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昌海:又玩弄六方會談 朝鮮出路何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3日訊】據媒體報導,朝鮮政府近日又大肆祭出「和平」氣球,對世界宣告「無條件重回六方會談」。對此,除了中國大陸官方和官媒一片喝彩外,國際社會反映冷淡。因為,朝鮮無賴政權在國際社會信譽盡失,它說什麼,人們對它都無所謂了。

只有中國大陸,總是自欺欺人地對朝鮮的每一次謊言充滿了信任,並在國內廣為宣傳,生怕人民不知道流氓加騙子是什麼模樣。朝鮮是中國大陸官方的盟友,朝鮮吃喝能源都要靠中國,但事實上,朝鮮常常不拿中國大陸官方當回事,中國大陸官方也拿朝鮮不知如何是好。

比如法國89街道網站最近報導指出。中國目前正在同朝鮮生產的冰毒做鬥爭,中國極力敦促朝鮮警方攜手調查生產冰毒的犯罪團伙,可是朝鮮卻充耳不聞,絲毫不配合。文章指出,對中國來說,朝鮮從來不是一盞省油的燈,但是中國又丟不開朝鮮,因為朝鮮對中國來說多少是一張同其他大國抗衡的小王牌。朝鮮動不動挑釁一下韓國,挑釁一下國際社會,有時候還把中國也一塊得罪了。

據報導,中國警方在境內查獲的冰毒大部分來自朝鮮,是朝鮮生產後非法運進中國。中國已制定了計劃將出重拳整治朝鮮冰毒。中國警方這次稽查朝鮮冰毒,將徹底摧毀販毒網的行動名為「勁風」行動。但是說起來簡單,做起來並不容易,多年來這條生產和販賣冰毒的網路十分龐大,涉及面廣,特別是在吉林省早早就紮下根。要想搗毀和破獲並不容易。

據2010年的一份報告顯示,20年前吉林省吸毒者僅有44人,現在吸毒人員多大2100人。但是據新周刊雜誌對地方官員的採訪,實際吸毒人員要比統計數字高出五至六倍。明明知道是朝鮮那邊在生產冰毒,中國還不願意公開指名道姓,怕得罪了朝鮮。為了朝鮮的面子,中國警方在報告上只說來自鄰國的毒品。

冰毒是一種相對比較容易生產的毒品,所需要的時間比較短,化學工序較為簡單。朝鮮是一個多山的國家,和外部世界幾乎隔絕,因此這裡是生產冰毒最好的地方。而且朝鮮窮的叮噹響,吃飯都成問題,據報導,朝鮮連軍人都吃不飽飯,更別說平民百姓了。生產冰毒大可賺取外匯,解其燃眉之急。何況朝鮮本國也大量需要冰毒來做藥品。由於朝鮮缺少製藥廠,也沒有多少藥物,很多醫療機構就用冰毒來代替藥。一名韓國人道機構工作人員對記者說,很多患者為了減輕病痛就服用冰毒,久而久之這些患者就上了癮,戒都戒不掉。特別是癌症患者,由於沒有很好的治療藥物,只能靠冰毒來減輕疼痛。冰毒成為治療癌症的唯一藥物。但據說冰毒在朝鮮還有其他作用,由於很多人吃不飽飯,服冰毒可以緩解餓感,而且還能沉浸在幸福之中忘記眼前的悲慘生活。一名從朝鮮逃出來的難民對記者說,朝鮮人對自己的國家不報任何希望了,人們用吸毒的方法讓自己忘掉眼前的一切。

朝鮮當局對這種現象完全知情,但是國家經濟瀕臨崩潰,因此民眾吸毒與否乃小事一樁。再說人窮志短,就連朝鮮外交官也常常干販毒的勾當。35年來,中國海關在中朝邊界不知抓到過多少走私毒品的外交官。據說這種情況現在發生了變化,當時販毒還是那些當官的專利,現在朝鮮放寬的管制,自2005年起,普通的生意人也可以走私毒品了。韓國首爾一名研究員Kookmin對亞洲時報記者說,這些人通常是跨過鴨綠江運送毒品。

中國方面也開始嚴厲打擊販毒,不久前,中國警方拘捕了10名毒品走私販,查獲了450克冰毒。但專家認為,中國打擊毒品走私的運動很難成功,因為只要朝鮮那邊不配合,中國就很難制止毒品泛濫。而且中國不太會去為此同朝鮮當局交涉,因為面對朝鮮這樣一個人間地獄,有什麼話好說,人家活著都難,叫他禁毒完全是空話。

聯合國糧食計劃署曾宣布:由於缺少國際捐助,將不得不停止對朝鮮的糧食援助。這一事態,將直接危及朝鮮270萬飢餓的婦女兒童。朝鮮的飢荒由來已久,但朝鮮政權所謂領袖卻窮奢極欲,絲毫不顧人民的死活,也不顧中國人民的感受。比如媒體報導的,2010年5月3日,金正日一行訪華第一天投宿的大連富麗華酒店,租下了該酒店西館的全部306間客房。酒店有關負責人說:「除了宴會廳和會議廳,租下西館全部客房一天所需費用達30萬元左右。」也就是說,金正日訪華,僅一天住宿費高達30萬元人民幣!金正日投宿的總統套房,面積達750平方米,內部裝潢豪華,配有兩間房間和三間衛生間,備有按摩浴缸、蒸汽浴等豪華設施。同時具備能夠收容10多人的小會議廳。此外,金正日訪華期間乘坐的車輛為超級豪華車賓士邁巴赫,市價達5000萬元人民幣。中還為大規模朝鮮代表團提供了40 多輛轎車和巴士。而這些費用,即金正日一行在華期間的所有費用,全部由中負擔。……

然而,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媒體報導德國總理默克爾在中國南京訪問的情景。媒體報導了一些細節:默克爾抵達南京后,獲安排入住南京市「索菲特銀河大酒店」頂樓的總統套房,套房400多平方米、可以看到南京全景。但默克爾認為這個安排過於奢華,堅持要入住70多平方米的普通商務客房,房價1800元(總統套房的二十分之一)。默克爾說:「普通豪華套間條件已經足夠好了。」早餐時的細節更令人感動。酒店本來準備了兩套方案,房內用餐或是在只為貴賓服務的46樓行政樓層索菲特會所用餐,但默克爾總理堅持和一般住店客人一樣去7樓錦繡西餐廳,而且不進VIP包間,和隨行的德國工作人員一道在大廳吃自助早餐。吃早飯時,默克爾謝絕了工作人員的服務,堅持自己到自助餐台取食物,並自己動手切法式長棍麵包。默克爾在拿食物時,一不小心把麥片麵包掉在地上,她不讓趕過來的餐飲經理幫忙,而是自己將麵包撿起,放回了自己的盤中。默克爾的早餐很簡單,煎雞蛋卷、乳酪餅、西瓜、麵包,也包括掉到地上的那兩片麥片麵包……。

一個是窮如乞丐的朝鮮,是的「血盟兄弟」;一個是富得流油的德國,被划入中的「敵對勢力」。同樣是訪華,金正日窮奢極欲,默克爾簡樸率真。不要夸夸其談說什麼地緣政治、長遠戰略、雙邊利益之類似是而非的東西,僅從上述對比中,老百姓基於自己簡單樸素的認知,就會得出自己的判斷。

——信息一旦開放,任何謊言都欺騙不了哪怕是頭腦簡單的人,除了那些本來就是要存心騙人的傢伙。在金氏父子的獨裁與高壓統治下,朝鮮人民幾乎沒有任何自由,包括經商和發展多種經濟的自由。金氏父子的倒行逆施,使朝鮮經濟長期陷於落後、停滯、或者崩潰的局面。朝鮮人民至今仍然處於類似中國文革時期的狀態,不能自由遷徙,甚至不能外出逃荒,如果未經允許而離開原居住地,將遭到逮捕和拷打。

有些人註定要承受無盡的痛苦和磨難,有些人渴望做夢。但是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人比朝鮮人民更渴求美夢嗎?他們的一生實際上是在一座監獄中度過的,不知道自己是否會受到鎮壓,甚至不知道人權為何物。整個朝鮮,就是一個黑暗的大監獄。可悲的是,一邊忍受著飢餓與奴役,一邊還要喊著「金正日萬歲」,朝鮮人民蒙受著肉體與精神的雙重羞辱。

朝鮮大規模的飢荒,是從前蘇聯解體之後開始的。為了維持朝鮮的金氏獨裁和所謂「社會主義」制度,蘇聯和中國長期向朝鮮提供無償援助,其中,蘇聯又是援助大頭,蘇聯解體,援助中斷,朝鮮經濟頓時崩潰,數百萬人慘遭餓死。此後,聯合國糧食計劃署被迫承擔起責任,為占朝鮮人口三分之一的饑民提供食物。與此同時,大量朝鮮人逃到中國東北地區謀生,也給中國帶來不輕的負擔。就象六十年代初期的中國一樣,朝鮮也將大規模的飢荒歸結為「自然災害」。但嚴重的飢荒持續至今,僅僅是「自然災害」,又難以自圓其說,於是,平壤當局又將飢荒歸結于「帝國主義的封鎖」,在他們「罵大街」式的賭咒中,首當其衝的便是美國,以及「美國的傀儡」韓國。然而,事實上,美國和韓國,恰恰是朝鮮最大的糧食援助國,提供糧食占援助總額三分之二以上。

為了維持獨裁統治,朝鮮2400萬人,卻供養了100萬人的龐大軍隊。在糧食分配上,金正日當局實施嚴格的等級劃分,一等是幹部,二等為軍人,三等城鎮居民,四等為農民。當局還竭力干撓國際人道機構在該國的救援行動,拒絕國際社會對援助項目的監督。一樁明確的事實是,每年金正日生日,平壤當局都耗費高達 60億美元巨資,製造全國上下的「普天同慶」。外界懷疑,許多援助都可能被金正日用於餵養軍隊,發展更具危險性的武力。金正日以核威脅要挾文明世界,向外轉嫁經濟危機,並企圖詐取更多外援的卑劣行為,已經引起各國的反感。包括「大赦國際」在內的國際人權組織,也憤怒譴責金正日當局剝奪朝鮮人民基本人權、包括獲取食品權利的罪惡行徑。

由於食品短缺和營養不良,朝鮮7歲兒童的平均身高為105公分,比韓國7歲兒童的平均身高整整矮20公分。科學家估計,營養不良造成兒童身高不足,僅僅是一個方面,從長遠看,整整一代朝鮮人都將出現嚴重的智力退化。一句話,金氏獨裁政權毀了一代兒童!

當人們在討論伊拉克戰爭的正確與否,還固執地認為,既然沒有找到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美國攻伊就缺乏合法性的時候,朝鮮的災難,卻向人們昭示,對一個飽受獨裁蹂躪的國家,如果它的人民無力反抗,如果國際社會不去「干涉內政」,那麼該國人民的苦難,勢必無休無止了。實際上,來自國際文明社會的真正援助,應該既包括提供物質,也包括推翻獨裁。否則,滾滾援助,可能是「肉包子打狗」,也可能是「養虎遺患」,或本末倒置,或適得其反。當獨裁和屠殺被默認、被容忍的時候,人類的真正文明,就還顯得非常遙遠。

曾經屠殺過數百萬生靈的伊拉克薩達姆獨裁政權被推翻,使更多伊拉克人民免遭屠殺,正是美英等國攻打伊拉克的偉大意義所在。同理,推翻金正日暴政,在朝鮮建立民主,才是饑寒交迫的朝鮮人民之最終出路。

日前,網路上流傳一名朝鮮難民的切身感受的文章,讓人讀後唏噓不已。

該難民在文章中說,為了尋求言論和行動自由,他叛逃到韓國。長期以來,他一直渴望踏上這片土地,做夢都想。在中國停留了很長一段時間后,他終於抵達韓國的仁川國際機場。當他走進機場的入境管理處時,心臟狂跳不已。他不知道千言萬語該從何說起,也不知道他在他們眼裡有多麼奇怪,好不容易才鼓起了足夠的勇氣。「我對他們說,我是一個尋求避難的朝鮮人,然後很快我就被帶進了另一個房間。然後突然出現了兩個男人,他們似乎是級別較高的官員。他們仔細查看了我的文件,然後開始問我,我是否是中國公民。他們告訴我,我將在期限不詳的一段時間內受到監禁,如果我違反了韓國法律,我將被遣返回中國。此後,如果中國政府得知我不是真正的中國公民,我將被送進監獄,遭受重罰,然後再次被遣返,這一次,將回到朝鮮。我承受住了這種壓力,請這些官員打電話給韓國國家情報局。三個小時后,我坐著國家情報局的汽車離開了機場,來到了首爾市區。」

「剛開始,我覺得既害怕又興奮,但為了在這裏安頓下來所面臨的挑戰遠遠超出我的預想。我意識到,從教育背景到文化到語言,朝鮮和韓國之間都存在巨大的差異。從外貌來看,我們都是同一個種族,但從內心來看,63年的分隔使我們變得完全不同。」

「在經過一年的困惑和錯亂之後,我終於努力找到了新生活的意義。然後有一天,我聽說我在朝鮮的母親和哥哥被當局盯上,被迫搬到一個偏遠的地區。我為這個問題痛苦了一段時間,決定回去找他們。我從中國邊境偷偷潛入朝鮮,設法幫助他們逃離。我們輾轉來到寮國邊境,遇到了一個蛇頭,我付錢讓他把我的家人帶到寮國首都萬象的韓國大使館。但是,在我去機場準備返回韓國的路上,我接到一個電話,稱我的家人在越境時被抓住了。聽到這個消息時,我感到自己都要崩潰了。我在進入寮國時對這個國家一無所知;我不會說英語,不知道我的家人被帶到何處。面對沒有人能幫助我這個事實,我再一次感到無力和沮喪。在入境管理處和國家情報局之間來回折返了近50天並支付了罰金之後,我才得以和我的家人重聚。最後我們到了韓國大使館。」

「認為自己是幸運的,因為當我在寮國的時候,我得到了來自各方面人士的許多幫助。這給了我堅持下去的力量。有一次,我問一個澳大利亞人為什麼要幫我。他說他並不是在特別地幫助我,而是在幫助所有貧窮無助的朝鮮人。就是在這個時候,我的世界觀發生了變化,我意識到在這個地球上還是有很多好人的。我還意識到了生命有多麼地寶貴。」

「在韓國,為了前途,我還在繼續學習英語。在這裏的朝鮮人如果想要找到一份工作從而使生活安定下來,不懂英語是一大障礙。當我在中國的時候,情況也是如此。為了學習中文,我付出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我從未想到我在韓國也會面臨這麼大的語言壓力。我還參加了不同機構舉辦的會計學習班,獲得了工作所需的資格證書。所有這些學習活動,再加上兼職工作,讓我感到筋疲力盡,但我知道自己必須堅持下去。到了 2011年,我付出的努力有了回報,我被韓國外國語大學漢語系特批錄取了。我選擇漢語作為我的專業是因為我希望自己能夠參与不斷發展的中韓貿易活動。我還和韓國的大學生一起在韓國統一部擔任學生記者。我撰寫關於朝韓關係以及統一前景的文章。朝韓統一一直是我感興趣的問題,我簡直不能相信自己有機會到統一部工作。另外,我和其他 49名從朝鮮逃出來的大學生一起,被英國駐首爾大使館贊助的『為了將來學英語』項目選中,這使我可以繼續學習英語。我還繼續從事一些自願者工作,此舉的出發點是為了感謝我到韓國之後獲得的所有幫助,還希望能把這種恩惠反饋給其他需要幫助的人們。」

他說,「偶爾想起來,我會驚訝于自己變化得這麼大這麼快。我知道這種變化來之不易,我還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實現我的夢想。這有時會讓我感到害怕和壓抑,但我確實相信,只要有夢想,就會有將來。在現實生活中,朝韓人民長期懷有的統一願望看起來似乎更加遙不可及,隨著朝韓經濟差距越來越大,統一前景變得更加暗淡。然而,我會盡我所能做好本職工作,準備迎接朝韓統一的這一天。我還希望,通過更加努力的工作,我能為追隨夢想來到這片土地的其他人樹立一個榜樣。」……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