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異見人士涉嫌「煽動分裂國家」被軟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09年9月14日訊】(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唐琪薇報導 )內蒙古異見人士、泛蒙古民主協會的創始人阿爾瑪茲先生(Almaz )被中國政府以涉嫌「煽動分裂國家罪」,軟禁在內蒙古的通遼市。

據南蒙古人權信息中心9月11號的消息說,今年4月底,阿爾瑪茲在網上呼籲內蒙古民眾集會抗議中國政府在內蒙古的民族政策,不久即被拘捕。被拘押3個月後,中國政府以涉嫌「煽動分裂國家罪」,勒令阿爾瑪茲在家軟禁一年。

北京維權律師黎雄兵告訴本台記者,所謂的「煽動分裂國家罪」是指在客觀方面表現為煽惑、挑動群眾分裂國家、破壞國家統一的行為:

「『煽動』顧名思義的話呢,是指向不特定的公眾進行傳播,通常要有分裂國家的思想內容,分裂國家的組織架構。」

黎雄兵指出,對阿爾瑪茲的軟禁本身就不符合正當的法律程序:

「中國的法律裡面除了治安拘留或者是刑事拘留、刑事逮捕或者是判刑之外,就不能夠由其他措施來限制公民的自由。」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表示,過去50年來,由於漢族人口膨脹,致使很多少數民族不得不被驅趕到邊遠地帶。尤其是最近20年,中國大力發展市場經濟,更是形成了漢人衝擊少數民族的新浪潮,各地少數民族的不滿情緒自然會高漲:

「西藏的拉薩或者是新疆的烏魯木齊、內蒙的呼和浩特基本上都是以漢人佔主導地位的一個城市。在商品經濟下的漢人,通過商品大潮去對少數民族衝擊,又讓少數民族在市場經濟下處於一種劣勢。」

夏明說,中國政府在蒙古、新疆、西藏等一些少數民族地區施行的權力結構完全以大漢族為中心,對邊疆人民想掌握自身發展命運的呼聲不夠尊重。這種權力架構的不平衡,進一步導致了少數民族地區在文化、宗教等方面的衝突:

「所有的少數民族地區它都在戰略的邊疆要塞。中國政府對這些邊疆要塞的權力控制是非常強大的。對行政幹部配備數量極大,實行的不是殖民政策,是殖官政策。官員從漢族地區派過去,大量的軍隊從漢族地區派過去。同時,它又是一個無神論的政黨,這樣的話,我覺得這些衝突就是無可避免的。」

但夏明也表示,由於歷史的原因,蒙古問題和新疆、西藏問題有很大的不同。夏明說,當年整個元朝大帝國統一中國後,蒙古也自然地成為中國的一部分。之後,蒙古人漸漸被漢人的文化習俗所同化,蒙古也成了當年成吉思汗送給中國的嫁妝。

「蒙古人軍事上征服了中國,而中國文化上政府了蒙古,使這兩者溶為一體。所以就說為什麼新疆跟西藏它們有更強烈的反叛,而在蒙古這種反叛應該說就比較弱。」

南蒙古人權信息中心的消息說,阿爾瑪茲在拘押期間飽受酷刑,中國網警和國安人員還進入他的電子郵件信箱以及QQ帳號,以蒐集阿爾瑪茲所謂的分裂國家、甚至是和恐怖組織有染的證據。夏明強調,如果內蒙古真的要開展獨立運動,恐怕來自外蒙古的牽制會非常大:

「外蒙沒有吸引力了,鼓動內蒙的獨立。外蒙的經濟是非常差的。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外蒙是想融入到內蒙這邊沾一點中國經濟發展的光。」

夏明說,在他看來,中國的少數民族並不是要想要把傳統文化凝固成永不進化的化石,他們只是希望根據自身需求,獨立自主地改造傳統文化,以適應全球化發展的要求:

「無論從漢族跟內蒙、新疆和西藏的關係,包括跟其他的內地少數民族的關係,我覺得最根本的還是人民沒有文化的自決權,也沒有控制自己發展的發展權。」

據瞭解,另有兩位內蒙古青年男子也因為被指稱參與了泛蒙古民主聯盟的活動被拘捕,但不久之後即被釋放。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