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宿北京街頭者多 政權腐敗冤情遍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0年8月20日訊】(新唐人記者趙子法報導)世界人口第一、以高速發展被矚目的“泱泱大國”中國,在令人眼花繚亂的都市風貌變化和市場經濟發展的另一方面,越來越多的人流落首都北京街頭。

這些大多數是各地到北京上訪的民衆,告狀的案子長期得不到解决滯留北京,錢盡糧絕後不得已流落街頭,冬天經常有人凍死病死在街頭。

政權腐敗冤情遍地

北京的觀察人士介紹說:在北京南站立交橋下,國家信訪局附近,以及陶然亭等地,有大量民衆露宿街頭。少則十幾人,多則幾十人甚至上百人。

8月19日,記者電話采訪了睡在北京南站附近的幾位民衆。黑龍江省的訪民宋喜禮今年60歲,他是特殊工種,因爲55歲時得不到退休手續而上京告狀,至今5年問題還得不到解决,“我吃飯都饑一頓飽一頓的,睡馬路邊已經兩個多月了。”

52歲的浙江省女訪民江美香于2008年爲拆遷問題進京,但她的問題一直被勞動部和建設部踢來踢去,現在流浪北京街頭,今晚露宿北京南站。

在相傳牛郎織女一年一度在銀河上相會的七夕夜晚(8月16日),情人節這天,走訪在北京地下道睡覺時一位婦女介紹自己時說:我是湖北人,我是爲了房屋拆遷案子到北京上訪的。因爲案子長期得不到解决,不得不滯留北京,靠每天撿垃圾賣瓶子爲生。

在北京某立交橋邊栖身的六十歲左右的婦女說自己來自唐山,姓呂,因爲得不到老保到北京上訪,她說:“今天應該是我和老公團圓的日子,因爲我沒有飯吃,和老公團圓不了,到北京告狀來了,我們沒有錢住旅館,所以住在地上。”

另一位男士表示他和呂女士同屬一個企業,叫嚴玉國(音),因爲企業改制後的新企業醫療問題,“實在沒有辦法出來告狀,實在沒有錢不得已睡在馬路上。”

睡在旁邊的濃眉大眼的白光建(音)男士稱他是吉林省公主嶺市輕工機械廠職工,因揭發領導違法違紀,被領導打擊迫害所以到北京上訪,“我到北京上訪告狀五年了,一直得不到解决。”
徐重陽說:現在中國官員到處嫖娼,百姓夜睡四處街頭,兩種天地兩種現實。我的房子財産被搶10多年,通過常年上訪的經歷切身感受到官員腐敗百姓被殘害,這個政權已經抑制不了腐敗了,它的執政能力已經崩潰。

上訪被抓判刑勞教 北京訪民處境堪憂

北京觀察人士透露,如果睡在街頭的人太多,公安就會把人抓走。在北京南站放自行車位置附近,雖然有一排攝像警車,但每晚最少也有100多人露宿,這些人都是膽子大不怕被抓回當地的訪民。他說:公安抓人已經是家常便飯,抓人好比撿樹葉一樣容易

據悉,進京的很多訪民們都有被公安抓捕毆打,甚至被投進勞教所和監獄關押的經歷。常年上訪的經租業房主林大剛,在2009年被當局冠以“持有國家機密罪”判刑兩年幷被關押8個月,但2010年法院又裁决他的案子“免于刑事處罰”被釋放,關押釋放判刑免罰全憑中共官員隨心所欲;吉林省訪民杜明容兩次在北京被公安抓住後送回當地勞教所痛苦折磨;美國僑屬徐重陽在北京上訪期間被抓回當地,公安說他是法輪功學員,被脫光全身衣服關進鐵籠,還被灌辣椒水花椒水等等。

滯留北京的訪民們除了冒著被當局拘捕關押折磨的危險之外,北京觀察人士還證實,到了冬天,時常有訪民病死﹑凍死街頭。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