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學教授街頭擧牌賣身為奴 一口價64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0年9月30日訊】(大紀元綜合報導)楊支柱今年45歲,北京大學法學碩士畢業,他原本是中國青年政治學院法學副教授,9月3日他親手拿著「賣身交罰款」的字幅站在北京街頭,他舉牌賣身的照片迅速在各大互聯網上廣泛流傳,這一舉動引起了人們的關注和熱議。

楊支柱所舉的牌子上寫到:

「我叫楊支柱,原是中國青年政治學院法律系副教授。因妻子意外懷孕,不忍墮胎,於2009年12月21日生下第二個女兒,我今年4月被學校下崗。現在我工資單上每月應發工資960元,實發工資368元。兩個月後再減960元,變負數了。北京市海淀區計劃生育委員會又向我徵收24萬所謂「社會撫養費」,我無力繳納,只好把自己賣了。考慮到賣身之後不能照顧孩子了,我希望多賣40萬元補償她們。一口價64萬元人民幣,誰買我我就給誰當奴隸,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我拒絕好心人的捐助,因為我不想做「超生」孩子身上的寄生蟲。」

本賣身要約附條件,僅在海淀區人民法院發出強制執行裁定時生效。

楊支柱

2010年9月3日

9月7日,楊支柱在自己的博客裏貼出了一家電視臺對他舉牌賣身行為所採訪的內容。

問:你為甚麼要拒絕繳納「社會撫養費」?

答:不該交。孩子是我們自己在養,不是社會或者政府在養。我們若楠連戶口都沒有,在中國這樣一個無證寸步難行的國家,沒有戶口意味著沒有被承認為一個人,完全不能享有作為人最起碼的權利,更不要說社會福利了,跟養了條寵物狗差不多。中國政府並沒有對養寵物狗徵收「社會撫養費」呀。若楠唯一享受的社會福利大概就是免費注射一類疫苗了,那都是幾塊錢一支、最多幾十塊錢一支的便宜疫苗,貴一點的二類疫苗還是要交錢的。而若楠出生以後他們把若一曾經享受的獨生子女費和我工資中的「幼補」都要回去了,四年就有兩千多塊,已經遠遠超過若楠免費注射疫苗的成本了。何況若楠長大後還要納稅,一個人一生所納的稅扣除他(她)幼年、晚年、生病和失業時所享受的社會福利外應該還有剩餘…

問:你認為「一胎化」強制計劃生育對中國社會的可持續發展有哪些危害?

答:…… 強制計劃生育使得大多數「超生」孩子的母親不敢進正規醫院的門,計劃生育政策所倡導的性與生育分離的觀念導致青少年視墮胎為兒戲,並導致性病氾濫成災,還有計劃生育所提倡的晚婚晚育,導致了新生兒出生缺陷率的大幅度增加。獨生子女的普遍化導致獨生子女養育模式成為幾乎所有孩童的養育模式,從小嬌生慣養,生存能力和心理素質嚴重下降。巨額「超生」罰款和社會撫養費奪去了「超生」父母撫養、教育孩子的財產,導致「超生」家庭的孩子營養不良,受教育程度相對下降。僅僅上世紀80年代中國農村「超生」的孩子就有一億左右,這意味著至少4億人的生活水平受到了嚴重影響。因此計劃生育決不像國家計生委所說的那樣是「優生優育」,而是恰恰相反,是劣生劣育。

據南方新聞網此前報導,這是中國實施計劃生育三十年以來最受人關注的超生事件,法學教授楊支柱因為超生二胎而被學校解聘,繼而引發網絡眾議。但讚嘆之論常常又是單薄的,一個超生嬰兒艱難又充滿爭議的出生過程本身,才是對二胎政策之複雜性的最好註解。

中國青年政治學院法律系副教授楊支柱超生了二胎,但他決意不交逾20萬元的超生罰款——社會補償費。2010年4月9日,他正式接獲學校解聘通知。丟了工作,他倒不怪學校,「學校只是執行政策」。

三年前,他曾撰文力挺重慶反拆遷的「最牛釘子戶」,現在自己卻成了計生「釘子戶」。在此期間,楊支柱一直抨擊計劃生育政策。他的說法是:「為何公民的房子得到保護,而住在房子裡的人卻沒有生育自由。」

楊支柱妻子陳虹對「二胎事件」的公開信摘要……

當我發覺自己再次懷孕以後關於要還是不要曾糾結了很久。

如果要,我在很長時間內必定不能工作,而等孩子長大我也老了,可能就再得不到好的就業機會了。可是我知道他是一定要的,因為他喜歡孩子,因為他認為一個孩子對成長不利,容易慣壞。很多獨生子女很「獨」,不能接受一個弟弟或妹妹和TA分享一切,可碰巧我的三歲的女兒並不這樣,她強烈地要求有個伴,總是要在幼兒園放學後拉小朋友來家玩,或者在小朋友家裏玩到很晚還不願意回家,讓我很頭疼、很無奈。儘管現在剛三個月的妹妹還不能和她玩,她也為因妹妹的出生失去很多父母的關注而非常不平衡不適應,可當有人逗她說要把妹妹抱走或拿最好的玩具換時她還是強烈地反對的。

而最終讓我決定留下這個孩子的原因是我已經38歲了,歲月無情,而中國又是這樣一個天災人禍不斷的國家,遠的有克拉瑪依大火,近的有汶川地震,那麼多花朵一樣的生命凋零,做父母的怎麼挨過餘生?等計生政策廢除?我等不起,我不想以後後悔。至於生男孩還是女孩,如果一定想要男孩,在科技如此發達的今天,根本不需要等孩子生出來才知道性別,賭一回的想法未免太好笑了。養兒子能防老嗎?我真的很懷疑。老楊很疼他的兩個女兒,視若珍寶,儘管大女兒頑皮起來讓他很抓狂,小女兒哭鬧起來他又寢食難安。

處罰是意料之中的事了,所以我們都能平靜地接受。其實也不是沒想過辦法逃避處罰,比如去香港生,或回老家躲起來生然後帶回來說是親戚家的孩子。可是都放棄了,因為怕麻煩別人,因為覺得沒有尊嚴……

年近不惑的我和已過不惑之年的他,都不是衝動的人,和很多中國人一樣因為「理智」太多而過著平淡如水的生活,如果這樣的行為會帶來甚麼社會意義那也並非是我們的初衷……無論如何,我,我們,會站在一起,為愛妥協,為愛擔當。

「又生」,爸爸願為之丟工作

這是對楊支柱一家意義特別的一天。楊支柱43歲,陳虹39歲,在2009年12月21日11:55,他們擁有了一個重6斤3兩的女嬰。

「這個孩子太特別。」剖腹產醫生對楊支柱妻子陳虹說。

當醫生從陳虹打開的子宮抱出孩子時,她緊緊抓住醫生的大拇指。

她一直呱呱地哭著,「聲音很大,很響亮」。她三年前出生的姐姐,醫生拍一下,哭一聲。

楊支柱提前給孩子取了個名字:又生。除了「又生了一個」,還借喻「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之意,希望她生命力頑強。楊支柱後來又將女兒「又生」的名字改爲「若楠」。

又生的小姐姐若一也滿心喜悅。每天從幼兒園放學後,她總是要硬拽小朋友來家裏玩,別人回家,她就很失落。她先是吵著要媽媽生個姐姐,後來明白媽媽生不了姐姐,又吵著要個妹妹。妹妹出生後,她很驕傲地向同學宣佈這一消息。

楊家的喜慶,對中國青年政治學院卻是個撓頭的事。根據現行的計劃生育政策,楊支柱不符合生二胎的條件,計劃外生育得受處罰。學院從來沒有出過這樣的事。當天下午,學院相關領導緊急開會,規定違反計劃生育政策將予以行政處罰:留校察看,情節嚴重則開除。

第二天,這個規定貼了出來。

人們認為那是專門為他制定的規定,其中絕大部份人認為楊不會被開除。「留校察看」,還可以講課。

樂觀自有理由。楊支柱的朋友滕彪,中國政法大學教師,早在兩年前有了「又生」,未受到任何處罰。著名人口學專家、上海社科院教授梁中堂介紹,三年前,復旦大學心理學系副教授馬前鋒家添「又生」,復旦動員其提前辭職。現在馬前鋒還在復旦教書,只是不在編制內。

楊支柱關注了三年計劃生育政策,認為放開生育政策已成大趨勢。他關心計生政策,和操心大女兒的教育問題相關。他擔心一個孩子容易被溺愛,「對孩子不好,才關注計劃生育」。

但在又生滿三個月時,一則迅速傳播的推特轉帖使楊家二胎超生演變成了「公共事件」。轉帖是滕彪發的。他在帖子中強調,楊支柱「因挑戰計劃生育,以身試法」。

3月26日,學校法律系總支書記和系主任、副主任一起找到楊支柱,口頭通知校委會決定給他記大過並解聘。隨後,書面的解聘與處罰也到來。

楊支柱成為「公共人物」,華南師範大學政治與行政學院教授姚遠光教授,就兩次讓學生們討論這一案例。

學生討論中,支持者居多,不過也有質疑的聲音——「他是法律系的副教授。如果一個知法懂法的人,卻帶頭違法亂法,這是怎樣一回事呢?」「如果孩子生下來了,卻面臨無法上戶口,甚至無法上學,無法許女兒一個美好的未來。他到底有沒有真正想到自己的孩子?」

4月12日,中國青年政治學院五名教師竇英才、王東成、雷永生、張衛民和於閩梅就楊支柱生二胎受處分上書校領導,建議學院領導取消對他的處分,「為國家的人口政策更加合理、更加科學做出獨特的貢獻。」

楊支柱簡介

楊支柱,男,漢族,1966年生,湖南臨湘人,中國青年政治學院副教授,曾創辦「問題與主義」網站、「學而思」論壇。主要作品有《自由從搖籃開始》(上海三聯書店2003)、《地下室磨牙集》(上海三聯書店2003)。近年文章常見於南方週末、新快報、南方都市報、東方早報、新京報、現代快報等。博客域名:http://wtyzy.com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