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荒野何以告慰你?死難的同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1日訊】再致「和諧號」上的死難者

陰森的荒野越發陰森,「神奇的土地」總算從貧瘠走向了肥沃。滋養了荒草瘋長的,不僅有累累的白骨和破碎的心靈,還有泪流成河,還有一灘又一灘殷紅的鮮血……你們就這樣別我們而去了,魂歸天國的同胞!你們在荒野間淌下的鮮血,一如既往,又成全了荒草的蔓生。

一個個原本鮮活、無可複製的生命,在荒野上再次被公然貨幣化。你們再神聖不過的生命權,被一一具體化作了幾十捆花花綠綠的貨幣,這就是荒野所能給予你們的「告慰」,以及所能開給你們的最高價碼!荒草和夜露一幷銹蝕了正義的利劍,蠻橫與黛黑之樹竟高聳入雲。

用什麽來告慰你們呢?死難的同胞!荒野的唇間像往常般冒出下流和不屑的耻笑,躺在雜草間的正義之劍,不僅早已銹迹斑斑,而且已遍布著塵土,遍布著猛獸所吐下的唾液,遍布著豺狗和禿鷲們聯歡後所留下的尿滴。林間謝去了春紅,夏蟬在樹梢飲泣,雲雀在雲端悲歌。

用什麽來告慰你們啊?死難的同胞!荒野間的草食性動物泪眼汪汪,多想贈你們以安息,可宛若一次又一次慘痛的過去,所能給出的是肝腸寸斷,以及一天比一天更沉重的嘆息。你們驟然而去了,尚未來得及話別,就永遠地別親人而去了,走後的你們,在天國何日能安息?

天氣炎熱時,天國裏是否會灑下濃蔭一片,給你們殘破的軀體以痛惜和陰凉?天氣轉凉時,天國裏是否有白雲爲你們蓋上薄被一床,柔聲叮囑你們要小心著凉?你們就這樣別我們而去了,再也不會回來了,只留給我們無盡的怨憤與悲傷。用什麽來告慰你們呢?死難的同胞!

天國裏該也有惺惺相惜吧?遇見了高鶯鶯,遇見了楊黛麗,遇見了廖夢君,遇見了汶川地震的死難者……說起荒野裏可怕的種種,殘暴的種種,你們一定相擁而泣,義憤滿腔吧?仍掙扎在荒野間的我們,對你們有著無盡的懷想和牽挂,可用什麽來告慰你們啊?死難的同胞!

暮色就這樣籠罩了荒野,合成著千年未見的荒凉與詭异。白骨在增多,道德在荒蕪,律法在蒙羞,責任感在缺失,正義已死去……外表華麗的「和諧號」,在茂密的荒野裏高鳴著汽笛飛馳,未達人心企及的終點,駛向的是天人相隔,駛向的是血泪斑斑,駛向的是車毀人亡!

一次次慘不忍聞的荒野悲劇,全是血泪反復交織的簡單重複!又一批掙扎前行的荒野生靈,永別了這綿延不絕的蠻荒之地,只留下創傷累累的我們,在漫漫黑夜和蜿蜒的曲徑上悲慟前行。用什麽來告慰你們呢?死難的同胞!黑夜吞噬了你們,也再次揉碎了小草稚嫩的夢想。

淋漓的血泪固然滋養了荒野間的雜草,幷滿足著猛禽走獸日益旺盛的食欲,但血腥的氣息一旦濃烈得遮天蔽日,終有一天會催醒在石礫下沉睡了千年的血性和希望。肥沃對荒野也未必就意味著盛宴,肥沃同樣會滋長桀驁不馴,會讓最微小的種子萌芽,幷掀翻曾重壓的石礫。

用什麽來告慰你們呢?死難的同胞!雖然你們對荒野眷戀不再,撒手魂歸了天國,但請記得某些固有的常識,請相信你們的鮮血絕不會白流!荒野間從來就不曾有過白流的鮮血,這在你們也不例外。終有一天,在你們灑下鮮血的地帶,會有鮮花的盛開,幷有幸福樹的茂盛!

走好!安息!「和諧號」上死難的同胞!

寫于2011年7月31日

文章來源:作者本人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