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中國官二代、富二代也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0年12月6日訊】官二代、富二代也冤,中共才是禍首。

【熱點互動】(1339)中國官二代、富二代也冤

主持人:觀眾朋友,關注全球熱點,與您真誠互動,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節目。

最近有關官二代、富二代的報導非常多,從「李剛門」到「馬晶晶案」,再到「我認識季叔」,暴露了官、富二代的特權階層的種種表現,也招致了許多普通民眾的不滿。那麼這些官、富二代的雷人事件為什麼會發生?事件的背後又說明了什麼?節目當中我們有請資深評論員杰森博士為大家做點評分析。

杰森博士,今天我們來討論一下,最近由於中國的一些官二代、富二代的現象報導得非常多,您能否給大家先簡單的分析一下,究竟這些事情是如何發生的,民眾的反應又如何?

杰森:10月份報出來的「李剛門」,就是在河北大學裡頭,一個當地官員李剛的兒子飆車,撞死一個女大學生,撞傷另外一個,然後完全不在乎,而且甚至說,「你有能耐你告我,我爸是李剛」。後來發現李剛不過就是河北一個二線城市的公安分局的副局長。這個事發生以後,網上報導很多。

但是沒幾天,又有一個富家子弟當街暴打一個女孩子,被人拍下來以後大喊,「怎麼樣,我認識季叔」。 到底季叔是誰,大家沒有追究,但肯定也是當地一個權貴階層。

而且沒幾天,就在12月初的時候,甘肅又報出另外一個事情,一個人檢舉當地官員的孩子在公務員考試中作弊,結果被檢舉的這個地區的公安人員跨省追捕舉報人,以「誣陷罪」起訴,而且抓的理由說是其人「危害國家利益,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當然,後來公安局把人放了,道歉了。但是整個過程是完全違法的,同樣引起國人的普遍的關注。

這些事情的焦點就像你剛才說的,很多事情的引發都是因為官二代或者富二代張狂表現,引起公憤而最後把這個事情的影響擴大到網上,在被網上流傳、關注。關注了以後,中共政府才有了一些相應的回應。

這些事情不是今年才發生的,事實上今年年初山東招收公務員的時候,就有人發現招到的6、7個人都很年輕,而且都是有當地官員背景的人。然後去年杭州飆車案,也被稱為「70碼」事件,一個富家子弟飛車在斑馬線上撞死一個大學生。

所有這些事情引發大家最近集中在網上討論這個官二代、富二代的問題。這已經不是個別權貴家庭沒有家教的孩子的表現的問題了,它已經是整個中國社會的一種普遍現象,是一個社會現象了。

主持人:剛剛您提到很多人都在討論,其實不止是討論,我看到很多帖子,怎麼說呢?民眾都表達了義憤填膺的感覺。他就說,「我看到這個事情,肺都氣炸了」。就是一種非常強烈的反饋。

杰森:很多網上的討論,不管是調侃的還是嚴肅的分析,很多時候還是限於這個事情本身,指責這個年輕人沒有家教或者是仗勢欺人等等。但是,我自己感覺就像剛才我們談到的,這個事情跨越很多年連續地發生,其實已經不是一、兩個孩子沒有家教的問題,它已經是一個普遍的社會現實。

這個事情我自己設身處地站在那些官二代、富二代的孩子的角度來看,這些人大概都是十幾歲、二十來歲的年輕人,他們的整個成長過程是在中國社會不斷階層分化的情況下進行的。他看到的是他父母這一代因為有權又有錢,可以把很多事情都擺平,可以任意地按他們自己的意願在中國行事,這是他從小耳濡目染每天看到的現實。比如他爸是當官的,別人對他爸的恭維的表現。他爸在很多事情的處理上,所展現出來的權力可以解決一切問題,有錢可以解決一切問題的現實。這樣的思維方式已經根深蒂固的在這些孩子的腦子裡植下來了,他就是用這樣的方式長大的。

當然,年輕人嘛,沒有父母那一代在中國官場上訓練出來的圓滑狀態,所以比較張狂。他們的這種張狂的生活方式,加上被社會塑造的「權錢能解決一切」的人生觀、世界觀,再加上年輕氣盛,沒有附帶狡猾、圓滑的表達方式,最終促成了這一系列戲劇性的衝突事件。而這戲劇性的衝突又把這個事件升級到被全國網民關注的級別上。

但是這些人本身不是說他身在官家基因就一定是壞的。不是的,是整個社會把他們推到這樣的現實上。所以說,這些富二代、官二代是目前中國已經形成的特權階層的這種社會現實下產生的一種附屬產品或者衍生現象。

主持人:剛才您提到一個說法,您說這個中國社會形成的特權階層。我們知道中共在很長的建政歷史中,在建國之後,它就一直在講要打破社會階級概念,消滅階級、消滅剝削、消滅兩級分化、最終達到共同的富裕,那麼這與您講的就有很大的不同了。

杰森:中共當年所謂打天下的時候,謀權的時候,它是拿著共產主義那一套階級鬥爭理論,什麼打破階層,要反迫害,要反壓迫等等的方式來挑動民心,最終它藉著老百姓把權力拿到了。

但是是中國共產黨從來都沒有任何一天停止過製造中國的特權階層,停止過創造中國社會分裂。它剛建政就根據每個人的社會階層和家庭背景把中國人分成369等:你是有錢人你就是黑五類,你是右派你就是黑五類。就這樣創造出了一系列的社會階層。中共從建政之初,就有「太子黨」的概念。這個概念一直延續到到現在,習近平、薄熙來都是太子黨。

事實上中共從開始到現在就沒有斷過製造社會層階。它過去經濟還不發達的時候,底下的官員也沒有特別多的特權。這些年經濟發展的特別快,從上到下都有利益可尋的時候,不但是高官可以有「太子黨」現象的存在,底下的底層官員也可以用自己的權力做很多很多事情,謀很多很多利益。而這個事情在中國已經升級普遍存在了,老百姓每天都能看到。這個事情一旦在網上發聲,跟老百姓心中就產生共鳴,底層社會、老百姓長期被壓抑的感情有了共鳴了以後,在網上爆發出來,其實只是這樣的現象。

當然,並不是現在的高官的「太子黨」不再謀利了,他們謀的更大。目前,你像朱鎔基的孩子,李鵬的孩子,包括溫家寶的孩子,包括胡錦濤的孩子,他們都是在大公司做大官的,不是主席就是總裁。2008年,北京科技大學管理學院有一個叫趙曉的教授,他統計到2008年3月底為止,中國91%的億萬富翁是高官子弟。實際上高官、高幹子弟他們都在謀大的。底層的那些所謂官二代只不過是在謀些小利而已。但因為他們的猖狂,最後反倒在網上引起了巨大的討論。

主持人:可能也有人不同意您的觀點,尤其在中國的成長制度和教育下,他有這一種觀念:因為消除剝削、消滅階級是一個漸進的過程,這幾十年可能中共都一直在努力,在這過程中一直努力在消除。你怎麼看待這樣的觀點?

杰森:中共在表面上沒停過說要消除特權階層。但是在做的過程中,我們發現這種東西是越演越烈,而不是逐漸逐漸減少。原來只是高官、高幹子弟有特權,現在連一個公安分局副局長的兒子都能公然挑戰法律。他的說法是,「你告我呀,我爸是李剛」,「你有能耐你告我呀」,顯然他在公然挑釁中國的法律體系。

為什麼一個年青人,一個底層官員的孩子能有這麼大的口氣呢?這是因為中共這麼多年都在培養這樣的特權階層。很多人可能會覺得驚訝:為什麼我說是中共在有意培養這個特權階層?中共這麼多年,它在一系列的事情中發現,它必需得維持一個忠於它的底層幹部體系,所以在很多事情的處理上,它是非常看底層官員眼色行事的。

比如說官員財產申報制度,這事情從九十年代中共就開始有規定來推這個要求。然而到現在,官員申報制度也一直推廣不開。而老百姓要求的是更進一步的官員財產公示制度,申報只是你給我黨內監督、黨內申報,老百姓要求的是「公示」。它連自己內部申報都做不到,離老百姓的要求就差得更遠了。

另外,再有媒體監督這個問題。我們知道在任何一個地方出事以後,中共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控制媒體,來掩蓋住這事。把這大事化小,中央要求新聞封鎖,地方官員也封,記者不讓採訪,誰採訪就懲罰誰。這樣的做法也是在鼓勵當地官員的跋扈行為。官員都知道我若出事上面會罩我。為啥中共得罩底下這些小官哪?因為它知道它的存亡,它的聲譽是跟所有從上到下它的這個利益集團、各層官員的名譽是相關的。當它知道它的官員名譽受損的時候,它本身利益也在受損。也就是,它跟它的貪官本身有共同利益。但是,當它努力消除老百姓發言權的時候,消除媒體自由的時候,同時在「聲譽」上保護其官員的時候,這個過程本身就是在維護和創造出一個特權階層。

當然,還包括它的司法不獨立的問題。一個公安局副局長的兒子可以公然挑戰法律,因為他看到他爸可以一次一次不按法律行事,一次一次可以讓冤案產生。實際上中共不獨立的司法體制也是在維護這些特權階層。

中共表面上說的是一回事,實際它實施的政策達到的效果是另外一回事。

主持人:剛剛您提到這個現象是由於這個制度所造成的,那是不是官二代、富二代他們就是這個制度下所產生的犧牲品?

杰森:是這樣。

當一個年青人在正常制度下成長起來的時候,他有一個完整正常的社會觀、人生觀,他的一生是健康的一生,是一個幸福的一生。但這個畸形的社會給塑造了這樣一個畸形的人生觀、畸形的社會觀的時候,他可能會出現像這樣張揚的人生。最後,可能出現這樣的不幸。事情一旦發生而且被全社會關注的時候,他的人生將面臨一個很不幸的現實。從某種意義上講,是這個社會把這些年青人推到了這樣的一步。

主持人:好了,由於時間的關係,我們這期節目只能探討到這裡,謝謝您今天的點評分析。觀眾朋友,感謝您收到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節目,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