鯨吞喝血大惡霸 官逼民反火燒眉(組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6日訊】(新唐人記者易如采訪報導)廣州市白雲區嘉禾街望崗村中共黨支部書記黎志航,濫用職權,採取變賣、低價出租耕地;鯨吞村集體巨額財產;操縱選舉手段等,使望崗村的一萬多人被逼得走投無路、無法生存。村民們多次上訪,但結果要么石沉大海;要么明顯偏袒黎志​​航。黎志航共產黨幹部這樣一手遮天,胡作非為,公然搶掠,使崗村一萬多村民於水深火熱之中!村民質疑:共產黨幹部不是為人民服務,而是為人民幣服務!

鯨吞集體巨額財產廣大村民“無地自容”

據知情者和本臺記者反映,2010年7月,黎志航與當地惡勢力集團——洪興食品公司以所謂帶資的形式租用村新陶瓷市場(106國道邊),高​​價建造。(價格畸高,達到超千元/平方米)。該工程未經審核,工程完工後,便以極低的租價、每月每平方米10元返租給洪興食品公司。該公司(在建工地)隨後卻以45元/平方米的高價租出(每個商舖另收入場費1萬元),租用時間為30年(以往村租期20年),這項交易使村民的損失達到1.63億元。

同年7月,黎志航又以所謂舊陶瓷市場的改造,將40畝耕地,再次私下交由洪興食品公司承建,建築面積達到26640平方米,市場建好後的出租形式、租金單價與租用村新陶瓷市場模式一樣,這項工程(舊陶瓷市場)的改造,從施工到租出後使村民的損失達到3.14億元。新舊兩項工程使村集體損失財產合共4.77億元(1.63億+3.14億)。

假公濟私 謀取暴利

2010年4月,在未經村委研究並未報廣州市嘉禾禽畜交易服務中心董事會批准的情況下,黎志航夥同廣州市嘉禾禽畜交易服務中心董事長黎建亮(村黨支部支委,下圖)擅自賤價出租廣州市嘉禾禽畜交易服務中心大門旁,靠106國道2270平方米的土地(租賃合同見附一),時間長達27年,造成“中心”損失達2353萬元。

同年4月,再次擅自與私人簽訂租賃合同,賤價將與廣州市嘉禾禽畜交易服務中心配套的5151平方米(承包合同見附二)的停車場,以2元4角/平方的價錢,轉給黎鏡華(黎志航公司的合作夥伴)承包經營,並允許他人新建、改建。而且租賃時間長達30年,造成“中心”只能收取400多萬元租金。直接損失1500萬元(以上兩項所涉及土地,按“中心”之前與望崗村簽訂的合同規定,是不能轉租的)。

同年5月,黎志航擅自召開全村股東代表大會。黎志航欺騙、煽動全部股東,簽名收回廣州賴氏集團剩下的4500萬元山地租金,會上黎志航說:“全部租金是屬於全體村民的,所以將把收回來的4500萬元分給每個生產社。”會後的黎志航的行動卻恰恰相反,他私自把4500萬元中的3000萬劃給賴氏建益民醫院大樓,然後以每年100萬的利息返租給醫院。

威逼利誘 強取豪奪

2009年7月,黎志航與其在社委工作的哥哥黎志恆不顧當時社委、群眾堅決反對的意見,私自強佔18社在地鐵機務段旁邊的45畝耕地(上圖),並對發出反對聲音的人,喊打喊殺,進行威逼恐嚇,還說:“誰出聲就打死誰。” 45畝耕地被挖去泥,每車花泥1300元,共收入:116萬元。又強行非法變賣18社土地資源後(花泥高30公分)後,非法填土,每車150元,獲取非法收入200多萬元。 2010年6月,黎志航利用職權,私自將嘉禾農貿市場三樓,低價租給團夥頭目黎鏡華。並許諾,給管理市場的共產黨員以三萬元一股入股,並威脅這些入了股的黨員:“如果下屆選黨支部書記,你們不選我,這三萬元就沒有了!”拉攏、要挾市場的基層為其賣命,達到鞏固惡勢力團伙的目的。

2011年3月,黎志航與開發商相互勾結,以請吃送錢的方式賄賂社幹部,將570畝耕地同意開發商開發。

同年4月,黎志航未經村集體討論決定,擅自叫三個副經理黎沛廣、黎漢枝、黎鎮潛,開個所謂的擴大會議,以27萬元把位於廣州市交通運輸職業學校門口旁邊的200平方米(市價8000元/平方米,總價值160萬元)的地皮,強行私自賣給他人。這塊地,原本是批給望南片作為電房用地,今年供電局就會審批下來興建電房的。現在該地以小產權的形式在建10層高樓房。廣大村民的電房,轉眼就變成了私人財產!

結黨營私 壟斷選舉

2009年5月、2010年4月先後兩次​​黎志航自己簽名、自己蓋章,將黎榮鋒、黎偉橋、黎偉焰、黎偉成、黎志偉、黎建懷、黎敏霞、黎建偉等人結黨營私,為以後再次當選拉攏票源!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