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英時:從動車事故處理方式​​看中共集權統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10日訊】我現在要講這個溫州動車追尾事故,不是講這件事情本身。這個所謂動車追尾事故是共產黨體制的一個直接的反映、一種體現,有這樣的事故。事故會有的,撞車全世界都有。是說何有這樣的撞車,是共產黨體制的一個直接的反映。

我們知道現在歐洲和日本,是最早有這樣火車的,子彈快車。這種子彈快車,在日本實行50年以上了,50年以來日本絕沒有一個快車事故導致死亡的,所以這是非常安全的。共產黨事實上是盜用了日本跟德國技術。火車頭要趕快埋起來,埋起來的原因就是怕日本記者發現原來是偷日本的,它不肯公開承認。

所以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也引起大家懷疑它不止是科技偷了別人的問題,而且可能是隱藏事故出現的原因。

以為把火車頭藏起來,人家就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了;你說是閃電的結果,那別人也只有接受了。所以共產黨這個體制裡面造成的一個災害,這個災害不是普普通通的火車災害了,我要把這件事情跟毛澤東的好大喜功、特別是1958年大躍進餓死全國三、四千萬人這件事情聯繫起來。

毛澤東當時也就是要造成全世界最大的最快的一種方式,中國從一個很落後的社會一下子跳到比蘇聯還要先進的一個共產主義社會,所以人民公社都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

而那個事件當時有一個民主評論家張奚若,就批共產黨是好大喜功;毛澤東不但承認而且還引以為驕傲,說“我們這是好社會主義之功”。所以好大喜功是在共產黨因為它一黨專政、可以為所欲為、沒有任何東西能夠限制它,在這個情況之下發生的。

所以現在溫州動車追尾事故是一樣的,所以它要在短短幾年之內造成世界最大的快車系統,引以為驕傲,共產黨光榮之一。共產黨一向是以“偉、光、正”,就是偉大、光榮、正確,自吹自擂的,現在剛好可以證明。

結果發生這樣的事情,這個事情也可以說有必然性。因為這裡面本身就是共產黨一黨專制之下,它鐵道部實行這個東西就有許多欺騙在裡面,等於濫用權力,搞得民窮財盡一樣。

它這個辦法就是,它的鐵道部長劉志軍已經被解職,他把他幾百億錢都是讓他的朋友去接管這些建築計劃,所以造得非常粗糙,火車有時候幾小時在鐵道上停著不能動,那是常常發生的;在北京、上海也常常發生的;窗戶也打不開,悶得不得了,所以大家已經對這個怨聲載道,再加上這次事件,那真是震動全國。

這件事情引起的後果,也是非常之大。災​​難發生以後,共產黨信用可以說是全部沒有了,老百姓完全不相信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事故發生,而且他們不知道為什麼對事故沒有交代。

因為共產黨也照大躍進的辦法,餓死幾千人是三年的自然災害,反正往老天那裡去推託;這次就是往閃電打雷把它的信號系統搞壞了,我在報上看到,外國專家、新加坡的專家都認為是不可能的事情。

孔子所謂“民無信不立”,這個“信”字在共產黨的中國老百姓面前,是全部失去了。這是無可追回的一種最大的損失,共產黨再想有信用,那是很難的了。

現在它只能用暴力。這個事情出現以後,有一個很奇怪的現象,全國都在報導,包括中央電視台都有過報導、評論、批評,各個報紙更是勇往直前。直到四、五天以後,中宣部才下令禁止。

但是,就是下令禁止以後,許多記者還是不顧一切,最後是萬萬不得已,是寫的東西登不出來。 《南方都市報》有個記者就說,今天晚上是幾千萬的人寫的報導,都在報上出不來了。

所以從這種種可以看出來共產黨除了用這個暴力禁止報導以外,沒有別的辦法可以讓老百姓相信。所以老百姓現在也並不相信,你可以在報紙上禁止,可是網路上太多了;太多到一種程度,你已經沒有這麼多人去應付了。所以最近對共產黨的批評是最嚴厲的、最可怕的,弄得不好就變成一個導火線,也就是第二個天安門事件的這種趨勢。

所以共產黨非常緊張,維持一黨專政,唯一的辦法就是謊言。而一些內部的權力鬥爭也在這裡發現,所以溫家寶最早就表示要公開、要透明化,在28號到了溫州記者招待會,我們在電視上都看到的,也特別強調一定要調查到底、一定要讓人民相信為止。

可是溫家寶的這番談話在共產黨的報紙上,尤其是電視上,根本沒有出現過。出現報導溫家寶在溫州講話的,是香港的電台,也就是香港的外國電台,而不是中共的電台。所以,可見溫家寶這個聲音,也就是等於當時在六四時代趙紫陽的聲音一樣,裡面有一大批人是抵制這些的。

所以我們知道這是共產黨體制逼成的這樣一種事件,一起處理事情的方式。所以這不是說任何一個人為的小錯誤,發生了事故,然後我們就說賴在共產黨身上,不是如此。我們經過分析就可以看得出來,特別是高速度的東西,更是要非常小心。所以共產黨的製度、體制沒有變化,集權統治依然如故,在這件事情上完全顯露了出來。

文章來源:《自由亚洲电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