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笑:“將軍後代合唱團”的弦外之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09年7月31日訊】每逢中共“八一”建軍節,共軍內部總要熱鬧一番。今年的晉升和洗牌涉及高級將領33人。其中胡錦濤提拔3名清一色太子党上將(劉少奇之子劉源、張震之子張海陽、馬載堯之子馬曉天)尤為搶眼。同時許世友的小兒子許援朝正接任江蘇省省軍區司令員。

無論是胡錦濤討好太子党,還是軍內太子党崛起,都不是新話題。但今年“八一”的特別之處在於一個由近150名將軍之後組成的“將軍後代合唱團”的巡迴演出。合唱團由陳毅之子陳昊蘇任團長,聶榮臻之女聶力任政委,馬本齋之子馬國超和徐海東之女徐文惠分別擔任副團長和副政委。羅榮桓之子羅東進、羅瑞卿之子羅箭、李先念主席之女李紫陽擔任合唱團顧問。

據說,成立合唱團,是為了紀念50年前一個開國元勳組成“將軍合唱團”,同時歌頌國慶60周年,也出於對軍中掛有將軍頭銜的戲子和婊子的不滿,包括宋祖英等。

“將軍後代合唱團”的特殊構成使之所向披靡,連中共高層都畏懼三分。合唱團所到之處,當地黨政軍官員無不親聆恭聽,但喜怒哀樂兩重天。重慶薄熙來樂得閉不上嘴,而廣東汪洋驚得六神無主。薄熙來覺得大長高幹子弟的志氣,與其搞的“大唱紅歌”一脈相承。汪洋明知合唱團來者不善,有挑戰其團派權力的意味,也不得不率眾要員洗耳恭聽。

這個合唱團到處大唱革命歌曲。整場演出以中共鬧革命的時間順序為線索,以大合唱、小合唱和詩朗誦、故事講述等形式,展現中共前輩們打江山歷史。其中“父親開創的事業,我們來繼承”等臺詞令人仿佛回到了文革中“老子英雄兒好漢”熱血場面。這在胡錦濤提倡的“和諧”社會中顯得十分刺耳。

此刻太子党突然顯身政治和文藝舞臺,確有中共後來人取代胡溫之意。他們似乎瞧不起胡溫“晉升”、“招安”的小把戲。合唱團的弦外之音有二。其一,中共政權已面臨崩潰的關口,所以太子党要站出來肩負重任。其二,打天下者持天下。在涉及共產黨能否繼續掌權執政的時候,胡溫其實都是外人,是打工的。太子党才是自己人,才是中共真正的法人。

未曾帶兵打仗的胡溫確實惹不起這幫“將門虎子”。首先,不為別的,胡溫前有民眾揭竿而起,後有江系鋼刀抵腰,要度過09年中共的本命年,不得不看太子党的臉色。其次,胡溫不敢與“將門虎子”們辯論權力的來源。胡溫的權力不來源於人民,而來源於這幫“將門虎子”的老爹們。現在“將門虎子”用血統論來擠兌胡溫,胡溫只有聽著。

但胡溫不服。這就解釋了為什麼胡一方面清一色晉升太子黨,但數量上又少之又少。江胡都用腐敗和升官籠絡軍心,但胡與江的一味“腐敗養軍”不同。胡一方面打出“親民”旗號,另一方面對軍隊實行威柔並舉。胡在收買同時,又用打擊貪腐來警告軍隊。08年中央軍委委託四總部發佈了審查軍官財政狀況的規定,有包括100多名將軍在內的4千多名軍官被列入審計的範圍。09年《解放軍報》出乎尋常地發表《安祿山的嗜欲》的文章,借唐朝叛將安祿山貪吃、貪色、貪財、亂政指桑駡槐,發出“莫學安祿山”、“以諸葛亮為楷模”的強烈資訊,明顯話中有話、劍有所指。

安祿山、諸葛亮在史上的定位首先是叛將與忠臣。軍報這篇文章卻去探討他們如何對待食色貪問題,明顯是一種借題發揮,要籍此整一批幫江澤民的老軍頭,順便警告江派成員不要輕舉妄動,小辮子(食色貪)全握在胡手中。
胡溫收買和打擊並重的政策、軍內太子党的崛起,以及對胡溫的不信任是中共發生重大裂變和解體的信號。中共軍隊是全世界控制得最嚴密的軍隊。但是自從“九評”和“三退”運動以來,軍隊現役和退役軍人思想和政治立場發生很大變化。其中的醒悟者從軍隊國家化進一步走向用包括政變的各種方法結束中共統治。07年“軍中聲音”的網路團體在《未來中國論壇》發表聲明退出中共的一切組織,變中共的黨家軍為未來的國防軍。

在軍隊很多人暗暗退黨的情況下,軍事政變解體中共,或民變事件中發生兵變的可能性都很大。當江派勢力在被逼到死路上時也可能先發制人利用政變重新奪回權力。但先政變然後反政變,即類似唐朝李世民玄武門之變的可能性同樣是存在的。

當當前人民對中共邪惡本質的認識不斷加深時,在“三退”正形成浩蕩大勢時,無論“將軍後代合唱團”的歌聲多麼嘹亮,都無法阻止歷史聚變的發生。

(大紀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