、廠名、廠址、廠地,或者其他欺詐行為的,應該依法增加賠償,即乙方先賠償甲方的損失,再增加賠償。增加賠償的金額為消費者購買傢俱的價款的一倍。陳女士介紹當時呂靈仙還跟她表示說:因為你在澳大利亞,如果騙你的話,我們還要賠你飛機票,我們賠起來太厲害,所以我們不會做騙你的事情。陳女士覺得她的話有道理,而且合約上的這條款就像給她上了保險一樣,她認為萬無一失,也就很放心的將錢分幾次如數付清。

首次老母雞變鴨 保安:「你的傢俱哪裏揀來的?」

2005年7月13日藝尊軒將傢俱送達陳女士上海家中時,她從此開始惡夢縈繞,她說:「我想不到送到的傢俱就像一堆垃圾一樣,一共有28個嚴重問題,首先所有傢俱顏色上不配套深淺不一。客廳六件傢俱(沙發、案幾、電視櫃、鞋櫃、寫字檯)的腳有五種樣式,其中三件傢俱(電視櫃、鞋櫃和寫字檯)的手把式均不同。抽斗開出來每只都有問題,所有傢俱的門都有問題。傢俱門上如果輕輕一抓就有五個手印,抽屜蓋頭一拉斷掉,木頭手指殼一撥落下來,透明膠紙一粘木頭掉下來,擦灰木尖刺插入手中等。」

當天藝尊軒送貨時,她正好不在家,晚上她回家時,住處的保安問她說:「你的傢俱怎麼一塌糊塗,哪裏揀來的?」她當時覺得保安在跟她開玩笑,因為她購買的是上海最好品牌的紅木傢俱。等她回家一看之後才恍然大悟,明白別人為何這麼說。

「上海灘我騙的人多了 我不怕多騙一個」

第二天她立刻聯繫藝尊軒專賣店,希望他們上門查看退換,但是對方推說沒空,一直拖到第二個星期才上門。他們來人看後也承認傢俱有問題,表示將傢俱帶走,以後會送一套好的傢俱回來。當時陳女士多了一個心眼,她認為上海最好品牌的傢俱根本不應該犯這樣的錯誤,而且當傢俱送到時,她母親曾被強制簽過收據。所以為防節外生枝,她向對方提出要求用沒有質量問題的傢俱來換這套有問題的傢俱,當即就被對方拒絕。陳女士覺得該公司沒有誠意,有騙人的嫌疑,她怕對方將傢俱拿走之後,賴說已經給你們了,從此不了了之。在她的堅持下,對方說回去跟老闆商量。後來她通過熟人關係,好不容易請到藝尊軒老闆——總經理包天偉上門查看傢俱。

據陳女士介紹:當時包經理問:「你準備怎麼樣?」陳女士說:「傢俱質量這麼差,退貨算了」,包天偉答:「退貨談都不要談,我告訴你這就是我們全國品牌的標準。」陳女士回道:「你這不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嘛?!你的品牌標準就是這樣,你這不是騙人嗎?你不要忘記我有合同,我現在不叫你賠償,我只要求退貨,你就這個態度?」包天偉當時囂張回答說:「在上海灘我騙的人多了,我不怕多騙一個,否則我拿什麼鈔票來養這幫烏龜王八蛋?」 包經理說完將門砰的一關就走了。看到公司的總經理這樣赤裸裸說話,陳女士表示自己傻了。

消費者協會:「因為它是全國的品牌,我們要保持它的零投訴」

陳女士沒有辦法只得打電話給徐匯區消費者協會救助,該店屬它管轄範圍,她希望消協能夠秉持公道。陳女士表示徐匯區消費者協會一位男性工作人員一聽到這家公司,就立刻跟她說:「我們不接受對它的投訴,因為它是全國的品牌,我們要保持它的零投訴。」

陳女士表示她告訴這位接電話的工作人員:「你可以過來看這套傢俱質量如何成問題」,對方回答道:「你要證據確鑿,否則他可以告你侵犯名譽罪,賠償名譽損失。」陳女士接口道:「如果我誣告,我願意賠償他的名譽損失,如果是他的質量問題,那你怎麼說?」對方聽到她這樣說將電話立刻掛斷了。

為了解決問題,陳女士不得不親自跑到徐匯區消費者協會,裡面一男一女二個工作人員,他們讓她先填表。填表時,她碰巧讓看到了一幕,那天包天偉正好也到徐匯區消費者協會,裡面的男工作人員就好像是幫他打工的,一看到包經理進來,就立刻小心翼翼、滿臉堆笑地迎了上去,包老闆、包老闆的直呼喚,但看上去包天偉理都懶得理他。等包天偉一走,那個男的走過來看到陳女士的投訴,就說:「你投訴剛剛那個包老闆,我告訴你,他是全國的名牌,你想想清楚。是不是就是你曾經來過電話?」

陳女士表示還好裡面那個女工作人員好一點,表示願意幫他們調解,但是如果他們幫忙安排時間的話,需要三週的時間,如果人不在上海的話,他們也就沒有辦法了。當時陳女士在上海一共只有五週時間,當她找到徐匯區消費者協會投訴時,已經三週過去了。後來他們提出可以將此案掛起來等到陳女士下次來上海時再作處理,陳女士告訴記者說:「其實我明知道他們當時跟我掏漿糊,將我對付過去,但是我也沒有其他辦法可想。」陳女士帶著遺憾8月23日回到澳洲。

老母雞再次變鴨 記者採訪作廢

因為牽掛這套紅木傢俱的出路,很快她丈夫11月1日從悉尼飛往上海。當他逗留上海期間曾向上海市信訪辦、市消費者協會、市質檢部投訴。

據陳女士介紹,當時徐匯區質檢部許墾華(諧音)組長曾到陳女士家中查看紅木傢俱,他曾當面跟包天偉說這套傢俱實在不像樣,結果包天偉將自己的名片扔了過去,差點砸到他的臉上。名片上包天偉有六個頭銜。藝尊軒公司總經理、總設計師;上海市傢俱協會紅木傢俱專業委員會主任;上海市工藝美術協會紅木彫刻委員會主任;上海市技監局紅木標準化委員會委員;上海市消保委傢俱專業辦專家等職。陳女士說:「從他擔任的頭銜看,流氓、法官都是他一個人做了。」

當時區質檢部的許墾華不滿包天偉的態度就將問題反映到了市質檢部吳英(諧音)那裏,吳英覺得問題性質嚴重就跟陳女士的先生說:「讓你老婆立刻回來我們馬上叫記者採訪。你老婆回來前先打個電話給我。」陳女士聽聞後覺得有希望了,所以很快安排啟程。一月八日陳女士再回到上海,第二天市質檢部就安排三方(質檢部代表、陳燕萍、藝尊軒的包天偉和他太太呂靈仙)會談,現場記者拍攝。

陳女士回憶道:當時質檢部的徐墾華會上質問包天偉說:「第一.合同上明確寫明緬甸花梨木,那你們有緬甸的進口關稅單嗎?第二.這些傢俱用指甲可以撥下來,這是紅木傢俱,不是棕木,哪怕三夾板都不會這樣。」據陳女士回憶當天有三位記者出席,藝尊軒公司的人看起來有點緊張,後來記者提出來要單獨採訪陳女士,讓陳女士跟他去沒有人的樓梯處去拍。陳女士說:「就這麼短短的(離開房間)被採訪時間裏,房間裡面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老母雞再次變鴨。」

陳女士表示當她重新回到房間裡時,只剩下市、區質檢局的人,許墾華的話一下子全變掉了,許告訴陳女士說:「我現在跟你說,我們不會給你報導。」陳問:為什麼?許回答說:「在中國你要告他欺詐,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中國沒有欺詐這條罪的」。陳女士:「如果沒有欺詐,要這份合同幹什麼?」這時,市質檢部吳英手底下的劉陽(諧音)在一旁表示:「中國沒有欺詐罪,你在海外待得時間長了,你跟我們在認知上有差距。你這個官司不要打,你要打就輸到底。你盡早退,盡早挽回你的損失,否則你的損失將越來越大,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 陳女士反問:「這是為什麼?我看過你們的消費者協會法,只要跟實樣有一條不符就構成欺詐。我現在購買的是名牌,根本就跟事實不符合。」對方表示這是你說的,我們不接受。就這樣,陳燕萍興沖沖從澳大利亞來就被當頭打了一悶棍,再次變得沒有方向了。

「凡是投訴他的人,我們統統以地址不詳不予處理」

當陳女士丈夫向上海市信訪辦投訴時,信訪辦答應2週答覆,但實際近20天才給回復。信訪辦回復:現因有關原因不允受理。不受理原因被告方地址不詳。

陳女士表示實際上她先生填表的時候是一筆一筆抄上去的,藝尊軒地址:淮海中路1118號,現在說地址不詳,讓人無法理解。因此她拿著這份東西去上海市消費者協會詢問緣由,接待她的是一位戴眼鏡的男工作人員,他罵道:「你的腦子被屎塞住了?」並明確告訴她:「凡是投訴他的人,我們統統以地址不詳不予處理。」

同年2006年7月6日陳女士再次來到上海,並於7月11日向上海市徐匯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從此陳女士經歷了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幕——司法黑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