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地:溫州車禍─腐敗恐怖主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10日訊】草菅人命的腐敗工程

今年夏天有點煩,中國大陸九天內發生四座橋樑垮塌、一座橋樑傾斜:七月十一日,江蘇鹽城通榆河橋坍塌;十二日,武漢黃陂一高架橋引橋嚴重開裂,並向兩邊傾斜;十四日,福建武夷山公館大橋倒塌;十五日,杭州錢江三橋引橋坍塌;十九日,北京懷柔寶山寺白河橋發生坍塌。

這些腐敗導致的豆腐渣工程終於在七月二十三日來了總爆發,七月二十三日也注定成為二○一一年中國最重要的一個節點:原福建省第八屆政協委員、廈門遠華特大走私案頭號嫌疑人賴昌星結束了十二年的流亡生涯,被加拿大當局遣返回中國大陸。誰會想到,這一萬眾矚目、未來可能對中共十八大政局造成衝擊的特大新聞,當天就被和諧號死亡列車的災難所淹沒。鐵道部聲稱的「中國高鐵是中國人民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創造的人間奇蹟」,成為「中國高鐵是中國人民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創造的人間慘劇」!

在中國,時速二百公里或以上,並使用「CRH和諧號」的列車稱為「動車組」(俗稱高鐵)。七月二十三日二十時五十分,溫州發生傷亡數百的動車追尾特大事故!血的事實再次驗證了中共當局在安全問題上是何等的草菅人命!《南方周末》資深記者呂明合在博客上透露:「已經可以確定,鐵道部隱瞞了死者數字。」

中國高鐵的腐敗神話

有道是,絕對的權力產生絕對的腐敗,有豐厚油水可撈的中國鐵道部自然不是世外桃源。二○一一年七月二十二日,媒體披露鐵道部運輸局副局長蘇順虎已被中紀委雙規,這是繼鐵道部部長劉志軍被免職,鐵道部運輸局原局長、副總工程師張曙光被雙規後,鐵道部第三名落馬的高官──七月二十三日即發生溫州高鐵特大事故,鐵道部已然成為中共官場腐敗的重災區。

著名作家章詒和感歎:「很難想像,一個鐵道部副總工程師富可敵國,在美國與瑞士銀行坐擁二十八億美元存款,美國有三棟豪宅。他叫張曙光,還是該部運輸局局長,屬於司局級。一個月的正常月薪約八千元。折算起來,二十八億美元存款相當於二百萬個月的薪水,幾代人都賺不來。中國高鐵的神話,很有可能在一連串的腐敗案後,真成了神話。」

二○○七年四月,鐵道部宣稱「我國自主研發的自動閉塞系統可保證列車的安全距離和間隔時間,防止列車追尾事故的發生」。二○一○年四月,鐵道部總工程師何華武表示高鐵的技術和設備先進可靠,裝備了功能全面、精確可靠的防災報警監控和視頻監視系統,能對異物侵線、大風、地震、雨雪等自然災害及治安綜合情況進行實時監測監控,完全符合國際公認的安全標準。對於日本同行對中國高鐵安全性的質疑,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鐵路建設高級顧問王夢恕認為日本人是在「吃醋」:「中國高鐵在控制系統、信號系統也很成功,能保證後面不追尾、前面不撞車。」

二○一一年六月,北車集團長春軌道客車公司副總工程師、高鐵網絡控制系統專家常振臣表示:中國高鐵「網絡控制系統(TCN系統)符合歐洲標準,該系統與車身恆速控制系統配合,可以保證車輛不會有追尾發生,而且能達到極高的正點率」。

七月七日,鐵道部新聞發言人王勇平聲稱中國高鐵具有自主知識產權;十四日,京滬高鐵故障頻發,王勇平表示設備處於磨合期,不影響安全;二十一日,高鐵設備製造廠之一的中國南車集團眉山車輛廠集體大罷工,強烈抗議工資改革不公;二十三日,鐵道部總工程師何華武在第三屆交通運輸工程國際學術會議上宣告「中國高鐵的安全保障是可靠的」,因為「中國的鐵軌對硫等雜質的容忍度更低,意味著中國鐵軌的質量比日本與歐洲所使用的更加優秀」。

話音未落,溫州發生傷亡數百的動車追尾特大事故!二十四日,鐵道部新聞聲稱事故原因是雷擊造成設備故障!搞了半天,中國當局的專家、官員對於高鐵安全性信誓旦旦的承諾原來全都是在信口開河!

掩埋車廂殘骸引起公憤

災難發生後,追查事故原因、避免類似災難,保護現場是最起碼的常識。中國《鐵路交通事故應急救援和調查處理條例》第四章第二十四條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破壞事故現場,不得偽造、隱匿或者毀滅相關證據。」

然而,就為了「偽造、隱匿或者毀滅相關證據」,當局竟然在事故現場用七、八輛挖掘機挖了幾個直徑十米左右大坑,並對車廂破拆、碾壓後推入坑中掩埋,引發媒體和公眾的強烈憤慨。七月二十四日鐵道部溫州高鐵特大事故新聞發佈會,發言人王勇平的解釋是,現場搶險情況複雜,「施救人員把車頭埋在土裡,主要是為了便於搶險」。

真是欲蓋彌彰!二○一○年五月二十三日江西東鄉列車脫軌事故,破損較大的幾節車廂被就地處理,「用幾輛巨大的挖掘機將之砸毀,就地掩埋。砸癟的火車被埋在下面,主要是為了盡快進行通路工程。」為了經濟利益和掩蓋相關官員的瀆職罪行,盡早通車、盡量息事寧人、維持表面上的和諧穩定,早已成為中共官場的潛規則!

七月二十四日凌晨二點,距離事故發生不過數小時,當局竟認為車廂內已無生命跡象,結束現場搜救!凌晨五點,發現一名倖存者;七點,央視新聞說反復搜救沒有生命體徵了,現場開始切割車體、把直立的車廂推倒……結果下午五點二十分,又發現一名倖存者!

一個不由選票推選出來的政府,怎麼可能對選民負責?!

一九七九年頒佈的《火車與其他車輛碰撞和鐵路路外人員傷亡事故處理暫行規定》:「事故調查處理委員會在當地縣以上革命委員會領導下進行工作,一般路外傷亡事故,事故調查處理委員會由鐵路車站(段)主持,鐵路公安和有關鐵路業務單位以及傷亡者所屬單位的代表參加組成。」

二○○七年頒佈的《鐵路交通事故應急救援和調查處理條例》規定:「特別重大事故由國務院或者國務院授權的部門組織事故調查組進行調查。根據事故的具體情況,事故調查組由有關人民政府、公安機關、安全生產監督管理部門、監察機關等單位派人組成,並應當邀請人民檢察院派人參加。」

也就是說,當今事故的調查早就與「傷亡者」和其單位無關。事故責任人就是事故的調查者,怎麼可能查明真相?

「腐敗恐怖主義」的縮影

日本高鐵專家認為,此次中國動車相撞慘劇,是動車技術和運營管理系統存在問題。中國高速列車沒有很好的避雷裝置和技術,遇到雷雨天氣就斷電就被迫停車,顯示中國高鐵技術的脆弱性。另外,前方列車停駛,後續列車也應立即停駛,中國連最基本的鐵路運營管理技術都沒有。日本川崎重工、日立重工聯名發表聲明:中國高鐵使用日本公司技術及關鍵核心部件,未經日方允許,擅自修改了運行條件和運行參數,對此造成的事故,日方概不負責。

有記者認為,近五年中國高鐵開始大躍進,一是二○○六年前後,一是二○○八年下半年,和宏觀經濟周期緊密相關。每次中國特色的經濟模式走到谷底的時候,高鐵就出來打雞血。

一切為了帶血的GDP,我死後哪管它洪水滔天!

不愧是中國速度,七月二十五日早晨六時五十七分,「七‧二三」溫州高鐵特大鐵路交通事故路段恢復通車。日本《朝日新聞》二十六日頭版發佈「無視殘骸的運行」!橋下是混雜著人血的車廂殘骸,橋上是高速奔馳的列車,這就是中國的現實。

當權力不受制約,當新聞不再自由,當一個政府的合法性主要來自於經濟增長,當一個政府對公務員的吸引力來自大面積的腐敗和特權,當一個社會失去道德坐標,一切向錢看,駭人聽聞、難以預測的悲劇就難以避免,這就是腐敗恐怖主義──政治腐敗導致的上訪、黑監獄、酷刑、司法不公、被失蹤、強拆、毒食品、環境污染、弊病叢生的高鐵,直接危害民眾的生命、財產安全。可以說,腐敗恐怖主義危害的烈度與廣度遠超傳統意義上的恐怖主義。它不僅侵犯人權,還會腐蝕人們的靈魂,敗壞整個社會的風氣。

人們不是不關注賴昌星,但生活中有太多比賴昌星更值得關注的事物。實際上,賴昌星只是「腐敗恐怖主義」(權錢交易)的一種表現。「七‧二三」溫州高鐵特大事故作為「腐敗恐怖主義」的一個縮影,表明強行給經濟增長提速的打雞血方式,最終是死路一條。

文章來源:《爭鳴》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