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很轟動的帖子 張靈甫將軍帶著前世記憶轉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6月11日訊】 今年有位大陸網友在天涯社區的「蓮蓬鬼話」版塊上發了一個帖子,很轟動,用google搜索這個帖名就能找到很多轉載。這個女孩自述自己能回憶起前生的故事,而她的前世卻是一名男子,而且是在近代戰爭史上非常有名的一位——張靈甫將軍。作者的文筆比較純凈,敘述恬淡理性,所以跟帖很多,許多網友給她發了很多問候簡訊,鼓勵她去研究一下佛家的輪迴理論……不過她好象更喜歡道家的文化……

[經歷]我很榮幸記得前世,簡單說說

作者:記憶里的過去

第1節

前世是真的存在,我很榮幸,記得自己的前世,前世我是一名軍人,國軍中將,戰死的。因為這個將軍很有名。所以我都不敢和人說起自己的前世是他,我自己都感覺有些難以置信,何況別人,說出來不會有人信。但是這是事實,沒辦法,哎。記得前世的事,並不是好事。建議不要去執著於前世,做好現在吧。另外忠告所有的朋友今生莫相欠。尤其的欠別人的,來世真的是要還的。

另外,前世的記憶不是夢境,夢裡的事最好不要輕易相信,佐證前世的線索很多,這要你自己去找,而不是僅僅只是一個夢。而且大多數所謂的測算前世,都基本是瞎說。不要輕易相信,尋找前世的記憶是從自己身上找。而不是從其他地方找。

信不信隨便吧,我知道說出來基本不會有人相信。前世的記憶里有我不少現在的親人,他們的樣子雖然不同但是性格和感覺不變,所以知道。

前世的名字就不說了。只是記憶中大多數都是戰爭,慘烈的戰鬥揮之不去。少有的溫情讓我感動。記得前世,我家是很富有的,出生的時候我驚訝地看著父母清朝人的打扮。父親屬於那種激進派的知識份子,家裡有私塾,我喜歡歷史,擅長詩詞和書法。還記得大概七八歲,忽然院子外面吵嚷起來。說是gm(革命)了,外面的人在剪辮子,我就立刻剪掉了自己的辮子。父親很驚訝,我就說,我是大漢子民。這滿清的辮子早就該剪,父親大笑起來也立刻剪了他自己的辮子,母來不及阻止,隨我們了。

說實話,我現在身體有些殘缺,大概是前世殺人太多吧。有時我時常在想,如果我是男的,肯定參軍,如果是女生也沒有殘缺那也肯定當兵了。巧合的是前世本來是想做個書生,卻當了兵,現在是個文員,卻喜歡所有和軍事有關的東西,從小喜歡刀槍,性格卻比較安靜,喜歡那種很慘烈的戰爭小說和影視作品。看到無論多慘的死屍都沒感覺。不覺得害怕。這真是性格,控制不住。以前不確定有沒有報應這玩意,直到小外甥女的出生,我才明白,看來的確是有。只是這種因果不是什麼神力而是自然存在的東西。

我從小認為自殺是最窩囊的行為,所以,前世真的是張靈甫的話,絕對不是自殺。而且。按照我現在性格是寧死也不會投降的,絕對不會投降!

記憶里那段最痛苦,死亡的痛苦刻骨銘心,哎。記憶里是自己找死的,就是絕對不投降,但是又不願意自殺,就向包圍的敵人撲上去,結果自然是被開槍打死了。打中的是腹部,而且是拖了一段時間才死,死亡的過程很長,所以這段記憶最痛苦。

不過按照現在的性格,再死一次也不後悔。軍人,只有戰死,絕不投降!

接下來的記憶非常痛苦,希望大家看著就好,信不信隨便。

下面的記憶是在一場激烈的戰鬥中,戰鬥異常激烈,我似乎是團長,部隊都打得很慘,奶奶地,我受了傷,對方硬是在包圍中逃跑了。敵人應該是TG(土共).但是記憶里在我眼中沒有政治只有敵我。

敵人被我們打退了,我從陣地上撤下了下來養傷,戰鬥算是勝利了吧,因為有不少人來慶功啥的,反正挺熱鬧的。

當地不少鄉紳宴請,席間好像有人介紹了兩個女學生,一個斯文些,一個活波些。記憶里我喜歡那個性格活潑問東問西的女孩,接下來就是結婚了,因為當時大家都說不小了,已經是團長了應該結婚了,也沒通知父母就結婚了。

第2節

下面記憶讓我太難受了,具體是這樣的,也不知道和真實情況相差多少。

記得依舊是在老家,父母好像出去參加什麼親戚的邀請了,不在家。家裡就我和妻子兩人,另外還有一個從排長就開始跟著我的兄弟,我對他是絕對信任的。

家裡沒人,我在睡覺,放文件的公文包我特地放在了枕頭下面。

我剛睡醒,那個兄弟進來告訴我,說有一份重要的文件送來,讓我簽收。我打開公文包,文件不在。

那兄弟告訴我,文件絕對送到,就放在枕頭下面的公文包里,家裡沒有別人,我睡著的時候也沒有人出入。

我記得當時她的態度太惡劣了,沖的厲害,可能覺得我喜歡她,所以嬌蠻一些吧。

後來大概是看到我的槍,這才說是她拿了,我問東西在哪,她又不肯說,然後轉身向房間裏面走去,我沒想太多,舉起手槍,對準她的後腦就是一槍,槍響的同時父母沖了進來,可是人在我眼前倒下了。

父母大吃一驚,母親很慌亂,我很鎮定,父親讓人去準備最好的棺木收拾現場。我這時候才忍不住大哭起來。抱著父親大哭了一場,那種心痛,太難受了。唉。她的態度稍微好點,我就不會那麼衝動了。

第3節

那兄弟不解,我都給他解釋了一下,按照正常的思維,我殺了妻子,岳父岳母肯定得和我鬧,但是記憶里妻子親友那邊沒什麼動靜。出來鬧騰的反而是什麼政治黨派,殺妻這件事算是私事,看到忽然跳出這麼多和政治有關的輿論,反而印證了我的懷疑,我的妻子的確背叛了我,她出賣了我和我整團的兄弟,那份文件最後沒有消息了,但是根據記憶里的感覺,那份文件應該沒有落到敵人手中,如果當時我不殺她,那麼接下來我整團兄弟的命可能都沒了,孰輕孰重,我心中有數,唉。重來一次可能還是選擇那個牽扯人命更多的一邊。

當時的記憶里,我覺得如果不是左派政治勢力這麼一鬧我可能會非常內疚,但是他們的鬧騰卸掉了我心裏上最沉重包袱。

他們的鬧騰其實是救了我,哈哈。否則我可能真的難逃一死。

第4節

接下來,我似乎暫時在休整,沒打仗,而是和我前面那個一直跟著我的兄弟聊天,一邊走一邊聊。他是那種膽子比較小的,但是那天他敢去穿插敵人背後我很意外,他屬於那種惜命的人,所以很會躲子彈。呵呵。

記憶里我問他要不要去下面的部隊當個長官,總比跟在我身邊有出息,他不肯去,

接下來似乎又是宴請,有人介紹女生,但是對方家長很不願意,因為多年前事,沒人願意把女兒嫁給我,我也懶得解釋,不願意就不願意唄,我決定,戰爭結束后再考慮這種問題。

接下來,宴席還在進行,我旁邊不遠處站著房東的太太,這時候忽然有炸彈爆炸,不清楚究竟是敵人的炮火還是飛機轟炸,反正一顆炮彈從天而降在門口爆炸,我本能的反應比較敏捷,直接抱住房東太太避開了爆炸,但是有些遺憾,現場吃飯的人死了不少,尤其幾個鄉紳或者官員都死了,我們幾個軍官都沒什麼事,可能是經驗比較多吧。

那個房東太太僥倖沒事,但是她的家人都死了,房子也沒了,挺慘的,我貌似拿了不少錢給她,這是我唯一能做的,這個房東太太就是我現在的媽媽,她的舉止言談一些講話的方式,都和我現在的老媽一模一樣,雖然樣子不同。

實話說了吧,我一直在練一種內丹術,這個治好了我的風濕性關節痛,自從腿疼好了以後,大概是從前年開始,我每天晚上只要趴在床上,不管有沒有睡意,都能感覺到腹部的開了口子,鮮血湧出,身下冰冷的土地都十分清晰。

這種感覺十分清晰,我從小喜歡打仗的電視和小人書,喜歡刀槍,但是卻很安靜。

從去年開始,一看到夕陽下,眼前總有戰場浮現,如血的夕陽下,眼前似乎全是屍體。

因為這三十多年來總是和74這個數字糾纏不已,只要人生的轉折點總是有這兩個數字出現,所以一開始只是覺得前世應該是戰死的軍人,從感覺上說應該是國軍的,所以去找了47軍的資料。但是和我自己的感覺不符,卻又不敢相信是74軍,因為張靈甫這人太有名了。就算真的是他,說出來也有編造的嫌疑。但是不說的話,憋得難受,大家就當我是瘋話吧。

他的死亡時間和我的出生日相差了三十年零三天,他是死在五月份,我是出生在五月份,農曆生日里都是7744,我躲都躲不開這個數字。最近這幾天每天早上醒來,(早上醒來的時候大腦是非常清醒的)只要閉上眼,都是那些畫面,開始的比較清晰,後面的比較混亂。反正我現在照片也和張靈甫有些相像,尤其是鼻子以下,嘴和下巴。我自己都覺得這沒辦法相信。

第5節

記憶中,部隊正在行進,前面的隊伍忽然停了下來,我叫人去查看情況,原來是一名受傷的老兵一邊乞討一邊打聽他所在部隊的情況,似乎他那個部隊已經打散了。我看他這麼艱難的尋找自己的部隊還挺感動的。提出留在我身邊做個衛兵什麼的,但是他拒絕了,拒絕的理由非常讓我意外,這丫的居然說我的軍隊打仗太不怕死,和我混小命難保,他還是想回老部隊去。我非常生氣,不過看在他渾身是傷的情況下,決定派人把送到不遠處的野戰醫院去,身邊的人都很不願意去送。在我的命令下,兩名士兵送他去了醫院、

這人現在是我老爸,那個怕死的樣子還真和現在一模一樣。暈。

第6節

我無意非叫人相信,信不信都無所謂的,不過,如果說這個帖子發到其他地方可能是一團亂罵,所以,開始的時候我的確沒準備說出太多特徵明顯的內容,信不信隨便,這種質疑是正常的。你繼續質疑,我繼續說完,等說完了,不管真假,希望你能和我一起為那些戰死的軍魂干一杯!

接下來的記憶似乎是受到了嘉獎,職務好像升了,軍銜了也升了,似乎還是和前幾次的晉陞一樣很熱鬧,但是我沒有事么感覺了,雖然一樣很驕傲卻沒沒有那種激動的感覺了。我那一直跟在身邊的兄弟似乎也是因為這次戰鬥也升職了,這傢伙也要結婚了。唉。

嗯,似乎是他的婚禮吧,我喝了不少酒,他勸我也考慮下結婚的事,我沒說什麼。這時似乎有人問起我不結婚的原因,我一個字都不想說,不想開口說這件事。那個新娘子這時提出讓我照顧那兄弟一點,這小子沒野心,只想活著享受人生、

接著的感覺,好像是回家了,戰爭結束了,但是我沒覺得高興,又似乎是離家不遠的一個地方,那地方城市不是很大,很整潔。我去理髮,旁邊有個很漂亮的女孩也在理髮,貌似是很溫柔單純的那種,我看了她幾眼,她似乎有些害怕,就提前走了。我向理髮師詢問她的情況,那理髮師把她所有的情況都說了,好像這個女孩挺有名的吧,當時好像沒什麼感覺,但是身邊的人提醒該結婚了,這才感覺很累,需要一個放鬆的地方。就去提親了吧,這些記得太模糊了,不清楚究竟我有沒有理髮,感覺中是正在理髮吧。

第7節

接下來的記憶是這樣的:

感覺中城市很大,很繁華,有不錯的景色還有公園,我的感覺中雖然上層在搞和談,但是戰爭並沒有真正遠去,因為記憶里我正式成為了中將軍長,但是我還是希望能真的和平,不想打仗。

我和那個女孩,應該是結婚了吧,和她很親密,我似乎想把這些年打仗所積累的感情都交給她,很享受這樣難得的輕鬆,感覺里,這段時間應該是所有記憶中最輕鬆的吧。

我們兩個回家。這個家似乎是已經安排好的房子,房子條件不錯,設施很好,是兩層樓的建築

記得我對新式的軍裝很滿意,對新的裝備也很滿意,有點得意的感覺,呵呵。

關於饅頭三個旅的問題,

記憶里那場戰鬥,我手上的確只有三個旅,因為雖然防線不是很長,但是那個位置很重要,一旦被突破會影響整個大防線。

當時發現浮橋的地點,距離已經部署的防線有不太長的距離,但是抽調任何一個旅都會影響防線的安全,所以,感覺中只能冒險把警衛團放上去,警衛團團長似乎還是一直跟著我那個兄弟,似乎還抽掉了離那個位置最近的一個旅的一個團過去,那個旅長似乎很擔心他自己的防線。卻不太敢反對。

我記得的是似乎是那個預先估計可能的重點防守地點已經放了兩個旅,餘下的一個旅負責側翼,所以發現浮橋的地方基本無兵防守。

[網友跟帖]另外我有疑問:樓主,請問你這些記憶,是在你小時候就有的呢,還是你煉「內丹」之後才開始出現的?還有就是,是不是在你去查了有關張靈甫的歷史資料后,你的記憶內容也日漸豐富起來了呢?——

[樓主回復]寫這個帖子最早也沒指望有人相信,這種感覺是從練了內丹術之後開始有的,那時候只是隱隱有些感覺,只有一兩個零散的畫面,自從猜測這些畫面可能張靈甫有關之後,我很怕去看他的資料。原因有兩個,我害怕自己那些記憶真的是和他有關,那樣的話,這事就不能和任何人說了。如果這些記憶來自一個無名將領,我還可以和身邊的朋友說說。但是……唉!

還有個不願接觸張靈甫的資料的原因是我擔心看多了那些資料會影響這些記憶的真實性

如果說是幻覺,那麼從小的性格如何解釋?從小我就喜歡軍事,喜歡軍裝,上初中就把孫子兵法背的爛熟,曾經仰慕西點軍校,上小學的時候書包里防著匕首,玩具最喜歡小手槍,記得有一年攢了壓歲錢,硬是給你買了兩把可以打塑料子彈的玩具手槍,呵呵,從小喜歡看武俠,看少兒版的軍事小說,最愛看的是抗戰背景的故事,對內戰沒一點興趣,

你不要說什麼幻覺,我這人最不輕易相信做夢之類的幻覺,如果不是有照片,和性格,以及從小的習慣印證我才不會輕易相信呢,我從小喜歡歷史和書法,喜歡軍事,最喜歡那種特別慘烈的戰爭片。斯皮爾伯格的戰爭片超愛。

第8節

接下來的記憶是在汽車裡。

似乎是吉普車,很顛簸,我疲憊地坐在車子里,戰爭又開始了,感覺中我的部隊已經進行了一些不太大的戰鬥。我很厭倦,很厭倦這種沒完沒了的戰爭,不知道什麼時候是盡頭。

接下來好像是指揮部之類的地方吧,很多人都是軍官。看到我進來他們都圍了上來,似乎是對作戰命令不滿意,大家的情緒很強烈。我很疲倦,但是我不想反對上級的命令。我覺得既然命令下來了那就打吧,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

接下來的記憶有些奇怪。

記憶里,我的妻子出現了,但是似乎不是我家,我向她告別,我心裏卻十分清楚,這次戰鬥可能是所有戰鬥中風險最大的一次,打仗我一向很小心,從不打沒把握的,但是這次我很想早點結束這一切,如果這次勝利了,那麼形勢就會非常樂觀,如果失敗,可能就是全局失敗的開始,我想如果真的敗了,我就把這條命陪進去吧,

妻子似乎懷孕了,記憶里似乎她沒有反對我的離開。沒有給我添任何麻煩,我離開的很堅定。記憶里,我沒什麼積蓄,好像有些獎金什麼的,也都作為戰鬥勝利的犒賞扔給了下面的部隊。對金錢沒什麼興趣。

戰鬥似乎很激烈,山上沒有水源,記得似乎是空投了清水,一部分水也落到了敵人那邊,但是這些兩邊的人都顧不上了,大家沒有進攻空投清水的飛機。

雖然有一些空投,但是我知道這仗撐不了幾天。計劃中的敵人沒有被阻擊,我的部隊卻被山形分割在幾個相距較遠的地方,無法互相兼顧。

戰鬥很慘烈,似乎有士兵在宰殺戰馬解渴。

由於部隊被分割成幾段,指揮部所在的山洞周圍兵力很少。這時我從電台中得到消息,原定計劃的增援部隊被阻擊在很遠地方,無法前進,

接下來,敢死隊的突圍失敗了,那個一直跟著我的兄弟也終於陣亡了。這是個怕死的人,我知道自己早已想到結果終於到了。

似乎心情很平靜,我給上級發去了最後的電報,把情況做了通報。死亡並不讓我覺得可怕,也許是看多了死亡,所以心情還算平靜。敵人的包圍似乎越來越近。有人提出掩護我單獨逃走,我拒絕了。

敵人已經到了洞口外,他們停止了進攻,要求山洞里的人投降。山洞里的人,都決定絕不投降,但是我無所謂他們的想法,

山洞外都是敵人,我帶著人走出山洞,眼前都是敵人,我絕不投降,決定衝過去,撲向最前面的敵人。,

我倒在地上,鮮血從腹部湧出,身下冰冷的地面和滾燙的熱血,告訴我一切都結束了,

接下來,我似乎被翻轉過來,被抬上了擔架,擔架周圍很多人,似乎在向山上走。我似乎拉住身邊的一隻手,他似乎告訴我會替我照顧家人。

所有的記憶到此結束。

第9節

很奇怪,那天早上醒來,正要起床,忽然眼前看見的就是這樣一幅畫面:

翠綠的竹林里,有小片空地,我躺在地上,

我站起來,打量,周圍的竹林非常密,只有左前方有一個似乎是出口的地方,我感覺那似乎是大海(我經常去海邊玩,所以下意識覺得是大海和沙灘)

我跑過去,想走出竹林,跑到那個出口才驚訝的發現那竟然一眼看不到邊際的雲海,天哪的確是雲海,我太震驚了。

然後又看見竹林邊上坐著一個男人,穿著白色的漢服,長發,神情嚴肅,然後他忽然站了起來,我正納悶呢,忽然感覺自己和他好像合成了一起,然後縱身向腳下的雲海跳下,

然後眼前是一片深灰色,不是黑色,很奇怪,這種感覺持續了似乎有兩晉一分鐘我都不耐煩了,這是什麼啊,灰灰的。正想著,就看見有個婦人抱著我,似乎三四十歲的樣子,然後房間門口出現了一男一女兩個人,清朝的打扮,

接下來就是七八歲的那個記憶了。

所有的能在眼前出現的東西我都說完了。

第10節

[網友跟帖]樓主與「道」有緣——

[樓主回復]確實如此,從小就對修行很好奇,記得那時候時常想,如果有機會一定要去出家,很奇怪啊,那時候很小我居然能想到出家,暈。但是然後的想法就是,當尼姑還是道士呢?那我當道士。感覺似乎那身道服給我很舒服的感覺,然後巧合中聯繫了內丹術,臉的時候也是有些從小的這種興趣,但是又受唯物主義的影響,只是把內丹術當作養生氣功來練。

這次忽然看見前世的東西,也是一種機緣吧。

[網友跟帖]我感動樓主心懷民族,心懷祖國大地,但軍隊總是暴力的發源地,你這路是一定走錯了的。我想只有愛心才能讓你脫離輪迴的苦,崇拜暴力只能讓你在這人間不停一世又一世的輪迴,無法解脫,這是一種真正的悲劇。

樓主今生讓你成為女人就是要讓你放下屠刀,成為一個有愛心的人,你要是念念不忘暴力制勝,恐怕將來的果就是再一次嘗到戰死的滋味。

以上的話如有得罪就諒解,感謝樓主因為真實的敘述給人帶來的震撼——這位網友的話。我很贊同。說的很對——

[樓主回復]我現在心裏沒什麼殺意,我只是一個文人,只是湊巧想起了那些戰火硝煙的片段。但是前面說過,那個時代是一場民族的浩劫,以殺止殺除了可以挽救更多無辜的生命同時也是順應天意自然的行為,那個記憶里我也不覺得殺人是一件快樂的事,那是一種痛苦。所以什麼叫念念不忘暴力,這就很可笑了。

前世對我性格影響,有一點覺得有些意思,就是看見無論死的多慘的屍體我都不覺得害怕。看過人被裝甲車碾成肉醬的照片,沒什麼感覺,看到《黑鏡頭》里半個腦袋被子彈打碎的的照片同樣平靜。看見被車輪碾去半截身子的也不覺得害怕,唯一有的是對生命的悲憫,和屍體的尊敬,希望那些慘烈照片最好經過處理再發,那是對生命的尊敬。

第11節

回來了,看到很多回復,十分感慨。

不管如何議論,一如記憶中的那樣我只是去做一個軍人該做的事,殺身成仁,也是為了軍人最後的尊嚴和氣節。至於是忠是狂,我心自知。這個帖子是真是假亦是如此,我心自知。不管世事如何變幻,不管容貌如何陌生,不變的是靈魂,坦蕩于天地之間。

很多事不能強求,只能順其自然。當初投身戰火是為順應歷史,如今歸於平淡也是順應天意。

內丹術十分難練,相信沒有堅毅的決心很難堅持,能否學到就看個人的機緣吧。

第12節

看見前面帖子里說的,可以在進入那種狀態之後,去問有關的時間和地點,以便確認,

我試了一下,不知道對不對,

記憶里是這樣的:似乎是正在遊行,我和很多學生也一起參加,似乎是反對軍閥的什麼遊行,(然後就很狗血,我醒來后的感覺哈),接下來有軍警衝進來,很多學生四散奔逃,我也跟著跑了,這時候有個女生,從我身邊跑過去,後面警察追的很緊。我拉住她一起跑。跑到一個僻靜的地方,沒有警察了。我說送她回家,不去參加學生遊行的事了。我使勁問她現在的時間,她好像覺得我在逗她,問了半天才說是民國十四年。

(我這時忽然想起,問時間的事,但是還是忘記問名字了。汗!我下次再試~~~)

這是真的嗎????疑問中~

第13節

我覺得下面這個對《前世今生》作者魏斯博士的採訪有點意思。自從修鍊內丹術的同時也在苦讀道德經,我很能感受一種怎麼說呢,就是那種把你的情緒你的思想轉換成能量的感覺。實質的能量之外還有一種看似虛擬卻真實存在的能量。汗!對於《道德經》我是從哲學角度學習的,非宗教。

2005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麻省理工學院的弗蘭克.魏爾澤克(FrankWilczek)教授,因其在對基本粒子夸克的研究發現而獲獎,他發現一件很有意思的事:百年前愛因斯坦提出了今天人們所熟知的著名的能量方程E=MC2,但事實上當年愛因斯坦在發表該文章的時候,這個公式並不是這樣形式的,它是 M=E/C2,魏爾澤克教授說從他今天的獲獎發現,他懂得了愛因斯坦最初的想法是:能量是比質量更為基本的物質來源,也就是說:物質是從能量產生的。我們現在所認識到的宇宙連5%都不到,剩下的95%看不到的我們稱之為暗物質或暗能量。他也認為,能量是更為基本的東西,能量產生物質,對此,你如何認識?

魏斯博士:我對愛因斯坦總是充滿敬意。他是一個絕頂聰明,睿智超群,走在他的時代前面的偉人。當他自己的理論不能解釋世界時,他敢於承認無知並繼續探求;如果他的理論能解釋一些現象時,他又在想著更深的事情,今天的科學也證實了他還是正確的。他的廣義和狹義相對論中更正確之處,在於他對自己不能解釋的暗物質,他知道還有另一種力量的存在,即便他還不知道那是什麼,但我認為他已經預見到了(在他的這個最初形式的能量方程中)。而且,他後來成為一個很深奧的人,一個追求精神世界的人。

魏斯博士:我也認為他很偉大!我同意他的預見,我依然對他充滿敬意,我知道人們的確對他非常崇敬。當然我從來沒有見過他,但有意思的是,他在普林斯頓大學教書的時候,我也正在普林斯頓讀高中,那時從這個物質世界的角度看,我們也彼此很接近。這裡有愛因斯坦的一段話,我經常帶在我的隨身文件夾里。是愛因斯坦關於靈魂為光學幻象所迷的一段話。

(一邊交談著,魏斯博士一邊從他的文件架子里找出了一張印有引自愛因斯坦的紙,並扶了扶眼鏡,一字一頓念了下去)

我找到了,愛因斯坦是這樣說的:「一個人是我們稱之為宇宙的這樣一個整體的一個部份,局限在這層時間和空間的框框之中的一個部份。他在體驗,思想和感覺時,常常與整個世界脫離,生活在一個他自我意識所看到的光學幻象中。這幻象對我們來說如同監獄,它將我們囚禁在自己的個人慾望之中,便是有限的關愛也只給了離自己身邊最近的極少人。我們要做的就是必須從這樣的監獄中解放出來,將我們慈悲和關愛的範圍擴大到能容納所有的生命,整個自然」。這就是愛因斯坦。

如冰塊融化成水

魏斯博士:我想像在一定境界中,也許只有一個意識,一種能量,一個知覺,我們甚至沒有語言能描述那樣的境界。一切都是能量,難以言表。也許將來我們會有那樣的詞彙,也許物理學會發展到那一步。

其實,最早練習內丹術的原因是我想驗證一下,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所以我最在的目的練到第九轉,我想試試,驗證一下,這玩意能不能成仙。哈哈!在我眼裡是不可能的。但是我需要證據,那麼我就去練習,把自己當小白鼠,試試。

呵呵,後來隱隱地發現了意志力也是一種能量的感覺,然後去讀《道德經》希望從哲學角度來學習,同時換一種角度理解能量的表現方式……

第14節

在QQ上看見了有關張靈甫的話題,上來看看,果然看到了質疑。這很正常,

同時超愛「飛熊太公」的文章,精彩!

對於那篇文章言論的立場和角度我很不以為然,究竟事實如何,不是現有的條件下能說清楚的,無論如何,抗戰期間正面戰場。國軍數百萬的犧牲都可以被刻意被抹殺,對於將領們的描述,尤其是立場堅定不肯隨附ZG(中共)的國軍將領的功過是非,不是現在能說清楚的,歷史會還給他們一個公正的交代。只要他們對得起自己,對得起歷史。至於後人如何評論並不重要了。

第15節

今天上來,說一說自己的感覺:

通常意義上,我們所知道的能量,其實都是以太陽能為主的或者是熱核反應產生的能量(包括太陽能)這些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都屬於熱能,也就是熱量產生的能量,既然熱能不是宇宙中主要的能量形式,那麼是否存在我們現在還無法掌握的類似於暗物質的冷能。冷的能量存在呢??這種能量難道就是所謂的精神能量或者說是靈魂的能量??這是不是我們傳統文化中陰陽的真正詮釋??

另外,我不信仰佛教。而且在下認為就算想起前世也和佛教沒有多大聯繫,我沒有修佛。所以也不可能說什麼「功能還淺」這很無稽。也看了一些國外的報道,擁有前世記憶的人很多都不是宗教的信仰者,所以我想我的經歷和宗教無關,請一些自以為修行高深的人不要再跑來找我……

所以請不要發什麼簡訊勸我信佛,這很那啥。每個人的信仰和追求是自己選的,不是誰能勸說的……人類雖然渺小,但是人的思想是博大無限的。宗教固然令人敬仰但是請一些信徒不要自以為是。

祝所有人珍惜身邊的一切,順應自然的規律,認真地活著,感受生命的珍貴和智慧的偉大。

[網友跟帖]在下想請教一事:要是記憶實有不虛,你前前世是天人,前世是將軍,這世卻是女人,一世不如一世,你怎麼想?下世如境遇更差,你又如何處之?——

[樓主回復]這個可以回答你,聽你的語氣,應該是信佛的吧?既然信佛,就該知「眾生皆是平等」這一世是女人又如何?前一世是將軍又如何?其實並不存在一世不如一世的說法。

這一世,自然有這一世要做的事情,假如這些記憶是真的,我不覺得有什麼壓力。反而會感到親人在身邊的可貴,都是前世的緣分啊。難得!

我的價值觀。還是一如從前,只是比過去更加透徹許多。這位朋友,希望你看待世界的時候也能多一些從容淡定。

對於自己的經歷,已經再三強調:開始是因為那些記憶實在沉重所以有些傾訴的慾望,同時也有些好奇。但是壓力之說十分無稽了。請不要妄自揣測。想當然。

第16節

[網友跟帖]ps,我就是好奇,清朝人的衣服跟現在電視劇裏面的一樣不一樣啊?你7、8歲時候你母親啥打扮啊~~我就對古代人的衣服特別感興趣,謝謝你回答——

[樓主回復]感覺和電視最大的區別是,他們穿的衣服都很肥大,母親和父親都穿著布的長袍。父親留著辮子,不是電視里那種只剃了半個腦袋。而是只有腦後有頭髮,頭頂只有一點點地方留著頭髮,其餘的都剃掉了。

第17節

是不記得長相。但是如果仔細回憶,努力滴回憶,還是對一些細節有映像的。

父親的辮子的確不是留了半個腦袋那麼多,只是腦後有些,因為記憶里他轉身剪辮子,仔細回憶的話,我有些映像,只是前面寫的時候這些細節沒想起來寫進去。

至於那個問時間的,我剛諮詢過一位研究催眠的心理學專家,他說在某種情況下這是可以的,不過也要看具體情況。

我問時間的時候,感覺整個場景是停止的,問完之後,場景開始流動,故事繼續向前發展,

第18節

首先我想說的是,我不知道這種情況是不是前世的記憶,我只是覺得很像、我從自己的長相,自己的習慣,加以佐證,算是勉強相信。

我可以用我的靈魂和因果報應來發誓:我所說的一切都是真實的,(雖然對於那些不相信的人來說,無所謂發不發誓。但是為了靈魂的尊嚴,我可以發誓。)

對於那個問時間的事。我說過我只是去問本來就存在的東西,那個記憶里時間是肯定有的吧?我只是想不起來,只是通過詢問讓自己能夠想起來。

而不是去創造不存在的東西!!明白嗎?

關於名字。我在帖子里就說過,這個是馬甲號,因為我不想讓熟悉我的朋友知道我的這種記憶,這算是隱私吧。發這個帖子的目的已經說過很多遍了,希望你能仔細看完帖子,但是我可以再說一次:我只是想上來傾訴一下那些沉重的令人難熬的記憶。

太沉重了,因為幾乎每一場記憶,都是戰火硝煙生死訣別。

如果是一場愛情。一段親情的記憶我想我也不會感到那麼難受,而需要傾訴了。

在這裏發帖子。我從沒要求所有的人都來相信,我只是希望相信的人,能尊重生命,看到因為自己的行為而造成的因果是無法躲避是事實。希望所有人能意識到行為可能造成的後果。不相信的人,我希望只當是看一場故事,能夠一同感受只屬於軍人的激情和悲壯。

同時,希望看完這個帖子的人,不管出於什麼樣的想法,能一起緬懷那些為了民族而戰死的軍人。

我不想再上這個帖子了。因為我已經恢復了平靜,那些深藏在腦海里的記憶,彷彿一扇奇妙的大門,讓我有了重新看待生命和世界的眼睛。當然,更加感謝所有的信任。

我將永遠緬懷記憶里,那些和我一起戰死的兄弟。兄弟們,我們對得起天地和自己!

第19節

再次出現的記憶是我在做地鐵的時候想起來的,感覺很意外。當時我坐在車廂里,地鐵的車速很快。我閉著眼睛想事情,耳邊地鐵加速的轟鳴忽然讓我很熟悉,我覺得這種熟悉感非常意外。

正在奇怪的時候,忽然感到黑暗中忽然出現一道刺眼的白光把我罩住,我回頭去看,發現自己站在一個很小的山洞洞口,洞口只有我一人高。這個山洞似乎只能容下一人,非常狹窄。我看見外面就是我戰死的戰場,雖然不是我中槍的地方,但是我知道這還是那個戰場,只是戰鬥似乎已經結束了。眼前似乎是黃昏的樣子。

第20節

接下來。正當我看著空無一人的群山,身後黑暗中那道白光越來越強烈,似乎帶著強大的吸力,我身不由己被那道白光吸走。我努力掙扎,但是作用不大,忽然想起自己已經死了,也就放棄了掙扎,被白光吸著,我向白光中飛去。被白光吸到盡頭,感覺猛的到了一個混沌的地方,上下左右都是白茫茫的,似乎有一個非常關心我的人遞給我一個牌子,似乎是拿這個區別男女,我拿的是個代表女性的牌子。也許是習慣了服從命令,我沒有反對,只是有些無奈,女的就女的吧。

第21節

每天早上看著陽光灑滿大地,看著街上的車流人海,我更加感受到記憶里那些熱血和生命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如果沒有記憶中那些慘烈的戰爭,也就沒有我現在寧靜的生活。其實當年的選擇何嘗不是為了自己現在的安寧?更何況換來的還有無數人的和平。有句話我覺得很好:和平是戰爭換來的。

其實何必需要被人記住?天地間靈魂的本真才是最為重要的。那些記憶來自於哪位軍人其實都不重要了。雖然我覺得像是張靈甫,我的額角上有一塊突起的骨頭,就好像撞了頭起的腫包一樣。不過看是看不出來的。只能摸出來。

第22節

其實,我很感謝天涯給我一個說心事的地方,如果沒這裏,我這些亂七八糟的事真不知道該和誰說,憋也憋死了。哎。

其實說了那麼多,都是希望看到這個帖子,並且相信我這些事的人,能和我一起領悟人生的價值。

最近看了一些,國民政府拍攝的抗戰記錄片,哎,屍山血海中,處處都是煉獄,為了把無辜的百姓救出煉獄,殺身成仁是唯一的選擇。同時,希望中國民族永遠記得這些慘痛的畫面,不要讓這些記憶消失在歷史的塵埃中。

第23節

我前世的確是修行的人,是道家的。否則不會再入輪迴。這個符合道家的思想。道家說,長生久視。所謂的飛升,應該是靈魂經過修鍊,達到更高的層次,然後去到另一個空間,但是在那裡,另外一種狀態存在生命也是有限的,生命結束時,必須來到低維度的空間進行重新修鍊,類似重生,類似鳳凰涅盤。也就是道家常說的歷劫吧。每經歷一次重生,飛升之後可能會有更多的能量,所以有經曆數萬劫而主宰天地的說法吧,

這一世我想靜心修行,但是不會出家。希望今生能修成,回到那個翠綠的竹林去。而且,前世的天人之前,那飛升前的一世殘留的因果在現在的這一世也已經了結了。所以,只要我注意不再結下因果。這世修成的可能性很大。

第24節

看到前面的一些評論。我很慚愧。因為我的確現在還做不到完全的超然物外。畢竟記憶里投身戰火心中感懷的就是這延續了五千年的民族,其實真正的最挂念的是這個民族所傳承的文化。因為作為修行者來說所憑藉的也就是這些文化。如果沒有先人幾千年傳承的思想,也不會有什麼修道一說了。所以,當這種文化,這個民族面臨徹底毀滅的時候,必然是不能置身事外的。而且這也是中華民族的一場巨大劫難,也是天意所向。這裏的天意其實還是因果。正是因為民族幾千年領先於世界,所以沒有了危險和競爭,思想上和本能上都沉湎於自大和安逸,所以才有百年屈辱,直至那場抗戰的浩劫。當然,浩劫也是對這個民族的考驗,前因種下的結果。而對於那個時代來說,究竟得到什麼結果還是由國人自行掌握的。當然天意還是側重於民族會躲過浩劫,因為這個民族經歷的東西太多太多本身的堅韌也不是其他民族能比的,因為知道這場浩劫可能能夠躲過,所以前世的天人才敢投身戰火,因為是順應天意的。

現在我畢竟是凡人,而且那些慘烈的記憶也多少影響我的一些情緒,加上日本的一些行為,所以會有上面的言論。我並不是要大家記住仇恨,而是記住教訓。在這裏,我還是希望,國人不要忘記那段歷史,太慘痛了。真的不希望這個民族遭遇第二次那種浩劫。

第25節

今天上來,心情非常複雜,在現實世界里,我找到了一個前世的兄弟,就是我從監獄里出來,打仗前是團長打完后升為旅長,我派人從鬼子後面包抄的戰鬥里:一個中級軍官,他對我非常忠心,但是我和他的距離還是比較遠的,具體的想不起來,唯一出現的畫面是:我抱著捷克輕機槍向山下的鬼子掃射,一發炮彈在身邊爆炸,我似乎受傷不輕,當時他似乎就在我身邊,現在他也是個女生,而且是個特別喜歡刀槍,內心很男性化的女生。

最讓我難受的是,我可能遇到了前世被我殺死的妻子!我感覺自己腿都軟了,太恐怖了!

第26節

額,真沒太多興趣上來了。想說的都說完了。上次說的最新發現,我想不排除自己看錯的可能。

關於記憶里的死亡,我可以很明確記得的是被打死的,腹部中彈。我記得是有準備衝出去的計劃的,我寧願被打死,也不願意當俘虜。

究竟記憶來自於誰現在我覺得不重要了。我很明確的說,應該是有敢死隊突圍的舉動。那個山記得非常清楚,很陡峭。全是石頭,站在洞口向外看,下面是山谷,四周都是很高很巨大的山石,而記憶里看見的槍,是抗戰後才有的。

死後記憶里,那個小山洞也比較清楚,很窄,似乎只有一人寬。

關於三個旅的問題,我的記憶很清晰,,我的部隊除了指揮部所屬的警衛團,作戰單位有三部分,具體為什麼會這樣,我也不知道、

第27節

往事如風般消散,眼前的記憶時而模糊時而清晰,叫人傷感而敬畏。滾滾紅塵,我也只能讓自己不要迷失在慾望和因果的糾纏中,希望靈魂能保有一份清醒。宇宙是無限的。希望人類的智慧能抵禦物慾的侵襲。

很多人,問我關於前世妻兒的感情,往事已經過去,我已經成為另外一個人,那些感情也隨著死亡而結束。我現在能做的,或許只是隱藏在茫茫人海中,默默地關注,我不能干擾他們的今生。假如來世有緣,或許還能牽手。冥冥中等待因果的輪迴。

第28節

回答上面青卿1的問題:很感慨你的問題,首先,在那些畫面中,我不覺得自己是好人,終究殺人無數,而摯愛的人也死在自己手中,這種痛苦,我覺得自己不是好人。不過,也只能盡量去做一個對得起良心的人吧。

對於當年的風雨。在下不敢亂說,從記憶中的角度去看,那些人不過是藉著為了百姓而打造自己的野心而已。文化DGMD本身就是浩劫,究竟孰是孰非自有歷史評判,史筆如鐵。就算歷史可以暫時篡改,但是歷史終究會有一個公正的評判。

那個時代的人,其實和現在差不多吧,敗類不少,否則哪有那麼多漢奸呢?呵呵……

有關現實中的社會問題,在下不好回答,既有人的劣根性也有道德缺失的問題,更有社會制度的缺陷問題。我想,如果一個政權不能代表歷史潮流的話,終究將會被歷史淘汰,當年民國政府的失敗也源於此。

對於前世妻子的問題,我可能無法回答。因為說沒感情,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又能怎麼樣呢?我已經不是從前那個人了,一切都結束了,沒必要再糾纏下去。如果上天還能再給一次機會,那麼來世自然會重新牽手。既然前世被我殺死的妻子已經出現,那麼我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命運的安排,迎接前世的因果。

從那些畫面中我只能感受到一點:對於被殺死的妻子,我的感情更多一些。對於最後一位妻子,我很愧疚,但是感情不如前面那個強烈。

第29節

關於殺妻場景中,「我」記得帶著妻子回家的時候我和妻子給父親磕頭,旁邊站了一個女人,大約三十多歲。(我清醒后根據畫面出現的場景推測是母親,但是有感覺年齡不大對,因為我開槍的瞬間,她癱倒在地,身材很不錯,穿暗紅色帶暗花的絲絨旗袍。其實看到這一幕時就有些奇怪,因為如果是母親她應該坐在父親身邊,但是她是站著的。而且年齡也不太對,更加奇怪的是她沒有避開我和妻子磕頭,我其實心裏有些奇怪。)

那些畫面中,第二次出現母親的畫面時她似乎是二十七八歲左右,氣質很滄桑。那個畫面中「我」七八歲的樣子。

因為後面的畫面接踵而來。我也不清楚殺妻時的那個女人是誰,所以在前面的帖子里說是母親(根據畫面猜的)

第30節

開始這些記憶剛出現的時候我被那些無法控制的畫面所感染,心情太激動。尤其是殺妻的場景,以及那一場場血肉橫飛的戰鬥,看著身邊熟悉的人被一張張陌生的臉替換,這些臉剛剛熟悉,再次消失。所有的場景,都讓我滿腹的話想要訴說。這種感受,不是小說和影視能帶來的。

現在,每次上來回憶那些畫面總是無法控制傷感的情緒,這種傷感,很淡,卻更讓人揮之不去。

無論按照那些畫面里出現的結局,還是現在的性格,我都不會選擇投降。人生自古誰無死,死亡只是遲早而已,放棄尊嚴換來的生命其實早已無法由自己掌握。所以,與其受辱不如一死。

>第31節

對於那些我無法的的畫面,那些一幕幕的場景,都叫人心潮澎湃。但是說實話,面對被殺的結局,似乎並沒有太多仇恨。而是終於結束的輕鬆,更多的是對戰爭的厭倦引起的。雖然,在記憶里,我表面很少透露對戰爭的厭倦,但是這種厭倦是深入在內心深處的。

對於我已經遇到的,被我殺死的妻子的轉世的那個人,我決定主動接觸,了解這段因果。這是他出現的最重要的目的。如果我不藉機了結,拖到後幾世顯然更不好。不過,這世我們之間並沒有出現那種夫妻情緣的感覺,我想那就主動從別的地方補償一下試試,畢竟是我殺了她的。哎,如果事情的結果是在陰差陽錯下,他無法接受到我的補償,那我也算了去了心理的一個結。看冥冥中的天意吧。順其自然。

第32節

今天上來,心情很複雜。最近和朋友討論了幾條新聞,一個是中國的食品添加劑的使用率到了90%,另外一名六歲的小女孩,被撞傷后又遭司機碾壓致死。

其實這種新聞我們可能已經見慣不怪了。甚至已經麻木了。但是我還是想說,一個健康的社會,人類的行為除了法制的約束,還要依靠道德體系的制約。可惜,我們這兩樣都沒有。生在這個時代,有時想想,雖然是和平了,雖然可以活下去了,卻更具有一絲苟活的味道。這個國家穿著華麗外衣在陽光下慢慢腐爛。十年後,希望可以改觀。唉!

第33節

昨天是孟良崮64周年吧。翻看帖子,無意中看見張靈甫遺孀在孟良崮的照片。之前沒什麼感覺。因為死後的記憶還沒出現。現在再看。前世死去的那個山洞洞口的一角,和記憶中一模一樣,雖然只是很小的一角.心中頓時難以平靜,眼淚噴涌而出。唉……

今天,有天涯的網友聯繫我,說我發帖的行為有些單純。

其實,記憶中那個軍人也一樣單純,做軍人,即便做到軍長,也很少涉足官場,他是個純粹的軍人,所以才能選擇軍人真正的歸宿。

昨天,有朋友又來勸我修佛。他說我現在的情況。如果修佛。可能今生就會修得結果,他是好意。但是我考慮后還是拒絕了,我不想隨意改弦更張,不喜歡改變最初的選擇。就如當年不肯投降,選擇死亡來結束一切

第34節

最近太忙了,實在沒時間上網。翻看所有的回復,心裏很是感慨。本來是不想再回復帖子的,但是看到大家對這個帖子的熱情,都屬此打消了念頭。我上來回復並不意味著我還糾結,因為我現在看到的已經不僅僅是國軍軍官和天人這兩世了。看見的越多,心中越是釋然。請諸位放心,我現在忙於自己的事業,是個積極樂觀的人,在我眼中無論多黑暗的地方也都有陽光。所以我不是心理有問題的人。

前幾天仔細看了《拯救大兵瑞恩》。看著那些慘烈的場面,很是唏噓。不過看著美國大兵手裡的M1步槍,心裏真是眼饞加無奈,當年要是中國士兵手中有這樣的裝備,小鬼子應該可以滿地找牙了。那槍的彈夾似乎可以裝七八發子彈的樣子,哎!

哦,說錯了,我說的應該是勃朗寧自動步槍,點三零口徑,彈夾二十發子彈。哎,這槍,拿到當年去殺鬼子,爽死了。

[網友跟帖]樓主是個有慧根而且善於思考的人,不過在牆內看到的視野太窄,會影響你的思考和判斷能力。建議你多翻牆出去看看,也許會開啟你更多的智慧。

第35節

[網友跟帖]一直收藏著這個貼子.相信樓主說的絕對是真的.

[樓主回復]關於記憶里的死亡。從記憶里的角度來說,的確是自殺的。對於那種拿著槍對準自己腦袋的自殺,太窩囊。只有沖向敵人,只求一死的同時還能打死一個敵人,那才算是壯烈的自殺!

關於妻子的問題。有關定中出現的那個女人,應該是結髮妻子,但是有關她的記憶,我現在只有殺妻那一場,其他的沒有了。關於最後那位妻子,印象很深,但是像殺死的妻子那樣刻骨銘心卻是沒有的。對於最後那位妻子,我記憶中只有深深的溫情,那如水的溫情,讓我多年打仗而緊繃的神經放鬆,很感謝她。要說愛,還是被殺死的妻子更多一些吧。唉……

關於橡皮假腿,我記憶中沒有,也沒有這種感覺,所以我認為沒有假腿。

關於張古山,我只記得我是被炮彈擊中的,前身的傷勢很重,具體彈片是不是炸傷了腿,就不記得了。那次是差點掛了。

而那次死裡逃生,其實是我那兄弟拚命迂迴鬼子身後,兩下夾擊才勝利的,而且,當時我在正面已經撐到了最後一刻,如果不是他迂迴包抄及時,我真不知道是什麼結果。也許那時就死了吧。不過冥冥中自有天意。哎!

──轉自《阿波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