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劉伯承的惡夢和狼奶的效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12日訊】劉伯承是中共元老,在第一批授銜的元帥中排名第五,有「軍神」之稱。但他不願看戰爭片。據大陸媒體報導,「晚年賦閒在家的劉帥一見電視屏幕上出現戰爭場景,就會關掉電視或更換頻道。」

為什麼呢?劉伯承對身邊人說:「我們犧牲一位戰士,他的全家都要悲傷,這給那個家庭帶來多大的損失!同樣,一個國民黨士兵死了,也會殃及整個家庭。他們都是農民的子弟,一場戰爭要損傷多少家庭啊!就是因為這個,每在戰前我們連覺都睡不好。現在戰爭結束了,我就不願看、怕看戰爭的場面……我至今仍看到無數同胞為我們鋪設的一條血肉模糊的路,我們是踏著他們的屍體走向勝利的。敵人也一樣,他們也是我們的同胞啊!」

又據報導,劉伯承的子女曾問父親:「淮海戰役打得那麼漂亮,怎麼從未聽您在我們面前提起過呢?」「劉帥不堪回首地說,那場戰役結束後,他夢見千百萬年輕寡婦找他要丈夫,無數白髮老人找他要孩子,他心裡不安,所以根本不願去想、更不會去談起那場戰役了。」

一將功成萬骨枯。這是中國的古訓,看來劉伯承對此是深有感觸的。淮海戰役中骨肉相殘給他留下的記憶是如此慘痛,以至於不但不看電影,而且惡夢中被寡婦和喪子的老人索命。讀到這些報導,我不禁對劉伯承在憐憫之餘又生出一點敬意。畢竟,他是至今為止我們所知道的中共元老中唯一說這樣的話的人。只有他才告訴我們:國共內戰是中華民族的浩劫,給他留下了刻骨銘心不堪回首的記憶。他的晚年就是在幾百萬個死難同胞的陰影下度過的。

值得一提的是,劉伯承的這番話,有些大陸報刊全部刊登,但有些報導中劉伯承夢中被寡婦和孤老們索命那段話不見了,看來不會是無意忽略。畢竟,這種悲慘和陰森,和今天轟轟烈烈的「紅色記憶」太不合拍了。

劉伯承是在民國初年的講武堂畢業的,接受的是舊式軍人的教育,喝的不是蘇區「紅小鬼」的狼奶。這和他對國共內戰骨肉相殘之本質的看法可能有一定關係,儘管這個看法還是私下表露的,但畢竟比那些動不動就以「消滅了800萬蔣匪軍」自傲傲人的「開國」將帥們要強多了。劉伯承也是所謂「老帥」中第一個被毛澤東批判的。早在50年代初期,他就因為主張軍隊正規化和現代化而被說成是要擺脫中共「人民戰爭」和「黨領導槍」的傳統,在病中被迫前往批判會場做檢討。從那以後,劉伯承基本上沒有積極主動捲入中共的任何政治運動,看來他不是沒有想法的。

前些年,中共軍方有人放言,如果和美國打核戰爭,中共以西安為界,西安以東準備化為焦土。那麼老百姓呢?這位人士並沒有說在焦土以前要把他們都及時轉移到西安以西去。這個說法當然不是中共官方的政策,但卻是中共的教育的結果,至少表現了這個教育下產生的一種下意識,也就是說在想到或是談到戰爭的時候,人民的生命是不在考慮中的。今天人們都知道,毛澤東早在1958年就有過同樣豪邁的放言:準備打核戰爭,中國人死掉一半還有3億,還能實現世界革命。這樣的視人命為草芥的氣概,看來一直在狼奶的配方中,從來沒有被拿掉過。網上有難以計數的憤青,老是對台灣喊打喊殺,甚至說哪怕把台灣化為焦土也不能讓它獨立。更有成千上萬的所謂「軍迷」,對武器情有獨鍾,對殺人格外興奮。這種畸形和變態,充分說明了狼奶的效果。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