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中共政府心中的「茉莉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3月20日訊】截至上星期,由一條推文引發的中國「茉莉花革命」終於完成了第四輪。外界雖然沒看到多少集會者現身,卻清楚地看到北京當局心中那束「茉莉花」已經成了一把巨大的芒刺,不僅將不少與茉莉花完全無關的人士關進了監獄,還折騰得警察便衣維穩隊伍連軸轉。

也許是北京當局覺得「革命」的主角即集會者永不出場,只有警察便衣列陣以示威懾,再輔之以大規模抓捕這種暴力政治,其結果是將自家隊伍的人心折騰得七上八下,維穩之前先使自家人的信心喪失大半,於是由總理溫家寶與《人民日報》海外版先後發表「不能把中國比作北非」的講話和「中國不是中東」的評論,一則以示中共的鎮定,二則也算是為自家心中的「茉莉花革命」作個收科。

對於溫相講話與《人民日報》兩篇文章的標題,我以為說得百分之百正確。中國確實國情特殊,維穩鐵箍打造了一道又一道,遠非那些國家可比。溫總強調中國不是北非中東那樣的專制國家,我也表示贊同。因為那些國家的開明專制――允許民間結社與多黨制,部分放開言論空間,允許私人辦媒體等等,中國確實統統地沒有。中國是專制中的極品,是統理世俗與意識形態(宗教)於一身的極權政治,其牢固性遠勝中東北非那些暴政俱樂部的老弟兄。

此外,本.阿里、穆巴拉克與卡扎菲三人想形成家族世襲的政治權力傳承,多少影響了統治集團內部的團結,「英明」的中國共產黨早就與時俱進地將毛的權力終身制變成了代際更替的集團內部等級分肥政治,消除了內部的不滿根源。現在看來,這一點確實比中東北非的同志們高明N倍。

但兩篇文章對於中國與北非中東國家相異性的形是實非的解釋,我卻很不贊同。比如溫家寶總理說「政府認真解決當前經濟社會存在的問題,老百姓也有目共睹」,我相信如果讓老百姓在不受控制、免於恐懼的情況下發表心聲,那顯示出來的問題肯定比溫總理承認的要嚴重得多,而且公眾肯定大都不相信政府有「認真解決問題」的誠意。

溫總理比較注意個人形象,說話比《人民日報》含蓄得多,注意兩分法,在大講成績之前願意小講缺點。《人民日報》的文章就不一樣了,它列舉的那些個政績實在令人啼笑皆非。比如,它說「中國人盼穩定,盼和諧和平,過上更好的日子」,這話聽起來不錯,但實際上仍然是一如既往的老做法:封住國民的嘴之後由黨的喉舌「代表」國民發言,同時把試圖正當表達民意的人硬給誣成「國內極少數人」與「境內外別有用心的人」。

自中共建政以來,就習慣把「動亂製造者」這頂帽子安在民眾頭上,遠的不說,就說近十多年來的情況,拆房征地、製造通脹、食品安全問題與環境污染的始作俑者正是中國各級政府,是它們製造了千千萬萬的楊佳、錢雲會與唐福珍,製造了每年逾十萬起的社會反抗,推根溯源,哪一起社會反抗的導火線與「境內外別有用心的人」相干?

《人民日報》的文章還說,「中國共產黨執政的根基牢固。近年來,中國辦奧運會、辦世博會、辦亞運會,這些喜事辦得好,中國人民平添了多少喜氣?」這話掩蓋了一個事實,即這些本來是喜事的盛典,硬是被當局辦成了軍事管制的實戰操演,比如京奧的緊張氣氛硬是將北京人折騰得受不了,只好外出「避運」。事實是,當局擔憂數量龐大的利益受損者借機鬧事,花費重金織就了以「六張網」為核心、輔之以人民戰爭的「奧運安保模式」,從此成為世博會、亞運會等慶典經常啟動的安保模式。

如果統治根基牢固,每年投入五六千億的維穩費用干什麼?自2月17日推特上出現一條有關茉莉花革命的傳言以來,北京當局所採取的體制性過度防衛,表現的恰好不是建立於「統治根基牢固」之上的自信,而是心虛氣弱到了極點。正因為北京當局太清楚自己的「仁政」有多麼不得人心,才會將一條推文引發的網上革命當成真實的街頭革命嚴加防範,並借機製造多起冤獄,收拾了一大批維權律師與一些活躍的言說者。

這兩篇文章都談到中國人民盼望安定,這話倒是不假。中國人被外部侵略、內戰與共產黨折騰了一個世紀,確實不想再被反復折騰。但這並不意味著中國人為了安定就必須擁護極權統治,容忍腐敗、官吏欺壓、環境污染與有毒食品。目前的情況是:中國人盼變革,但只要自己不被逼到絕路,確實不想付出血與火的代價。但如果北京當局以為這樣就可以肆意壓迫並維持下去,那也是一廂情願。因為這樣下去,總有一天會到達爆發的臨界點。

北京當局已經無法擺脫自設的困境:要想維穩,就得維持目前這種統治集團內部的等級分肥制;要維持這種分肥制度,就不能約束官吏們日甚一日的腐敗;不能約束官員的腐敗,就等於將民眾分批輪番地放在火上炙烤。正是這種無法遏制的社會矛盾與民眾的仇官情緒,才讓中共政府心中有了這么一束「茉莉花」。

──轉自《美國之音》最新博文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