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野長崢:黔西城管打人引萬人群體事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12日訊】據獨立媒體及國內互聯網及微博2011年8月12日綜合報導,貴州省黔西縣因城管暴力執法引發上萬人群體性事件,最少五輛執法車輛被掀翻或燒燬,直到週五凌晨,仍有大批群眾聚集縣政府抗議。

綜合大陸多個互聯網論壇以及微博的消息,8月11日下午4點多,貴州省黔西縣城管在沙窩路口與燕山街交界處暴力執法,沒收電動車時打傷一名女性。圍觀群眾阻止不果,警察介入,衝突加劇,晚間參與百姓越來越多,至十點許,街道上爆發上萬人遊行去縣政府。

根據現場群眾發上網的照片,街頭圍滿群眾,城管綜合執法車和多輛警車被推翻,砸毀甚至焚燒。直到週五凌晨事態仍未平息,燕山街一名女士告訴記者:「剛才在燕山街,後來去縣政府了,這邊沒有鬧了,聽他們去看的人回來,說有幾千、幾萬人挺嚴重的。(警察沒有出動驅散麼?)出動了,但你知道這個民憤。他們不打行人的,砸警察那個警車。」

本台週五凌晨致電黔西縣政府秘書室查詢抗議事件時,對方稱要採訪請找宣傳部:「這個你你你和我們宣傳部聯繫。」

宣傳部的電話一直忙音。

上級畢節市公安110報警電話的一名警員向本台證實了黔西縣發生大規模民眾騷亂:「(今天晚上街頭很多群眾這個事情怎麼處理?)我這個是畢節市,他和我是兩個地方。(你知道我說的是黔西縣?)是的。(你們這邊有沒有派警力過去呢?)我現在還沒有接到通知。(他們縣公安電話多少號?)就算告訴你,我想今晚你也問不到什麼結果的,發生這種事他們那邊是挺忙的。」

據貓撲網友描述沙窩路口與燕山街交界處,黔西縣第二門診部門口下午16時開始發生暴動,公安人員趕到,憤怒失控的人群立即遷怒警員,警車立即被掀翻。其後花鳥市場再次發生騷亂,先後有兩輛警車分別在二門診和花鳥市場被點燃,有領導抵達現場,立即被人圍毆。含圍觀人員在內,不下萬人。

百度貼吧—黔西網友實況報導:其中一個人喊了一句(打這雜種)就這一句話,帶動了其他民眾。大家開始追著城管打,那幾個城管就跑了。後來就有人動員推車,大家就一起把城管的車推了。當時已經有很多人了,大概有幾千個。沒車輛通行,城管也跑了。但人們還是很憤怒,就有人動員大家一起沿著沙窩路口去城管局那裡。一路上,只要看到城管車都推,都砸。一個帥哥高喊了一聲,拿起炮仗丟到了城管裡面,後來已經有上萬人加入了隊伍,順著路走,只要看到是警車都砸,都推。

另有網友指截至晚上22點,黔西人民已推翻警車5部。

群體抗議相關信息和照片到週五凌晨大多已被各大陸論壇刪除。在新浪微博上搜索黔西兩字,提示是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搜索結果未予顯示。

據反映,黔西縣城管執法大隊在當地和群眾積怨已深,網上仍能找到他們近期暴力執法被記錄的視頻。

上個月在貴州省安順市就曾發生城管毆打殘疾小販致死引發的大規模群眾抗議事件。官方為平息民憤拘留帶隊打人的城管隊長,並將城管局長撤職,但似乎並未有誠意和措施遏制暴力執法之風。

東野點評:從現在的情況看,此次黔西群體事件中,警察有點冤,看當時的情形,平時作惡多端的城管引發的民憤太大,已如乾柴烈火,而此時恰好趕到的警方就成了群體洩憤的靶子。這種情形有點意義深遠。警察本來是維護社會治安打擊刑事犯罪分子保護人民的,可卻被官家用來當自己看家護院的打手,搶農民地找他,拆市民房找它,城管惹了禍平不了事態也找它,官人酒駕打人脫不了身還找它,而民眾被強拆被城管打,記者採訪被打,總之人民需要它時,它往往會「無影無蹤」真身難覓。久而久之,警察成了民憤的對象,類似的情形還有武警乃至軍隊,這些都是用來保護人民對對付外敵的,可越來越多地被搶農民地拆市民房欺壓劫掠人民的各級政府用來對付「群體事件」。結果讓武警和軍隊也成了民憤的靶子,我們的社會就這樣被不受制約的權力拖進了越來越深的族群仇恨之中,彼此怨恨已如烈火乾柴勢同水火。而本應該用來解決社會衝突矛盾的公檢法在咱們的「政法委」體制之下早已成了「二城管」,如此「和諧盛世」就如同百病纏身在出軌之路上極速狂奔的高鐵,等待我們的,只有車毀人亡玉石俱焚。這個國家最後的出路就是方始重啟越胡時期的政治改革,為和平轉型找一條出路。問題是,讓我們絕望的是,遍觀當下朝野群公,趙胡在哪裡?

文章來源:《博客中國》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