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美債危機 洩露北京秘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10日訊】7月31日,美國國會參眾兩院終於達成並通過債務上限協議,總統隨即簽署法案,批准該協議。美國暫時度過債務信用危機,全世界鬆了一口氣。

然而,鑑於這一協議,歷經美國共和與民主兩黨長達幾個月的激烈爭議,幾乎臨到利息償還期限的最後一刻才達成,引發整個世界的緊張和焦慮。

8月5日,國際權威評級機構—美國標準普爾公司,將美國的主權信用評級,從最優的AAA降為次優的AA+。

這是該機構對美國信用的首次降級,各國普遍關注,對美國、乃至世界經濟前景,不免擔憂。各國股市也由此經歷一番重挫。正所謂:「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但各國輿論也理智地評判:儘管美國信用被降級,AA+仍不失為一個優秀評級,「美國國債仍然是全球投資天堂。」

持美國國債第二多的日本,表示,完全沒有拋售美國國債的打算;多數歐洲國家、以及澳大利亞等國,則聲明,信用降級不影響它們對美國經濟的信心;台灣和香港也表示不受影響;印度、韓國和新西蘭等國,雖表達了憂慮,但尚屬於溫和的憂慮。

唯獨中國,北京方面,表現得怒氣衝衝、怒不可遏,以最高分貝,猛烈抨擊美國。

中共官方喉舌,諸如新華社和《人民日報》等,連篇累贅地發表文章,措辭激烈而情緒激動。

中共指責美國「依賴主要順差國的深口袋去填補其財政赤字的窟窿」;奉勸「美國應該戒掉『債癮』」;宣稱:「美國借錢從自己製造的爛攤子中逃脫的日子已經結束」;「美國主權評級神話被打破」;等等。

北京的暴跳如雷和聲嘶力竭,從一個方面,可以得到理解,那便是,中國持有的美國國債,居世界第一,目前達近1.2萬億美元,因美元貶值和美債評級下降,中國的外匯資產浮虧已達3000億美元。

但,這不也從另一個方面,證明中共經濟政策的失敗?實際上,國內學者已經開始批評中南海在經濟上的「簡單主義」,過度迷信和依賴美國國債,自我落入「美元陷阱」。而早在多年前,國內外學者就已經警告中南海,如此而為的風險,但中南海一意孤行,愈陷愈深。

北京對華盛頓氣沖牛斗,除了對自家損失的惱羞成怒,還有阻止國內學者批評中共當局的企圖,儘量轉移鬥爭矛頭。中南海把美債問題上升到政治高度來說事,更將這一心機暴露無遺。

中共喉舌聲稱:「美國和歐盟所處的經濟困境是由於西方民主制度的政治功能失調造成的,華盛頓並不是掉進了經濟泥坑,而是摔進了政治陷阱。」又說,「美國國內的選舉政治綁架了全球經濟。」

北京借此攻擊美國政治制度,固然是顧左右而言他,掩飾中共自身決策錯誤;但又是趁火打劫。

中南海很清楚,中共自己掌控媒體,其所說所寫,主要對象,都是中國民眾,任何時候,都不能放鬆對中國民眾的洗腦、或趁機洗腦。把美國的經濟危機扭曲為「美國政治制度的失敗」,乃是中南海的一箭雙鵰。

美債危機和北京的高聲叫罵,不經意間,卻洩露出中共經濟行為中的多個秘密。

其一,一個人均收入還僅僅排名世界百位左右的發展中國家(中國),居然大舉借錢給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美國),這等對外政策,說得輕一點,是「極不合理」,說得重一點,是「極其愚蠢」。正如國內學者批評:中國人民的血汗錢被政府隨意處置。

其二,中南海長期壓低人民幣匯率,其主要手段,就是從出口渠道換取美元,再用這些美元購買美國國債。

今日之苦果,就是長期壓低人民幣匯率與不斷增持美國國債之惡性循環的結果。而今,面對美債危機,無須外界壓力,中共恐只能走上放寬人民幣匯率的道路,只是,時間太晚,代價太高。

其三,中共大規模購買美國國債,維持了美國長年的低利率,在恰恰是形成美國房地產泡沫、進而釀成美國金融危機的主要原因之一。

換言之,全球經濟危機,可以責難美國的舉債政策,更應該責難中共的借錢政策,二者缺一不可。全球經濟危機中的北京責任,無可推卸。

至於在大舉購買美國國債過程中,中共高官們聯手撈取了多少個人回扣,又是另外一個秘密。(曾短暫披露、旋即遭封殺的維基解密相關資料,有待重新啟封。)

而所有這些北京秘密的要害,還在於,中共人為壓低人民幣匯率,直接地,有利於政府(擁有和掌握巨量外匯儲備,高達3.2萬億美元,高居世界首位),而不利於人民(削弱中國民眾的消費力),人為製造國富民窮。借助這一經濟手段,中南海之目的,是強化政權、弱化民眾,確保中共「長期執政」。

由此,也可以解釋中共相關經濟政策的自相矛盾,比如,一方面高喊「發展市場經濟」,另一方面,卻反對和拒絕私有化(吳邦國及其新「四人幫」的「五不搞」之一)。

而中共反對和拒絕的這個「私有化」,主要針對人民,至於中共官僚資產的私有化,不僅例外,而且大行其道。拒絕公佈官員財產的背後,是官場腐敗均霑、利益均霑,以便大小官僚「同舟共濟」,共同守護這個貪腐政權。

文章來源:《自由亚洲电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