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三生:大陸動車脫軌後洋快餐扎堆出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9日訊】麥當勞大叔的雞翅裡吃出活蛆,肯德基上校的雞塊血淋淋的還炸不到火候;永和豆漿它不是現磨的,DQ冰淇淋的奶漿也不是進口的。最慘的就要數味千拉麵了,只因骨頭湯被爆是勾兌而成,兩週就蒸發了65億元市值。如果把紅七月稱作是大陸樂極必反的悲劇月。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的典故,恐怕會令執掌這些快餐的洋人們一輩子都會心有餘悸的吧?

在所有這些洋快餐巨頭暴露的危機中,我們可以發現這樣一個特點:出乎人們意料,屬於簡單卻違反常識的致命傷。一如723動車追尾事故,本來應該在後頭的D3115卻被應該在自己前面的D301撞了屁股。如此類似天方夜譚的事故它竟然能發生。也就難怪王勇平奇蹟不離嘴了。

第一次看到麥當勞的雞翅裡吃出活蛆的新聞後,噁心的自己幾天都食不甘味。想起自己曾經無數次吃過那玩意兒,就感覺胃裡有東西往上撞。炸雞、活蛆,就是這樣兩個風馬牛該相剋的東西,他們卻在麥當勞相融共生。更為蹊蹺的,還是公婆都各自有道理,查不出個水落石出。蒼蠅,大家可能都不會陌生,可這蛆蟲估計現在的城裡人已經很難見識到了。蛆本蠅所生,一般在產卵後15到40的溫度之間,大約幾個小時就可以化成幼蟲。從常識來看,肉類食物一旦生成蛆蟲,肯定是已經腐敗(就跟官老爺做了幾年官後,多半都會爛掉一樣)、會散發出一種令人窒息的氣味。這令人噁心的小東西喜臭不耐高溫,開水一澆,肯定死跳跳了。儘管有人拿炸冰棍說事兒,意思是炸雞翅就和炸冰棍一樣,外邊糊了裡面還不化。此說毫無道理。炸冰棍的技巧關鍵在於時間,一般就是幾秒鐘,時間一長,斷沒有不化的道理。這炸雞翅好歹也需要幾分鐘吧?上百度的高溫、幾分鐘都殺不死一個小蛆蟲?你說怪也不怪?生出蛆蟲來的雞翅它竟然還沒腐敗。就是這樣看似毫無道理、南轅北轍的事情,它竟然於動車事故後,在麥當勞真實再現。都說橘生南國為橘,生北國為枳。看來這麥當勞大叔來到中國,也學會創造奇蹟了。

發生在麥當勞的奇蹟令人噁心;發生在味千拉麵的事故,可就要讓人肝痛了!這拉麵的骨頭湯到底是從何而來?這麼多年了,說衛生、質檢、工商等一干飯桶都無人知曉,肯定是扯淡。石三生就親眼見過味千令人垂涎的介紹,也記得他們介紹說用獨特工藝壓榨骨髓的工廠就設在山東泰安等等內容。那時,大概是2008年吧?還是在北京,就已經知道他們的湯料不是熬製的了。何時改的口呢?好不容易在中國才發展起來的這麼個日本企業。既然消費者很在乎熬製還是勾兌。管理層那些猛然醒悟的二百五,何不與其私下交易?讓狗日的交他個十億八億的罰款。用來擺平動車事故也好啊!為何總是要做這種雞鳴狗盜、暗渡陳倉也不討好的勾當呢?

和諧號脫軌了,鐵道部的事故處理還不見蹤影,天下就紛紛藉機亂搞。央視的柴靜以獨立調查人的名義失了蹤;郎咸平力挺郭氏二女,希望來個鹹魚大翻身;洋快餐扎堆爆冷門:麥當勞生蛆了,味千不甘落後湯裡都是小蟲子;方正縣的開拓團碑被五大郎塗抹的不成了體統,山西的老陳醋竟然95%都是醋精。冷眼看時局,你方唱罷我又登場,精彩紛呈中,卻只有一個亂字令人目不暇接。誰是那亂中取勝者?

馭民寶典先生說,上頭對突發重大事故都沒有預案,是不對的。同樣是鐵路事故,同樣是張德江副總理親臨現場指揮。死亡72人、傷416人的428事故,不是處理的非常完美嗎?陳功、安路生們不是都紛紛復出了嗎?這次上頭失算,一是肯定有隱情難以公開,毀埋車頭的行徑已經不言自明;二是終於觸怒了龐大的既得利益階層,從王青雷到眾多抗上的媒體終於發現,自己有朝一日也會成「小白鼠」。所謂的沒有預案,只能說是上頭一時失察,沒有按照胡總書記的要求與時俱進,仍舊照搬老一套而已。別看王青雷現在說的冠冕堂皇:「一個國家只要還有一個不畏強權針砭時弊的記者,這個國家就還有靈魂。」當日錢雲會案時,不照樣莫不關己的說「從理性的角度說,錢雲會可能的確是死於正常的車禍。」?即便如此,上頭的預案就會在723事故中失效嗎?當然不會。只會讓他們耗費更多的精力,動用更多的資源而已。

真是妙啊!甬溫線上的這一場動車事故。就好似一個穿幫了的魔術大師。一不小心,將身上那些雞零狗碎的道具全都露出來了。

文章來源:一五一十部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