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周立波的高尚和趙本山的痛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0年2月20日訊】大受歡迎的“海派清口”創始人周立波日前接受記者採訪,在談到他堅持不上春晚的原因時說:“其實你應該看到周立波的高尚,文化是需要認同感和共鳴的,周立波沒有辦法去和全國人民談春播秋收,上海的生活方式是海派清口的主流,也沒有必要到春晚上去炫耀。沒有文化的共鳴等於是強姦,我不想強姦全國人民。這是我高尚的地方。”

周立波的話一針見血。短短幾年,周立波風靡大江南北不是偶然,他的海派清口在嬉笑怒罵的表面蘊藏著文化的內涵。

請看他的部份經典台詞:
“每次阿拉都能在電視上看到溫總理在老農民家裡,總歸挑最髒的人握手,(然後周立波作溫總理狀):’我們來晚啦!’”

“上海磁懸浮大手筆,一百個億,解決了三十公里的交通難問題。”

“你比方說關棟天家房子麵積是100平方,周立波是50平方,自從送到統計局起,周立波就莫名其妙變成了75平方。”

“李宇春回答了我一個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本來,打死我都不相信《木蘭從軍》,木蘭從軍怎麼可能不被發現呢?後來認識了李宇春,我終於知道,哦!原來技術上是可行的!”

“費玉清是我非常喜歡的一個演員,唱歌多好啊,氣質多好啊,這個男人很嗲的。你們去想,一個男人,站在台上,娘娘腔,但是人家不討厭,這個絕對有難度哦!”

“現在我們中國這個股市,應該倒過來說,已經變事故了。股市怎麼可能有專家呢?股市不可能有專家嘛!股市只有輸家和贏家。要做到漲跌不驚,閒看庭前花開花落,盈虧隨意,任由天外雲卷雲舒,如果你做股票能做到這種境界,你基本上已經不是人了。”

周立波善於從百姓過往的生活以及當下的時事中尋找素材,話題熱辣,角度新鮮,尺度大膽又拿住分寸,表演亦莊亦諧,台詞充滿豐富的想像力,這讓懷舊又新潮的上海人直呼過癮。他的表演大都偏重邏輯,用有趣的故事來說明一個很嚴肅的主題,也用搞笑的手段蘊含著文化的思考,往往使觀眾在笑後勾起對城市的思考,產生一種集體的回憶和共鳴。

他諷刺假貨,開涮股市,揶揄統計數據、大牌明星,模仿領導人,他的可貴之處在於批評社會,不向權貴獻媚,這是就是他的“高尚”。

周立波說:“沒有文化的共鳴等於是強姦,我不想強姦全國人民。這是我高尚的地方。”也就是說,一些走紅春晚的節目和演員沒有文化的共鳴,是在強姦全國人民。

有調查稱,觀眾對虎年春晚的滿意度還不足兩成。民眾反映,春晚的質量品位越來越差,奢侈豪華的行頭、把觀眾當傻子、主持人公開強奸民意等等。

有網友稱:“今年看的不是春晚,是廣告!節目裡廣告隨處可見,央視’就差錢’!”今年春晚,讓人記憶深刻的節目不多,倒是那些無孔不入、大膽露骨的“植入性廣告”,讓人過目不忘。業內人士估計,一場春晚央視坐收6.5億元廣告“大紅包”。

尤其今年春晚趙本山小品《捐助》中,“搜狐”的名字出現了五、六次之多,甚至連搜狐旗下的搜狐視頻和搜索引擎都由小瀋陽扮演的記者一一介紹,並數次強調其“全球直播”的功能,不少觀眾大罵受不了。 “不知道本山大叔這次又收了多少錢?”

早在去年,趙本山的小品《不差錢》曾因為在結尾處幾次提到搜狐而盛傳趙本山拿了百萬酬勞。
趙本山曾在原籍遼寧省廣大地區利用演員的知名度,配合詐騙犯王奉友不遺餘力地鼓吹“蟻力神”功效,自己從30億非法集資中分到了一杯羹,卻讓10多萬人傾家蕩產,導致數萬人包圍遼寧瀋陽省市機關,超過20人自殺。

農民出身的趙本山在春晚舞台混了20年,每一年小品都是諷刺,不過諷刺的對像多是農民,農民的傻冒、弱智,計較、貪婪、農民的迂腐都是趙本山嘲笑和諷刺的對象。

很多人認為趙本山節目內容庸俗,言辭粗鄙,無聊下流,以嘲笑生理缺陷、插科打諢為能事。一諷刺殘疾人,二諷刺肥胖者,三諷刺精神病患,模仿殘疾人,把自己的歡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

曾炮轟年度最爛電影《三槍》太下賤的洪晃對趙本山批判道:“小品最初的本意,就是針砭時弊的諷刺醜惡、歌頌優良品德。我是特別受不了這樣的小品裡頭,還有這一種笑貧不笑娼的元素,永遠拿邊緣人類弱勢群體和窮人開涮。”

趙本山的小品也不是沒有“文化”,有的卻是為黨歌功頌德,高唱主旋律的“黨文化”,也只有趙本山這樣的人,才會成為央視的寵兒。

央視每年的春節晚會集中了全國“頂級”的演員和藝術家和創作班子,全國幾百家電視台轉播並直接延伸到海外。每年的春節晚會就是過去一年的政治、社會和藝術創作的縮影,可稱為黨文化的集中突出表現。到二十一世紀的“春晚”,乾脆不許諷刺一絲一毫中共統治的黑暗,預定主題,專門為“春晚”寫專用歌詞,“好日子”,“越來越好”,“五福臨門”,“萬家歡樂”,“盛世大聯歡”,以黨國慶典取代民族歡樂,以黨文化取締傳統文化。百姓的痛苦、民族的危機在處處瀰漫的濃厚政治氣氛中蒸發掉了。

正像韓寒在一篇博文中說的:“春晚在政治正確和萬無一失的前提上,直播是延時的,群眾是安排的,歌曲是假唱的,雜技是錄播的,小品是閹割的,相聲已經被摧毀了,連本來就是作假的魔術還要再作點假。於是我們中國的文藝晚會是永遠不會出演播事故的。”

在央視春晚中,徒弟小瀋陽曾開導師傅趙本山說:“錢乃身外之物,人這輩子最痛苦的事情是什麼,人死了錢沒花了。”

趙本山未解其意,說了一句心裡話:“還有一個比這更痛苦的呢,就是人活著,錢沒了。”
趙本山不遺餘力的配合著央視“強姦著全國人民”,為了錢財名氣,不擇手段,他認為最痛苦的事情就是活著沒錢,當央視和春晚被民眾徹底唾棄走下歷史舞台,“強姦犯”幹的壞事被清算的時候,恐怕最痛苦的事情就不僅僅是活著沒錢那麼簡單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