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恐怖!馬三家勞教所黑暗生態實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4日訊】 最新一期《中國人權雙周刊》詳細揭露了馬三家最黑暗的勞教所生態、以及獄警如何利用恐怖酷刑作為斂財手段,引起了海外媒體關注轉載。馬三家勞教所使用的酷刑種類和駭人程度,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在這裡,人命有如草芥,隨時可能被折磨而死。

根據第57期的《中國人權雙周刊》披露,被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的人,何時某個被勞教的人“突然死了”,抬走就得,所有的人都波瀾不驚,就像沒這回事一樣。

馬三家勞教所警察消除“安全隱患”的方式,就是各種駭人酷刑以及死命地打人。在給人用刑時,要么強度超大,要么時間超長,再就是要打得你的恐懼深入骨髓,打得你今後連產生任何反抗的絲毫想法都不敢,總之是讓你的痛苦超越生命的承受極限,讓你徹底屈服,很多人就這樣被獄警嚇破了膽。

2010年9月3日,被勞教的曹承元臨近“解教”(即出獄),因獄警給他的減期太少,就在閒談中埋怨了幾句。獄警於江得知此事,就給曹承元扣上一個對抗改造的帽子,開始毆打他,不僅對他拳打腳踢,還扇他嘴巴子。連續打罵一個小時後,於江命令曹承元整夜罰站,不讓休息。次日早晨繼續打,早飯後接著打,打完繼續罰站。下午於江午睡起來,又將曹承元用背銬銬住,進行了持續3個多小時的瘋狂電擊,然後責令他像狗一樣爬著出去,在大廳跪給其他人看……。

全馬三家公認的最惡最狠的“打手”之一,就是獄警於江:警號2108213,男,37歲左右,身高不到1米60,臉色發黑,滿臉呈殺氣。 2008年9月馬三家一所三大隊成立時,他被選中調過去,在諸多警察中脫穎而出。為整治勞教人員,他使用了很多種折磨人的酷刑手段,比如:上大掛、關禁閉、抻床、死人床、電擊、劈腿、用煙熏、綁吊在床上、灌芥末油、用開口器長時間撬嘴等等。

各種酷刑與培訓教材中駭人的“人體小冊”

比如於江發明的“抻刑”,就是使受刑人面向一張上下舖的鐵架床,以站立姿勢把你的雙腳綁在離地20厘米的橫樑上,大腿前面頂在床頭上,上身呈90 度,雙手被銬住,用繩子綁在手銬上向前用力抻緊,綁在上鋪床尾的橫樑上,據說時間一長,當手涼透了時痛感會減輕。於是警察會看著時間的長短,或摸你的手,一旦你的身體完全涼透了就讓你松下來,過十分鐘後再抻上。在這過程中,警察往往還要用電棍電擊你的頸、手、腹、背等處,用腳踩綁在手和床之間連接的繩子,使你疼痛難忍,關節會被抻脫位,有的人雙臂被抻得筋斷骨裂,身體所承受的痛苦無以言表,想喊都喊不出來……這種酷刑就像古代的五馬分屍一樣,平常人根本挺不過一分鐘就苦求下床。

還有一種酷刑“上大掛”也是出自他的發明,就是弄一個大板凳,給你戴上手銬,將手銬的一頭銬在旁邊的固定位置上,把另一隻手銬掛在另一邊的固定物比如暖氣管子上,然後把凳子踢走,讓你的身體懸在空中,人像飛機一樣飛起,兩肋和胳膊劇烈疼痛,手銬殺到肉裡,讓你不自覺地發出刺耳的震動天地的尖叫聲……

就這樣,各種酷刑在馬三家勞教所被發揮到極限。在勞教所內“四防”人員(協助獄警的勞教人員)有一定的活動自由。有一個“四防”人員有一天在打掃警察辦公室時,偷出來一些勞教所警察的培訓教材,發現裡面竟然有大量從醫學、法醫學、人體力學、心理學等專業角度教導警察如何折磨人的知識,比如以什麼樣的姿勢把人吊銬最痛苦、什麼酷刑不能超過多長時間、人在什麼狀態下承受的極限是多少、什麼傷外表看不出來、什麼樣的死亡無法驗傷等等,看後令人毛骨悚然。對那些警察來講,這可真是十分實用的折磨人的技巧,哪個警察如果不懂怎樣給勞教人員製造痛苦,看看這種小冊子就夠了。

馬三家如地獄魔窟 打死人埋血衣

勞教所裡面關押的,除了偷盜、吸毒、賣淫嫖娼人員,便是受到不公正對待的上訪人員、維權人士、信仰人士等。當局把所有他們誣陷的、想打倒的人,都關進監獄、勞教所,不僅不再區分什麼政治犯、刑事犯,反而惡意把良心人士、信仰人士和真正的罪犯、社會渣滓關到一起,目的就是最大限度地敗壞他們的形象,污衊他們,孤立他們。

其中,很大比例的是法輪功學員。他們所遭受的迫害,是相當慘烈的。據海外媒體《大紀元時報》2010年6月24日報導,因上訪告狀被關押進馬三家勞動教養院的遼寧瀋陽鐵西區市民蓋鳳珍講述了自己在那裡的親眼見聞:

“2008年9月9日或10日的晚9點半後,我去廁所的路上,親眼看見管教對兩個法輪功學員施加酷刑。管教把她們打得死去活來,慘叫聲令人心悸。 6 個男管教隊長在打一名張姓女法輪功學員時,用棉籤、夾子往私處捅,捅小便處,不讓她們大小便。最後把人打得不行了。”,“6個戴白色手套的男子把屍體抬走,但這個人的姓名無人知道。我們幾個被勞教人員都看見他們把人抬走了。其中有馬三家勞教所公安處的處長。”,“我們看見管教在勞教所後面的樓下埋了什麼東西,第二天我們看見在同一個地方他們挖出埋藏的血衣,一看就是被勞教人員穿的囚衣。我們後來告到城郊檢察院,帶著檢察官去指證,但檢察院和馬三家都不承認這件事。”

還有一個叫王海輝的法輪功學員,也遭到連續幾個月被上抻床、上開口器、上大掛。有人看見於江對王海輝用刑,整個上午於江都在連續電擊他,他被電昏過去六七次。王海輝每次昏倒後,那些於江專門叫來的配合他的普教學員,就把王海輝抬回來,用冷水潑醒,而後繼續……

幾年來,被打得皮開肉綻多次昏死的;連續幾天、幾個月上抻床、上大掛的;長時間遭連續電擊的等等,數不勝數,令人不寒而栗的恐怖慘叫聲幾乎每天都要在一所三大隊的空中響起來……

恐怖殘忍的酷刑是斂財的手段

說獄警酷刑虐待在押人員是為了斂財,很多人會覺得難以置信,然而事實就是如此。獄警於江就是這樣一個最凶狠打人斂財的典型例子。

家住遼寧省瓦房店市的於作剛因盜竊被勞教,於2009年5月6日送到馬三家勞教所。到三大隊後,管教大隊長指定他當“坐班員”,即協助大隊管理普通勞教學員,是一種不用做奴工的肥差。獲得這樣的肥差是要給於江回報的,但是於作剛一連幾天也沒什麼表示,逼得於江親自來暗示他:要想多減期,過得舒服,你就要主動向我靠近,“只要能對得起我,任何其他隊長、幹部你都可以不搭理。”

但是於作剛的家人一直沒來探視,於作剛也一直沒有機會和外面聯繫,拿不到賄賂於江的錢。到8月28日這天,於江爆發了——他找了一個理由就對於作剛瘋狂地拳打腳踢,惡狠狠的大嘴巴子打了足足有三四十個,一邊打一邊罵:“你這個不要臉的,你這個狗娘養的小氣鬼,捨命不捨財,像你這樣不懂事的,我會讓你死在三大隊。我整死你,你信不信……”於作剛被打得鼻青臉腫,右耳軟骨骨折,“坐班員”被免了,下到車間幹苦工去了。後來外甥和妻子給於作剛送來了錢,於作剛趕緊買煙和送錢票給於江,擔心被於江整死的恐怖日子才稍有緩解……

無處不在的酷刑與虐待使被勞教人員惶惶不可終日。打得這麼厲害,而出路就是想辦法和他搞關係,用錢財賄賂他,用錢買較舒服一點兒的“俏活兒”,這正中於江下懷。這樣,於江發財了,而買到“俏活兒”的“四防”人員發現,他們也可以發財——因為他們是於江的打手,是向於江行賄的通道,狐假虎威,他們可以暗中截留一些錢。後來傳出來,有的“四防”人員解教時竟然會有幾十萬元的存款要帶走,於江等警察就更不用說了。

警察的罪惡難以揭露的原因

像馬三家這樣發生許多惡性事件的勞教所、監獄,被揭露出來的黑幕卻少之又少。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大陸的各監獄和勞教所有計劃、有目的的刻意封閉、封鎖監獄勞教所裡面的消息,同時通過媒體的宣傳,通過包括影視作品在內的各種文藝形式,製造各種假象。可以說,它讓一般中國人相信了它的宣傳,對於揭露出來的迫害真相不相信,或不敢相信。

這就造成一種局面,一方面是外人不相信警察在監獄、勞教所裡面製造的非人狀態;另一方面,一旦有人揭露裡面的黑幕或控告警察的暴行,公檢法機關立即和媒體沆瀣一氣,做足掩蓋文章。他們為了維護他們營造的假象,不惜包庇犯有嚴重罪行的警察和官員,層層造假,掩蓋觸目驚心的罪行,以矇騙世人。加上作惡者上下“公關”行賄,和其他官員結成利益共同體,而中共體制內的腐敗已經到了令人咂舌的地步,諸多因素合到一起,即使有忍無可忍的受害者對他們的罪行提出控告,最後也都往往落得勞民傷財而罪犯卻紋絲不動的結局,這就使得大陸的監獄勞教所早就成為罪惡深藏的魔窟,而不為人知。

至於馬三家勞教所,它一直以來就利用其緊跟當局迫害政策、自身機構規模龐大、深藏犯罪現場的特點,不知隱藏了多少令人髮指的罪惡。在有目的、有策劃地勾結媒體、給媒體“餵料”,欺騙輿論,藉以抵賴事實真相方面,可為技藝嫻熟,游刃有餘。馬三家勞教所一方面瘋狂作惡,一方面通過媒體的造假報導以假面目欺騙外界,致使重重黑幕很難揭開。

控告,衝破警察營造的重重恐怖

許多被勞教的人屈服沉默於殘酷的環境下。然而,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的西安人法輪功學員孫毅則不同。為使孫毅屈服,於江等人在他身上可謂用盡了各種各樣的酷刑。然而,儘管他們幾次都把孫毅摧殘到奄奄一息,但孫毅都以其超常的毅力,頑強地活了過來。孫毅所遭受到的種種酷刑從2010年1月18日開始一直持續到2010年4月26日止,歷時3個多月,家屬找到遼寧勞教委、司法廳提起控告才結束……

就像恐怖的黑暗中出現的一道亮光,人們開始關注他的故事。

人們漸漸知道了,在孫毅被馬三家勞教所非法關押的第一個年頭,和其他勞教人員遭遇的一樣,他的家屬幾次從老家西安乘坐火車,來到馬三家要求見人,警察們都蠻橫地不讓見面。不同的是,他的家屬沒有就此退縮,因為得不到孫毅的消息,不清楚他的生死,他們鼓起更大的勇氣前來馬三家維護自己的“探視權”。

馬三家勞教所不肯讓家屬會見孫毅,除了蠻橫之外,更大的原因是他們不敢讓家屬看到孫毅被迫害的慘狀,以免其罪惡外洩。家屬無奈之下,決定跟勞教所“講法律”,專門從北京聘請了維權律師,到勞教所來據理力爭。

因為孫毅的家屬、律師堅持不懈地找馬三家勞教所,找有關部門,堅持向紀檢與管理部門,向省勞教委、司法廳等單位控告馬三家勞教所的違法行為,終​​於有一天,有檢察官受理了這個案子。他們表示要調查此事。

這樣,馬三家勞教所礙於來自“上面”的壓力,不得不同意家屬與孫毅見一面。雖然家屬和孫毅只是隔著大玻璃牆互相看了一看,孫毅受到嚴重迫害、像個垂危老人的慘狀被家屬看見了。為保住孫毅的生命,家屬表示如果孫毅依然受迫害,他一天不被放出來,家屬就一天不停止上告和檢舉。這樣,檢察院到勞教所來調查了解有關情況。雖然馬三家勞教所得到消息後,隨即清理現場、毀滅證據、安排人作偽證​​等應付調查的措施,但是,獄警於江被調查了,孫毅也從上大掛的刑具上被放下來了,那些受到警察欺凌迫害不敢吱聲的人們,他們被恐懼吞噬的內心深處裡面,漸漸燃起了依法維護自己的基本人權的希望,反迫害的勇氣也開始返回到自己身上來了。

更多的人站了出來

2010年9月7日,已被解教的曹承元就馬三家勞教一所三大隊管教大隊長於江和管教幹事李猛在勞教所迫害自己的犯罪事實,向檢察機關提出控告。不久,於作剛也鼓起勇氣向檢察機關控告於江無端虐待自己的罪行,並且就孫毅在馬三家勞教一所三大隊受虐待的事實向有關方面作證,並寫出了證明材料,聲明當初在勞教所在於江逼迫下向當地檢察院人員違心作出的偽證作廢,指出孫毅被毆打和長期酷刑折磨才是事實。同時決定控告於江的還有其他一些受到中共勞教所非法迫害的人。

他們慢慢認識到了:中共警察對你違法犯罪了,只要你不再怕他們,他們早晚有一天會受到正義的懲罰與製裁,只是時間早晚而已;恐懼,以至於不敢行動,助長的反而是邪惡的囂張。不管那個警察多麼厲害,有多硬的後台,執行的是誰的命令,他都是在違法犯罪,都​​是見不得人的,他們是最心虛的,畢竟他敗壞了他的上級或主子拚命營造的名聲,一旦他被其主子認為成了麻煩的製造者,他被拋棄的日子也就到了。

中共內部已有人收集迫害罪證

勞教所中的非法罪行,尤其對那些大批的信仰人士的非法關押迫害,終究會被清算。據明慧網報導的一篇題為《鐵幕後,多少雙敏銳的眼睛》,文中講述了一名陝西政法系統幹部,根據自己的耳聞目睹,詳細揭露了原西安科技學院黨委副書記、副院長、電氣自動化學科教授法輪功學員楊恆青與其子楊昭俊受迫害的過程。在他的親筆揭露中,已經看到系統內部早已有人默默地收集相關責任人的罪證了。對此,這位政法系統的干部說:’出於做人的良知,我一直利用工作關係之便收集有關法輪功受迫害的各種材料,準備在適當的時候拿出來,作為向那些迫害者追究責任的證據。 ‘他的話雖然不多,但是確實令相當一部份人感到後怕,這些後怕者當然就是那些在中共上層對法輪功發布迫害指令的人。 ”

這位政法工作者的真誠勸誡:“俗話說:’善惡有報’,’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根據多年的歷史經驗和國內外的各種信息,他堅信這樣迫害善良百姓的日子絕對不會持續太久,一旦形勢大變,這些罪行是一定要清算的。”

──轉自《看中國》
馬三家勞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