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體變簡體 學者指閹割中華文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8日訊】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為世界各國敬仰,人們會從漢字中能體會到文化的內涵,但近幾十年中共用簡體字代替正體字,有學者認為,「簡化字閹割漢字和漢語,造成字與意的斷裂」學者為了保護漢字,倡議申請將整體體字列入世界歷史文化遺產保護名單。

作家老愚新浪微博發表一篇名為「陌生的漢字」文章,他認為,「不認識正體字,幾乎無法認識漢字的本意;不識正體字,無從感知中華文化。」

老愚引述《文字偵探》舉例,「幹」、「乾」、「幹」。 「幹」字原象盾牌之形,甲骨文「幹」,矩形豎執的所謂擋箭牌,中有窺孔,上有飾緣,下有插桿。所以,古人作戰,執幹遮擋矢石,冒著鋒鏑前進,遂有乾冒、干犯、幹擾、幹預、干涉以及不相干之說。但,「幹」本是正體字,今卻被指定兼任「幹」、「乾」二字的簡化字,流沙河認為,這就弄出一堆問題,幾個常用字煮成了一鍋粥。

「幹部」本作「幹部」,原指樹之主幹,主幹上有旁枝,樹幹負擔重任。現在,「幹」簡化成「幹」,與「干戈」不相干。 「乾」字如乾飯、乾脆、乾淨、餅乾、薯乾、豆腐乾都簡化成「幹」,也與「干戈」不相干。三個風馬牛不相及的「幹」、「乾」、「幹」,如今混為一談,很難分清。

閹割漢字 字與意斷裂

老愚說:中共執掌大陸後的簡化字運動,是奔向拼音化目標的大躍進,三次簡化字表,一次甚於一次——儘管第三次簡化表因荒誕不堪,頒布不久即告失敗,但已充分暴露出當政者摧毀中華文字的決心。他們視漢字為革命絆腳石,瘋狂地對其大動手術,整個顛覆了漢字的表意系統,無情地肢解閹割了漢字,至此確立了簡體字是唯一正體字的規範。

老愚認為,「不認識正體字,幾乎無法認識漢字的本意;不識正體字,無從感知中華文化。」 「簡化字閹割漢字和漢語,造成字與意的斷裂」,將意象豐富便於識別的漢字,弄成了準拼音化的字元,意義皆由外力所強加,這樣下去無從體會漢字之美,中國文化品格的養育更無從談起。

老愚認為,當年毛澤東發起的延安文藝運動,假意讓大眾掌握文化,其實質是消滅中國數千年的文化傳統,打掉知識分子的尊嚴,只有這樣,流氓無產者才獲得真正的領導權。

他認為,簡化字是一種自我隔絕意識形態的產物,既可以防止國民追尋傳統,受禮義廉恥的薰染動搖革命意志,又可以隔絕港臺文化侵蝕,在一個自封閉系統裡為所欲為,實現其不可告人的愚民目的。

學者傅國湧公佈了一位不滿簡化字的香港朋友的信,他這樣嘲諷簡化字:“親不見,愛無心,產不生,廠空空,麵無麥,運無車,導無道,兒無首,佇無腳,飛單翼,湧無力,有雲無雨,開關無門,鄉裡無郎,義成兇,魔仍是魔。”

老愚介紹:錢鍾書先生堅持自己的名字用正體字印刷,台灣作家齊邦媛女士在給大陸三聯版《巨流河》的授權中,堅持用正體字寫自己的名字。

“漢字簡化及拼音化是歧途”,“古文今譯是毀滅中華文化的方式”,老愚引述季羨林晚年給出的結論。老愚認為,季羨林用正體字印刷五百套自己的全集,希望能全部賣出去。他還認為,簡化字損害了中國人的文化尊嚴,傷害了文化之根。

另外,日本漢詩大師石川忠久,他肯定,「漢字是3000年前古人絞盡腦汁發明的文字,是全人類的寶貝」。

支持正體字 提倡申遺

大陸作家章詒在微博發帖建議:我們就該申請將繁體字列入世界歷史文化遺產保護名單。

署名「路得LuDe」表示,漢字簡化,筆劃倒是減少了,但文化不見了。漢字說不定有可能被偏旁、拼音、英語單詞代替了。特別是網絡時代,人們不再書寫、不再體會到漢語言和文字的優美。真可悲!

簡化後的漢字其實已經不是漢字。有網友稱,“簡化字,就是把正體字砍頭去尾,缺胳膊少腿後的結果”。漢字的美感蕩然無存,辨識起來也相當困難。

還有網友說:正體字是文化,是靈魂,支持保護!

相關視頻:倡華文!吳揆:正體字含意深

新唐人電視台 http://www.ntdtv.com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