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測青海地震奇才﹕中共地震當局是動亂之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0年4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辛菲採訪報導)「地震發生後的救災固然重要,城市毀壞了還可以重建,但無數鮮活生命的瞬間消失卻是任何救災方法也無法挽回的。能夠最大成度地減輕地震災害、拯救人民生命的最有效的方法就是預測預報、預先防備。」此次準確預測青海玉樹地震的預測專家孫延好如是告訴大紀元記者。

現年46歲的孫延好是一位資深經濟師、深圳市龍鋰實業有限公司總經理、香港龍鋰國際有限公司董事長,也是中國地球物理學會天災預測專業委員會會員。他在4月6日預測﹕7日至10日之內,青海玉樹將發生6.1級地震,並上報當局,但卻未被理睬。

多次成功預測地震、被譽為地震預測奇才的孫延好說,自己是運用中華傳統文化的精髓,尤其是易經進行地震預測。對玉樹地震深感痛心的他指出,災難中的傷亡,地震當局難脫責任。地震局的胡亂「闢謠」、瀆職失職、自汶川地震次日拋出的「地震不可預測」謬論,到這次玉樹地震前的「近期無破壞性地震」說,成為社會動亂之源。

預測青海地震 當局未予理睬

對於4月14日發生的青海玉樹地震,孫延好今年4月6日將預測意見(7日至10日之內,青海玉樹將發生6.1級地震)上報中國地震局和中國地球物理學會天災預測專業委員會。事後證明,他這次預測的時間和地點都是準確的,震級相差1.0級。

他說:「後來收到天災預測專業委員會的回執。但是給地震局發的掛號信毫無回音,事後打電話過去,對方卻否認收到信件。但是郵寄查證顯示,地震局已經簽收。」

「每次預測到地震後,我都會上報國家地震局、地方地震局、省市級政府領導等,但從未收到任何回音。我還給中央常委們、國務院辦公室,救災辦等都寫了信,但都石沉大海。而且現在國內大搞網絡封鎖,地震預測都成了敏感詞,有關地震預測的貼子一律刪除。」

地震局﹕我們不管預測

2008年8月,孫延好曾將預測意見上報省市政府部門,其中深圳地震局一個副局長稱﹕「我們不接受個人預報」,「地震預測害國害民,你們報上來我們也不理」,「我們地震局不管預報,地震局就是『抬死人』的」。

他說:「這反映了中國現行體制的問題。在地震局系統裡,不搞預測的、預測不出來的所謂「專家」大肆聒譟,而真正搞地震預報的被排擠,反而灰溜溜的。我知道地震局內有位工程師預測到了地震,領導對他說﹕你不要搞地震預報,搞地震預報不是給我找麻煩嗎﹖他的設備20年都沒維修,他打報告上去要求維修,根本沒人理他。整個地震局系統都是這樣的。」

汶川地震後開始鑽研 預測成果豐碩

孫延好原本是一位資深經濟師、企業家,他自2008年5月歷經汶川大地震的慘痛之後開始鑽研地震預測工作。因準確預測當年8月21日的雲南盈江地震而開始嶄露頭角,之後又多次準確預測國內外的地震,受到老專家們的關注和支持,被譽為地震預測奇才,2008年成為中國地球物理學會天災預測專業委員會會員。

他說:「當時看到汶川地震的悲劇,覺得太慘了。我強烈的感到,汶川地震後,大自然留給我們的寶貴的平靜時間已經不多了。」

「另外,當時地震局說地震不能預測,我覺得很憤慨,這是一種推卸責任的借口。你不會算,不能說別人也不會算,不等於大家都不會算。任何事物都是有規律的,只不過你沒有找到規律而已。自己沒找到規律,就說沒有規律,這是不符合科學精神的。當時我就想投入這個領域。另外,智慧的中國人早就以海城地震成功預報的事實宣告了『地震不可預報』論的破產,而後唐山地震時的青龍縣奇蹟再次驗證了只要分析和決策得當,大地震是完全可以預先防備的,還有多位專家都預測到了汶川地震等,這都是鐵的事實。萬事萬物都有其內在的規律性,只要肯鑽研,就一定會發現其中的規律。」

從2008年6月~2010年4月,孫延好向中國地球物理學會天災預測專業委員會和中國地震局累計上報地震預測共91次,準確或比較準確地預測地震共86次,所有6級以上地震都預測出來了。其中包括國外七級以上地震8次,包括2008年7月5日鄂霍次克海7.6級,2008年11月24日鄂霍茨克海南端7.5級,2009年1月4日巴布亞新幾內亞7.7級,2009年7月14日新西蘭南島遠海7.8級,2009年9月30日太平洋中部海域薩摩亞島8.0級,2009年8月9日日本本州東南7.2級,2009年8月3日加利福尼亞灣7.1級,2009年11月24日湯加7.0級,2010年3月6日蘇門答臘西南7.1級,2010年4月7日蘇門答臘北部7.8級。 預測國內六級以上的地震,包括2008年7月27日新疆烏恰和西藏當雄的6.8級,2009年7月9日雲南姚安的6.0級,2009年8月28日青海省海西蒙藏自治州的6.4級。



預測地震的主要理論基礎是易經

孫延好表示,自己在地震預測上有所收穫,源於對中國傳統文化的長期鑽研。中華傳統文化博大精深。中華傳統文化的精華沒有系統繼承下來。中國真正的高人在民間。

他說,自己是運用中國傳統的文化和哲學的原理,用獨創的「大易術數地震預測法」預測地震發生的時間、地點、震級和震深這「四要素」及近百個預測樣本。自己預測的主要理論基礎是《易經》,同時借鑒西方的人文思想之精華﹔現代系統論、突變論、工程控制論之要點﹔離散數學、模糊數學之方法﹔地球、地質、地震之原理等。

孫延好認為,中國古人早就有預測天災之法。《易經》仰觀天文,俯察地理,中通萬物;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探宇宙之必變、所變、不變之理,闡人生知變、應變、適變之法。不同的卦首,不同的排列組合方法,產生不同的大易預測系統。西漢《易家侯陰陽災變書》,《焦氏易林》,《京房納甲》就是專門預測天災異變之書。《漢書》載有《災異孟氏京房》六十六篇,集災異卦氣卦侯之大成。京房之《火珠林》裡就有地震預測之法。《周易古五子書》、《周易逆刺佔災異》都是專門講水災、旱災等天災預測之專著。北宋《梅花易數》說明事物之間的普遍聯繫的規律。《邵子神數》屬高層次多學科綜合性術數預測專著。其中尤以《鐵板神數》最為高深和神秘,千年來在民間密傳。

他說,預測的基本方法是﹕首先將地震信息的天文模型轉換為物理模型,再將物理模型轉換為數學模型,再將數學模型轉換為術數模型。採用離散數學、模糊數學和協同學的方法求得精確定位,以《梅花易數》、《邵子神數》和《鐵板神數》為運算原則,這就是首先「以時間為軸線,以震級為分類線,以地點為計算依據」,對某一地點,或某一時間,或某一震級,對將要發生的其他要素進行推理,這樣就是對未來事物的一種主動預期,而不是傳統的被動監測和被動跟蹤。

「伴隨著大的地震,其地磁及場能,往往會發生成百上千倍的劇烈變化,如此強大的能量,在震前必然存在顯著的一系列異常如地磁、地電、地光、地聲、重力、地形變、地應力、地下水動態、水化學、地熱、地氣、及氣象異常、紅外異常、動物異常……這一系列顯著異常的變化,實際上就為我們提供了一系列的信號。只要我們承認這些信號、研究這些信號,就必然能從中找到相關規律性,從而做到提前預測地震,並及時發佈地震預警。這才符合系統論的理論和原理,這也是地震能夠預測的理論依據。」

越「闢謠」人心越不穩 地震局是動亂之源

汶川地震前三天,四川省地震局在四川省政府網上公開「闢謠」,「成功平息了阿壩州的大地震謠言」,三天後強震發生;今年1月24日山西省運城市河津5.0級地震,也是前三天,山西地震局在官網上公開「闢謠」。

今年3月,中國地震局專家稱﹕「我國大陸暫時不會發生破壞性地震」。隨之不久就發生青海玉樹地震,造成大規模人員傷亡。

孫延好質問地震局﹕「地震既然不可預測,又何能『闢謠』?自相矛盾。既然中國地震局說『地震不可預測』,為什麼又說『暫時不會發生破壞性地震』?依據何在?這不是自搧耳光嗎﹖」「暫時不會?這個暫時是指一個月、兩個月還是一年、兩年、三年、五年?亦或10年、20年、50年?」

孫延好指出,地震局的胡亂闢謠、翫忽職守、瀆職失職,是社會動亂之源。自汶川大地震次日,中國地震局拋出的「地震不可預測」謬論是真正的社會動亂之源。今年正月山西「等地震」事件就是典型的例證。2月21日,山西晉中、呂梁、太原等地幾十個縣市、上千個村落、近千萬人家燈火通明,寒風中人們半夜不睡覺擠上街道,焦慮地「等著七級左右大地震的發生」。政府和地震局的公信力一落千丈,幾乎整個山西在一種恐慌氣氛之中,一有導火索,極容易引發大規模群體性事件,並有迅速蔓延到全國的可能性。

「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地震不可預測』論只會使政府公信力下降、話語權喪失。」「越闢謠,人們越害怕,越對政府沒信心。地震局雖然壟斷話語權,但是人們不相信了。地震局本應是維護社會安定,現在成了造成不穩定的因素。」

孫延好表示,現在老百姓有個說法﹕大地震前兆包括井水異常、大牲畜異常、「專家」「闢謠」。有網友指出,第二條和第三條重複了,把專家和大牲畜合併,極具諷刺性。

當局對災難傷亡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孫延好表示,對於地震災難中的傷亡,地震局及相關機構都應承擔不可推卸的責任。

他說,由於職能機構的失職,造成了汶川大地震在沒有任何預警和注意的情況下的突然發生,並導致隨後的中國地震局的隱瞞震級、推卸責任,並做出荒唐的「地震不可預測」的謬論以做擋門磚。科學豈能如此兒戲?生命豈能如此漠視?汶川地震後,地震局局長陳建民等不但不思悔改,反而變本加厲地迫害地震局系統內從事地震預測的科學工作者,變本加厲地壓制、打擊、迫害從事地震預測的民間人士,還頑固堅持「地震不可預測」之謬論。

「中國地震局不把工作重心放在預測預報地震上,卻踐踏真理,推卸責任,兒戲科學,漠視生命,排擠打壓老一輩的、真正的地震預測科學家,排擠打壓系統科學工作者、民間地震預測愛好者,在中國地震局內部實行獨裁專制。如何對得起罹難的同胞?如此下去,唐山、汶川、玉樹的悲劇只會一再重演。強烈呼籲﹕追究地震局嚴重的失職瀆職行為和法律責任,以撫冤魂。」

「地震發生後的救災固然重要,城市毀壞了還可以重建,但無數鮮活生命的瞬間消失卻是任何救災方法也無法挽回的。能夠最大成度地減輕地震災害、拯救人民生命的最有效的方法就是預測預報、預先防備。」

孫延好表示,雖然地震前,老百姓也可以觀察到一些現象,但都是零星的、不全面的、局部的、不可靠的,也是不能起到系統防震避災作用的。要想大規模降低災難造成的傷亡成度,就要有人張羅、組織,整體規劃才有實效。政府機構的職責就是應該組織專人匯總信息、完全儀器設備,把異常信號過濾,分辨哪些是地震的異常信號,哪些是大旱的異常信號,等等。

需要建立專門機構完善地震預測預報機制

孫延好表示,根據中國大陸7.5級以上強震90年/180年的週期性時間序列和地震穴位理論,近五年時間內,國內發生3次8.0級以上強震的可能性越來越大。2010年2月27日智利8.8級強震之後,環太平洋板塊已然激活,中國大陸面臨八級強震的危險性更是越來越大。

他說,建議國務院建立一個專門機構,協調中國地震局,減災委,地球物理學會等各個部門和單位之間的平衡,以廢除地震局的壟斷地位,並負責整個地震預測的備案、匯總、協商、上報、反饋、公佈等事項。完善地震預測預報的監督機制和問責機制。

「建立專家和民間地震預測愛好者的交流和互動平台,鼓勵和加強民間人士加入到群策群防的機制中來,並允許他們通過一定的通暢渠道,及時上報預測信息,應該允許民間地震預測愛好者在網上,通過論壇、博客和QQ群等方式,發表每個人的預測觀點,這樣做,一則可以據此判斷每個人的預測水平,便於大家交流和學習,提高大家的整體預測水平,破除壟斷,信息共享;二則可以在一定成度上起到預警的作用,三是它不會引起社會混亂,因為如果允許公開發佈,每天有很多人都在網上發佈,要相信人民群眾的判斷能力,如果是嚴格封閉,反而是謠言四起,人心惶惶。」

孫延好還表示,「關於地震信息的發佈,要將異常信息和震級發佈區別開來,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所謂異常信息,就是各地發現的地質地震異常現象,應該及時的公開,讓民眾有應得的知情權,實踐證明,對此類信息,越是封閉,危機越大,謠言止於信息公開和透明。日本是個地震頻發的國家,但他們經常將地震信息公開,民眾反而有安全感,對政府有信任感,反而沒有造成社會的不安定。」

「地震預測,它不是一個部門、一個單位、一個學科、或一個人的事,它是一個非常龐大的「系統工程」,需要多學科、多部門、多渠道、多方面的、及時的交流、溝通和合作。如果不同的單位、個人、渠道、學科,在互相不通氣的前提下,各自獨立的將地震指向了同一時間段、同一地點、同一級別的震級,那麼這個地方發生地震的可能性就大大的增強了,在這個前提下,可以考慮發佈地震預警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