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政法委打壓 北京千名律師遭停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09年6月26日訊】近幾年來,中國大陸律師界湧現出大批維權律師,涉入中共政府明令嚴禁的「敏感」案件,如三鹿毒奶案、艾滋感染者維權案、家庭教會案件、山西黑磚窯案等等,特別在2008年達到高峰的替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以及在最近引發轟動的鄧玉嬌刺死淫官案中發揮的重要作用,引起中共當局極度恐慌,因而不擇手段地對維權律師進行打壓。

中共司法部雖然在去年7月18日就通過文件廢止廣受詬病的律師「年檢註冊」制度,但北京司法行政當局今年卻出臺律師「年度考核登記」新招,並以5月31日截止日期為限,一次性給90多家律師樓的1千多名律師以「考核不合格」為由停牌。

據了解,「考核不合格」的律師都代理過當局「敏感」案件的維權律師。西安知名維權律師張鑒康說:「一千多個律師因為各種原因,可能有很多人是因為代理所謂敏感案件接受採訪,而被掐掉律師職業,但是很可能會激起中國的民間維權運動更加波瀾壯闊。」

上海維權律師馬天林認為,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北京很多律師要求直選律師協會,挑戰了北京司法局的權威,這次千人停牌應該視作一種報復。

香港民主黨主席何俊仁律師說:「國內的這種考核機制是不公平的,對律師的權利來說是一個不公平的損害。現在看來,(考核)成為當局可以濫用的權利,來打壓具有不同意見的律師。當然這得關注啦…我已經向我們本地的律師公會提出我的關注,提出他們的訴求。」

法國巴黎律師娜達麗.姆萊爾6月23日表示﹕「目前,一些國際組織已開始捍衛處於危險處境下律師的權利。我是法國律師無國界的成員,對於發生在中國的律師問題,我對此非常關注。」

6月9日至12日,維權律師張建國、李靜林、劉巍、唐吉田、李和平、黎雄兵、江天勇、程海等人分批來到了北京市司法局和律師協會,與負責官員關於律師執業證的註銷與暫緩進行交涉,要求依法糾正並停止違法考核。

但他們的交涉沒有獲得任何結果,司法局官員以此事與他們無關,去找律師協會或律師事務所為由進行推委,律師協會則稱有待調查後給以答復。

承辦過楊佳案、法輪功案的北京維權律師程海指出,律師協會章程表明律協只有日常考核權,但實際上律協不但非法考核,還在行政許可證上蓋章,這屬於違法。

曾二度獲得國際婦女傳媒基金會傑出女性新聞工作者勇氣獎的中國資深新聞工作者高瑜說:「有一些律師的協會一切都是聽命於司法局,中國的司法是最黑暗的,律師年檢還要交費,而且用律師年檢來控制律師的政治立場,不允許他們為維權的人士或弱勢群體來服務。」

著名法學家袁紅冰教授認為,這不是北京市司法局或律師協會做出的決定。
袁紅冰:「根據我們對中共的了解,一定是中共北京的政法委,甚至是中共中央的政法委做出的決定。從這個事情也就說明瞭中共暴政的法律虛偽性,它表明在中共的法律體制下,共產黨的政治利益才是高於一切的。」

著名維權律師郭國汀說:「因為我們知道人權律師實際上是所有的律師群體當中最優秀的律師,他們是最正直、最正派的。而中共當局就專門打壓這樣的人。這就是反證、反過來證明了中共當局、中共政權就是一個流氓政權。」

近年來,大陸出現許多不畏中共殘暴鎮壓的維權律師,包括著名律師高智晟三次上書中共領導人,呼籲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為此遭到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今年5月,代理重慶法輪功學員非正常死亡案件的張凱、李春富律師,遭到多名警察暴打受重傷。5月17日,數十名律師和法學專家在北京的法律研討會上,集體手舉「強烈譴責重慶公安酷刑拷打執業律師」的橫幅抗議。

袁紅冰指出,整個中共暴政已經到了末路,越趨向於用黑手黨的方式、越來越依靠國家恐怖主義的暴力和國家謊言來維護它的統治。在這種情況下,沉默中醞釀著巨大的爆發,就像甕安事件等大規模的群體性抗爭,維權抗暴事件都是在沉默之中的一種爆發。

郭國汀律師表示,現在這個楊佳案和鄧玉嬌案實際上是從另一個方面起到凝聚民心的作用。「中國人要成為真正的自由人,成為自由的公民,只有把中共這個專制暴政給終結才有希望。」

袁紅冰教授警告說:「在中共暴政垮臺之後,這些作為中共暴政的爪牙和鷹犬的警察、官員們,他們對中國人所犯下的所有罪行,都會受到法律的正義審判。所以勸他們這些人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要給自己留一些後路,因為中共暴政的末日確實不遠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