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眾:失地農民無生路 獨裁腐敗是惡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10日訊】(新唐人記者朱智善采訪報導)八月六日上午9點多,江蘇省無錫市錫山區厚橋街道太芙村的失地農民維權代表華惠清,按街道辦沈英主任的約定,來到太芙村委會就農田灌溉實施遭村支書破壞問題,進行協商未果,離去時他被幾個歹徒用鐵棍毆打,華惠清好不容易才逃脫。

目擊村民胡琴芬說她看見,一輛黑色桑塔納和一輛紅色摩托車停在了太芙村委旁的警務室前面,車輛上走下來4~5年輕人手裡拿著80公分的鐵棍在村委旁邊等待,據她指認這幫人是村支書蔡曉東僱傭的黑社會人員。

就此案本台記者採訪了當地的村民。當地農民崔女士講江蘇無錫圈地比惡霸還要惡霸,現在老白姓什麼權力都沒有,連說話的份都沒有了,他們官商勾結圈地強拆房屋什麼手續都沒有,她的房屋被強拆的時候,沒有犯法確把崔女士拘留十天,東西全部壓在了下邊什麼都沒有了。

當地農民崔女士說:“他們黿頭渚風景區圈地時一些年歲大的人,跪在地上求政府給個好價錢,不但問題沒解決還出了一千多警力,讓當官的從百姓身上踩過去,現在老百姓己經走頭無路了,因這些亊情是無錫市市委書記楊衛澤與園林局的一起合作幹的,楊衛澤是無錫最大的官,一切都歸他管,百姓己狀告無門。現在地沒有了房子也沒有了無法生存,上訪還被抓被打,各朝各代百姓都可以攔轎喊冤,那時還能有清官,還有包青天,現在到哪裡去找。”

就現在中國失地農民維權人士常有被抓被打,甚至用黑社會的人謀殺,比如浙江村長錢云會、江蘇無錫華惠清等事件,張建平先生講有幾個方面的原因:

一是從制度層面耒講行政機關政府權力得不到有效的監督,這是主要的原因。

二是是利益驅動的問題,政府把土地從農民那徵收過耒,按現有法律規定給予三至四倍補償也就是五至六萬元人民幣,政府轉手二百萬至三百万賣出。

而且最大的問題,現有法律這麼大的漏洞,農民的土地,集體所有製的土地給這麼低的價格,甚至這麼低的價格都不給,所以導致農民完全喪失了生存條件,使他們生活很艱難,現在一畝地勞力安值費加補償金也就六千塊錢,就這個錢老百姓都拿不到,都被村支書、村主任,當代那些地主惡霸吞掉了,在這麼大的利益驅動下,所以他會顧用黑社會採取各種方式打壓維權人士,甚至不惜用違法犯罪的手段,不惜踐踏人的生命達到獲取不法利益的目地。

還有土地所有製和使用權的問題,中共統治以耒到54年實行公有製,土地統統歸為公有,私人不再擁有土地的所有權,這也是一個最大的問題,所謂的公有,就是誰撐握權力誰有,誰撐握權力他就可以為所欲為,他就藉著國家的名譽、公有的名譽耒捋奪你的財產。

張建平先生說:“中國最大的問題就是權力得不到監督,現有不完善的法律得不到落實,沒人落實法律。只有老百姓要求政府官員遵紀守法,遵公守法,但權力不受監督,他可以為所欲為,這就是現狀,這就是官民矛盾,這種矛盾建立的根本原因就是權力得不到監督,為什麼得不到監督,就是沒有民主意識,專制的獨裁制度,他必然產生這樣的惡果。”

張建平認為:華惠清、錢云會還有王荔蕻等等很多為公益維權,為集體為大家挺身而出,耒擔當社會的責任,甚至生命都有危險,人身沒有任何保障。可以這樣解釋,一個好的社會制度可以使一個壞不人變好。一個壞的社會制度可行人使一個好人變壞。今天的製度,使這麼多人可以公開的去踐踏法律,公開踐踏道得,公開把自己的良知抹殺掉這就是今天的製度。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