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綠皮車讓民眾回歸幸福時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1日訊】溫州動車追尾是如此的讓人痛心。近期高鐵意外頻發,是天災,還是人禍?我們到底有沒有必要搞高鐵?之前我們說過了經濟為何恐慌,通脹我們慌,房價我們慌,現在,鐵道部引以為豪的高鐵給我們製造了更大的恐慌。

對於這個問題,我們鐵道部是這麼說的,這位「鐵老大」認為,包括以前的新聞發言人,包括現在的鐵道部的領導,在接受記者提問的時候都會說,要解決春運難問題,我們就要加大運力,提高運速,而如果我們想把這個運輸能力提上去的話,我們就必須搞高鐵,也就是要更快地到。比如過去是50個小時到,現在5個小時到,這樣不就解決問題了嗎?但問題在於,我們鐵道部的同志完全搞錯了。增加運力是甚麼意思?是要增加火車發車的密度。比如說上海到南京的路線,原來是兩種動車,一個是250公里每小時,一個是160公里每小時。注意,這兩個數字非常重要,各位想想看,如果一條鐵路,它的火車都是跑250公里每小時的話呢,它就可以一趟接一趟地跑,不需要等候。可是如果這個鐵路一會兒是300公里的,一會兒是100公里的,如果再加上更慢的貨車的話,那是不是就要排隊等了?那這個密度肯定就稀鬆了。

就拿日本、德國的鐵路來說吧,它們的速度不是最快的,德國高鐵的水平大部分是我們動車的水平,基本達不到350公里每小時的,大概也就一兩百公里吧。但是,它們運輸的密度是我們高鐵的30倍,而且非常穩定。因此現在的問題是甚麼?如果說德國高鐵的密度是我們的30倍,那就說明我們還有往上走的空間。也就是說,我們真正的問題是管理的問題、軟件的問題,而不是硬件的問題。而且我們目前絕對有能力讓人人都能買到票,完全解決運輸的問題。這些鐵道部門的同志們完全不曉得甚麼叫做鐵路經濟學。鐵路經濟學要的是在保持一定速度的前提下,不是追求更快,而是講究密。而在達到密之前,每一列火車跑的速度必須是一樣的,這樣才能一列接一列地跑,才能密,才能達到30倍的運力。當然,其實對於我們來講,不要說30倍,只要增加3倍我們就能解決很多問題。

還有這個所謂的能達到350公里每小時的高鐵,各位不要被這個宣傳誤導了,各位曉不曉得,整個從南京到上海,能跑到350公里時速的路段只有12公里,其他路段不是曲度太大,就是地質不穩,速度根本快不起來的,只能在100到250公里之間運行,所以它的速度和動車是一樣的。從上海到無錫,一列高鐵叫G7003,全程要1小時7分鐘,但是D307只要58分鐘,你看到沒有,動車還比較快些,這樣的話,你這個高鐵還有甚麼意思呢?這不是資源的浪費嗎?這種大量的浪費,誰來負責?而且,這也完全違背了我上面闡述的鐵路經濟學,因為你沒有密度嘛。

所以說,我們的鐵路部門根本就沒有搞清楚我們提速的目的。我們提速的最終目的是甚麼?是為了提高運輸效率。效率沒有提高,你光是解決速度有甚麼用呢?對於我們鐵路部門來說甚麼是效率,效率實際上就是把千百萬人在春運的時候運回家。我們應該關切的是,讓這列火車儘可能多地把人運回家,而不是讓一部分人儘可能快地回家。更搞笑的是,在這種運力緊張的時候,我們又充分發揮了我們的創造力,搞了個超級豪華軟臥,我們老百姓需要這個東西嗎?還有一些人吹噓說,這是我們的自主知識產權,是有市場的。我發現啊,我們自我感覺實在不是一般的良好。

請各位想一想,現在我們國家不是把大量資源投放在解決鐵路運力的密度上,就是我剛才講的,不是增加綠皮火車的運力,而是把大量資源投到一些毫不實際的高鐵和動車上。

現在更可怕的是甚麼?我們產生了高鐵崇拜,叫做高鐵「大躍進」,這個高鐵「大躍進」本身,真是太可怕了。我舉個例子,在我們「十二五」規劃當中,在2020年之前要興建的高鐵是畫實線的,2020年之後呢,考慮要建高鐵的,或重新規劃的畫虛線,但是我們現在發現,很多的虛線現在都變成了實線,比如說鄭渝高鐵、昌吉贛高鐵,還有贛州到深圳的高鐵等等,它們應該都是畫虛線的,結果現在的計劃是要在2013年通車!還有,新疆也規劃了3000公里高鐵,它竟然也需要高鐵!我對此感到不可思議。還有從昆明到拉薩的高鐵,昆明段也在興建,各位,我們真正需要的是甚麼?是老百姓致富,是要讓老百姓更富裕,這才是我們應該做的事,而不是用那麼多錢和精力搞個高鐵。

如果是為了老百姓致富的話,搞些綠皮車的建設完全夠用了,搞高鐵的話,可不是為了老百姓更富裕,而是為了旅遊的人,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

我的建議是甚麼呢?取消動車,取消高鐵。當然不是完全取消了,只是不要再大舉興建這些東西了,這些都是好看的好玩的,我們統統不要,我們希望鐵道部門能夠讓綠皮火車增加密度,固定時速的密度,能夠像日本、德國一樣,增加幾十倍的運力,這不但不需要多加錢,相反還可以降低成本,然後票價還可以下降,讓老百姓真的能夠又快又便宜地回家過年。

現在每年需要我們鐵路輸送的是2.3億人,對不對?大概總收入是240億,那你拿出120億來,讓老百姓票價減一半可不可以?學生票價可以減一半,農民工為甚麼不可以呢?你這個暴利為甚麼不能拿來回饋給我們老百姓呢?我們今天的要求是甚麼?是要求鐵路拿出一半的收入,讓老百姓票價減半,同時我們還要求,不要搞高鐵「大躍進」,要回歸過去的淳樸,要藏賦予民。如何藏富呢?增加綠皮火車的密度。這是我們的建議。要知道,高鐵規劃就是兩三萬億,而每年春運2.3億人次,其收入才240億,這就意味著投在高鐵的這三萬億的資金,能讓我們的春運免費100年。如果這樣的話,我們還有必要搞高鐵嗎?現在有句口號,叫「高鐵開啟幸福時代」,那我的呼籲就是「綠皮車讓民眾回歸幸福時代」。

各位知道讓我們鐵道部官員感到驕傲的是甚麼嗎?是我們高鐵的長度全世界排第一,我們高鐵的速度全世界排第一。但是各位曉不曉得,我們這個高鐵的成本為甚麼這麼高?如果你問相關人士的話,他們基本都會說,不是我們收費高,而是成本高。為甚麼成本高?因為有技術轉讓費。

他們自己吹牛說我們掌握高鐵的關鍵技術。各位知道這些人是如何定義掌握關鍵技術的嗎?非常可笑的,他們認為,超過15%以上的技術是我們的,就算我們掌握了關鍵技術,雖然85%是向別人買來的,只要自己佔15%,就算我們的自主知識產權。那各位曉不曉得,我們為此要交多少錢?我告訴你,每一列高鐵列車,我們大概要交2.5億元人民幣,在這之外還有8000萬歐元的技術轉讓費。這是甚麼?這是典型的「我們得面子,外資得實惠」。

像這種鐵路「大躍進」的瘋狂之後,鐵道部不小心吐露了我們的負債比例,是56%。怎麼得出來的?我們做了一個計算,全國鐵路的年收入大概3778億元人民幣,盈虧剛好平衡,不賺錢。但是如果建高鐵的話,至少需要2萬億,那麼一年利息支出大概就是500億,我請問,你還這個利息的錢從哪裏來?即使我們把慢車和快車都停掉,全部「被」高鐵,「被」動車,大概收入也只能增加5%,也就是200億,這200億還不夠交500億的利息支出,這還不算本金。那你這筆賬是怎麼算的?最後由誰來買單?說到底還不是慢慢轉嫁到消費者身上?

這樣做的結果是甚麼?就是大量資源轉到政府手中,轉到外資手中,我們老百姓呢,就更貧窮,消費能力更低,內需更拉不動。在經濟學裡面有一個詞叫適當的發展模式,就是Properly。甚麼意思呢?就是說我們的基礎建設千萬不能超前,為甚麼?因為它佔用了大量寶貴的社會資源,其實我們完全可以拿這個資源用來創新、創業,讓企業創造利潤,讓老百姓更富裕,做到藏賦予民。等到我們老百姓真正需要用到高速公路的時候,需要用到高鐵的時候再建。因為這個東西非常貴,一下就幾萬億,如果我們把整個社會資源都用到超前的高鐵,超前的高速公路上的話,我們如何藏賦予民?要知道,一旦花了就沒有了,大量的資源流失之後,企業利潤下降,老百姓消費下降,經濟隨之下滑。這叫甚麼?越建設,越發展,老百姓越貧窮。這是一種「失當」,而不是「適當」。

文章來源:作者新浪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