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鐵道部、中宣部都與溫家寶過不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3日訊】7月29日,中共中宣部再度發令,嚴禁國內媒體和記者繼續報道和評論溫州高鐵慘禍,並強迫全國媒體,緊急撤下所有將於次日(7月30日)刊登的報道、評論和相關文章。這是該起慘禍發生後,中宣部第三度下達輿論禁令

解讀中宣部禁令,針對多重對象,具有多重含義。針對國內媒體與記者,中宣部的禁令,無異於戲弄與羞辱。再一次向世人證實,中國傳媒與記者,妾身不明,說是二奶,又像丫鬟;一個似是而非、名不符實、不尷不尬的角色:名為傳媒,實為工具;名為記者,實為走卒。

出乎中宣部意料的是,這一回,國內媒體與記者,竟以各種方式造反。廣州《南方都市報》刊登題為“他媽的‘奇跡’!!!”的整版評論(7月31日),劍指當朝;北京《新京報》、上海《青年報》等以開天窗方式抗議;浙江《錢江晚報》、上海《東方早報》等,則以留白方式抗議,《錢江晚報》甚至直述:“寧願留白,也不獻媚!” 據統計,這回,以直接或間接方式抗命中宣部的國內媒體,多達百家。

其中,包括中共主要官方媒體。幾天前,一名中央電視臺女主播,以哭腔報道慘劇,並要求鐵道部“真誠道歉”;一名中央電視臺記者質問到達現場的溫家寶,如何解釋:“我們站的地方,幾天前還是一片狼藉,現在已經看不到痕跡了。”

這是“六四”事件後,中國媒體和記者的首次集體造反,盡管,這一回的集體造反
,不如1989年那回,來得那麽聲勢浩大與規模驚人,但考慮到當下嚴寒的政治氣氛,已經是難得的突破。“多行不義必自斃。”不可一世的中宣部,最終極可能葬身於它自己長期統管、並百般鉗制的國內媒體。

中宣部的報道禁令,公開鄙視和嘲弄生命,在死傷者及其家屬的傷口上撒鹽,等於
同後者為敵。中宣部,不僅是毫無人性的宣傳機器,而且是制造敵人的高效機器,發生在中國的每一次人禍,都足以讓中宣部制造出更多敵人。中宣部的主觀動機,是死撐中共政權;而其客觀效果,卻是讓中共四面受敵,“陷入人民群眾的汪洋大海”。

針對溫家寶,中宣部的禁令,是無視這個“總理”的存在。溫家寶於慘禍發生後第六天,才到達現場,當時,明顯內疚的溫,在烈日下舉行了長達近一個小時的記者會,中央電視臺(受命)不予直播,並在當天的新聞聯播中,將有關溫的這一活動故意(受命)放在次要位置。

在慘禍現場,溫家寶說了這樣一句耐人尋味的話:“我得到這個消息立即給鐵道部負責人打電話,他可以證實我只說了兩個字,就是救人。”溫接著又說:“鐵道部門有關方面是否做到這一點,要給群眾一個實事求是的回答。”

在這裏,溫挑明,鐵道部自行其是。而溫所指的“鐵道部負責人”,既可能是鐵道部長盛光祖,也可能是分管鐵道的副總理張德江。因為,正是這個張德江,下令優先通車,而不是優先救人。他的原話是:“要抓緊清理現場,盡快恢復通車。”於是出現罔顧人命、強拆並砸毀車廂、就地挖坑掩埋車頭的粗暴鏡頭。毀屍滅跡,激起全國公憤。

溫家寶的“爆料”,在解脫他自己的同時,也間接公開了事故處理的責任人。然而,這個責任人,絕不僅僅是“鐵道部負責人”,而是“鐵道部負責人”背後的高人--那些與溫家寶別苗頭的政治局常委,或者,政治局常委們。否則,下屬國務院的鐵道部,安敢違抗“國務院總理”?

在事故現場,溫家寶要求“調查處理的全過程必須公開透明”,但隔天,中宣部就下令不得再報道這起慘禍,等於直接煽了這個“總理”一記耳光。中宣部的背後,是李長春,是新“四人幫”(吳邦國、賈慶林、李長春、周永康);而中宣部的禁令,顯然還來自胡錦濤的點頭。

顯見,在中共高層,溫家寶已經被孤立;在權力結構中,溫家寶已經被架空;如果溫當真病倒,新“四人幫”們必巴喜不得。只是,缺少強人的當今中南海,已經無人有能耐將溫扳倒,無力再上演當年趙紫陽因披露“鄧小平才是最高決策人”的內幕而遭鄧罷黜、軟禁的那出戲。

鐵道部、中宣部,都與溫家寶過不去?實際上,是與民為敵的制度與溫家寶過不去
;而混跡這個罪孽制度的溫家寶,如果真還有那麽丁點良心,又豈非自己與自己過不去?

秉承毛澤東遺產的中南海,左仗專政機器,右靠宣傳機器,在經濟“大躍進”的表面繁榮下,借助於耗盡國脂民膏的軍費和維穩費,勉強維持政權。至今日,高層分裂,媒體造反。離心離德而內訌不斷的中共腐敗集團,還能走多遠?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