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胡錦濤訪美後 美擬對台軍售40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1月15日訊】(新唐人記者王子琦綜合報導)有美國媒體透露,美國已決定新一輪對台軍售,可是在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下周訪美之前對細節秘而不宣。報導指此舉勢必觸怒中方,因此美方將在胡錦濤訪美行程結束後,才公開對台軍售的消息。台灣國防部則表示對此毫無所悉。輿論指今次這項軍售將使美國軍方和中共再度出現攤牌局面。

据《華盛頓時報》軍事專欄“五角圈內”(Inside the Ring)披露,軍售項目中包括了台灣現有145架美製F16戰機更新雷達、發動機及飛彈等裝備,總值40億美元,並重新考慮向台灣出售作戰力升級的F16s戰機,令台灣現有F16戰機戰力大升級。

擬胡錦濤訪美後才公開軍售

報導並引述不具名的國防消息人士說,台灣表達購買F16更新型戰鬥機的希望,美方仍在考慮中,但對台軍現有F16戰鬥機性能提升,則是已經確定的軍售案。

對台軍售是一直是中美關係的最大爭拗之一。報導指此擧充滿反制中共解放軍意味。中共軍方則向華盛頓警告說,出售此一戰機給台灣將導致嚴重後果。

《華盛頓時報》的報導引述匿名的美國高級官員說,這項最新的軍售案勢必激怒中方。故一直保密,要待胡錦濤下周二展開訪美後才處理。

報道又指出,美台商業協會會長韓儒伯透露,新一輪對台軍售案已獲得國務院以外的其他相 關機構核准,一旦通過所有審核,台灣將決定要採購何種裝備來翻新現有的F16戰機。

據透露,最終知會文本預計今年稍後提交美國國會。美國國防部拒絕評論此事。

再評估台添購F16s提案

不过,这个報道受到美傳媒質疑。美國《外交政策》雜誌引述一名國務院官員指,不存在有軍售計劃,并表示,仍要等國務院批准。这名官員質疑,“五角圈內”一文作者格茨(Gertz)的動機,指他“思想保守,有自己的一套外交政策”。

奧巴馬政府去年一月就64億美元的對台軍售案知會國會後,北京旋即中斷了中美兩軍交往,直至9日美國國防部長羅拔.蓋茨“破冰”訪華, 與胡錦濤及多名軍方領導人會面,兩國軍方才恢復交流。

但中共國防部長梁光烈10日向到訪的蓋茨表明,中共反對美國對台再次軍售,強烈警告“不希望再看到美國對台灣出售武器”。

对此,蓋茲稍後說,軍售決定是根據美國法律履行義務,主要提供防禦性武器。他說,他向中方表明,“我們不打算改變政策”,可是如果中台關係繼續改善,使台灣的安全環境改變,或許可以形成重新檢討政策的情況。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美國研究中心主任時殷弘教授認為,若美方再對台售武,對兩方勢必造成重創。

臺灣:毫不知情

中央社消息則指,台灣“國防部”與“空軍”都表示對此毫無所悉。台灣國防部官員也對BBC中文網說對此毫無所悉,台軍方一貫的立場是希望能取得比現有F16A/B型戰機更先進的F16C/D型戰機。

但國民黨籍立法委員林郁方稱,此項消息有一定邏輯性,但未必近日就能實現。

林郁方表示,日前他帶團訪美時,就已感覺未來F16A/B戰機性能提升案的可能性,要高於美國出售全新F16C/D戰機給台灣,且提升現有F16A/B戰機性能很合理,因很多相關零件已不再供應。

据報導,國防情報局去年說,中共的新式噴射戰機,包括最近亮相的殲20隱形戰鬥機,正迅速超越台灣空軍軍力。

因此,林郁方認為,大陸J20隱形戰機試飛後,已令美國有更好理由幫助台灣提升戰機性能。

“殲20”隱型戰機引發軍售加速

中共最近試飛“殲20”隱型戰機,被指是向美方展示軍事實力。也被外界認為進一步升高了台軍取得先進戰機的壓力。

而外界猜測,中共這一大動作示威,打亂了美中軍事對話,也引起台灣一連串討論,從兩岸軍力失衡,可能導致了美方加速對臺軍售的進程。

台灣國防部此前對中國这个“一五代”戰機的照片表示質疑,在“殲20”試飛後反被質疑在軍事情報能力上出現問題。因此國防部被質疑沒有在第一時間確實掌握消息。

台國防部則表示,其並非否認中共發展“殲20”,而是指出其在許多技術上仍未達標。

據美國的國家情報總監發言人說,“殲20”原型機進行了跑道測試與第一次的短暫試飛,並不意謂其已具有戰鬥的能力,而美方的估計是其要達到作戰能力是許多年以後的事。

14日,在日本訪問的蓋茨向東京大學生發表演講時,再度就中共軍事發展提出警告。他說:“有關(中共的)這些意圖和不透明的軍事現代化項目,一直是鄰國的擔憂因素。”他重申,“中國(共)在網絡戰、反衛星戰等方面取得的進步對我們是潛在挑戰”,但美日已做好應對準備。

美前國務卿:美中兩國要避免重陷冷戰

据BBC報導,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14日亦在《華盛頓郵報》發表文章,呼籲美中兩國應避免再次陷入冷戰。

基辛格认为:“當核擴散,環境,能源和氣候等問題需要一個全面的全球解決方案之際,雙方之間的冷戰將導致國際社會必須選擇站在哪一邊,將分歧擴展到各個地區的內部政治中。”

他說,一個國家的崛起並不一定伴隨衝突。“20世紀的美國就是一個例子,一個國家可以不需與當時佔主導地位的國家發生衝突就可以強大起來。”

基辛格在文章中還分析了美中雙方各自處理問題的方式。

他說,“美國發現大多數問題是可以解決的。中國(共)則傾向認為幾乎沒有問題可以有最終的解決方案。美國的辦法是解決問題。中國(共)則願意控制矛盾,不承認問題是可以解決的。”

基辛格對胡奧峰會的期望是“其目的應該是創造一個尊重與合作的傳統,以便他們未來的接班人繼續認為把建立世界新秩序當作兩國共同的工作是符合他們利益的。”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