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之美 回歸平凡 簡單與不簡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09年10月13日訊】簡單生活並不一定是物質的匱乏,但它一定是精神的自在﹔簡單生活也不是無所事事,但卻是心靈的單純。

簡單之美 (麗莎.普蘭特)
斯迪芬在她所在的社區的一次停電中,發現了許多事情的真相。在那次意外的停電中,斯迪芬和她的家人,對科技強加的黑暗中的秘密十分感興趣:不僅有神奇的螢火虫,還有城市的靜寂、久違的家庭溫馨和鄰里的關懷。

其實,在離他們不遠的地方,已經有些人選擇了"無電源插頭"的生活。那麼為甚麼要選擇無電生活呢?最大的一個好處是:孩子們可以在無電視的環境裡成長。沒有暴力,沒有商業行為,沒有電子遊戲。孩子們讀書、爬樹、在河裡游泳……總之,他們像健康的小動物一樣成長。其實,他們本來就應該是這樣的。

3月的一個夜晚,瑞得.派克在他的無電小屋中和家人圍坐在爐火前望著窗外的星空,靜靜地聆聽,靜靜地觀察。桌上幾支蠟燭跳動著火焰,爐中的鐵鍋冒著熱氣。每一次小屋之行都讓瑞得一家感到家庭的溫馨和生活的恬靜,夜晚也充滿了神奇和憧憬。

當然,簡單生活並不一定是物質的匱乏,但它一定是精神的自在﹔簡單生活也不是無所事事,但卻是心靈的單純。

回歸平凡 (戴振浩)

其實每一個日子都是由平凡開始的。當燦爛的光輝,耀眼得讓人眼花撩亂時,得意者常常會努力去呵護永不熄滅的光芒,卻比較少靜下來,思考過去曾經有過的跌跌撞撞、平凡得不可以再平凡的日子。當一個人由平凡的臺下風光的走上舞臺中央,接受掌聲、接受鎂光燈不斷的往自己身上照過來時,剛開始還會覺得怯生生的有些不自然,但是時間久了,卻反而會在乎沒有聚光燈的那一份落寞,這不僅是一位過時藝人的心情寫照而已,而是任何一位由燦爛走向平凡者所共同的感受。當人有了榮華富貴、功名利祿之後,就很容易忘記了平凡時心底曾給自己的自許和勉勵,忘記甚麼叫做謙虛和高貴,更沒有所謂堅持的格調了。

回首來時路,其實每一個刻苦自勵的人都是由平凡開始的。從零開始的情境,沒有特權,沒有推拖,只有不斷的奮勇向前,接受可能是體力的極限挑戰,也可能是心靈 的無限煎熬,不停的流血流汗的工作,願意隱忍所有的抱怨和苛責,只因為心中很明確的知道自己正在為理想而奮鬥,所以可以拋卻所有的尊嚴和享受﹔這是成長過 程中多數人所曾經共同擁有的心路歷程,也必須要有如此的堅忍才能熬過那段艱苦的挑戰。由平凡起步,每一步都是那麼的堅忍,那麼的崎嶇,那麼的紮實,那麼深刻的履痕,而點滴在心頭的感覺,豈又是那麼容易擦拭的記憶。

平凡的日子容易過,但是平凡的心境卻不容易修持﹔多少得意者走過平凡,越過崎嶇,步上坦途,當登上舞臺聽到掌聲響起,成為眾人眼光的焦點時,不由自主的昏眩 和迷惑便跟著來。在鎂光燈的閃爍中,早已看不到臺下為自己喝采鼓掌的眾人,也想像不到自己曾經在舞臺下枯坐的身影﹔油光粉麵、得意忘形的笑容裡,找不到感 恩的詞彙,找不到過去平凡的自己,忘掉了拉拔自己魚躍龍門的長官同僚和親朋好友﹔一旦穿戴了烏紗帽和鍍金的綵衣,不只是迷濛了自己的眼力,也包裝了心底的 虛榮。歷史的那一刻,耀眼的光環淹沒了過去平凡中的一切真實,尋常的身軀中,包裹不住的是心中傲慢的思維﹔在走路有風的日子裡,飄散出來的儘是滿身的銅臭 和鄙視他人的眼光,而有朝一日身邊的群眾逐漸遠離,朋友默默散去,不得不寂靜的走向孤獨,將是可以預見的唯一歸鄉路。

我們不必故作矯情的去否認“功名利祿”、“榮華富貴”不是人生努力的目標。人可以用心追求,但似乎不必費心炫耀﹔短暫的得意和絢爛之後,是否也應該懂得回歸平凡,才不會讓自己得到的比失去的更多。

簡單與不簡單

詩人舒婷說:“我簡單而豐富,所以我深刻,我簡單而豐富,所以我不簡單,保持簡單的心,走不簡單的路。”

簡單與不簡單或許是一種相對的概念,“保持簡單的心,走不簡單的路,”用簡單的話對這組概念間的關係作了頗不簡單的概括。

茶是簡單的,它不比咖啡濃郁,不及美酒醇厚,但淡淡悠悠中凝著愜意的清香,展現著清雅而樸實的魅力﹔鹽是簡單的,它不比精糖甜密,不及味精鮮美,但咸咸澀澀中藏著生命的要素,表達著沉著而靜謐的憧憬。

簡單是淨化,只有臟骯的東西才需要泡沫的虛構和油彩的掩飾。簡單是一種從容和富足,只有貪得無厭,利慾熏心的人才故意把事情複雜化。簡單是一種回歸,一種璞歸真的人性還原,故造的複雜失去之時往往是人的本真回歸之日。

真誠是簡單的,只有虛偽者才會覺得難以接受。為他人付出是簡單的,只有自私者才會在應該勇於承擔時退退縮縮。人生哲理是簡單的,只有庸才難以參悟透。

糊塗的人一生渾渾噩噩,也枯燥無味,如果這就是簡單,那他不太寒傖了﹔我們希望他下一輩子變得不簡單。機關算盡的人一生慘淡經營,太過聰明,鑽不盡的空子,防不盡的陷阱。如果這就是不簡單,那他活得太纍了,我們希望他下輩子變得簡單些。

我們每個人身上都同時有著簡單與不簡單,問題是我們追求甚麼樣的簡單和甚麼樣的不簡單。朋友,你說呢?

──轉自《希望之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