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懲——舟曲特大泥石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0年8月12日訊】2010年8月7日,中國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舟曲縣發生特大泥石流,死亡和失蹤人數超過数千人。此次重大災難,人禍大於天災,人禍引發天懲。

2010年8月7日22時許,中國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舟曲縣發生強降雨,午夜時間形成泥石流,從縣城北面的羅家峪、三眼峪向南沖向縣城。洪水和泥石流導致舟曲縣半個縣城的範圍被夷為平地,剩餘的房屋或是底層被淤泥淹沒,或是發生傾斜,或被嚴重損壞,損失慘重。有報導說,死亡和失蹤人數超過数千人。

一提到甘肅,人們習慣性想到的是沙荒、地荒景象,其實不然——至少位居隴南、橫臥於岷山山脈間的舟曲縣是個例外。摘錄《舟曲縣誌》:上世紀中葉前的舟曲縣,境內雨水充沛、氣候溫潤、森林茂密、植被豐富,滔滔白龍江(岷江上游主要支流)橫貫縣域全境,宛如一條飄逸的哈達將舟曲的山川打扮得十分秀美,素享“隴上小江南”之世代美譽。然而,經過中共60年的統治,現在的舟曲山不再翠綠,水不再清澈,到處傷痕累累、滿目蒼痍……

談及此次泥石流的成因,國土部長徐紹史解釋說:第一是地質地貌原因;第二是5•12汶川地震;第三是乾旱原因;第四是暫態暴雨和持續的強降雨。四個原因無一例外的是自然原因,是客觀原因,是所謂的不可抗拒力形成的。

但是,筆者認為,此次災難,人禍大於天災,人禍引發天懲。

一、錯誤政策使自然環境遭到嚴重破壞

中共不信神,藐視天地,從不懂得尊重自然萬物。建政伊始,便扯起戰天鬥地的大旗,大肆宣揚:“人定勝天”、“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與天鬥與地鬥,其樂無窮”……充分體現出其反人類、反自然、反宇宙的根本本性。

中共為牟取短期的經濟利益,肆意破壞自然環境,切斷河流、亂砍濫伐、過度開採開發,引發無數大大小小的災難,中國人民為此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1.亂砍濫伐

據統計,從1952年8月舟曲林業局成立到1990年,累計採伐森林189.75萬畝,加上民用木材和亂砍濫伐、倒賣盜用,全縣森林每年以10萬立方米的速度減少,植被破壞嚴重。此外,由於當地地少人多,為生計所迫,開荒種地、伐木為田的行為時常發生。在持續大規模砍伐後,舟曲的生態環境遭到超限度破壞,許多地方的森林成為殘敗的次生林,失去植被的山體逐漸風化流失,每遇狂風暴雨就會出現泥石流甚至塌方。

2. 過度開發

必須指出的是,白龍江的梯級開發和白龍江的管道化,是造成這次災害的一個主要原因。

舟曲縣人口不過13多萬,但是配合白龍江的梯級開發,舟曲縣境內的水電開發專案多達四十餘個,已經建成的有巴藏水電站等15座水電站,還有虎家崖等14座水電站在建。越是經濟發展落後地區,想通過大規模的開發改變狀況的行為就更激烈。

特別是地方政府的領導想通過開發措施來顯示其功績,往往只注重個人的眼前利益,而忽視百姓的長遠利益。建設水電站壅高水位,容易引起河道裏兩岸的山坡發生滑坡和泥沙流。建設水電站所開挖的土石方回填山溝,又為滑坡和泥沙流提供了充分的鬆散的物質材料。

3. 肆意開採

白龍江沿線都是高山峻嶺,資源豐富,成為不少人的發財地。據介紹,白龍河沿岸山上常年有上幾千台機器在挖掘,山料、玉石都是寶貝,但好料一年挖不到幾塊,山體卻被挖得一塌糊塗。

此外,白龍江沿線不僅水利工程無數,還有幾個採礦場,本來就狹窄的河道一半多被礦渣填了。江中還有無數台淘金挖沙的挖掘機和卡車,整條白龍江水比黃河都還黃。

二、 各級部門嚴重失職瀆職是造成災難與重大人員傷亡、財產損失的根本原因。

1. 多次爆發泥石流災害, 仍未引起重視

據瞭解,舟曲特殊的地質狀況已經在上世紀80年代就認定為泥石流高發區,最近的一次泥石流發生在1992年6月4日,當時聲稱是遇到50年一遇的特大暴雨。據統計,那次災難沖毀房屋344間,死傷87人,直接經濟損失高達1260萬元。再往前就是1989年5月份的突發泥石流,傷亡51個人。再往前就是1961年,沖毀民房160間,死傷28人。

因此,這裏不是第一次遭受泥石流的破壞,而且一次比一次嚴重。最佳的決策就是居民搬遷,當地政府也清楚的知道這一點,但顧及數千萬元的安置費用,遲遲沒有動作。

2. 城市規劃錯誤

(1) 舟曲縣城位於白龍江的兩岸的狹長地帶。這種城市規劃佈局完全照搬平原地區大城市沿河佈置的形式,去找尋什麼水景,提高土地價值。城市規劃完全不顧白龍江是山區河流,舟曲縣位於狹窄的山區峽谷的地理位置。人們看到,白龍江全部管道化,用水泥將白龍江壓縮在一個很窄的斷面中,河流兩側密集的規劃和建設了大型的多層建築。

山區河流洪水水位變幅大,洪水中常常挾帶大量的石塊,甚至是巨石。狹窄的渠化河道不能滿足洪水的下泄,巨石很容易在狹窄的河道中形成自然壩,壩後形成堰塞湖。加上兩岸大型的多層建築的阻擋,壩後堰塞湖的水位才有可能升得很高,造成大災難。

(2) 白龍江河谷狹窄,居民點本應該分散佈置。但是舟曲縣城的兩條發展軸,一條沿著白龍江發展,一條由南向北延伸。城市的建設破壞了北邊地區山坡的穩定。這次泥石流正是在縣城北面的羅家峪、三眼峪形成,沿著城市發展軸由北向南沖向白龍江。

(3) 將縣城醫院佈置在城市最低窪處,這是城市規劃的又一錯誤。縣城多數建築被洪水淹沒了兩層,但是縣城醫院卻被洪水淹沒了三層。醫院在救災過程不但不能發揮應有的作用,反而成為救災的重點。由於醫院三層被淹,醫院的全部藥品失去作用,災後發出的第一個資訊就是,舟曲縣缺少藥品。

3. 災難前沒有預警

據瞭解, 90年代曾經對舟曲縣的防範、治理搞過一些工程。但是,由於管理混亂、缺乏嚴格的監督驗收機制,加之貪污腐敗現象嚴重,錢沒少花,但結果遠遠沒有達到最初的設計要求,存在嚴重問題。

例如這次預警,因為泥石流是由暴雨引發,暴雨下了兩個多小時泥石流才下來。只要在強降雨的過程當中及時預警,疏散人群,在泥石流可能通過的區域,留出一定的排洪道,包括一定的泥石流排導的工程,就可極大的降低災難帶來的人員傷亡和經濟損失。但是現在看來,實在令人大失所望。

另外,政府不是一直聲稱:大陸短時間天氣預報很准嗎?那麼,這麼強的降雨,難道沒有及時預測出來嗎?如果連這都測不出來,那些氣象專家們在幹什麼呢?如果已經預測到並播報了,那麼那些每月拿著國家的俸祿的官老爺們又跑到哪里去了?

另外,所謂的岩石鬆散、持續乾旱、汶川地震等原因,這些都是早已發生過或一直在發生的事情,本應是國土部門早已掌握的問題,為什麼明知嚴重性卻遲遲不去解決?現在災難發生了,卻把這些過時事件拿到臺面上大肆渲染,認定是災難發生的主要原因,以為用簡單的“天災”兩字就可以理所當然、心安理得的推卸自己的責任?

既然是天災,自然沒有官員會被問責、沒有責任會被追究。所有的報導都是量身定做的,發出的都是一個聲音,這麼大的一場人禍循著中共的宣傳邏輯,已經由壞事變成好事,變成了官員指揮救援卓有成效、軍警英勇救人、災民感恩不盡的和諧大合奏,變成了官員的親民秀。

可憐的中國人啊,你們的性命在中共的眼裏從來都是一文不值,無論其對中國人民犯下何等滔天大罪,它都會極力的隱瞞,編造謊言為自己開脫罪責;無論經濟危機多麼嚴重,百姓生計面臨何種困境,它每年依然會高唱經濟持續增長的凱歌;無論治安問題如何嚴重,各種惡性犯罪層出不窮,屢禁不止,它都會面不改色的宣稱現在是太平盛世。天災人禍對它而言,只不過是多提供了一個作秀的機會,以便更多在國際社會上樹立“偉光正”的形象。

人不治天治,災難是上天對人類的警示,為了表面的GDP,無限度的破壞自然該休止了,希望一次又一次的慘痛教訓能使中國人民醒悟,孰是孰非,孰輕孰重,何去何從,是到了認真思考的時候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