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青:中共必將在殘敗中衰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11日訊】中共霸占政權的合法性,在無人相信共產主義的今天,近一些年屢屢改換說辭。最常吹噓的便是經濟高速發展、中國大國崛起等等,並以一系列面子工程為證,其中高鐵動車便是重頭戲之一。說什麼不是中共的領導,中國不會如此國力鼎盛,成為世界上影響舉足輕重的大國。但是溫州動車追尾慘案的爆發,讓世界見識了中共編織的華蓋下,遮掩著何其的邪惡與殘敗。

中共行事的邪惡由來已久,無所不在。但是國際社會大多只是從聽聞理解,難有詳知的、具體的、震驚人性的鮮活事例,這次為國際社會補上了中共邪惡的真實詳情。中共在動車追尾慘案中的表演,像在世人面前擺放了一台放大鏡,那種作惡的肆無忌憚和毫無廉恥,還是令國際輿論深感驚愕和無從理解。

例如,國際常識是黃金救援72小時,但是中共救援不足10小時,便宣布結束。宣稱是探測災難現場,沒有生命跡象了。但是在中共宣布之後,卻發現存活的兩歲小女孩。而小女孩所以能夠得救,完全是主持這一車廂拆除的負責人堅持搜救方式,而不是拆除方式清除車廂。完全有理由相信沒有堅持搜救就拆除的那些車廂,原本能獲救的生命,被不搜救就拆除的指令謀殺了。

世界上每有重大災難發生,收集和保持證據是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只有通過研究證據,才能確知災難的原因,以及造成災難的責任人等等。然而讓國際社會瞠目結舌的是,被撞壞的車頭卻被命令就地搗毀和掩埋。國內外輿論對如此毀壞證據,都指向這是毀屍滅跡、銷毀罪證。

中共這些邪惡令人震驚得難以言表,成了輿論關注和討論的主要內容。其實溫州動車追尾所暴露出來的中共的殘敗,同樣是需要關注、研討的重點。

因為動車追尾不僅僅是暴露高鐵的殘敗問題,在中共大肆吹噓的建設成就中,殘敗現象早已顯露、比比皆是。例如在建的整棟高樓歪斜倒地;剛完工的新建公路,一場小雨就衝斷沖毀;新建大橋坍塌肇禍,等等,層出不窮。整個大陸就像一個殘敗場地。

這裡更不要說一般民眾居住的豆腐渣建築了。有的居民房所用的水泥居然一捏就散,所以四川地震才會有大量學生慘死。大陸的殘敗只會越來越多、越來越嚴重,因為本來應該百年的永久設施,在嶄新階段已經如此殘敗,時間長些,將有如何的災禍,無需什麼智慧都不難預見到的。

特別嚴重的是大陸這些殘敗是無解的,因為這殘敗的根源是中共體制的屬性。中共現在無官不貪、無人不貪。從胡錦濤、江澤民、到連官也算不上的村長,都是手有多長、便撈多少的貪婪之徒。

胡錦濤一撒手就在國際上援助數百億美元,他兒子隨后索取30%以上好處;江澤民的兒子則擁有數千億元公司的一半以上。當然上行下效,能夠撈到錢的中共官吏,沒有一個不是盡其所能地貪腐。

就說主管高鐵建設的鐵道部局長張曙光,一個廳級官員在短短時間內就鯨吞28億美元。在中共官員個個恨不得蛇吞象的貪腐的行徑下,想讓建設成就不僅是光鮮的外表、而且有歷經歲月也不殘敗的堅固實體,豈不是像拔著自己的頭髮、提起身子來一樣荒唐?所以在光鮮亮麗的包裝下,殘敗風塵是必然的。

再有一個大陸殘敗無解的重要因素是中共對人命和法律的漠視、無視,實則已經到了為利所驅、戕害人命的程度。動車追尾數小時後便停止救援,是最近和最典型漠視以致戕害生命的事例。其實中共在拆遷中、徵地中,採用暴力或收買黑社會動武,造成的人身傷害和性命剝奪事件,相關揭露早已經在網絡上鋪天蓋地。

人們呼天不應、叫地不靈。這些邪惡激發整個社會憤怒聲討,如錢云會被載重車碾死案;如這次動車追尾的慘死者,中共的做法就是一手拿錢、一手拿大棒,利誘和脅迫難屬收點買命錢、並晉升。大肆暴虐、不得已時也用點錢為貪腐通路的中共,其政體如果不處處顯現殘敗,才讓人難以思議。

一個以人血祭奠來滿足私慾的政權,充滿對權勢的貪婪、對物質的貪婪。最可笑還四處張揚什麼大國崛起,擺出一副想取代美國領袖世界的身價,真是讓人好​​笑、又笑不出來的噁心。

不要說中共經濟超過美國也不會主導世界,即使有一天中共掌有的財富比美國多一倍,美國依然是世界主流的領袖,中共還是國際少數邪惡勢力的代表,絕不會成為主導世界主流的最大政權。

因為當今世界畢竟邪不壓正,世界的多數不會信奉邪惡是普世價值。實質上在中共自我膨脹的外套下,難掩虛弱。人們能預見的未來是殘敗總爆發,中共必將在總殘敗中衰亡,問題是如何才能讓大陸社會付較小代價。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