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方清:車頭埋了又挖 挖出來哪些「笑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1日電】「7•23」甬溫線特別重大鐵路交通事故車輛經過近24小時的清理工作,26日深夜已經全部移出事故現場,之前埋下的D301次動車車頭也被挖出運走。國務院應急專家組專家、中國安全生產科學研究院學術委員會主任劉鐵民接受央視《經濟半小時》專訪時,對於曾被掩埋的車頭又挖出重新檢查,他表示非常驚訝,「埋了又挖出來?」「難以置信,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這個要出大笑話的。」

  
造成重大人員傷亡的悲慘事故,與「笑話」這個詞彙發生聯繫,本來是不可思議的。但是這話出自國務院應急專家、中國安全生產科學研究方面的權威人物,相信沒人敢指責他是「製造謠言」或「惡意抵毀」之類。
  
其實,即使站在普通小民的角度,「車頭埋了又挖」何嚐不包含了讓人捧腹的元素。以我為例,就接連生發出諸多忍俊不禁的聯想,覺得這裡面至少潛伏著三大「笑話」——
 
 1、「這是一個奇蹟」笑點蓋過趙本山 
  
眾所周知,當鐵道部發言人王勇平被問到「為何救援宣告結束後仍發現一名生還兒童」時,他稱:「這只能說是生命的奇蹟」。之後,被問到為何要掩埋車頭時,王勇平又堅定陳辭,「至於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這兩句話迅速成為網絡流行語。網友在無數次引用轉發的同時,開始用「×××是奇蹟,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作為「高鐵體」進行造句。此事也算動車悲劇中惟一充滿「喜感」的一大網絡奇觀——雖然讓人充滿了憤怒。

而「車頭埋了又挖」,其本身就是一場滑稽搞笑表演,通常只有在肥皂劇或小品中才能看到,「笑點」決不在「小品大王」的某些經典段子之下。想起趙本山小品《拜年》中他巴結鄉長的一段臺詞,「誰還不犯點錯是不是,錯了再改,改了再犯唄!」這種腦筋急轉彎式「包袱」讓臺下哄笑一片,「車頭埋了又挖」則簡直就是其現實版再現,所不同的是氛圍如此肅穆,時間如此迫切,而「演員」們居然如此淡定,硬是日以繼夜一氣呵成中規中矩地把一場舉世罕有的「奇蹟」展現得淋漓盡致。在我看來,這幕後決策者及其主要演員人人都是趙本山,有關方面不抓緊把他們捧上春晚舞臺真白瞎了爾等的才華!
 
 2、經歷肢解、填埋、挖出「三部曲」的爛車頭,專家們還會正兒八經拿它作研究嗎? 
  
中國的高鐵官員、專家們曾經何其信心滿滿,甚麼「技術領先國際」、「運行安全可靠」、「追尾絕不可能發生」等等牛逼吹得山響,這回挨了重重一嘴巴,似乎也沒有讓他們感到痛徹,變得清醒。從常理而論,稍有謙遜嚴謹之心,短命並且嫌疑重大的失事車頭是何其寶貴的剖析「標本」,妥善留存尚嫌不及,而他們竟然在極短時間內,對其實施肢解、填埋、挖出這「三部曲」。許多著作家因「三部曲」留名不朽,中國鐵路因之揹負千古罵名,恐怕不是甚麼危言聳聽——因為它本身就是一個大笑話!
  
這裡我不敢往下想,想想就容易噴飯。據記者說,「重見天日」的動車車頭殘骸裹滿泥土,許多已成碎片,比較完整的部件只有底盤、幾片車廂壁和4對車輪組。現場施工人員用挖掘機將它們掘起,再裝入十多輛翻斗車運走。而就是這些形同廢品的玩意兒,現場工作人員還諱莫如深,防備記者就像逃避鬼神一樣,不願透露車隊去向,記者驅車跟隨一番才發現車頭殘骸被送到了鐵路溫州南站以南的動車車庫。溫州站27日則神秘兮兮地透露,這批殘骸將由事故調查組做一進步處理。

借用一個網絡新詞——處理「尼瑪」啊!用我等外行的笨腦袋想想,先被撞得傷痕纍纍,後被機械破拆得零零碎碎,再被埋到泥坑壓平,最後又挖出來的這堆「東西」,它還叫「車頭」嗎?還有研究的價值嗎?用錯誤的標本研究出的結果,難道不會「南轅北轍」嗎?權威專家劉鐵民也說了:「因為物體離開了現場,再經過一段掩埋的處理,水沖一衝,泥泡一泡,證據的有效性就會受到影響。」
  
但是顧慮雖多,我們還是不能排除另一樁「奇蹟」發生。就是:一幫專家珠光寶氣,正襟危坐,圍著一堆破銅爛鐵神情凝重地交頭結耳,像考古學家一樣刷刷這,擦擦那,瞧瞧那,於是最終或復原出車頭原貌,或搗鼓出若干論文,或幫助國家消耗掉不菲的科研經費,最終各方又皆大歡喜。而實質不外乎又一幕娛樂國人的「小品」誕生而已。
 
3、廢品收購站老闆如何看待這堆「寶貝」 
  
埋了又挖、面目全非的失事車頭,固然沒有研究的價值,但重以百十噸計的金屬殘骸收集起來「變廢為寶」也是值得的。這應該也是當初國人質疑鐵道部將其現場掩埋的理由之一。我不由得就在想,大概鐵道部大手大腳慣了,偌大個火車頭說埋就埋。同時為此生發擔心,要是鐵道部前腳一走,後腳附近老百姓就來挖鐵賣錢,算不算盜挖國有資產呢?現在鐵道部又將其挖起,擔心總算成多餘。
  
不過後續處置仍讓人挂懷。如果前論成立,已成廢品的車頭拿去做研究是件荒謬的事情,那麼它真的只能被當成廢品處理掉了。我覺得這裡又有一個非常大的「笑點」,溫州人都是生意精,那些從事廢品收購的老闆們,想必此刻非常惦記這堆高鐵下來的廢鋁廢鐵。了解一點相關業務的人都知道,收購站收上來的金屬廢品有時雖然是「一股腦兒」的,但最終都要分門別類地作價銷往冶煉企業,從中賺起差價。而在收購環節,他會對廢品的金屬種類構成非常精心,決不因「魚目混珠」而吃虧。鐵道部這麼一大堆「埋了又挖」的車頭如果與溫州老闆發生交易的話,後者只怕要愁眉苦臉抓耳撓腮半天,你看啊,滿眼這兒裹著沙土,那兒沾滿黃泥,分不清哪塊是鐵,那塊是鋁,哪塊是銅,甚至哪塊是大糞,少不了雙方要理論半天,繼而殺價。試想,由一場驚天事故橫生出這般枝節,怎不算作一場大笑話!
  
當然為了不再惹出「笑話」,鐵道部將這批廢品直接送到冶煉廠也是很方便的,甚至為了繼續遮人耳目另外再選址悄悄埋掉也是容易的。總之一場大難讓我們不得不相信:這片神奇的土地真的能夠誕生很多讓人發笑的「奇蹟」——惟願這類的「奇蹟」來得少一些罷。

文章來源:作者新浪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