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家寶作秀 「訪民知道會擠破信訪局大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1月27日訊】(新唐人記者趙子法採訪報道)1月24日周一,溫家寶國家信訪局和幾名訪民會面,詢問訪民情況,指示信訪局要做好信訪接待維護法規。央視的新聞聯播和北京還有其它眾多國內媒體對此事進行了大量報道。

訪民們怒斥溫家寶這次的「秘密視察」是作秀:如果大家知道,那哪裡的(信訪)窗口也不去,都去信訪局,能把信訪局大門擠破了。

吉林訪民杜明榮認為,溫家寶經常灑幾滴眼淚,握手詢問,噓寒問暖,一副親民形象,超過演員堪稱影帝。她說:溫影帝,你要真想知道訪民狀況,不用事先把南站的訪民都掃蕩一空,這麼大冷天都讓人凍死,你就來個微服私訪到南站看看訪民都是什麼樣。

溫家寶視察訪民窩棚紙箱遭殃 信訪局前拉起警戒線訪民無門可入

從溫家寶秘密視察信訪局的前兩天,21日的周五開始,北京警察就開始拆除南站附近露宿街頭訪民的窩棚和紙箱被服,有的上訪回來,看到自己臨時的「窩」也沒有了。北京天寒地凍,無錢無被的訪民何處棲身?

拆除活動持續到周一上午,棲身在南站附近街頭和地下通道的訪民們被清理的乾乾淨淨,杜明榮認為約有一百多訪民遭到清除。

訪民透露,信訪局上午告知「電腦故障」不能上訪。

24日,綿延幾百米合計約五十多車輛停靠在信訪局附近馬路上,其中有五輛依維克警車,幾十輛黑轎車,甚至還有兩輛防暴車,戒備森嚴。大批警察在警車裡待命,他們拉起了警戒線,封鎖路口,不讓訪民通過。

很多訪民中午聚集在信訪局附近向陽的一個平台上休息,當天的氣氛異樣,訪民們也感到奇怪。杜明榮說:當時我也在南站,看到那麼多車都感到奇怪,大家誰也不知道溫家寶要來,要知道,大家都會去喊兩嗓子。


溫家寶首次視察國家信訪局 空話謊話連篇

新華網報道,下午兩點,溫家寶來到「乾淨整潔的」國家信訪局大廳,「這是共和國總理首次與來京上訪群眾進行面對面交流」,「來訪群眾有的正在填寫信訪情況登記表,有的正在排隊遞交材料。」

溫家寶和訪民握手,詢問上訪情況,叮囑大家不 要著急,只要訴求合理,問題一定會得到解決。(不知道身首異處的錢雲會在天之靈聽了溫總理這番話,會不會反省自己因訴求不合理,才有如此悲慘結局,而且上訪問題根本沒有解決。)

新華網還報道,溫家寶指示要拓寬人民群眾向政府提出意見和建議的渠道,創造條件讓人民群眾批評和監督政府。(長年在北京上訪的訪民幾乎都去過溫家寶的家喊冤,試圖遞交狀紙,從來沒有一則報道和一個訪民見過溫家寶出來接待過,提意見的渠道已經拓到溫家門口了,還往哪裡拓寬?)

溫家寶聽取了八名訪民的情況,內容包括欠工資,拆遷,農民沒有土地,農村賣地,工傷沒有得到適當的社會保障,工廠佔用農村土地。

溫家寶指示:搞工程要付工程款,用工要付工資,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無論如何都不允許拖欠工程款,更不允許拖欠農民工工資。(26日,訪民:溫家寶頭七八年都說了不能拖欠農民工工資,現在見到農民工代表又說不能拖欠,那不是放屁嗎?)

溫家寶:城鎮房屋拆遷,應該依法進行;對業主受到的損失給予合理補償;讓群眾了解拆遷的需要,從而自願協助政府工作。政府一定要體貼群眾的疾苦,切實維護群眾利益。(上海最牛拆遷和葫蘆島自焚錄像用事實佐證了政府的「合理補償,體貼維護」)

溫家寶:我們的政府是人民的政府,我們的權力是人民賦予的。我們應該利用手中的權力為人民謀利益,負責地解決人民群眾的困難和問題。各類行政程序都要向社會公開,所有行政行為都要接受社會監督,確保一切行政權力在陽光下運行。(我爸是李剛案26日在嚴密監視下開庭,被害人家屬和記者「被陪同」,到底是人民的權力大還是李剛的權力大?到底是誰在監督誰?)

溫家寶見到的訪民都是什麼人?訪民質疑造假

杜明榮來自吉林,在北京上訪十四年,冤案越上訪滾的越多,被警察打斷肋骨,拘留和勞教過。她認為到國家信訪局的案子多和法律有關,長年北京在上訪的人,大家都見過面,但溫家寶見的這些包括吉林的訪民,她和周圍的老訪民卻從來沒有見過。大家也都議論過,認為他們是安排好的假訪民。

「真正的訪民都是比叫花子還叫化子,蓬頭垢面破衣爛衫的,哪裡有溫家寶見到的那樣有氣色的。」

吉林一位男訪民:老訪我們都認識,見面都熟悉。看這些面孔都是新訪,他們沒有一個是被拘留和勞教的。今天我們還在研究,信訪局上午都不讓人進,他們八個人是怎麼進的呢,那不是造假嗎?

還有訪民透露,溫家寶見到的討要工資的農民工他幾天前見過,當時還曾勸他不要為了兩萬多元上訪,上訪不但一年要搭上兩萬多錢財,被拘留勞教的話甚至連命可能都得搭上。

上訪長路漫漫,中共空話連連。25日,一百多訪民在南站附近堵路:「快過年了, 大家心情極壞,又沒有發泄地方.為引起高層注意,只好堵路造成事端。」

國家信訪局 公然黒衙門 長期和地方截訪權錢交易

到國家信訪局上訪,需要出示身份證,很多訪民的身份證被截訪和北京警察搶去了,拿著身份證的複印件常常也進不去。

國家信訪局裡有很多地方截訪,他們公然阻撓當地人進京上訪,據說他們收買信訪局不接待他們地方的訪民,訪民們前門進去就不見了,都是後門把他們交給截訪的了;截訪在信訪局公然毆打訪民,北京警察不管;截訪還在國家信訪局的國信賓館開設黑監獄,把當地的訪民關到黑監獄,網路上關於此類報道、視頻和帖子很多。

例如:2008年6月19日下午,瀋陽于洪區78歲訪民宛志林等九名訪民在國家信訪局接待站附近,被當地截訪暴打后¬昏倒在地,同村訪民報110,北京警察出警不立即抓捕兇手,老人挨打連個記錄都不做。這9位沈¬陽集體訪民,上訪原因是失地,他們賴以生存土地被鄉村幹部,廉價賣掉,這種上訪原因在¬今年集體上訪中占很大比例。

國信賓館門前掛著四個省的駐京勞務管理處,訪民紛紛揭露這就是地方截訪開設的黑監獄,國信賓館停著長排的地方截訪車。

下載錄像 訪民揭露截訪在國信賓館設置黑監獄
新唐人電視台 www.ntdtv.com

下載錄像 訪民揭露截訪在國信賓館設置黑監獄
新唐人電視台 www.ntdtv.com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