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鐵:中國製造已到臨界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10日訊】7月29日,富士康科技集團董事長郭台銘對媒體表示,目前富士康有1萬台機器人,明年將達到30萬台,三年後機器人的使用規模將達到100萬台。未來富士康將增加生產線上的機器人數量,以完成簡單重複的工作,取代工人。

這一舉措是否能解決富士康人力成本飛速上升的問題,還有待觀察,不過投資者們似乎並不看好,近日富士康國際的股價依然低迷,處於一年以來的低位,與四年前的股價相比,富士康國際的股票跌幅已經超過了85%。從2007年淨利潤7.2億美元到2010年淨虧2.2億美元,富士康已經被眾多投資者所拋棄。用機器人來代替人工,似乎是富士康的一個艱難或無奈的選擇:不消減人工支出,勞動力成本的上升已使企業不堪重負,用機器人吧,那中國製造還有多少成本優勢?

作為「中國製造」的老頭,富士康的困境具有代表性,中國製造業在今年顯露出的處境已經相當嚴峻。就在上個月,東莞老牌玩具企業——素藝玩具廠老闆在運走大約5個集裝箱的貨物後「神秘失蹤」,留下了大批要債的工人和供應商,此事引發了廣泛的社會關注和討論。東莞市副市長江陵近期也在多個場合表示:「目前東莞企業遇到的困難不亞於金融危機時。」

很多人不禁提出疑問:為什麼金融危機已過去3年,還有老牌玩具廠一夜間「土崩瓦解」?三年前全球金融危機的時候,中國製造業面臨的是訂單數量的迅速減少的困境,困境主要源於外因,當外部需求復甦之後,困難很快得到了緩解。而今天中國製造業面臨的問題主要是內因,解決起來難度更大。

眾多製造業的老闆在談到造成當下困境的原因時,都會提到以下幾點:員工工資和原材料的大漲、人民幣的升值、融資難和融資成本的提高。這些主要因素導致一些出口製造行業的成本在今年上半年上漲了30%左右,但大多數出口製造業企業的利潤在10%以下,陷入困境是必然。

那麼,為什麼勞動力和原材料的成本一直往上漲呢?工資上漲,勞動者收入是有一點增加,但增加的這部分可能還不足以抵消他們在其它方面開支的增加。如果漲價的利好是真正進勞動者的腰包,中國經濟也不用老操心內需問題了。

營商成本居高不下,這是近年來中國商品成本越來越高的重要原因。之所以營商成本這麼高,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在我國的經濟基礎領域,充斥著各種壟斷,到處是卡拿要的權力分肥,伴隨壟斷盤剝的自然還有低效率,這些成本最後都流入了最終的銷售環節,讓消費者買單。

就以物流領域為例,半年以來,國際原油價格並沒有大的波動,但我國兩大石油巨頭已經幾次上調了汽油柴油的價格,不單漲價,還時不時鬧起了柴油荒。另外,鐵路、空運,都沒有實現市場化,物流系統質次價高。這些,最終都計入了商品的成本。

基礎資源和公共服務領域的過多壟斷,加上土地財政造成的房地產高價,使得城市生活成本迅速上升,勞動者迫於生計不得不要求漲工資,而這又直接導致了農村勞動力成本上升和蔬菜食品價格的上漲。

在這樣一條漲價鏈條上,壓力最終傳導給了誰?政府的財政收入似乎沒有受影響,上半年我國財政收入又增長了31.2%。房地產、汽油、公路收費暫時都不會過於擔心,因為你不得不用,漲價了你也沒處躲。但對於千千萬萬的中國製造企業而言,漲價將使一直靠低成本行銷世界的中國商品喪失競爭力。這個壓力鏈條傳導的壓力,終於在它們身上體現了出來。

做製造業賺不到錢,超發的貨幣就會拋棄實體經濟而轉向資本品,這又推高了製造業的成本,降低了製造業的利潤,這是一個自我強化的泡沫化的循環。一個實體經濟萎縮的經濟體,要維持之前的增長,泡沫化是最簡便的選擇,我們可以用投資,用資產泡沫來維持紙面上的增長,然而經濟學常識告訴我們,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泡沫破裂後,這個經濟體將在「失去的10年、20年」中苦苦煎熬。

文章來源:《南方週末》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