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三退一億 中國翻開新的一頁(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1年8月9日訊】世事關心特別節目(10003)三退一億 中國翻開新的一頁:三退大潮帶給中國民眾影響將日漸顯現。

2011年8月7日,看似平靜的中國發生了一件大事。這一天,宣佈退出中共組織-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的中國人超過了1億。

至此,在中國大地上湧動了6年多的三退大潮掀起了一道令全世界目眩的波瀾。1億人是甚麼概念呢?如果這些人組成一個國家,它將是世界上人口排名第12大的國家,如果把它放在歐洲,它將成為歐洲的第二大國。而在中國,這意味著每13個中國人中,就有一個人三退。平均算下來,每個中國人身邊的親朋好友中都會有不止一個三退了的人。這一億人,並沒有具體的,立即的訴求,但是,他們通過三退建立了一種堅定而長久的信念。「我不要甚麼」很多時候是比「我要甚麼」更加強大的意志。而這種強大意志的匯聚就開始於2004年11月19日,大紀元時報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九評以無可辯駁的史料和超出共產黨體系的思維方式第一次揭示出了共產黨的真實面目和它的本質。2004年12月3日,一位海外共產黨員給大紀元編輯部寄來第一份退黨聲明。2005年1月12日,大紀元發表《鄭重聲明》並建立退黨網站,幫助「所有參加過共產黨與共產黨其他組織的(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趕快退出,抹去邪惡的印記。」自此,大陸民間很快形成了一股退出中共的精神自覺運動。

2005年4月21日,三退人數超過一百萬;5月31日,超過兩百萬;7月15日,超過三百萬;2006年4月24日,三退人數達到了一千萬。2009年2月19日,突破5000萬。2011年8月7日,三退人數衝破一億。從2004年到現在,每天三退的人數從開始的幾千人增長到了現在的每天5-6萬人。

主持人:外界看來,這是一場嘆為觀止的精神運動。它凝聚的力量無疑將改變中國。改變中國未來的道路。而對於深處其中的中國人來說,三退更多的其實是關係到自己未來的一種實實在在的選擇。三退保平安,就是在這個各種矛盾糾結無解,天災人禍層出不窮的共產黨社會中為自己的未來買一個保險,同時也為自己的精神世界選擇一條從此遠離共產黨的道路。這種選擇對於中國人來說越現實,她的意義就越大。在接下來兩期的世事關心節目中,我們將前所未有的走進這場三退大潮,零距離觀看它的真實發生,並且探討這種現實的選擇將如何改變中國,影響世界。

香港退黨義工:「大家好,你們有緣到香港,告訴你們一個消息,中共就要解體了。如果是共產黨員、共青團員、少先隊,請你們盡快退出這個邪黨組織……」

到過香港的大陸遊客可能都見過旅遊景點的退黨義工,或者是熱鬧的退黨遊行。在台灣,你也隨處可見分發法輪功真相和退黨資料的法輪功學員。在法國巴黎的埃菲爾鐵塔腳下,中國遊客一下車,就會看到退黨服務的攤位和橫幅。紐約曼哈頓的退黨遊行和集會更是轟轟烈烈。

巴黎退黨義工:「很多的人他們都圍著展板來看。看了以後呢,有一對老年夫婦,他說,這一次我出來的太好了,太對了,如果我不出來的話,我還覺得共產黨還挺好的呢。」

不少華人民眾在集會現場當場退黨。

紐約退黨民眾:「現在我們就用真名來退出少先隊吧」
退黨集會主持人:「退黨的,劉泰山。」
退黨集會主持人:「李榮,退黨;陳平,退團。」

主持人:無論是在中國還是在海外,三退已經進入了很多人的生活環境,成為他們熟識的一道風景。但是,6年間,一億人三退。這畢竟是一個龐大的數字,那麼它是怎樣被統計出來的呢?三退的渠道具體來說又有哪些呢?很多人對這些問題仍然存有疑惑。下面是我就這些問題對退黨服務中心的發言人李大勇的採訪。

主持人:「首先能不能給我們介紹一下就是三退它都有哪些主要的渠道呢?」

李大勇:「三退的渠道啊,退出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這渠道很多啦,其實一個最主要的一個渠道啊,就是法輪功學員那通過面對面講真相來勸三退,那麼這種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主要是在中國大陸,因為大陸啊我們知道有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那麼從《九評共產黨》發表六年期間,在這個中共暴政肆虐的情況下,在他們本身生活都處於一種危機這種情況下面臨著極大這種風險的情況下,他們做了六年多的勸退,所以這部分是最主要的。海外這部分是這樣子,幾乎在海外華人集中的地方都有我們這個退黨服務中心或退黨服務點,以這個紐約華人集中地法拉盛為例,我們大概有5退黨服務點。那麼中國城呀,還有些個碼頭上啊也有,還在歐洲的像埃菲爾鐵塔下面,在香港的一些主要景點,甚至主要景點就是一日游呀最後這個結束的那個地方,也都有我們的退黨服務點。可以說這種退黨服務點是遍及這個五大洲吧。有華人的地方,華人集中的地方其實都有退黨服務點。那麼還有一種渠道就是通過網絡的方式。通過交互式的網路上短訊的這個方式,就像Skype,或者像QQ呀,或像其它的,微軟的這些message呀,通過這種方式來勸退的這是一種,還有就是海外法輪功學員通過這個大量的向國內打電話,打到這個公安局呀,打到這個縣委呀,打到610辦公室呀,打到勞教所呀,打到這個居民所呀、地下室呀,打到這個部隊的、這些機關裡面去呀,打到國務院中央軍委呀、中央辦公廳呀都有。這也是非常主要的一種這個勸退的方式,那麼其他的我們還有一些熱線電話。」

主持人:「所以您剛才說這個在所有這些渠道裡面退的最多的是哪一種渠道呢?」

李大勇博士:「退得最多的就是通過面對面講真相這種方式。」

主持人:「就是國內的法輪功學員面對面講真相勸退的這個是最多的是嗎?」

李大勇博士:「對對對,因為這個勸退的人數最多,參與的這個勸三退講真相的學員也是最多。對。」

主持人:「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是不是所有這些勸退的渠道他最後勸退的這個人數,都最後要經過人工手動就是把這個數據輸入到退黨網站裡面才能形成就是最後我們看到的這個在大紀元上發表的退黨聲明。」

李大勇博士:「是,我們是這麼希望的。《九評共產黨》發表以後啊,大紀元曾經專門發了個鄭重聲明,那個聲明那非常嚴肅的就是嚴正的指出,中共啊因為所作的邪惡的這些事情一定會被神所清算的,那麼當有一天就是要清算中共的時候,就大紀元這個退黨網站上的登記啊,這個記錄啊,可以為他做證。所以說從這個角度說,我們是希望每一條這個退黨聲明那都能夠錄入進大紀元退黨中心網上這個數據庫裡面去。」

主持人:最後,所有渠道統計到的退黨聲明全都要由人們一個一個的手工輸入提交給全球退黨網站,退黨網站再對這些聲明檢查並且最終輸入系統,成為大家在大紀元網站看到的一條條退黨聲明,下面世事關心將帶您第一次進入退黨網站的後台,一起目睹在互連網上,退黨的洪流每天最後匯集在一起時的壯觀時刻。

這就是退黨網站編輯後台的首頁。每天,從各種渠道發進來的退黨聲明最後都匯集在這裡。北京時間每天午夜前是聲明進來的高峰期,眾多網站編輯義工24小時值班同時處理髮進來的聲明,這樣就保證聲明進來後不積壓,立刻得到審核處理,之後,合格的就被轉到永久數據庫,成為大紀元網站上發表出來的退黨聲明。在這個特定的時間點上,我們可以看到系統內部的10個窗口,每個窗口都有幾十條還未處理的退黨郵件,而一個郵件中多的會有上百人聲明三退。

記者:「如何確保退黨的聲明是真正的退黨?如何審核,審核的標準是什麼?」

退黨網站編輯:「因為退黨這些的聲明,大部分都是真誠表達他們自己的意願。但是還是有為數不少聲名是來搗亂。比方說他可能用不同名字但是同樣IP,因為通常都是透過電腦處理,數量會比較巨大。所以他會在相同IP但是不同名字,這樣子就是貼進來,一下子貼了幾百個、上千個的聲明。我們看到以後可能就會馬上篩選下來,這是一個方式。另外就是可能取的名字不當,他是用過去歷史人物的名字,比方說孫中山、蔣中正、毛澤東、劉少奇等等這些人貼進來,我們不覺得這些人名是OK的,這方面也會被篩選下來。那麼另外就是重名的可能性很多,因為民眾他如果用他的真名可能會影響到他的安全,所以都會接受他們用化名來退,那麼有時用化名都會有重複的現象,那這些重複的現象有時後數量比較多,我們會做另外處理的方式。退黨編輯的這些義工對每一則生命都非常非常重視,每一個退黨聲明就會給它一個ID Number,那麼也會有一個查詢的號碼,那麼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讓退黨團隊的這些聲明人,他們可以來查詢到他們聲明過的這些有沒有真正被發表出來,那麼這些聲明當被發表出來以後,大紀元退黨網站會根據查詢密碼,當他們需要的時候,我們也可以發出一個正式的退黨證書,退團證書給這些民眾做他們自己保留或其他用途。」

記者:「我在瀏覽大紀元網站上每天退黨人數高達五、六萬,累積到現在已經1億了,請問這樣龐大數據庫是怎麼來做儲存?」

退黨網站編輯:「因為一開始設計非常巨大容量的一個電腦軟件系統在進行,所以一開始設計大概是20億人的訊息的儲存容量,那現在目前為止已經有一億人聲明三退,所以也不過二十分之一,在這方面OK。所以在容量上沒有問題,在速度上以及在安全性也都考慮的非常周詳。」

主持人:「每天5-6萬中國人退出共產黨的相關組織,這5-6萬人,人生經歷各異,社會階層,受教育程度也有很大的差異,但是,對於這麼多個體來說,他們又都有充分的理由,同時也是不同的理由來做出相同的決定,那就是進行三退。讓我們來聽一聽他們的心聲。」

政府官員:「有的人問天滅中共你怎麼知道。其實我都知道,我在政府工作,實在太腐敗了,簡直沒有一樣是真的,我可以說,幾乎所有報表這些東西沒有一樣是真的。我作為一個政府工作人員,我也不得不貪污,我也不是一個好人,但是我是被迫的,如果我不貪污,我也不會在這個機構工作時間很長。腐敗到這種程度的一個政黨、政權,時間是不會長的。」「因為現在,我很瞭解,廳級以上的幹部,幾乎都在把錢存到國外去,而且都在國外安排親屬定居,作為接應,本人也都持有護照。這種末世心態已經表明,正像地震來之前,人不知道,還在睡覺,可是老鼠已經跑光了。」

中國十大優秀律師高智晟:「十幾天的,與法輪功信仰者的再次近距離經歷,是十幾天的靈魂的震撼經歷,我和焦國標教授24小時不間斷地與一群群在滅絕人性的迫害過程中獲得永生的法輪功信仰者吃住在一起……」「十幾天結束啦!但我對中國共產黨的徹底絕望開始啦,它,中國共產黨!它把以最野蠻、最為不道德非法手段折磨我們的母親、折磨我們的妻兒、折磨我們的兄弟姐妹,當成了它黨員的工作任務,提高到它的政治高度,它在一刻不停地逼迫煎熬著我們人民的良心、人格及善良!」

高智晟一個已多年不交黨費,不過「組織生活」的黨員,從即日起宣佈:退出這個無仁、無義、無人性的邪黨。

這是我人生最自豪的一天。

主持人:在中國國內嚴密的信息封鎖,三退信息只能在地下傳播的情況下,還是有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克服種種困難,到處尋找三退的信息,他們或者通過破網軟件上大紀元網站三退,或者發傳真,打電話到退黨熱線要求三退。讓我們一起聽一聽這些熱線電話錄音。

(退黨錄音)義工:「退黨服務中心。」
大陸民眾一:「我想退一下團、隊,一共是七個人。」
大陸民眾二:「我想加入你們那個退黨。」
義工:「你是共產黨員嗎?」
大陸民眾三:「嗯,我想退掉呢,三退呢。」
義工:「那就太好了。」
大陸民眾三:「我是部隊的。」
大陸民眾四:「這裡是不是那個退黨員途徑啊?」
義工:「是。」
大陸民眾四:「現在那個『九評』真好」
義工:「您看過了嗎?」
大陸民眾四:「我看過了,我看了非常好。」
加拿大華人:「我是在加拿大居住,我是在1989年入黨的。我沒有退過黨,就是現在辦理。」
大陸民眾五:「今天早上收到你們的傳真和電話。我給你們打個電話表示支持和聲援!」
大陸民眾六:「我們這代人活著最大的責任和義務就是,千萬不要把共產黨這麼邪惡的東西留給下一代,否則下一代的人不會原諒我們的。」

主持人:退黨義工在勸退的時候都會講到一個「三退保平安」,那麼三退保平安到底是甚麼意思呢?拋開三退大潮對整個中國社會的影響,單就每個中國人來說,為甚麼退黨服務中心指出「三退」是每個中國人面臨的一個關係到自己未來安全的一個非常現實的選擇呢?下面是對三退大潮一直非常關注的,中國問題專家章天亮博士的看法。

章天亮博士:「退黨這樣的事情啊在蘇聯跟前東歐共產黨解體的時候也曾經發生過。中國大陸呀社會文獻研究院曾出版過一本書叫做《蘇聯巨變研究》。這個裡邊呢給出一個數據,就是在1990年的時候,蘇聯大概有180萬人退出共產黨,那麼到了1991年7月份的時候就是蘇共解體前的一個月,蘇聯有420萬人退出蘇共,在1990年10月份的時候呢,蘇共中央社會科學研究院呢曾經在蘇聯對退黨這樣的一個現象做過一個社會調查,其中有36%的人退出蘇共的原因呢是因為他們對共產主義理想徹底失去了信心,那麼還有30%的人退出蘇共的話呢是因為他們不想為蘇共在歷史上的錯誤承擔責任,還有23%的人呢是因為如果跟蘇共站在一起的話呢將來會倒霉,這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現象。那麼其實在中國呢今天有很多人退出中共,他們的這個原因呢也不一樣,有的人呢是被中共迫害的走投無路,有的人的話呢是看到中共這種貪污腐敗呀對民眾的這種態度呀這種生命的漠視呀和掠奪呀是難以容忍的,所以呢退出了中共,那麼有的人的話呢他是因為覺得中共這樣的一個邪教吧,在歷史上可以說它是一個壞事做絕的犯罪團體,如果繼續跟中共站在一起的話呢可能會倒霉,所以在中國大陸呢很流行一句話叫做「退黨保平安」為什麼這樣講呢?因為中國人的話呢盡管在長期以來受到中共的這種無神論的宣傳和洗腦,覺得做了壞事了之後的話呢衹要沒有被警察抓到就可以肆無忌憚的做壞事,或者說呢如果可以買通警察的話就可以肆無忌憚的做壞事,不相信有報應,但是還是有很多中國人還是相信報應的。那這種情況下我們看到中共呢在歷史上幹的壞事,它造成了中國超過八千萬人的死亡。就這八千萬冤魂呢,就是中共永遠也洗不清的罪惡,那麼當然中共還做了很多比如說包括迫壞這種生態環境呀、這種貪污腐敗呀、這種聚眾的淫亂呀,就是包括這個對民眾的這種鎮壓和迫害呀等等,這些都是中共的罪行,那麼如果留在這樣的一個犯罪團體中的話,那麼中共的這個罪行就等於是,這個鮮血吧這個血債就等於有其中每一個成員的一份,因為你是他的一份子,起到了壯大他的作用,所以說呢那麼中共的血債也就需要這些成員來替他承擔責任,很多人的話呢是出於這樣的一種考慮,就覺得退出中共的話呢至少得到一份良心上的安慰,至少得到一種心理上的平安,所以這是很多人呢覺得退黨能夠保平安的一個原因,更何況呢就是如果我們還可以考慮一下這種宗教的原因。蘇聯的話呢他們在這個1985年的時候,戈爾巴喬夫上臺,當時就把過去對宗教的壓制,對這種宗教的清洗改變成為一種寬容和開發的政策,特別是在1988年的時候,曾經慶祝這個基督教進入蘇聯或者是進入俄羅斯民族1千年,那麼曾經做過這樣的一些很開明的宗教的寬容的政策。那麼這個就帶動了前蘇聯的宗教繁榮,我們知道啊,這個共產黨這樣的一個意識形態啊是非常邪惡的,而宗教的話呢太是講「愛」的,它是講「正義」的,所以一個人一旦有了宗教信仰之後的話呢,他整個道德觀就會向這種愛啊,像這種正義啊,像這種善良啊這個方向來轉變,而站在這樣的一種道德角度來看呢,共產黨所作所為的話,就會發現共產黨是邪惡的,所以呢就是其實前蘇聯或者東歐共產黨解體啊,它和當時這種宗教的復興和當時人的這種道德的這種復興也是有很大的關系的。那麼中國的話呢現在其實也是出現了一些信仰的復興,從這個90年代初期吧,那麼包括法輪功啊,包括其他一些別的信仰的傳出呀也是帶動了中國整體的這種信仰的復興或者說是道德的復興,那麼當共產黨鎮壓法輪功之後的話呢,那麼這些有信仰的團體他們在回過頭來看共產黨所做的事情的時候呢,就會知道共產黨是非常非常邪惡的,這不但是一個不道德的政權而且是一個邪教犯罪集團,那麼很多人的話呢就選擇了退出了中共,所以說我想這個退黨保平安那,也是跟這個中國的這種信仰復興或者說是道德復興的話呢這種社會背景也是有很大關系的。」

主持人:在三退大潮中,香港和台灣佔有特別的位置。尤其是香港,它是中國領土上唯一一個可以公開看到9評共產黨,並且有退黨服務的地方。下面讓我們隨著本台香港記者梁真一起去看「三退在香港」。

香港,自04年開放大陸自由行後,2010年大陸訪港遊客達到2247萬人次,創下訪客新高。這些消費力強盛的大陸軍團,除了帶旺香港消費購物之外,他們在香港,也見識到大陸看不到的禁聞。

04年底大紀元推出《九評共產黨》之後,香港大紀元報社在短短一個月期間就派發了近百萬份九評,絕大部分流入大陸。隨後,應運而生的退黨點,也在香港各大旅遊景點和鬧市中心樹立起來。

旺角是大陸遊客購物消費的熱點,其中位於旺角地鐵出口的退黨服務中心,是大陸遊客的必經之地,這裡每天都會發生很多感人的退黨故事。

退黨義工們每天中午來到旺角街頭,佈置橫幅和標語,並向遊客派發九評共產黨等書籍。來往的遊客穿梭不絕,會講普通話和粵語的義工阿媚,已經學會從行人中辨認出大陸遊客來,短短三言兩語,送上祝福,並且告訴他們三退的消息。

退黨義工阿媚:「如果多的話,一天都可以退一兩百個,少的時候退幾十個,有時候太熱或者下雨,就會比較少人過來。現在很多大陸的人,就算在這裡不退,在其他點也能退的。」

我們在現場的十多分鐘,已經至少有三四個遊客點頭同意三退,義工們並幫他們起好三退的名字,辦理了三退的手續。

退黨義工阿媚:「由於你戴過紅領巾都要退呀,如果不是,就是它的一份子,(遊客點頭)叫福成,祝你越來越有福,這個名字我起給你的,祝你有一個美好的未來,(遊客點頭),恭喜你了。」

(登記寫退黨名字的畫面)

退黨義工阿媚:「記住我給你的名字,是將來保平安的見證。」
遊客:「好。」
退黨義工阿媚:「就退隊,如果不入團,不入黨,就退少先隊。」
遊客:「好,好。」
退黨義工阿媚:「恭喜你。」

退黨義工阿媚:「請問你入過共青團嗎?入過共產黨嗎?」
遊客:「點頭。」
退黨義工阿媚:「那幫你退黨退團退隊,做一個乾乾淨淨的中國人。」
遊客:「點頭。」
退黨義工阿媚:「祝福你,還要把這個消息告訴更多的人。」
遊客:「知道。」

除了自由行旅客外,大陸旅遊團到港的也很多。從落馬洲入境,到山頂觀夜景,很多風景點,他們都可以看到退黨點。

尖東廣場是大陸遊客的最後一站,不少遊客在購物消費之餘,在離開香港之前,也會為自己做一個特別的選擇就是退黨。

一車車大陸遊客,看展板,拿《九評》,還有就是聽義工勸退。

退黨義工廖姨:「是黨員嗎?」
遊客:(點頭)
退黨義工廖姨:「那就退了,全都退了。」

60多歲的廖姨每天忙上忙下,川梭在遊客中勸退,已經有6年多的時間。遇到的遊客有多少,數不過來。為多少人辦了三退,她也難以計算。

作為1億退黨潮的見證人,她最大的欣慰就是大陸民心的變化。

退黨義工廖姨:「他們一般都能夠接受(退黨了),他們也確實對共產黨很瞭解了,走出來的時候,在大陸壓抑不敢講,來到這裡,有人幫他們退,他們就發自內心想退。」

退黨故事每天都在發生著,廖姨為高官退過,為員警退過,為學生退過,甚至還有為一個酷似胡錦濤的遊客退黨。

退黨義工廖姨:「我說你知道嗎?你長得像一個人。他說,誰,我說,胡錦濤,他馬上說對對對,我說,但是你和胡錦濤又不一樣,命不一樣,胡錦濤沒有你幸運。他雖然是當黨主席,但他沒有自由,—他的思維機構全部都是共產黨控制的,你現在多好,這麼自由,趕快利用這個自由的機會把邪黨退了──給他取個名字,我說胡錦濤有個名字,你的名字也有濤,叫你江濤好了。」

主持人:這就是香港的退黨點,中國境內唯一可以進行三退的地方。另外一個特殊的地方是同樣是華人世界,但擁有民主制度的台灣,近年來台灣和大陸之間開通直航之後,大陸遊客去台灣的人數直線上升,我們看一下三退在那裡開展的情況。

清晨六點多,84歲的顧伯伯來到故宮擔任退黨服務站的義工,他年輕時曾加入過共產黨,目睹了共產黨的血腥殘忍後逃了出來,1949年隨著國民政府來到台灣,雖然不善言詞,但他盡自己的所能讓人了解中共的真實面目,三退保平安。

退黨服務站義工顧炳升:」共產黨不好、做表面的事情。」

台北故宮博物院是大陸遊客訪台必遊的景點,六年多來,不分刮風下雨還是酷暑嚴寒,位於這裡的退黨服務站從不打烊。

「歡迎大家來台灣啊。多了解真相是福氣,三退保平安啊。」

退黨服務站就在「天下為公」牌樓旁,大陸遊客拍照的熱門景點。在大陸看不到的共產黨的真相,在這裡可以看得到。劉美玉從事退黨服務近七年,七年中,她感受很深的是大陸遊客在接觸真相的過程中所發生的變化。

退黨服務站義工劉美玉:「剛來到這會有一點好奇、有點緊張、心裡緊張,經過我們一個點一個點給他們洗禮多會認同,他們比較不會過多問你,如果被共產黨謊言宣傳比較深會反駁,但我們就用最高的耐心把他們的癥結打開,他們就會同意了,有一次,我問一個伯伯,三退保平安了嗎,她說我們就是出來保命的。」

退黨服務站義工丁美如:「因為一半以上直接間接都受過它(中共)迫害,心裡都有底,也許因為一些原因,可能是我保護不去講這個事情,一旦挖掘出來,他們對於共產黨的恨或是厭惡馬上返出來。」

在台灣像這樣的退黨服務站約有三十個,北從基隆野柳、台北101、南到高雄西子灣、屏東鵝鑾鼻,遍布在熱門觀光景點。2008年台灣開放大陸旅客直接來台觀光,每個月大陸來台人數十多萬,至今累計380多萬,佔台灣外來觀光客人數的第一位。

台北國父紀念館停車場的出入口就是退黨服務站,這裡一天至少有一兩百個大陸遊客在退黨義工的協助下退出共產黨組織。

謝妙龍是公司的高階主管,也是法輪功學員,在勸三退的過程中,他也時不常的會被問到這樣的問題。

退黨服務站義工謝妙龍:「今天有人說問說你們拿多少工資啊,我說不要這樣看,想中國,四川汶川大地震,難道要去救災都要談好工資才要去救人嗎?總也有些好人啊,他也沒話說。我們也是救人,把真相告訴大家,我還告訴他中國最缺乏的就是真相,動車追尾事故啊,法輪功被迫害也是因為真相被掩蓋。」

近兩年,越來越多人感謝退黨義工的付出以及他們帶來的真相。

退黨服務站義工丁美如:「有次大陸客剛好經過這裡,突然看到一個人非常焦慮地走來走去,他說我沒東西可退啊,我過去問說你小學應該入過少先隊吧。他說好,興奮地在故宮的台階上一直蹦地跑下去。」

退黨服務站義工謝妙龍:「所以我覺得他們比以前更好更覺醒了,一跟他講他就退了,他也知道真相了,跟以前不一樣,有人跟我豎大拇指,有人跟我合十,還有握手說你說得太好了,說得太對了!」

一彎淺淺的海峽,隔開兩岸不同的制度與文化,直航後,來自大陸的觀光客看到的不僅是美麗的寶島台灣,更有自由民主的華人社會。退黨義工們每天在這裡接觸大量的大陸觀光客,親身見證著,這場精神覺醒運動不但真實存在,而且正在加速的發生著。

主持人:事實上,不止是香港和台灣,在全世界各地的旅遊景點,我們都可以看到三退的服務點。比如說,這裡是英國著名學府劍橋大學內的退黨點,而這裡是瑞士的旅遊景點盧賽恩大橋,同樣,在這兒也能看到退黨義工的身影。

退黨義工:「我從2008年到現在已經退了將近3萬人。」

主持人:除了旅遊景點,海外退黨義工給國內民眾打電話勸退也是三退浪潮中的一個主要形式,下面我們一起隨本台多倫多記者秋瞑去認識一位長期給國內打電話勸退的義工。

記者:這裡是加拿大多倫多。退黨義工曲秀藝就住在我身後這棟大樓裡。今天我們去零距離地瞭解一下她打電話勸三退的情況。

曲秀藝從2004年底開始拿起電話勸三退。從此,給大陸民眾打電話成了她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喂,老鄉啊,我是海外退黨服務中心。」

曲秀藝:「每天都能打,最多打3個多小時,最少打1個多小時。上白班晚上打,有時上白班呢,白天可以打,早上打。」

一通電話短則幾十秒,長到超過1小時。
「喂老鄉」
「你找誰呀?」
「我就是想要告訴你一個重要的消息。」

有時為了不影響家人休息,她還得上外面去打電話。

「每天都有六七萬的人在退。」

這天早晨,她接通了一位40多歲的中年男子。
曲秀藝:「老鄉啊,你是黨員嗎?」
男子:「啊?」
曲秀藝:「你是黨員嗎?」
男子:「不是黨員。」
曲秀藝:「不是黨員,那你小時候戴過紅領巾,後來入過團嗎?」
男子:「沒有。」
曲秀藝:「光戴過紅領巾啊?」

曲秀藝告訴了男子用化名三退的方法。

曲秀藝:「我幫你取個名字。我幫你在大紀元退黨網上幫你退了。我幫你退的時候,咱們最好正式一點,用真名字退是最好的。你不用真名字,我幫你起個名字叫天意。那麼你能告訴我你的姓嗎?」
男子:「我姓王。」
曲秀藝:「姓王啊?」
男子:「啊。」
曲秀藝:「好。那我就給你起個名字王天意。」

幾分鐘後,曲秀藝幫助這位王先生和他的妻子兩個人都退出了少先隊。

6年多來,曲秀藝撥打了成千上萬個電話號碼,經她手辦理三退手續的大陸民眾不計其數。她說人們變化很大,從開始的不理解不相信,到現在主動打聽退黨消息,感謝退黨義工。

曲秀藝:「拿起電話,有的人非常激動,高興得,有的說,今天多虧接到你的電話,要不然我上哪去找人(退)啊!有的人就說謝謝你,你幫我們退了。有的人即使(當時)不退也說謝謝。因為他說他知道這件事情後會想一想。」

自《九評共產黨》一文發表掀起三退熱潮以來,2430多個日日夜夜,全球各地有無數個象曲秀藝這樣的退黨義工在撥動大陸那頭的電話號碼。雖然無從統計他們的具體人數,但透過大陸民眾接聽電話的反應,我們能感受到這是一個不小的數字。

曲秀藝:「有的就問,你是臺灣的嗎?你是美國的嗎?澳大利亞的嗎?全世界所有地方都有人問遍了。我說我不是,我是加拿大的。(對方又問)那麼你是不是蒙特利爾的?我說不是,我給你說具體一點,我在加拿大多倫多。」

最近幾年,越來越多的海外義工開始參與到「回撥大陸民眾退黨服務中心」的電話勸退中。這項簡稱RTC的服務,主要是給那些已經聽過勸退信息,但還沒來得及辦理三退手續的大陸民眾打電話。在這裡,三退的人就更多了。
退黨義工:「退了以後,您升(職)更快,因為什麼呢,你有福報了。」
三退民眾:「那就先謝謝你啦。」
退黨義工:「我幫你取個化名,叫做文正。文章的文,爭正義的正。請你從心裡面就跟它(中共)劃清界限,好嗎?」
三退民眾:「對,對,對!」
退黨義工:「希望你們在天滅中共到來之際,也能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不要在天災人禍來的時候,給共產黨做陪葬。」
三退民眾:「好,好,好!」
退黨義工:「我幫您取個化名,叫做福全,福氣的福,完全的全,祝您有大的幸福,好嗎?」
三退民眾:「好,好,好!」

就這樣,一個、兩個,十個、二十個,在海外退黨義工的一通通電話中,三退大潮一點一滴地彙集成了一股勢不可擋的洪流。

主持人:在三退大潮中,最主要的勸退者還是在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在中國的城鎮鄉村,大街小巷,人們經常看到法輪功學員張貼的勸三退的條幅標語,告示,噴漆。人民幣上寫得三退信息。在下集的世事關心節目中,我們將帶您進入中國,目擊這場湧動在中國大陸的三退大潮。我們將帶您去看,是甚麼人在進行三退,為甚麼退,中共為甚麼懼怕三退,相信披露出來的數據和事實會讓很多中國人感到震驚。請不要錯過,下一次世事關心繼續帶您零距離目擊與解密三退大潮。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