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比新聞:西方媒體如何"反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0年3月6日訊】對於中國媒體來說,“西方媒體”這個字眼常常同“反華”和“妖魔化中國”聯繫在一起。

長期以來,中國指責西方媒體“反華”、“妖魔化中 國”的言論比比皆是。例如,國際線上2月24日的一篇評論指責“《紐約時報》等一些西方媒體”在報導穀歌受到駭客攻擊的消息時“別有用心的無端指控”, “用偏見‘抹黑’中國、‘妖魔化中國’”。報導說:“近年來,伴隨中國快速發展和崛起,對中國各種版本的無端指責此起彼伏。能源、環境、所謂的‘有毒’食 品、‘危險’玩具等等,都成了‘妖魔化中國’的武器。”

*西方媒體何以同中國作對?*

新華網2008年4月17日的報導 指責美國福克斯電視臺和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對中國奧運火炬傳遞的報導不公正,是醜化和攻擊中國,並且因此把矛頭指向所有“西方媒體”。報導說:“為了達 到破壞北京奧運的目的,西方媒體公然撕下‘公正客觀’的偽裝,極盡顛倒黑白、歪曲事實之能事,甚至赤膊跳上前臺,充當‘馬前卒’。””

人民網2月9日刊登的一篇回顧近30年來中國共產黨國際形象變化的文章總結了西方媒體主要在哪些方面“負面報導”中國。文章說:“1989年春夏之交中國發 生政治風波……之後,以美國媒體為主的西方對華報導基本以負面為主……,反華勢力一時形成了主流,並佔據了媒體和輿論的主導地位。這一時 期,當時主導國際輿論的美國報刊、廣播影視紛紛把中國和中國人描繪成踐踏人權的‘員警國家’,未來核戰爭的狂人,極端民族主義;而西方主流媒體在知識產 權、計劃生育、不同政見、民族等問題上,也製造了大量輿論,借‘六四’餘波和中國威脅論的興起,再度強化與中國共產黨意識形態的分歧。”

人民網2月9日的文章總結說:“從根本上說,三十年來,西方媒體看待中國共產黨的立場和視角沒有改變,始終是以他們的意識形態和價值觀為標準來評價中國共產黨。”

*中非關係,西方媒體怎麼說*

新華社2月26日報導:“近年來,一些西方媒體妖魔化中非合作的報導逐漸升溫,宣揚所謂‘中國實施新殖民主義’、‘中國掠奪非洲資源’等論調,歪曲中非合作,挑撥中非關係。”

《紐約時報》2008年6月19日刊登的一篇文章說:“中國在非洲的介入……不僅引來西方的批評,而且引來非洲的批評。”“最近幾個月裏,中國的投資引發公眾抗議,人們指責中國在尚比亞和納米比亞的公司工資低,工作條件惡劣。”

與此同時,這篇文章還說:“在蘇丹,中國發揮了關鍵性作用,說服喀土穆允許在達爾富爾部署一支聯合國-非洲聯盟維和部隊。”

彭博通訊社2008年7月22日一篇有關中國公司在剛果的報導說:“總部設在英國牛津的‘發展中權利與責任’組織的執行主任菲尼說:‘中國的熔化爐從整個加丹加地區使用童工的礦山購買鈷和銅。中國的熔化爐根本不在乎他們的工人或者挖礦石的兒童的健康和安全。’”

“歐洲議會的葡萄牙議員安娜•瑪麗婭•戈麥斯說,中國人不把給非洲人的援助和投資同要求當地政府尊重人權和勞工標準聯繫起來。”

報導同時說:“中國外長楊潔篪12月在倫敦皇家國際事務學院說,應該允許各國自己設立各自的發展標準。他說:‘應該尊重所有國家選擇自己社會制度和發展道路的權利。”

報 導同時指出,中國在非洲獲得的礦產,有很多最終進入了西方國家。報導說:“中國公司在非洲和拉丁美洲獲得的原材料向中國的工廠供貨,而這些工廠每年出口價 值1萬億美元的商品。……邦德說:‘西方將生產訂單轉包給中國的製造業。中國進口非洲原材料,然後再以成品零部件的方式出口到西方國家。’”

《華爾街日報》2009年11月9日報導:“中國總理說,他的國家將向非洲國家提供100億美元貸款,沒有任何附加的政治條件。”“溫家寶還說,中國還將免除一些非洲國家的債務。”

報導同時指出:“批評人士說,北京不附加任何條件的投資和貸款影響了西方國家政府和世界銀行這類機構政治和經濟改革的工作。”

《時代週刊》2009年11月16日的一篇文章說:“作為對非洲國家提供的所謂‘沒有任何附加條件’的援助和低成本貸款的回報,北京希望獲得對原油和自然資源 的優先權、在聯合國這類機構中的支持、以及非洲各國政府允許中國公司首先進入當地消費市場的機會,不管這些政府是好的、壞的、還是專制的。”

*“中國威脅論”空穴來風?*

環球網3月2日報導:“中國應建立全球最強大的軍事力量,與美國競爭‘冠軍國家’。”中國國防大學教授劉明福大校在其今年1月出版的一本名為《中國夢》的書 中闡述了這一驚人主張。如此直白袒露的觀點加之出自中國軍方的高級官員之口,因此格外引人注意。……同一天,劉明福大校在接受環球網記者採訪時表 示,強大不是美國的特權,中國不能只當‘經濟大國’而不當‘軍事大國’……。環球網當天發起的一項線上調查顯示,約80%的受訪者贊成作者主張, 支持中國爭當世界第一軍事強國。”

“劉明福在書中表示,‘成為世界第一,做頭號強國,是中國21世紀的大目標……21世紀的中 國,如果不能成為世界第一,不能成為頭號強國,就必然是一個落伍的國家,是一個被淘汰的國家。’他還表示,中國需要經濟崛起,也需要軍事崛起。中國應利用 自身日益增強的經濟實力成為世界頭號軍事強國……。”

人民網3月3日的一篇文章說:“因呼籲中國取代美國做世界第一,解放軍大校劉明福在新書《中國夢》中的言論就像一顆炸彈,甫一扔出,便在西方媒體炸開了鍋。”

路透社3月1日報導:“中國國防大學教授劉明福在新書《中國夢》中提出,中國應該建立起全球最為強大的軍事力量,與美國競爭‘冠軍國家’,書作盡現中國不斷膨脹的雄心壯志。”

報導說:“ 《中國夢》不代表中國政府的政策,中國政府在國家目標上還遠沒有書中的主張那麼咄咄逼人。”

美國之音3月2日的報導說:“這位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大校公開提出要和美國‘競爭,對決’,顯然和中國領導人在國際社會上高唱的‘和平崛起’的調子不符。” “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大學教授公開發表鷹派言論引起媒體熱議已經不是第一次。若干年前,也是在這所國防大學,其防務學院院長朱成虎少將在會見海外駐港記者 時聲稱,如果美國介入台海衝突,中國準備以動用核武器作出回應。據當時的《紐約時報》報導,朱成虎少將在與國外記者交談時還用流利的英文表示:‘中國人已 做好西安以東城市全數遭到摧毀的準備,當然,美國也必須做好準備,美國西岸一百多個或二百多個、甚至更多的城市可能被中國摧毀。’”

美國之音3月2日的另一篇報導說:“香港公開大學教授蘇維初說,最近中國軍方官員和學者的強硬表態雖然並非直接出自中央領導層之口,但很可能得到了北京的允許,也許北京想試探是否可以結束‘韜光養晦’的策略。”

英國廣播公司BBC3月1日報導:“劉明福在其新書《中國夢》的開篇就援引一位中國專家說,‘世界太重要了,不能把它交給美國。中國要做世界的設計師,中國要引領世界走向更好的未來。’”“他說,‘中國要救自己、救世界,就要有當舵手的準備。’”

美國廣播公司ABC3月2日報導:“人民解放軍大校劉明福在新書《中國夢》……寫道:‘在過去500年裏,不同的國家先後成為世界冠軍。……21世紀該輪到中國成為世界冠軍了。’”

報導同時說:“劉明福在寫給美國廣播公司的電子郵件中說:‘美國公眾沒有必要害怕中國。中美之間的戰略競爭將是人類歷史上最文明的競爭。他說:‘沒有必要同 美國進行軍備競賽。’他還說:‘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裏,中國的軍力不可能、也沒必要超過美國。’”報導說:“中國人民大學國際研究學院的學者金燦榮告訴美 國廣播公司說,‘這本書僅僅代表了作者的個人觀點……,不應該被視為反映了中國軍方甚至最高領導層的意圖。’”

*西方媒體“反華”往事*

三十多年前,中國有過一場批判西方電影“反華”的運動。人民網2008年1月24日轉載的《東方早報》的一篇報導說:“1972年,義大利著名導演安東尼奧 尼受周恩來總理的邀請來中國拍攝紀錄片《中國》。……1974年,在江青的指示下,《人民日報》刊發文章《惡毒的用心,卑劣的手法》,批判《中 國》詆毀中國形象,國內掀起批判《中國》的巨大聲浪。”

《新京報》2005年1月27日報導:“對於安東尼奧尼的批判就如暴風驟雨般而來。批判安氏的活動持續了將近一年時間……。”

《人民日報》1974年1月30日的評論員文章《惡毒的用心,卑劣的手法》說:“這個影片(指《中國》)的出現,是一個嚴重的反華事件,是對中國人民的倡狂挑 釁。……在他拍攝的長達三個半小時的影片中,根本沒有反映我們偉大祖國的新事物、新氣象、新面貌,而是把大量經過惡意歪曲了的場面和鏡頭集中起 來,攻擊我國領導人,醜化社會主義新中國,誹謗我國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侮辱我國人民。”“他攻擊人民公社經歷了‘失望’,胡說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打亂 了生產系統’,使前人遺留下來的古跡已剩下‘寥寥無幾’……。總之,在安東尼奧尼這個反動分子看來,中國的社會主義制度不好,中國的革命搞糟了, 只有倒退,只有復舊,才有出路。”

《東方早報》2008年1月24日報導:“1979年,中國外交部向中共中央、國務院提交《關於肅清 “四人幫”在批判〈中國〉影片問題上的流毒,撥亂反正的請示》,一場持續多年的‘反華事件’畫上句號。”“原外交部工作人員鬱泉錫說:‘上世紀80年代 初,……我在中國駐義大利大使館。正好我們文化部長到義大利去參加一個中國電影的回顧展,就利用這個機會,向安東尼奧尼本人表示我們的歉意,而且 親自登門拜訪。’”

報導說:“2004年,《中國》在北京電影學院舉辦的‘安東尼奧尼電影回顧展’上放映一場,一票難求。”

安東尼奧尼及其紀錄片《中國》不再算“反華”了。然而時隔三十多年以後,再讀一讀1974年《人民日報》那篇批判安東尼奧尼的文章,似乎感覺並未過時。文章 說:“反華影片《中國》在國際舞臺上的出現,決不是一個偶然的孤立的事件,而是有它的國際背景的。近些年來,我們面臨的國內外形勢越來越好,毛主席的革命 外交路線取得新的更大勝利,我國的國際影響日益擴大。帝國主義和社會帝國主義妄想孤立中國、顛覆中國的陰謀遭到可恥的破產。但是,我們的敵人對於他們在中 國的失敗是不會甘心的。攻擊中國革命,污蔑社會主義新中國,就是他們妄圖在中國實現反革命復辟,使中國重新淪為殖民地半殖民地的一種輿論準備。”“中國人 民將堅定地沿著社會主義道路奮勇前進。正如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早就說過的:‘讓那些內外反動派在我們面前發抖罷,讓他們去說我們這也不行那也不行罷,中國人民的不屈不撓的努力必將穩步地達到自己的目的。’”

──轉自《美國之音》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