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圍困戰役——淒慘的死亡之城1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09年10月6日訊】 1948 年國共長春被圍戰役,可能是古今中外戰爭史上最大的一場人間浩劫,長春市現存的老人至今提及這段往事都會長嘆不已。當時與母親家隔街對面是一開糧油店的老闆,長春被圍後,糧店糧食均被悉數充軍,開糧店的人竟然也如同眾多百姓一樣朝不保夕,後來無奈走向逃出長春城的出卡子死亡之路。母親回憶,據當時一起出逃的活下來的鄰人講:那個糧店老闆出卡子後竟被盼望已久的第一頓飽飯給撐死,這不能不說是多麼大的一出人間悲劇,但又恰恰地帶有了幽默的色彩,真的稱得上是一生與糧為伴,至死不渝。

今年四月下旬我去大連公出,順便拜訪了舅舅家已近七十歲的大哥,當年長春被圍時他與舅舅也一起出了卡子,至今回憶起那段慘痛經歷仍然心有餘悸。酒桌上他對我講述了他們全家逃出長春的那段難忘情景,當年舅舅帶著全家推了一輛小車出了國民黨的哨卡後,就到了國共兩軍之間緩衝的死亡地帶,前方有東北解放軍的哨卡鳴槍不讓前行,後面國民黨兵也鳴槍不讓返城,於是在這塊中間地帶上一下子滯留了了大量的出逃難民。沿途餓死倒地的災民無數,奄奄一息的人也很多,而到了夜裡這塊地帶更是風雨交加,飢寒交迫。但也有些人在這個地帶上發了大財,用少量的食物就能換取災民大量的金銀硬通貨。舅舅臨離開長春時,聽說了一些出卡子艱難的傳聞,於是早有所準備,偷偷備了兩套醫院醫生用的聽診器,在中間地帶苦熬了三天,通過中間地帶的傳話人傳話,當時急缺醫療設備的解放軍才同意舅舅全家的放行,被編入了一個允許出卡的臨時人員的暫住點。舅家大哥說:當時年輕人和有文化的知識份子,以及有解放軍急缺器材的人還是可以分批次的允許被放行的。

由於大哥當時還只是一個孩子,他還清晰記得剛出國民黨哨卡走不遠處,有一個地方,坐滿了上百個被遺棄的孩子。據講:那些孩子大多是被國民黨軍官遺棄的,由於城裡已經沒有了生路,那些自身都很難保的軍官已經照顧不了了這些還小的嗷嗷待哺的孩子,只能把他們集中遺棄在這個百姓出卡子的必經之路上,僅寄一線希望指望出卡子的百姓能把他們帶走,給這些孩子帶一線生機。據講確實也有好看的、機靈的孩子被個別少數的百姓挑走,但大多數孩子最後還是在那裏自生自滅了,大哥現在還記得經過那段路時,許多坐在那裏的孩子惶恐無助的眼神,以及有氣無力的哭聲和那些已經倒斃了的小小孩子的屍體,由於當時舅家大哥也是那麼大差不多的孩子,至今回憶起這段依舊慘痛不已,他說這段記憶將會終生難以忘卻的。

其實長春被圍的初期,對生活在這座城市大約50餘萬百姓的影響還並不算大,在臨圍長春的1948年春節前後,長春周邊的吉林市和周圍的一些城鎮有錢人都因共產黨的解放往長春跑,而稍富一些的農民由於東北解放軍在農村的土改也紛紛跑進長春城,據講當時從農村逃進長春的大車、爬犁也是絡繹不絕。而正是這些周邊市縣鄉村陸續湧來的懼怕解放的特殊民眾,在撤進長春後由於沒有太多家底和存糧結果被圍後最先遭殃。當年的八月初,長春市區內開始出現在馬路和大街上有餓死人的現象,一些屍體在城市的角落裡陸續出現。那時因天氣炎熱,為了避免瘟疫的出現,國民黨長春市政府就成立了許多運屍隊,黎明前開始收屍。屍體剛出現的時候運屍隊還能夠及時地用救護車送往各個醫院的太平間。可是沒幾天,許多醫院的太平間死屍就裝滿了,又過一些天,運屍隊就組織了幾十輛大馬車把屍體全部運到郊外,挖坑深埋。到了八月末,餓死的人更多了,運屍隊大白天就開始收屍,隨便草草扔到郊外。於是又形成了狗吃人,人再吃狗的可怕循環。據講當時長春周邊郊外的狗因吃死人變得格外的肥,後來以致那些狗,竟吃紅了眼,見到活人都上來猛咬。長春解放後,政府無奈組織了打狗隊,光在市郊打狗就打了一個多星期。而到了九月末,城中室內室外餓死的人太多了,運屍隊根本運不過來,也就只能就地解散了。

據48年10月24日的《中央日報》,在一篇《長春國防守經過》中的報導:“ 據最低的估計,長春四周匪軍前線野地裡,從六月末到十月初,四個月中,前後堆積男女老少屍骨不下十五萬具。”長春變成不折不扣的死城,餓殍之城,白骨之城。

本文轉自互聯網論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