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言博客】中共的“危亡之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9日訊】【禁言博客】中共的“危亡之兆”

中共的“危亡之兆”

網上有篇署名李嶠的文章,題目叫《中國政改的“最佳時機”早已失去》。文章認為,中國大陸迅速增多的群體上訪和群體性事件,是危機的標誌之一,並且惡兆遠不止此,至少還體現在以下四個方面:一,中共中央對地方控制弱化。強徵、強拆,是激化民憤的第一因素,中共三令五申予以制止,效果如何? 調控房價,地方的政府力度如何? 預防腐敗,查辦大案要案,地方政府的積極性如何? 凡此種種,都證明中共對地方的控制力正在大幅度地弱化。中共高層的矛盾也已經顯現,中共國務院要求各部委公開“三公”經費開支,結果眾人皆知。就中國的國情而言,這種危機,遠比群體事件更嚴重。二,政權內強外弱。中共的國家機器之龐大,可謂世界罕見,不僅有龐大的政府,還有黨的系統。此外,學校、醫療衛生機構、國有企業、各種協會等等,都是國家機器的組成部分,剩下的還有甚麽? 只剩下“屁民”了。所有“屁民”的言行,都在國家機器的嚴格掌控下。但是,這個對內“強大”的國家機器,對外,卻在撮爾小國的“老鼠戲貓”面前,忍氣吞聲。這個龐大的國家機器,就是既得利益集團,他們能爲國家赴湯蹈火嗎? 三,人心物化。自從那次“風波”之後,不僅是老百姓,就連知識精英們,也都作鳥獸散,成了各自“覓食”、互相爭食的烏雀。北大、清華,造就了上百億萬富翁,這肯定都是“風波”之後的“成就”。各級貪官玩起女人,簡直就是行屍走肉,紙醉金迷。老百姓自然也是皆為利來、皆為利往,“媚富加仇富”,在房子、孩子之餘,就是酒肉和女人。古羅馬滅亡前的社會,就是這幅景象。四,一把手皆為“智足以拒諫”。這句話,是古人對桀、紂兩位昏暴的亡國之君的評價,意思是,這倆暴君的腦瓜子、嘴巴子都非常好使,足以堵塞、拒絕一切意見和建議,讓你無話可說。今天的大小官員、特別是一把手,無不以此為能事。一把手在班子內和本單位,仍然是“絕對真理”。永遠正確,死不認錯,是他們的共同特點。

人民無權利,蛋糕怎麼分都是扯淡

最近,中共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就社會財富分配,提出了“要先將蛋糕分好,再做大。”的觀點,幾天後,廣東省委書記汪洋,也在一次會上指出“分蛋糕不是重點,做蛋糕才是重點”。薄熙來和汪洋,幾乎同時發表立場截然相反的“蛋糕論”,引起了媒體的熱評。博客中國,有篇署名東野長崢的文章評論說:人民無權利, 蛋糕怎麼做怎麼分,都是扯淡。人民對政府,沒有制度上的有效制約,官員的官帽子不拿在人民手上,而是由“中組部”決定,那就只能由“三桶油”、“三支電”之類的壟斷國企橫行、強搶農民地、強拆市民房之類的暴行猖獗。這樣的蛋糕做出來,也是“血腥蛋糕”。無論是薄熙來的文革式的“先分後做”,還是汪洋的“先做後分”,中國人早都已經充分領教了。“文革”式的“先分後做”,已經在文革、包括文革前的“十七年”當中,人民吃糠咽菜,幹部特供伺候、生活優越,證明過了其“公平”的虛偽。而汪洋的“先做後分”,“蛋糕”倒是做成了世界第二大,可是人民卻無緣份得,窮富差距已經逼近社會容忍的紅線。相反,教育、醫療、住房,成為壓在公眾身上的新三座大山,中國人民已經進入了“水深火熱的時代。文章說,祗有實行憲政民主,對權力進行制度上的有效制約,“蛋糕”才能吃到人民嘴裏,否則,得到的只能是被奴役。

領導的煩惱

網上有個段子,說,局長很煩惱,秘書問原因。局長說:昨天,我收到一個傢伙的信,說,如果我不離開他老婆,他就殺了我!秘書說:那您離開他老婆不就行了嘛!局長說:“問題是那傢伙寫的是匿名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