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反擊 拒認收二百萬 三問紅十字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9日訊】(新唐人記者唐美華綜合報導)郎咸平專訪郭美美節目播出後,引來網友的許多緋聞和猜測。對於一度傳出郎咸平專訪郭母女,通過中間人收費200萬元為之“背書”等說法。7日,知名財經學者郎咸平發表微博表示,是對他的人身攻擊,斥責網友為“暴力網民”。不過,針對郭美美事件牽扯的中國紅十字會,郎咸平還是提出了三個問題,讓中國紅十字會回答。

8月3日,對於炫富事件,郎咸平專訪了郭美美母女。對於專訪節目被禁播,是炒作還是真相?引起網友的質問。由於其內容與很多網民的期待截然相反,郎咸平也繼北京警方後,再度被一部分網民質疑為另一個郭美美事件的“背書者”。

郎咸平微博反擊

據大陸媒體報導說,作為一個著名經濟學家,郎咸平此次卻因為專訪郭美美成了眾矢之的,招來多方質疑。被爭議最多的,是郎咸平的採訪動機,對此,坊間出現多種猜測,每種都“有模有樣”。

有網友認為郎咸平是為了追求經濟利益,網友“黎明來了”爆料:“深圳最新可靠消息,某人通過中間人已付給’狼教授’200萬元。中間人得款數額不清楚,是北京通過深圳方面付款。”

不過,有網友不相信一個經濟學家會傻到這個地步,而冒天下之大不韙觸眾怒,“一個機構為了挽回信任危機,就花這點錢,不覺得有點少嗎?再說,平日出場費就要15萬的郎咸平就會被這點錢打動?”

對此,郎咸平7日發表微博:“我的反擊”,斥責“暴力網民”“霸占輿論平台”搞“下流的人身攻擊”。這是自節目播出以來,郎咸平首次公開回應微博上傳言。

郎咸平解釋說,採訪的目的是,在他看來,此次事件是整個腐敗體系的結果,“要調查的是她們背後的利益鏈”。與郭美美母女二人面對面,給她們一個中立的平台,目的是提供線索與質疑的空間,讓信息趨於對稱。

郎咸平的博客:請紅會回答三個問題

第一,“交了會費,就隨便用紅十字”,紅會這麼管理對不對?一個多億元會費去哪了?

紅會模式的本質是,你只要按時交會費,紅會總會對你的財務、人事就放手不管,對你怎麼用紅十字標誌不聞不問,對你怎麼和商業企業來往也不管不問,對分會領導自己的公司怎麼從中漁利也視而不見。

根據南都記者獲得的“紅十字博愛服務站”三方協議,代表甲方紅十字會簽字的是賑濟救護部部長王平,代表乙方商紅會是秘書長孫蓮,代表丙方中紅博愛是當時的法定代表人王抗美。明明是紅會自己主辦的項目,可是,博愛小站賣保險,紅會不管;博愛小站賣廣告,紅會也不管;商紅會副會長王樹民的女兒辦了個王鼎公司,竟然可以一分錢​​不出,就佔有中紅博愛30%也就是1500萬元的股份,紅會對此還是不管;商紅會和王鼎公司共用一個賬戶,紅會也是直到出事了才去審計。

根據2009年的《中國紅十字會會費管理辦法》,紅十字會團體普通會員年會費不少於1000元,紅十字會全國擁有團體會員12萬個,僅此一項每年收入超過1.2億元。但是,我在紅會總會的預算公開裡根本看不到這筆錢,而地方紅會更是連預算都看不到。不僅如此,紅會推出了捐贈信息平台,卻發現自己捐給行業紅會和地方紅會的錢都查不到。

第二,血站給了你多少經費?血站借紅十字的招牌賺了多少錢?

紅十字會說自己在義務獻血中不收取任何費用,只參與無償獻血的宣傳、動員和表彰工作。可是,紅十字會總會紅總字[2007]27號卻明確要求血站這種冠名紅十字的醫療機構要交會費。

各冠名紅十字醫療機構同意每年支持省紅十字事業經費不少於5萬元,按照全國2858區縣每個只有一個來估算,這些血站就交了約1.43億元的特別經費。

這筆錢究竟去哪裡了?在紅十字會總會和衛生部的預算公開中都完全查不到踪跡。 2010年,大陸自願無償獻血獻血量3935噸,紅十字血站平均來說是按照每200毫升220元的價格出售給醫院的。照此計算,3935噸血液共計收入43.3億元。血站借紅十字的招牌賺了多少錢?這筆錢又去了哪裡?

第三,憑什麼你可以免費圈地?80%的利潤給了誰?

據媒體報導,目前,北京、揚州和浙江的曜陽老年公寓已經建成,而上述三個項目的用地均為當地政府無償劃撥。

北京曜陽國際老年公寓官方微博顯示,戶型包括花園洋房、聯排產品以及獨棟別墅,均為70年產權。 70年產權說明是紅會純商業地產項目。對於如此盈利的房地產項目,紅基會竟然表示項目收益的80%歸企業,20%歸紅基會。請問開發的資金是不是挪用了善款?只抽取20%的回報,請問又是在向誰輸送利益?

總之,網友認為,自從郭美美炫富事件以來,郭美美的男朋友是假的,紅十字會總經理是假的,郎咸平收取200萬是假的。紅十字會這些款項去向是否也是假的?唯一可能只有郎教授的身份是真的。

相關視頻新聞:

下載錄像
新唐人電視台 www.ntdtv.com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