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90後對決90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4日訊】中國共產黨今年90歲了。為慶祝中共的90大壽,京滬高鐵定於7月1日黨的生日這天,向黨獻禮通車。可惜,高鐵雖然是新生事物,但是由90歲老黨來主持,難免也顯得老態龍鍾了。雖然鐵道部發言人王勇平在七七事變紀念日如何高亢的宣布中國高鐵技術早遠遠優於日本新幹線,從而大長中國人民的志氣,大滅小日本的威風,但是好景不長,通車第11天就發生停電事故,接著在這5天內出現6次故障,打破了中國高鐵神話。

7月23日,是中共召開第1次黨代表大會的真正日子,卻又發生了「動車」在溫州的衝撞事故導致幾百人的傷亡,事故真相的撲朔迷離與搶通車不救人的行為,不但國內輿論大嘩,老外也為之側目。似乎這個90歲的黨已經瀕臨死亡而神智不清,做出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出來。而不管是為了掩蓋真相如何強詞奪理的胡說八道,我們的王勇平同志出來說,「反正我信了」。似乎全中國、全世界都要聽命于這位孤家寡人。

面對7.23事故,中國90後的傑出代表人物,清華大學學生蔣方舟寫了一首詞:「我坐動車頭,君坐動車尾,昨日動車撞動車,同做動車鬼。貪腐幾時休,獨裁何時已,官無道德禽獸多,和諧你媽個腿。」短短一首詞,已經把事故的整個政治環境與前因後果都寫進去了。

今年第26期的香港亞洲周刊有關中國90後的特稿介紹,他們不是「另一代人」,而是「另一類人」,因為他們開始成長時候,是中國進入網路時代,所以是完全的網路人,與80後還受市場影響不大相同。因為他們是網路一代,所以對事物的看法,與其他世代不盡相同,他們接受西方的觀念與制度,或者說,就是認同普世價值。這是中共的內部調查得出的結果。為何共產黨對茉莉花革命那樣緊張?就是因為網路世代改變了伊斯蘭世界,有什麼理由他們不會改變共產世界?中國人大委員長吳邦國今年3月在人大會議上急急拋出「五個不搞」,就是對90後的反擊。

當然,對這個90後要做廣義上的理解,不應該只是指90後出生的,而應該是與網路密不可分,至少是透過網路來接受資訊的網路世代,因而也非常自我的一代;固然他們也有不少缺點,但是他們擺脫了共產黨的洗腦而有獨立思考能力,這是最重要的,也是對共產黨形成最大的威脅。

90後的成長與他們的表現,從網路就可以看出來。上世紀末、本世紀初的中國網路世界,是受共產黨控制的,因此在北約轟炸中國駐貝爾格萊德大使館,中美軍機在海南上空相撞,乃至911事件,他們都幾乎完全站在共產黨的一方,陷入民族主義的狂熱。但是到了今天,他們常常站在官方的對立面,如果不是防火牆、網路警察與五毛作怪,這種表現會更突出。

這次7.23事件發生,溫州人,尤其是年輕人的表現,例如去救人、去捐血、組織義務車隊幫助受難家屬等等,相當大程度上扭轉了人們對溫州人的偏見,他們從「向錢看」進化到了「向人看」。常常為世人詬病的中國人的素質開始見到了轉變。可悲的反而是90歲的中國共產黨,還維持著要黨性不要人性的陳舊觀念和做法,才有那些引發眾怒的表現。

10名在香港升學的中國內地學生最近在網上發起聯署,就溫州災難提出13項訴求,聯署信不但呼籲港人響應,說:「與那片土地血脈相連的香港,真的就可以倖免于集權的惡果嗎?」他們並且同情與呼應香港市民抗議在中國強迫下興建高鐵的社會運動,因為「花費600億的工程,最後卻帶來驚恐和死亡,你,不氣憤嗎?」他們沒有站在「祖國」的立場,而是站在香港人的立場來看問題,在過去也是少見的。還在幾年前,香港大學學生陳巧文因為支持西藏的人權而被內地學生圍攻,這個變化不能說不大。

中國的未來,取決於90後的中國人民與九十歲的中國共產黨的對決。「老而不」的共產黨應該重溫一下毛澤東的教導,面對八、九點鐘的太陽,如果還要搗亂與頑抗,會有好下場嗎?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