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乎723劉飛躍被打公安要看維權文章才讓驗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2日訊】大陸維權網站民生觀察負責人劉飛躍週日再次被監控人員毒打,他身體多處瘀血,躺下起來都有困難,打人者暗示與紀念七二三追尾死難者有關。當地公安接到報案後不僅沒有查處打人者,還要求看劉飛躍的維權文章才給驗傷單。同樣在辦維權網站的黃琦對此表示憤慨。

民生觀察網站的負責人湖北隨州的維權人士劉飛躍週日被長期監控他的人員暴打。

據悉,當時是下午,劉飛躍騎車外出,出校門時,把守在校門衛室、長期跟踪監視他的人員鄒傳鋼(音)跟了上來。

車行了大約一、二十分鐘後,劉飛躍來到隨州市經濟開發區望城崗工業園,鄒傳鋼的摩托車一下子逼了過來,他口稱:“你是不是又在犯邪”,說著就揮拳打了過來。

劉飛躍週二向本台講述了詳細情況:

他說:“他的打人手法非常的專業,非常快、準,他不僅打,他看見我還手,就撿了塊石頭,握在手裡面,向你身上捅,非常的猖狂,專門就對著我的左胸,腰部不斷地進行撞擊,撞到身上非常的疼,身體裡面很疼,外面看起來傷勢還不是很大。他邊打邊說,“你要知道我是乾什麼的”,確實他打人的手法非常的黑社會化,疼得我受不了,也沒辦法再還手,期間幾次喊“打人啊!救人啊! ”他接著追著打,至少打了十幾,二十分鐘,路人開始圍觀,他才停止。”

劉飛躍的左胸部、左手和右手出現大片傷痕。回家沒多久,隨州市曾都區公安分局兩名國保人員即來家“看望”,據說是鄒傳鋼給他們打的電話。國保人員走後,劉飛躍在妻子的陪同下到市經濟開發區公安分局和醫院進行了報案和檢查。公安分局人員當時雖作了記錄,但在問了他的身份後並未立案,並表示要劉飛躍拿維權文​​章後他們才出驗傷單。

劉飛躍表示:“報了警,雖然作了筆錄,但並沒有立案,知道我是做維權的,經常在網上發表東西,他說第二天把網上的文章拿過來給他們看看,我們再給你開醫療證明單去鑑定,但到目前為止我沒去,沒再理會這個事情。”

劉飛躍到醫院看傷,結果顯示軟組織受傷,傷勢導致劉飛躍周身非常疼痛,尤其是夜晚睡覺躺不下去,早晨要很難才能爬起來。

據了解,在出事的前兩天正是溫州7•23動車追尾死難者“頭七”,全國各地有紀念活動,第二天當晚劉飛躍出外就餐後回家,打人者曾經衝過來說:“今天晚上要對你進行監控”,“你們在火車站要聚會”。當時劉飛躍沒理睬他就離開了。不料第二天就對他大打出手,這已經是鄒傳鋼第二次對劉飛躍進行毒打。

由於長期從事維權工作,劉飛躍不斷受到當地公安及有關部門的打壓和監控,因為維權,劉飛躍多次被打,被傳喚,被扣押。

同樣辦維權網站,被當局以“非法持有國家機密罪”判刑三年,上月剛出獄的六四天網的負責人黃琦對此表示:“劉飛躍先生在中國大陸民間維權過程當中一直是發揮了比較重要的作用,而且他不僅關心民師的維權,也逐漸的幫助全社會的方方面面的朋友開展維權工作,他的維權工作也得到大家的支持,不管是地方當局還是黑惡勢力對他採取這種暴力手段,本身就是暴露中國大陸這種混亂狀況以及黑惡勢力在中國大陸的猖獗,所以我們對於那種對劉飛躍採取暴力的手段表示強烈的憤怒,我們也希望有關方面能夠採取措施保障每個公民自由行使法律,法規權利的自由。”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