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介布衣:趙本山和小瀋陽為什麼這樣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0年2月17日訊】說到中國大陸的趙本山和小瀋陽這師徒倆,那可是中國「文藝界」舉足輕重的大人物,可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近期,大陸媒體又高調報道上述這兩位將分別以兩個小品亮相中國「遭殃」電視台今年的「春晚」,又可謂「寶刀不老」,「風頭正勁」。

筆者本人就是中國遼寧人,套套近乎,和趙本山也算是個同鄉(當然本人倒無法以這個同鄉為榮),再加中國各大電視台成天折騰「趙家班」那點玩意兒,可以說,筆者對他們也算相當的了解,其實在筆者看來,趙本山和他的徒弟們還是有些「本事」的,用他們自己的話來講,就是相當能忽悠,那麼,他們是靠什麼本事一直在大陸紅火下去的呢?我們下面不妨一一道來。

本事之一,裝瘋賣傻,醜態百出,模仿別人的生理缺陷或自己糟踐自己。凡看過趙本山和他弟子們參演的連續劇或小品的人都知道,一般情況下,節目中總少不了盲人,智障,結巴,性別變態等人士,這些人言語誇張,動作失調,總之一句話,就不象個正常人。其實真正的藝術,應該是追求美好和純真,追求善良與光明的,趙家班的人不曾想過,智障也好,結巴也罷,人體的殘疾對於那些殘疾人本身,對他們的家庭、親人和與他們相關的社會體系的人來說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本來是值得人們同情和關照的群體,可是趙家班的人卻把這種肢體或精神的殘缺當成了逗人的笑料,肆無忌憚的在台上表現。再不就是演員在舞台形象上弄得醜態百出,不是兩隻腳穿兩個顏色的襪子,就是冬天穿個短褲什麼的出來招搖,相信這方面,小瀋陽男不男女不女的扮像可以成為趙氏舞台形象的代表了。

本事之二,言語粗俗下流,打色情意識的擦邊球。凡看過二人轉(我是說現如今中國盛行的所謂二人轉,並不是指中國民間的純二人轉藝術)的人們都知道,表演中充斥的都是下流低級的所謂風流韻事和罵人話,動不動拿跑堂夥計和後台伴奏的「開涮」,其實,他們在表演形式上的這種現場互動的方式本身是無可厚非的,只是互動的內容太過垃圾,這種情況自趙本山提倡所謂的「綠色二人轉」之後,表面形式上好象有了改觀,其實只不過是在表演中把這些情色的東西運用得更隱晦了,不信我給大家舉幾個老趙小品中在大陸被「廣為流傳」的幾個經典語句,「這孩子——他媽真招人稀罕(東北話喜歡的意思)」;「三個人一起過,現在農村變化這麼大嗎?」等。

本事之三,經典幽默的套用,以及二流或更低等的語言形式(比如一些幽默小段,使用斜音、錯位等語言技巧的腦筋急轉彎等)的直接拼接。老趙和他的徒弟們在表演上嚴格來說是沒有生活的,正因為沒有生活,所以他們在電視劇也好,小品里也好,並不是在塑造藝術形象,而是停留在簡單的模仿,他們在《劉老根》《鄉村愛情》等等電視劇中閉門造出來的都是一些似是而非的人物形象,是「活靈活現」的死人,因為那些人物只不過是表現了名利的得失錯位中,或者是人物關係錯位造成的情節或笑料,而中國農村,中國人真正思想的根源是什麼,中國人傳統與現代意識的最根本存在形態和來源是什麼,他們無從知道,當然也不想知道,這樣說來,那些人物是沒有思想感情和真正意義上的價值取向的,也就更談不上什麼作品整體的中心思想和人文意義了。那麼沒有意義的作品拿什麼填進去才顯得不空,胖胖乎乎長得像個人呢?當然就是填些現成的笑話或急轉彎什麼的了,諸如「拿一瓶人頭馬,我說開,開,開玩笑呢!」「樹上騎(七)個猴,地上一個猴,總共幾個猴?」「小時候,媽抱我去公園,大夥都問你懷裡的猴哪買的(用來形容小孩長得丑)」之類。

本事之四,儼然的為民請命和赤裸裸的政治獻媚。趙本山的所謂作品中,曾經加入一些關於社會低層的反腐敗內容,引起了許多中國民眾的共鳴,但是趙氏本身高也就高在此處,如今很多中國人都知道,中國腐敗也好,沒有民主人權也好,其根源就是中共的一黨專制,紅患不除,國無寧日,可是趙本人和他的弟子們每在其公演的作品中都會有那麼一句精典的政治口號來獻媚中共,這也就是為什麼趙氏作品如此低俗卻能頻頻通過中共的針對文藝圈「政審」的原因,這裏,我也不妨舉幾個例子,諸如「東風吹,戰鼓擂,共產黨,怕過誰」「南方雪災,有黨和政府給我們撐腰,怕啥呀?」「現在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了,我也一天比一天老了」之類的,名義是反映民生疾苦,其實是極盡諂媚之能事。

筆者寫到這,其實是把趙本山一夥及其類似現象的根底都扯出來了,那麼有人就想了,那麼低俗,甚至低俗到近乎骯髒的東西,在大陸還有那麼多人喜歡呢?我想這和下面幾個原因有關係,一是中共自建政以來,就沒有真正的發展過文化,長期的運動、整人,給人們灌輸的都是一言堂的所謂「紅色」意識,同時,中共控制著大陸幾乎所有的媒體,其政治化的虛假宣傳充斥了電視屏幕和網路,中國民眾根本聽不到一點真實的,民主的聲音,可是隨著時代的發展,中國的經濟也在搞活,人們的思想也隨著慢慢開始變化,可是偏偏那些正統的,自由的藝術形式是中共一直封禁的,那麼在過去死板的文化環境中走出來的民眾,還想多看點新鮮的,又看不到好的,只能不自覺的陷入流俗,而中共是樂於看到這種現像的,因為低級的東西干涉不到他們的政治,危及不到他們本來不合法的政權,來個「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

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中共對中國的教育業一向雷聲大,雨點小,且不提文革對中國文化的摧殘,就是現在,中國的教育依然是主題不明,主次不分,薪酬不同,教育資源分配地區差異巨大,造成大陸民眾的普遍文化水平和欣賞能力相對低下,即使有些個雖好一點的作品,卻沒幾個人能看懂,也從很大程度上影響了高雅文化的傳播。

筆者聽聞,《神韻》藝術團將在今年到中國香港演出,帶來了神傳藝術,純正的中國文化。我就在想,天道公平,天不絕我中華,中共妄想在文化和精神領域滅絕人們的良知和人性,看來只能是徒勞心神,可恥收場了,其實要拿趙氏之流的東西和《神韻》比起來,真的是天上人間,二者根本就不可相提並論,中共自創立以來,壞事做盡,上天終是要清算它了,真盼望《神韻》早日回到大陸,一洗我中華之塵,讓藝術走出低俗,重放光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阿波羅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