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認為中國體制弊端致群體性事件頻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6月17日訊】廣州增城近日發生眾多外來打工者群體抗議事件,引起海內外輿論的關注。有分析認為,中共現行政治體制的弊端激化社會矛盾,必然導致類似大規模民眾抗議事件頻頻發生。

上海《東方早報》星期三報道說,最近,因討薪農民工被工廠主挑斷手腳筋,和懷孕攤販被城管毆打等事件,廣東省潮州古巷鎮和廣州增城新塘鎮先後發生農民工聚集抗議事件。在古巷鎮聚眾抗議事件背後,有一個「四川同鄉會」的組織,起了重要的組織作用,這似乎預示了,近年來各地頻繁發生的群體性突發事件可能面臨質變:從自發的集群行為走向有組織的行動。

談到近日在廣東發生的大規模外來工抗議事件,廣州居民李先生表示:「我覺得這種事之所以會發生實際是有幾方面的原因:從制度化的方面來說,一個是戶口制度,它人為地把人劃定了身份。你身份劃定了,你說是提供居民服務或者解決什麼問題,這是不可能的。你先是人為地確定了他不同的身份,你怎麼可能均等呢?另外一個問題是,農民工也好,或者是其他的社會階層也好,它不允許有自己的組織。就是說自己的權利它不能自我的來維護。必須得通過官方,比如通過政府,通過一些什麼官方機構來維護。通過官方來維護自己的權利的話,他不可能得到真正的或者是及時的來維護。官方一個是惰性,它還有一個問題就是為誰服務的問題。」

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星期三刊登文章說,一些地方近日接連發生了本地人與外來務工人員的摩擦事件。戶口制度、用工制度、社會歧視等,把「異鄉人」推向城市生活的邊緣地帶,並受到社會排斥。

在美國紐約的勞工活動人士劉念春對此評論說:「人民日報的定性我覺得它是不準確的。這個造成的原因,要追根溯源的話,還是共產黨剛建國就有意識的造成了城鄉二元化的社會結構。這種社會結構實際上就是對農民的一種歧視。這次說是四川人和廣東人發生衝突,實際上還是農民工去城裡打工他收到的不公平待遇。所以它要維護自己的權益。這時候就變成了農民工和城市人之間的矛盾。實際上他的矛盾應該是農民工和政府之間的矛盾。政府現在把這個矛盾轉嫁了,轉嫁到城市人身上了。」

路透社的相關報道說,中國國務院研究發展中心星期二公布的一份調查報告顯示,在6232名受訪農民工中,只有8.8%的受訪者表示,他們願意住在農村,其餘受訪者都希望住在城鎮。而只有0.8%的受訪者在工作所在城鎮買了房子,其餘的受訪者都是租房或住在工廠宿舍。調查結果顯示,農民工在城市被當成廉價勞動力,沒有享受應有權利,他們不被城市接納,受到忽視、歧視和傷害,成為邊緣人群,如果這個問題處理不當,會造成社會的一大不穩定因素。

劉念春認為,中共現行的共產黨一黨專政的政治體製造成了目前中國社會矛盾的不斷惡化,

「一黨專政最後就是為權力階層服務的。實際上一黨專政對底層老百姓的福利和他們要表達自由都採取壓制措施。這種壓制措施肯定會導致矛盾越來越深,而且一旦你控制不了,肯定就是全面爆發。」

劉念春認為,共產黨無視憲法賦予公民的言論自由、集會、結社自由等權利,一直凌駕于憲法之上,表明中國目前還是一個「人治」的社會。中國過去歷朝歷代「人治」社會的末期,都是由於沒有疏導民怨的渠道,必然爆發大規模的民眾起義或暴力革命。劉念春認為,如果中國共產黨不進行政治改革,類似廣州增城的大規模群體抗議事件還會頻頻發生。

──轉自《美國之音》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