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賽萌:從鄧小平的「貓論」到薄熙來的「糕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4日訊】前段時間,中共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在市委三屆九次全委會上表示,重慶縮小差距、促進共同富裕不是在搞平均主義、吃「大鍋飯」、走「回頭路」,不但要把「蛋糕」做大,更要把「蛋糕」分好。

據《重慶日報》報導,20至21日,中共重慶市委召開三屆九次全委會,市委書記薄熙來以「縮小三個差距,走共同富裕道路」為題,向大會作了主題報告。在報告中,薄熙來說,做大「蛋糕」和分好「蛋糕」不僅可以兼得,而且越是把「蛋糕」分得好,就越能把「蛋糕」做得大、做得快。

薄熙來的這種「先分好蛋糕再做大蛋糕」的論點一出,在國內外輿論中引發強烈反響,備受媒體好評,之前由於唱紅打黑而備受詬病的薄熙來似乎又有了一張不錯的王牌可以打。近年來,薄熙來主政重慶,開創了「重慶模式」,但大陸政界學界對其存在很大爭議:以烏有之鄉為代表的中國新左派們對薄熙來給予巨大的支援和高度的讚揚,並派代表團高調地赴渝調研,認為薄熙來開創的「重慶模式」強調了民生是硬道理、公正是生產力,體現了中共內部的自我更新能力;而信奉自由主義的知識份子則謹慎以對,認為「重慶模式」是中共遺留的政治遺產及革命文化的資源來強化政府力量,必須對「文革」還魂警惕,應該強調公民社會發育與法治。

正當人們對中國政治是「左轉」還是「右轉」爭論不休時,胡錦濤的「七一」一錘定音。講話中,胡錦濤搬出承認「文革」和「左傾」是錯誤的兩個《決議》,對薄熙來「唱紅運動」和「毛派」首次表態否定。胡在講話中說,文化大革命沒有進步的意義,這是中共中央正式的一個決定。胡錦濤在如此重要日子裏,再次強調「不折騰」,就是指不能推廣重慶模式,而曾經風光無限的薄總督在十八大後的政治前程也令人堪憂。

在如此背景下,薄熙來提出「蛋糕論」,並說共同富裕是一個很大、很難的題目,三十年後再來復習小平同志的講話,感其高瞻遠矚,通觀全局,講問題入木三分!

聽其這番高瞻遠矚的「糕論」,不禁讓人想起鄧小平那通俗易懂的「貓論」。鄧被中共官方譽為「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他的治國理念及各種政策方針仍左右著中國大陸的政治走向。就薄熙來目前尷尬微妙的處境而言,他提出「糕論」是其深思熟慮的結果,更有著明確的政治目的,希望藉此撇清與毛派的關係,並以根正苗紅的改革繼承者自居。因此,薄熙來的「糕論」與鄧小平的「貓論」可謂一脈相承,其本質上是玩弄機會主義權謀,都是為自己爬向最高權力交椅的途中大造輿論。

「貓論」始於上世紀60年代,發揚光大於改革開放。1962年,一些農村地區為了應對饑荒和自然災害,自發產生了包產到戶、責任田等各種各樣的生產形式,鄧小平用「貓論」——不管黑貓白貓,抓住老鼠就是好貓來表述他對恢復農業生產和包產到戶的支持。

文革中,毛澤東點名批評鄧小平的「貓論」,讓這句民諺揚名國內,被老百姓所熟知。文革後,為了徹底打倒以華國鋒為首的「凡是派」,也為了樹立鄧本人在黨內的權威,鄧發動了對文革的有限清算,通過對文革的清算和「非毛化」運動,鄧重掌最高權力,並自封為「第二代核心」。當初被毛痛批的「貓論」自然成為不容置啄的真理,十一屆三中全會後,更是成為了中國經濟發展上的一個重要理論標誌。

其實,「貓論」表現出鄧一貫的機會主義,只要能達到目的,便能暫時為我所用。對西單民主牆一代的民主人士如此,對前總書記趙紫陽亦如此。前者為其登上最高權力的寶座凝聚了民意,後者為改革開放殫精竭慮,使鄧戴上了「總設計師」的桂冠,但當他們一旦不合鄧意的時候,要麼被投進監獄,要麼軟禁至死。

這便是獨裁者翻雲覆雨的厚黑權謀,民意為我所用,亦為我所控。

如今,薄督高喊「蛋糕論」,其目的跟鄧小平一樣,是為了能在十八大中更上一層樓,希望以政治正確下的民意來為自己的仕途增添砝碼。不然,便無法解釋既然薄熙來看到了當今社會的種種危機,但為什麼只談民眾收入分配的差距,而閉口不談導致這種差距的制度性原因呢。

其實,在當下大陸,分配收入的差距僅僅只是跛足改革的惡果之一,甚至只是表層現象,其實質是民權匱乏而官權肆意,是鄧氏跛足改革下的官權通吃的零和遊戲。倘若薄熙來真正想要分好蛋糕,首要任務是制定好公正透明的分配規則,拋棄以前的暗箱操作和變相掠奪,然而,身為太子黨代表人物的薄熙來有這般勇氣和魄力麼?

獨裁者不但工於心計,更精於計算。所以,當鄧重掌最高權力,當否定文革和平反大潮使中共獲得新的民意支持,當那些被打倒的中共權貴紛紛重新出山,否定文革的政治價值已經最大化了,必須叫停。

因為,繼續清算,非但毫無收益,反而會導致重新掌權的權貴們雞飛蛋打。毛澤東不但是中國的史達林,更是中國的列寧,重新掌權的權貴們都是毛的傳人和一黨獨裁制度的最大受惠者,倘若徹底清算毛時代的制度性罪惡,那麼中共統治的合法性也將隨之葬送。所以,一旦鄧小平大權在握之後,他就重提「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和鎮壓民主牆,當局就以欽定的中共中央決議的形式為毛時代蓋棺論定,民間流傳有關「五人幫」的說法也被嚴令禁止。

現在,薄熙來以鄧氏改革繼承者自居,也妄圖玩弄「順天命,應民意」的獨裁套路。所以他說:「當年我們黨之所以能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得人心、得天下,就是由於始終與人民同甘共苦,官兵一致、軍民一致,這是我們制勝的法寶。今天也絕不能丟了這個法寶。」

在這段話裏,薄熙來把自己的意圖說得再明顯不過了,他所謂的「分蛋糕」只不過是中共在奪天下的過程中積累的一個經驗,是一個馭民的法寶,而絕非基於執政者的權力謙卑,更不是源於現代政治觀念中的服務意識。

在自由民主的社會,競選者描繪出一系類美好政策來討好選民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因為這些政客知道,民眾手裏的選票決定著他們的政治生涯,一旦不能兌現便面臨下臺的風險;而專制獨裁的國家則不然,一旦野心家憑藉其滔滔雄辯蠱惑了民眾,那大眾的災難必將後至,因為野心家一旦掌握了絕對權力,必然要用這不受制約的權力去實現自己夢寐以求的吞天野心,正如希特勒妄圖征服全世界和毛太陽叫囂解放全人類一樣。

在專制獨裁的國家,統治者必定敵視民意,因而,他們口頭的一切美好承諾都僅僅服務於自己的統治,是為撈取政治資本的投機。野心家們不但精於算計,而且個個都是故事王,在還未得勢時,為百姓描繪一個令人沉醉的烏托邦世界是他們的慣用伎倆。當初毛太陽不是也聲稱要建立一個沒有壓迫、沒有階級、沒有饑餓的社會麼,不是喊著跑步進入共產主義,吃飯不要錢,買東西不要錢麼?結果是大規模的人權災難,無休止的階級鬥爭和慘無人道的餓殍偏野……

文章來源:《縱覽中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