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間借貸何以變得瘋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4日訊】中國民間借貸從地域上開始從沿海延伸擴展到內地,從參加人數上開始吸引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普及到普通家庭,從借貸利息上喊出的所謂投資回報的數字也越來越高。

民間借貸在中國不是一個一天兩天的新現象。今天所以成為許多報刊媒體的焦點新聞是因為以穿上民間借貸外衣的高利貸成為當下中國最為賺錢的行業之一。

現在的問題是,為什麼眾多的人、甚至國有銀行都變相參与其中,為什麼這種俗稱「利滾利的印子錢」在中國有有利可圖的誘人市場?

深圳職業經理人趙偉表示:「因為通貨膨脹很厲害,實體經濟沒有得到明顯的起色。這個時候很多人都拿錢去投資工廠虧錢,投房地產虧調控,投股票,股票像過山車一樣,所以錢就沒有出路了。很多私人主就把錢用來滾錢。因為相當多的人,他急需要用錢。這樣就陷入惡性的循環當中。這種遊戲是非常危險的。它對實體經濟、地方經濟、對投資(出錢的人),長期下去難以維繫下去。既然都知道它是毒藥,還有很多人拚命地去喝它。那就是古代的一個成語叫飲鴆止渴。」

飲鴆止渴已經讓許多民眾淪為被屠宰的羔羊。

例如,今年三月初, 河南誠泰投資有限公司帶著通過民間借貸獲得的一億兩千萬元人民幣的客戶資金人間離奇蒸發了,相關媒體報道說「近百名投資者陷入恐慌」。

雖然如此,在四川成都辦有「富人閱讀網」的龔明義先生表示,民間借貸,特別是那些在親朋好友間借貸的成功的案例占多數,沒有必要大驚小怪。

「民間借貸由來已久,很久很久,在我的記憶中,至少有20多年的歷史了。這會兒可能是它的問題突顯出來了,我認為沒必要特別的大驚小怪。誰有錢誰投資,你說的捐款潛逃,高收益高風險是正常。如果沒一點風險的投資,很多小的經營,小的企業,甚至小的貿易,小的生意都沒辦法做成。那經濟更糟糕。我不認為它是毒藥,還認為它是刺激經濟發展的方式,或者資本流動的渠道,一種形式。至於這是規則經濟還是非規則經濟,那是另外一回事。」

廣東民營企業主帥先生表示, 民間借貸目前在中國越來越普及反映出中國經濟發展開始變得畸形和發展方向開始變得迷茫,普通人參與所謂的「放水」和民營企業參与所謂「抽水」是國家金融政策和制度逼的。

「比如我們現在各個都想到把我們的錢保值嘛。前年一百萬我可以買兩套房子,今年我可能就能買一套。怎麼樣讓把這錢保值?現在什麼都漲了,說實話,錢放哪裡就等於流掉了。錢只會越來越不值錢。想讓它保值,以前做股票,大家投股市都會賺錢。現在是誰投誰虧的。投基金也是一個騙一個。還有什麼行業做實業在中國做得太辛苦。有關的強力部門稅收又那麼高,世界排行第二。還有管得又多,吃喝卡拿要,還要行賄,一大堆灰色收入都要給。」

民間借貸說到底是一種「錢生錢」的投資方式,不是所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下的產物。

帥先生說,要改變民間借貸在中國變得瘋狂的局面還得依賴中國制度的改革,比如官員的升遷不要一味與GDP高低挂鉤,國有銀行不能門只對國有企業和公務員開;民間借貸發展到一定程度就會走向反面,制約中國經濟的發展。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