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狀況評級:中國名列“壓迫”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0年9月8日訊】(新唐人記者杨雪綜合報導)中國工人問題日益引發各界關注,美國人權團體9月1發布全球勞工狀況報告,對165個國家和地區的工會和勞工自由作出評估。中國作為報告評估的一個重點國家,被列為5個等級中第二差的“壓迫”之類。

美國人權團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近日發布題為《全球工人權利狀況:敵意世界中的自由勞工》的勞工評估報告。報告稱,全球三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勞工權利遭受很大程度壓迫的社會。報告發現,除西歐以外的所有地區都存在嚴重勞工問題,尤其以中東和前蘇聯國家最為惡劣。

亞太地區的韓國、澳大利亞、新西蘭名列最高的“自由”,台灣則與日本等同列第2級的“大致自由”。中國、新加坡、阿富汗、柬埔寨名列“壓迫”,緬甸、老撾、北韓、越南則為最差的“非常壓迫”。

自由之家的勞工報告在引言部分重點提到中國。報告說,一些人提出的問題是,在當今世界最強大的集權國家中國,最近一些年,中國工人的罷工和其它形式的勞工抗議大幅度增加。

報告說,中共官方的中華全國總工會在工人罷工問題上起的是阻撓的作用。要求建立獨立工會的活動人士被騷擾、拘捕和監禁。儘管如此,中國工人越來越願意冒著被拘捕和判刑的危險來爭取工作場所權益,他們越來越有意識地保護自己的權益。

深圳的當代社會觀察研究所所長劉開明表示:因為我們現在的工會完全是依附於黨和政府的,並沒有壓力,也沒有動力為具體的工人,特別是外來工謀福利。司法對保護工人方面起非常大的作用但是,在很多情況下,我們的司法也面臨著要為地方的政策服務的問題,也受到地方領導人的干預。這些都是導致我們目前工人權益保護很不樂觀的根本原因。

民生網報導,當代中國勞工,長時間的勞動、極低的工資待遇、惡劣的生产環境、危險的工作條件、政治上無權、經濟上無利的現狀,已引起世界性的關注。

設在美國紐約的“中國勞動觀察”曾發布的《美星鞋廠調查報告》透露,該廠違反勞動法規、侵害工人權益的事實有:每周高達81個小時的工作時間,加班工資低於正常工作時間的工資,工人沒有帶薪節假日和产假,沒有醫療;使用有毒化學製劑,給工人的健康帶來嚴重威脅;對於懷孕女工沒有任何保護措施;無論工人在不在工廠食堂就餐,工廠都收取伙食費;對工人進行非法搜身,對工人進行威脅、辱罵甚至毆打等等。這是當今中國勞工現狀的最真實寫照。這種現實曾分別於2004年4月和2005年5月,引發了該廠兩次工人大規模罷工。

一網貼稱:廣東梅州市丰顺县的培英電聲廠也存在同樣的問題,每天加班到11:00~12:00,每月基本工資新員工為630元,老員工才730元,加班費3.00元,每天工作時間13個多小時,還在車間裝閉路電視監控工人,每月工資發放不准時,除了“5.1”、“10.1”和“1.1”元旦外根本沒有假期,每年要上352天班。此外,在廣州也有兩家工廠,他們做歐美和日韓客戶定單,經常加班,工作12小時左右,廠長和主管經常用喇叭猛吹工人快點做事,如果慢了就被罵,廠飯堂伙食很差,沒有油水,逼的工人到外面吃,長此以往工資就所剩無幾了。

據羅伯特.威爾《中國工人階級的狀況》一中引證事實稱:“今天的中國工人,農民,打工者舉行了世界上最大規模的抗議,有時候達上萬人,並與當局發生暴力衝突。甚至公安部部長公佈的數字都承認’群體事件,抗議和動亂’從10年前的10,000件上升到2003年的58,000件,到2004年的74,000件(《紐約時報》005年8月24日)。 ”

網友質疑,為什麼工人群體上訪、罷工等維權消息,成為中國輿論導向的禁忌,中國的勞工現狀為何只能由國際媒體關注和國外人來伸張正義?中共執政的國家,居然如此掩飾近年來愈演愈烈的勞資矛盾,這是一種解決問題的辦法嗎?

自由之家的勞工報告將所調查的165個國家和地區分為5級,由好至壞分為自由(Free)、大致自由(Mostly Free)、部分自由(Partly Free)、壓迫(Repressive)、非常壓迫(Very Repressive),其中,41個為自由、38個為大致自由、46個為部分自由、26個為壓迫、14個為非常壓迫。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