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荒野不相信規則、哭泣和血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9日訊】荒野不相信規則、哭泣和血淚

在邪靈肆虐的荒野,瀾倒波隨、異化成魔是相對容易的,特立獨行、守正不撓是殊爲不易的。在黑夜多於白晝的蠻荒之地,獰笑的往往是魔鬼,哭泣的常常是天使,荒野遂成群魔亂舞的樂土,匐伏於邪靈腳下的附庸不乏。荒野只相信捕食的快感,不相信規則、哭泣和血淚。

荒野表皮規則如林,但最基本的守則仍是弱肉強食,以致狐裘蒙戎。殘暴和無恥的荒草九變十化,就這樣覆蓋了原野,於是荒野雲譎波詭,猛禽惡獸們的嗜血成性,越發揮灑自如。在殘暴和無恥的瘋狂蔓延得到有效制衡之前,荒野生態將繼續惡化,不會給誰以樂觀的預期。

主宰荒野的邪靈,僅只是扔下了鑄有殘暴和無恥的兩枚銅板,就已贖買了這整個的荒野。邪靈絞殺了荒野的精神圖騰,催生了太多的行屍走肉。它通過操縱、驅使一群荒野生靈,去控制、蹂躪和殘害另一群荒野生靈,實現自我的膜拜和圖騰,以保端坐高枝,坐看雲卷雲舒。

哀鴻遍野,血淚交織,六月飛雪,哭聲震天,或是寄望於形同虛設的某些荒野規則……這又如何呢?這又改變得了荒野什麽呢?荒野不相信規則、哭泣和血淚。在邪靈端坐高枝的俯視下,荒野的任何慘像不足挂齒。邪靈和毒蛇猛獸,信奉的只是獠牙和利爪之下的所向披靡。

荒野間黯然淚下的,並不止于葉尖的露珠,常常屍骨無存的,還有荒野裏的那些禿鷲和豺狗。荒野其實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則:並非你今天入了魔道,依附了邪靈和猛獸,就能使你的明天免於險象環生。即便你在荒野裏異化成魔,你在吸血的同時,也一樣會是被吸血的物件。

荒野不相信規則、哭泣和血淚。雖然你自認和邪靈、猛獸本是一路的,但在更加鋒利的獠牙與利爪面前,你其實也只是一塊可聊塞牙縫的肉絲,而且你無法確保永遠不會觸動邪靈和猛獸的某根神經,故此你也同樣面臨了兇險,助紂爲虐時戰戰兢兢,深諳這荒野的兇險莫測。

荒野的規則是由邪靈和猛獸制定的,荒野裏的規則也是被邪靈和猛獸殘缺荒廢的。那時隱時現的荒野規則,一如水塘旁的軟泥,慣常遭受豺狼當道的隨意揉捏和踐踏。當小草偏離了規則時,獸類惺惺作態講規則;當獸類的妄爲偏離了規則時,它同小草講的則是獠牙和利爪。

因此荒野不相信規則、哭泣和血淚,既是一貫的,也是一定的。荒野裏死去的不只是林林總總的規則,死去的還有掩面而泣了多年的法理、道德、傳承、責任、良知及職業操守……荒野裏雜草叢生,白骨累累,淚流成河,血流成河……但荒野已不相信了規則、哭泣和血淚。

殘暴和無恥的荒草糾結,把秀麗的原野日益演化得陰森可怖。荒野上創傷累累的草食性動物,儘管憤憤不平,並且唾沫橫飛,但湮沒不了罪大惡極的邪靈,也無改猛禽惡獸的食性。在原始得一如史前的荒野上,淋漓的血淚或唾液的橫飛,從來就不曾讓邪靈和獸類立地成佛。

找到消除殘暴和無恥蔓延的有效處方,遏制獸性的泛濫,是荒野回歸鮮花盛開與恬靜祥和的唯一出路。儘管今天的荒野不相信規則、哭泣和血淚,但我們還是堅信未來的原野必會有牧童的淺唱和鴿哨的悠揚。靠殘暴與無恥撐持的荒野,遮不住黎明的曙光。天,總是要亮的!

寫於2011年8月6日(廖夢君同學慘烈遇害于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偉光正”與絕人之後的惡魔連袂共舞第1847天!廖祖笙居所被反動當局連續斷 網、斷電視148天!遇害學生的屍檢報告、相關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國家機密”!作家廖祖笙在國內傳媒和網路的表達權被党國非法剝奪!廖祖笙夫婦的出境 自由被“執法”機關非法剝奪!)

文章來源:作者本人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